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九章 剑神含光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392.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四周是一群看呆了的士子,刚才那位说腐臭味道的士子更是错愕,浑然没有想到刚才还是你侬我侬翩翩起舞的少男少女,转而就痛下杀手,那锦衣少男直接将那少女撞得镶嵌在黄铜柱子里,着实凶残,让人留下心理阴影!

    没过多久,沈万云走来,手掌在黄铜柱子上拍了一掌,那根柱子大震,被嵌入柱子中的越青虹触电般从中跌出,随即掩面而走。

    少女鼻青脸肿,脸面有些挂不住。

    她自己可以脱离铜柱,但是外面都是围观的士子,让她自觉脸面难保,所以依旧躲在柱子里,打算等人少一些再出来,不料四周的人却越来越多。

    沈万云又来到刀挂狼奴的山石边,将两口魔刀拔出,将狼奴解救下来,然后跳下玉崖,脱掉自己的外衫,披在云缺和尚身上,遮住身体,这才将他唤醒。

    云缺看到自己只剩下一条白短裤,立刻知道自己被打晕之后,又被那个名叫秦牧的少年洗劫了,不由又羞又愧。

    他那件白色缁衣价值非凡,比普通的灵兵价值更高,云缺将身上的财物统统变卖才凑足了钱,弄了一身缁衣,结果还被秦牧扒了去。

    没过多久,沈万云、云缺、狼奴和越青虹又聚在一起,沈万云笑道:“师弟,师妹,这个秦牧的本事如何?”

    越青虹冷哼一声:“你自己没有把握能够胜过他,所以才让我们做先锋,去试探他的底细?大师兄,你未免有些狡诈了吧?”

    沈万云淡然道:“兵不厌诈,这是我在战场中学到的道理。我还在战场中学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不观察出他的弱点,我是不会轻易出手的。两位,你们的本事并不比我弱多少,你们无法胜过他,我也难以做到,所以只能寻他的弱点。倘若连我也败了,那么他就是我们士子居的大师兄,成为我士子居的脸面。”

    云缺服气了很多,道:“大师兄,你看出了什么?”

    “他的法力,修为,招数,战斗意识,技巧,心机,都是一等一的!”

    沈万云道:“他与你对拼掌力,你修炼佛法,修为极为浑厚,佛门神通的防御惊人,却被他以掌力击垮,他的法力修为之强,还在你之上!狼奴的修为也极为浑厚,刀法更是战场中的杀人技,但是却奈何不得他分毫,反而三招落败,说明他的战斗意识和招式也是顶尖的!而击败越师妹,靠的则是技巧和心机。越师妹正在查看狼奴伤势,他则悄然无息的贴上来,让师妹失去先机,不得不与他贴体共舞,从而着了他的道儿。”

    越青虹想到与秦牧紧紧相贴的情形,脸色微红,冷哼一声。

    沈万云道:“他运剑速度极快,让凌云道人受伤,在殿前出丑,说明他的剑法才是最强。而他击败士子居的十几个士子,用的又是法术,操控他们的神智,法术也是精通。这个人,几乎寻不到任何弱点。”

    云缺和越青虹越听越是心惊,越青虹虽然打探了秦牧击败诸多士子所用的招式,想要做到知己知彼,但还是没有沈万云了解得多。

    沈万云这几年能够一直坐在士子居大师兄的位子上,的确不是浪得虚名。

    “一个如此完美没有破绽的人,怎么击败他?”云缺喃喃道。

    沈万云淡然道:“事关我士子居的脸面,关系到我太学院的脸面,延康国士子的脸面,他无论如何都必须要败!他是从大墟走出来的弃民,他若不败,嘿嘿,岂不是说我们延康国的士子还不如一个弃民?”

    他精神一震,徐徐道:“他这些方面都没有弱点,所以我便动了脑筋,从他的功法上寻找弱点。我找到了。”

    云缺和越青虹心头震动,纷纷向他看来。

    沈万云微笑道:“我找到了他的功法弱点。他在与你们动手时催动功法,元气行功时,有一丝几乎不可察觉的破绽。他的弱点就在这里。我还需要观察他一段时间,方能知道他的弱点确切位置。”

    越青虹也心服口服,叹道:“我们这几年败在你的手中,不是没有道理。你比我们,的确技高一筹。”

    沈万云笑道:“若是没有你们,我也不会进步如此之快,你们追赶的势头迫使我不得不拼命苦修。等到我观察出他的弱点的确切位置,我便会出手,正大光明的在太学院所有士子面前将他击败,保全我延康士子的名声!”

    士子居,秦牧一路走来,沿途都是诸多士子一副惊惧的面孔,显然不少人已经看到秦牧将越青虹撞入铜柱将狼奴钉在山石上的情形,估计还有人得到消息,云缺被他打晕扔到山崖下。

    士子居三大高手中的两位已经被这个大墟来的弃民痛打一顿,除了沈万云,还有谁会是秦牧的对手?

    秦牧打开房门走了进去,然后小狐狸探出脑袋,叫道:“这些剑匣还有人要么?没有人要的话,便变卖到京城里了。”

    “等一下!”

    一位士子连忙道:“等一下,我要买回我的剑匣!”

    “还有我的,也不要卖掉,我凑足了钱便来赎!”

    “小狐狸,我这月的月钱还未下来,可否通融一下,先让我拿回剑匣?”

