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倘若延康国师知道这九位老人的来历,便会知道秦牧为何会有着同龄人所不具备的目光和胸怀。

    残老村的九位“老人”既是秦牧的至亲之人,同时也是他的老师。

    这九人中有当今的如来,有曾经的神枪,还有炼宝天下第一但焉坏焉坏的哑巴,曾经俊美无双但又心狠手辣的玉面毒王药师,有天魔教芳动天下神魔两面的圣女。

    还有被延康国师尊为画圣的聋子,偷遍天下绝不失手即便被砍掉一条腿还能从他手中逃脱的瘸子,被誉为天刀横刀向天与众神一战的屠夫。

    还有辉煌了一个时代的人皇,村长。

    他们有的胸怀广阔,有的多情善感,有的慈悲,有的沉着,有的狡诈,有的善于隐藏内心,有的充满一腔豪情热血,有的善于谋划布局,也有的心狠手辣,更多的人则保留着一腔的赤诚胸怀,赤子之心。

    正是有这样的村庄,这样的人,才能将秦牧栽培成即便是他这位五百年一出的圣人也要钦佩的人物。

    秦牧自己倒是没有什么感觉,他走出残老村之后并没有感觉到自己有多么厉害,毕竟自己是霸体,有什么成就都是理所当然,不必大惊小怪。

    但是在其他人眼中那就简直是妖孽般的人物了,小小年纪无论下毒还是炼丹救人,亦或是锻造、盗窃、书画,都是天底下最厉害的好手之一。

    相反,秦牧的战斗力倒不被众人看中,他自己最努力修行的就是竭尽所能的提升自己的实力,这一点反倒在群星璀璨的延康不引人瞩目。

    然而即便是最不起眼的战斗力,他也横扫同侪,即便是班公措也屡屡在他手中吃瘪。

    秦牧离开残老村时在术数上的造诣不高,但是离开大墟后他的术数造诣也是突飞猛进,就算是道门中人,能够将太玄算经吃透摸透的也不多,而秦牧虽不是道门中人,却将太玄算经研究透彻。

    他后发先至,天底下术数造诣上能够超越他的也为数不多。

    与他接触越多,便越发觉得这个小小的少年的不同寻常。

    “想要尽快将这金书宝卷上的内容化作术数模型,便需要精通术数的人来帮忙。”

    秦牧将金书宝卷收起,道:“第一种功法鹊桥诀,我可以在一个月的时间内测量完毕,建立起术数模型,但是第二种功法玄引诀和第三种功法神渡诀,需要计算的东西太多,只让我一个人整理的话,只怕需要一年多的时间,耽搁时间太长。”

    延康国师、村长和瘸子都露出凝重之色,建立术数模型,需要在金书宝卷的空间中测量每一个角度,用数字来重建三种功法在空间中的一个个坐标点。这一点至关重要!

    有了术数模型之后,然后以金书宝卷中的神桥和自身神桥的比例为尺度,将这些空间坐标换算出来,确定自己神藏中功法运行的一个个坐标点。

    只有这样,才能学会鹊桥诀,搭建鹊桥,鹊桥修补神桥,将神桥延伸,然后才能进一步修炼玄引诀,从神桥对面的天庭中炼出另一座玄引桥。

    玄引诀修成之后,再修炼神渡诀。

    倘若计算有所偏差,鹊桥玄引桥神渡桥三桥无法合拢,便会功亏一篑,前功尽弃!

    “道门中,术数最强的是老道主。不过老道主已经退隐,不知去了哪里。其次便是当今的道主,原来的林轩道子。”

    秦牧继续测量计算,道:“他在术数上的造诣极高,我见过他施展道剑,术数很强。”

    延康国师头疼欲裂,徐徐道:“道门与延康国的关系并不好,不过必须要请他们出山。除了金书宝卷之外,还有便是射日神炮也需要他们!射日神炮极为重要,必须要炼。仅凭道门的人手,只怕不足以完成这两件事。所以,还要去一趟小玉京。不过……”

    他看向草原方向,头越发疼了。

    现在蛮狄国战败,正值吞并草原的最佳时机,万万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请道门出山,前往小玉京,兵临草原,推平楼兰黄金宫,这几件事都极为重要,但是他偏偏分身乏术。

    而在北方,还有狼居胥国攻打延康,事情之多,让他想一想脑袋都要炸开。

    “我与道主很熟,可以去道门看看,说不定能够说动林轩道主。”

    秦牧笑道:“小玉京我也可以代跑一趟,我们曾经见过王沐然和他师父甄散人。”

    “我杀了甄散人。”

    延康国师道:“你是天魔教主,小玉京未必会善待你。”

    秦牧看向村长和瘸子,村长道:“闲来无事,出来走走也好。”

    延康国师会意过来,道:“好,你们去小玉京,我推平草原,灭掉楼兰黄金宫!”

    “楼兰黄金宫中有我百件宝物!”

    秦牧连忙道:“你许过的,须得任我挑选!”

    延康国师肃然道:“你放心,我说过的话一向算数!”

    秦牧放下心来,笑道:“村长,瘸爷爷,咱们回庆门关,带上熊惜雨母女和龙胖,去一趟道门和小玉京。”

    延康国师当即起步,向贺兰关走去,秦牧等人则返回庆门关,接上熊惜雨母女,将村长抱起来放在药篓子里。

    秦牧突然醒悟过来:“糟了,我还没有去过小玉京!”

