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二章 麻翻太学院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405.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太医殿有人中毒了!”

    殿外经过的几个士子立刻发现了太医殿中的异状,一人连忙向外冲去,高声叫道:“我去叫国子监,你们赶紧进去救人!”

    其他两个士子连忙冲入殿中,只嗅到一股香气,便直挺挺倒下。

    没过多久,青阳殿的法庆禅师带着几个僧人冲来,呼啸闯入殿中,喝道:“赶快救——”

    噗通,噗通。

    那几个僧人纷纷倒地不起,法庆禅师毕竟修为强大,转身便向殿外走去,刚刚来到殿门处,终于也支撑不住,仆倒在殿门外。

    “法庆禅师也被毒到了!”

    外面的几位士子忙慌上前来救法庆禅师,突然嗅到一股香气,也相继倒地。四周的士子见状,一边叫人一边向这里奔来,还未来到跟前便噗通噗通的毫无预兆的仆倒在地。

    而士子居、神通居和皇子苑的士子们也得到消息,慌忙赶来,其他各殿的国子监也纷纷出动,打算救人。山门前,还有一些士子听到这个变故,来不及与佛子对抗,连忙上山,营救同门。

    霸山祭酒也得到消息,急忙飞奔来到太医殿前,只见太医殿的前方已经躺到了几百位士子和国子监。

    ——那失迷香的香味已经从太医殿中蔓延,扩散到殿外。

    凌云道人等国子监站在不远处,脸色大变,突然阵元殿的朔风道人上前,双袖兜风,沉声道:“这毒极为厉害,还是吹散这毒气才好救人!”

    呼——

    他双袖喷出两股狂风,向太医殿中吹去。霸山祭酒脸色大变,厉声道:“不要吹!”

    阵元殿的朔风道人还未回过神来,那殿中浓郁的香气被吹出了大殿,弥漫开来。霸山祭酒喝道:“屏住呼吸!”

    不过已经晚了,失迷香的香味四下散开,一个个士子噗通噗通倒地,身躯僵硬,而国子监修为深厚,只觉四肢发麻,腿脚发软,元气也变得懒洋洋的,动弹不得。

    霸山祭酒见机得早,而且修为极高,只吸入一丝香气,当即以浑厚的真元将香气逼出体外,四下看去,只见诸多士子成片成片倒下。

    “糟糕,这是要灭门了吗?”

    他心中一片悲凉,这股香气只怕很快便要弥漫整个太学院,能够不被麻翻的,恐怕只有寥寥一二十人而已。这些人有着天人境界以上的修为,能够将那股异香逼出体外。

    太学院乃是当今世上的第一圣地,而今竟然要被这股异香统统放倒,不是灭门也相差无几了。

    “太医殿的几个老混球,到底炼的是什么毒?”

    他并不知道,失迷香并非是毒,只是一种麻药而已,过一两个时辰,麻药的药力便会褪去,伤不到人分毫。

    就在此时,太学殿前突然一个葫芦冉冉升空,葫芦嘴向下,传来一股可怕的吸力,从山顶向下吸去,将渐渐蔓延的香气连同空气一起吸入葫芦之中。

    山上山下,掀起一股狂风,没过多久异香消失,霸山祭酒舒了口气:“幸好有大祭酒在,没有席卷全山。不过这些人只怕是……”

    他虎目含泪,看着太医殿前无数“尸体”,突然,耳边一个声音传来,笑道:“霸山,他们又没有死,你哭什么?”

    霸山祭酒微微一怔,连忙上前试了试一具“尸体”的鼻息,果然中气十足。

    少年祖师来到他身边,四下看去,皱了皱眉头道:“好像是毒王的手笔,是了,我知道是谁动的手脚了。这个小坏蛋,无法无天了!”

    霸山祭酒迟疑道:“大祭酒,听闻是几位太医炼药,出了岔子……”

    少年祖师冷笑道:“太医殿的几位太医,还炼不出如此强的麻药,一定是那个小鬼头在殿中炼药,结果炼岔了连自己都被麻翻,还麻翻了全院的士子……”

    他刚刚说到这里,突然眼睛直了,直勾勾的看着不远处。

    霸山祭酒不解,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眼睛也直了。

    只见一个少年士子绕过太学殿从后山走来,双手托着一头雄壮无比的大青牛,那头大青牛也被麻翻,四个蹄子被捆在一起,四脚朝天,被那少年托着走过来。

    而牛蹄子上还坐着一只纯白没有一丝杂色的小狐狸。

    那少年士子见到满地的“尸体”,微微一怔,又看到霸山祭酒和少年祖师,不由脸色大变,连忙将青牛扔了,抓起狐狸撒腿就跑。

    “我的小牛牛!”

    霸山祭酒狂奔过去,将那头被麻翻的青牛接住,一脸肉疼,怒道:“臭小子,你放倒我的坐骑,我与你誓不甘休!”