    “那么你要写张欠条,等到有钱了再将欠条拿回去。”

    ……

    狐灵儿将院子里的剑匣处理完毕,捏着几张欠条走入屋内,道:“公子,你看这几张欠条没有写错吧?我不识字。”

    秦牧似笑非笑道:“不识字你也敢打欠条?这几张欠条没错,你收好便是。”

    狐灵儿很是开心,慌忙将欠条藏在墙洞中。

    秦牧将她唤来,道:“距离开学还有两日,我教你造化灵功。”

    狐灵儿连忙正儿八经的坐下,秦牧开始细细讲解造化灵功。造化灵功是大育天魔经中的造化七篇中的尾篇,这门功法人可以修炼,妖也可以修炼,秦牧这些日子细细研究大育天魔经,发现造化灵功可能更适合妖怪。

    他师从聋子,饱读诗书,聋子传授他的不仅仅有儒学,还有各种上古诗篇,极为拗口,但是正是因为如此,秦牧参悟其他经文便感觉容易许多。

    秦牧尽量浅显通俗,将造化灵功说得易懂,向小狐狸讲经。造化七篇在大育天魔经中属于上乘功法,大育天魔经乃是能够成神成魔的功法,天魔教至高无上的圣典,造化灵功能够位列其中,可想而知其功法之妙。

    这两日时间,秦牧深居简出,将造化灵功传授给狐灵儿,狐灵儿已经能够浅显掌握这门功法,试着炼成灵胎。

    这门造化功创造出来的目的便是改变灵胎,倘若是玄武灵体,其灵胎是玄武灵胎,通过造化灵功便可以将自己的玄武灵胎改成白虎灵胎,也可以变化成其他灵胎。甚至连元气的属性也会随之而改变,可以说是大育天魔经中一等一神奇的功法。

    当然,造化七篇每一种功法都奇妙无比,不属于造化灵功。

    秦牧之所以认为造化灵功更适合妖怪,主要是因为像狐灵儿、魔猿这样的异兽或者妖怪,是没有灵胎的,也没有神藏。

    既然没有,那就只能靠自己创造。

    狐灵儿修炼造化灵功,便可以拥有自己的灵胎,而且还可以转变灵胎形态。

    两日之后,太学院终于开学。

    秦牧与其他新入学的士子一起,跟随国子监前往库府,领取自己的剑匣,丹药,服饰,丹炉,玉石,笔墨和书牌,还有一袋钱,说是俸禄,不过秦牧听到士子们说这是月钱,每月可以领一次,虽然不多,只有十多枚,但对于平民百姓来说已经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

    只要成为太学院的士子,论官职便已经是八品的官儿,所以朝廷依例发放俸禄。

    秦牧领完东西,然后便是太学殿前,少年祖师训话,无非是勉励士子们勤修苦练,好学上进,勉励一番云云。

    秦牧将东西放回房间,随着其他新士子一起前往含光殿听讲。同来求学的还有皇室子弟,秦牧四下看了看,看到一个熟悉的少女,向自己眨眨眼睛,但遇到别人的目光时,那少女又变得很是矜持。

    “七妹,你做什么?”那少女正是灵毓秀,旁边一位皇子见她连连向秦牧这边张望,微微皱眉,低声问道。

    含光殿,一位黑衣长衫男子跪坐,膝前横剑,正是含光殿的国子监,目光锐利如剑,环视诸多士子一眼,目光落在秦牧身上,眼角抖了抖,不疾不徐道:“含光殿乃是剑学之殿,何谓含光?圣人说,吾有三剑,唯子所择,皆不能杀人,且先言其状。一曰含光,视之不可见,运之不可有,其所触也,泯然无际,经物而物不觉。这便是含光来历,到了这一境界,便是剑神。”1

    秦牧惊讶,心里犯嘀咕:“这位国子监,是我圣教的剑堂堂主……”

    剑堂堂主身材魁梧高大,一身黑衣,很是骄傲,当时三百六十房考验时被秦牧一剑刺飞,连招式都不曾来得及施展出来。

    只是秦牧心中古怪,这太学院毕竟是延康国最高圣地,怎么把天魔教的堂主也招进来了?

    剑堂堂主讲罢含光殿来历,道:“剑,运转到含光的境界,便已经臻至妙境,为至高境界,因此被称作道剑。当今世上达到这一步的,只有一两人而已,而被称作含光剑神的,唯有一人,我也相去甚远。你们都是来自各地的士子,当以剑法最高境界为目标,不可有一日懈怠。今日,我来教你们剑法基础,最为简单的刺,挑,抹,云等剑式。”

    殿中的士子们惊讶无比,太学院的含光殿竟然不教高深剑法,反而教一些最简单的剑法基础,剪发基础,还需要进入太学院来学吗?

    剑堂堂主肃然道:“你们不要小觑了剑法基础,基础不牢的话,一切神妙剑法都是枉然。我三年多前遇到一个小孩,只有十一二岁,基础无比扎实,我以灵胎境界与他对决,被他用木剑将我击败。我那时才知剑法基础是何等重要。”

    殿中的士子们哗然,一个士子喃喃道:“能够用木剑击败老师,这个小孩是剑神吗?”

    剑堂堂主摇头道:“还不是,这个小孩目前才十五岁,不可能到达剑神的境界。”

    注1:这段话摘自《列子汤问》,说的是三口神剑,含光,承影和宵练,又叫商天子三剑,意指道剑的三种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