    村长淡淡道:“我去过那里。那里都是一把老骨头,又臭又硬。你去小玉京,未必能说得动他们。”

    瘸子兴奋得摩拳擦掌:“小玉京,我还没有去过!没去偷过这个圣地,此生不算圆满!可惜老马爷不在……”

    熊琪儿仰头看着瘸子,认认真真道:“瘸爷爷,偷东西你会被打死的。”

    瘸子对这小丫头颇为宠溺,摸了摸她的头,笑眯眯道:“琪儿想做天下第三圣手吗?”

    “想!”那小女孩声音响亮道。

    贺兰关中,各军整顿军备,主将向延康国师汇报各军损失,这次楼船炮舰开路,各军伤亡并不严重,还比不上先前的一次小型战役,损失的各种灵兵,以及需要补给的粮草灵药都不算多。

    剑堂堂主和虞渊出云也前来汇报,道:“启禀国师,药石没了。”

    延康国师失声道:“什么?”

    剑堂堂主再次道:“新军的药石没了。”

    “不可能!”

    延康国师霍然起身:“这次楼船上备下的药石是三个月的量,怎么会一日之间便没了?”

    剑堂的话不多,道:“打炮打没了。”

    虞渊出云道:“国师,秦博士改良后的炮,对能量消耗很大,而改良后的丹炉需要的药石也更多。刚才一役,每口炮射出的炮光次数是从前的百倍!消耗也是从前的百倍!所以,药石便被打没了。”

    延康国师定了定神,道:“那么追击敌军的事情便不能交给新军了,让骑兵和飞骑追击。你们新军先且休整,等到药石运来之后另有任务给你们。”

    虞渊出云道:“国师,新军还没有名号,还请国师赐名。”

    “我赐名不合规矩,须得请皇帝赐名。”

    延康国师挥了挥手,让他们先且下去,心道:“怎么就打没了?秦教主改良的东西,似乎不计较血本啊,拼命的堆能量,像是害怕火力不足似的……”

    正在此时,突然飞骑来报,呼啸飞来,一头九首雕落地,就地一滚,化作一位神通者,单膝跪地叫道:“报——启禀国师,边将军请秦神医立刻去前线一趟!”

    延康国师心中微动,这次各军休整,惟独边振云率领庆门关大军衔尾追杀敌军,准备直捣蛮狄国京城黄龙府。

    边振云常年镇守庆门关,对草原熟悉,这次带领精锐直奔黄龙府,可以说兵贵神速,直接断掉黄龙府也不在话下。

    “秦神医已经去了道门,不在此地,发生了什么事?”

    “巫毒!”

    那神通者猛地掀开自己的衣裳,露出胸膛,只见他身上出现尸斑,大规模溃烂。那神通者嘶声道:“我们军中子弟都中了巫毒,有不少兄弟已经死了!太学院的军医说,是大巫在水中下了毒!”

    延康国师面色凝重,霍然起身,沉声道:“带我去看!”

    那神通者修炼的是肉身神通,正欲摇身化作九首雕飞起,延康国师法力运转,将他定住,让他身不由己跟随自己走在空中,沉声道:“你不要动用法力,否则巫毒爆发更快,你只需要指方向便可。”

    他的速度极快,风驰电掣,空间在他脚下似乎变得急剧缩短一般,一炷香时间后,延康国师跨出千里距离,追上边振云的部队。

    延康国师还未从空中降落下来,便怔住了。

    他放眼看去,草原上到处都是尸体,人畜的尸体,不仅仅有边振云率领的延康军队,更多的是草原牧民的尸体还有他们的牲畜!

    这些尸体腐烂的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许多绿头苍蝇漫天乱飞,围绕着数不清的尸体嗡嗡打转,却不敢落下。苍蝇落在尸体上,苍蝇也死!

    延康国师眼角乱跳,突然身边的那位神通者闷哼一声,口中鲜血连同肚子里的肝肠哗啦哗啦的吐了出来,死于非命,尸体从他身边坠落下去。

    延康国师一颗心越来越沉,现在就算秦牧这个神医来到这里也没有了用处,黄金宫在整个草原上都下了毒,秦牧根本不可能解开所有地方的巫毒!

    延康国师握紧拳头,走在尸山尸海之中,边振云身边许多将士还活着,但是身上已经在飞速溃烂。

    延康国师眼角抖了抖,看向边振云,边振云修为浑厚,巫毒没有近身,不过这位老将军却神色木然,呆呆的坐在一个年轻将领身边,那是他的儿子,已经毒发身亡。

    “边将军……”

    边振云木然抬头,双目无神。延康国师转身便走,沉声道:“你们留在这里,不要入关。”

    边振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突然厉声道:“国师,我这里还有许多延康的子弟,不能让他们都死在这里啊——”

    延康国师身躯一颤,却没有停步,继续走向贺兰关。

    关中,延康国师看着一个个背着青色葫芦的延康国神通者,没有一人发出声音。

    “开始吧。”

    延康国师闭上眼睛,挥了挥手:“水漫草原,清洗巫毒。”

    一个个葫芦嘴打开,一片片乌云冲天而起,将草原盖住,咔嚓咔嚓的雷霆不断劈落,接着天降大雨。

    这场大雨一直下,大雨不断冲刷,直到十天之后,才渐渐停歇,草原已经变成了一片片泽国。

    延康国师再度进入草原,被淹死的人畜不计其数,他寻到边振云,庆门关的军队只剩下边振云一人,其他人都已经死了。

    “边将军,回关吧。”延康国师轻声道。

    边振云木木的看着他,声音沙哑道:“我带他们出来的,没能将他们带回去,我愧对他们……国师,你带着我们的尸体回国……我愧对你们!”

    延康国师张了张嘴,边振云拔剑,割掉自己的脑袋,双手捧着脑袋放在他的面前。

    延康国师双手捧住这颗白发苍苍的脑袋,边振云尸体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