    秦牧还未跑出多远,突然领子一紧,被少年祖师拎起,然后眼前景色飞速变幻,下一刻便出现在太医殿前,站在满地“尸体”中间。

    秦牧老老实实,低头看着身边的白狐,白狐也老老实实,低头看着自己毛茸茸的前脚。

    少年祖师气极而笑,指着满地“尸体”,半晌说不出话来。

    “墙角站着!”少年祖师憋了半天,喝道。

    秦牧和狐灵儿走到太医殿墙角,低头站着。

    少年祖师黑着脸,背着双手在一人一狐面前走来走去,突然喝道:“谁下的毒?”

    秦牧连忙道:“那头牛是我麻翻的,至于这些士子和祭酒,我便不知道了。”

    少年祖师沉着脸道:“如何解?”

    秦牧老老实实道:“不消解,只需等待一时片刻,他们便会复原。”

    少年祖师冷哼一声,竖起指头数落道:“你才来太学院几天,便折腾个天翻地覆!士子居的士子,快被你打一遍了,士子居的房子,也快被你拆干净了!在墙上种脑袋,在地里种人,你当我不知道吗?当着皇帝的面打翻凌云国子监,现在又放毒麻翻了霸山祭酒的坐骑!麻翻了太医殿不说,我这太学院几乎所有人都被你麻翻了!你下一步准备干什么?放倒京城里所有人吗?”

    秦牧想了想,挠头道:“那得多大的丹炉才能炼出来这么多的失迷香……我的意思是,麻烦这些士子和祭酒的失迷香,绝对不是我炼的!”

    少年祖师气结:“那么你倒说说,你麻翻霸山祭酒的坐骑作甚?”

    霸山祭酒走了过来,好奇道:“是啊,你麻翻我的牛作甚?”

    秦牧眨眨眼睛,道:“我和它闹着玩哩。我打算……偷菜园子里的菜,这几日吃得太油腻,所以想换个口味。”

    霸山祭酒狐疑,道:“你放倒了我的牛,为何不去偷菜,反倒将它扛着飞奔?你是看中了我菜园子里的菜,还是我的牛就是你的菜?”

    “这个……”

    秦牧低头看着陪自己站墙角的小狐狸,小狐狸也找不出理由。

    霸山气结:“你说不出来了?你说该如何罚你?大祭酒,他刚刚上山便敢吃我的牛,还放毒,差点把太学院所有士子都给害了,此子留不得……”

    少年祖师咳嗽一声,低声道:“霸山,他是毒王的弟子……”

    霸山祭酒吓了一跳:“毒王?哪个毒王?”

    少年祖师悄声道:“还能是哪个毒王?当然是玉面毒王。治好太后的病的那个花巷神医,就是他。他治病救人厉害,下毒也不会比国师府的辅元清差了。”

    霸山祭酒毛骨悚然,连忙离秦牧远一些,呵呵道:“我的牛既然没事,那么此事我便不追究了。大祭酒,你来处理便是。”

    少年祖师头大,秦牧哪一点都好,就是会折腾。

    村长等人将秦牧栽培得很出色,祖师也很满意,但是折腾太学院倒也罢了,万一到了天魔教,折腾天魔教那就极为可怕了。

    突然,少年祖师露出笑容,慈眉善目道:“我还有两个月就会辞官,不能再出篓子了。你这两个月,安分一些可好?”

    秦牧点头,争辩道:“麻翻太学院的失迷香,真不是我炼的!”

    少年祖师笑眯眯道:“是谁将失迷香的药方传出去的?”

    秦牧低头。

    少年祖师唤来霸山祭酒,道:“霸山,你来。”

    霸山祭酒上前,少年祖师笑道:“这两个月,你盯紧他。等到两个月后我退了,你便可以轻松了。”

    “大祭酒的意思是……”霸山祭酒凑到跟前,提起手掌做出一个向下切的动作,露出询问之色。

    少年祖师似笑非笑,道:“想多了。他是神医,连太后的病都治好了,而且一剂麻药,麻翻全山。你若是杀了他,我杀了你。”

    “原来是他!”

    霸山祭酒恍然大悟,道:“早听闻京城来了个神医,没想到竟是这小子。我看着他也不无不可,只是我性子野,不习惯呆在山上……”

    少年祖师笑道:“你去哪里便带着他去哪里。”

    霸山祭酒称是。

    少年祖师吐出一口浊气,道:“别愣着,把这些被放倒的士子和祭酒抬出来,让他们透一透气。”

    秦牧与霸山祭酒连忙走入太医殿,将殿中众人抬出。

    太学院的士子被放倒了大半,国子监也被放倒不少,待到失迷香的药性过后,所有人都先后醒来,只是头脑还有些晕晕沉沉,一时片刻间无法彻底恢复。

    太医殿的几位老太医向众人赔礼道歉,很是羞愧,对秦牧的钦佩却又多了几分。

    他们这才知道秦牧收药时为何会让他们避开,这失迷香的药力太强,秦牧担心泄露,所以才让他们走远一些。

    也正是这个原因,导致他们没有看到秦牧收药的手法,以至于惹出了这场大乱子。

    也幸好只是麻药,倘若是闻着就死的剧毒,只怕延康国未来的精英会一股脑死掉大半。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惊叫道:“佛心佛子与镜明大和尚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