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三章 霸山祭酒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406.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太学院上下一片哗然,一位国子监喃喃道:“难道是击败道子的那个士子又出手了?”

    秦牧也是心头微震,镜明老和尚带着佛心前来,与道门的丹阳子的目的一样,堵门三日,削太学院威风,诛延康国的人心向背之心。

    而现在三天未到,镜明便带着佛心佛子离开,这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佛心佛子被击败了!

    “刚才我明明在在后山麻翻青牛,不可能跑到山门的地方打败佛心佛子啊……”

    秦牧茫然,击败佛心佛子的不是自己,那么会是谁?

    他想起自己在草庐那边遇到祖师,祖师说的话。当时祖师话中有话,意思是指太学院中除了他,还有其他人有能力击败佛心。

    倘若秦牧不出手的话,祖师便会让那人出手。

    而这个击败佛心佛子的士子,竟然与秦牧一样低调得很,秦牧击败林轩道子之后也没有向外人提起这回事,此人竟然是趁着太学院的士子和祭酒被失迷香麻翻这个空档,独自下山,击败佛心。

    那时候,山门前除了佛心和镜明老和尚之外,便只有那头龙麒麟了。

    龙麒麟虽然会开口说话,但却是个锯嘴的葫芦,半点倒不出几个籽儿,休想从他那里套话。除非能把霸山祭酒的坐骑,那头青牛弄过来给他吃,才有可能让他说出那人是谁。

    不过现在想把那头青牛麻翻,那就困难了。

    “太学院中有一个能够与我并驾齐驱的高手,这是好事。”

    秦牧微微一笑,不再去打听出手的人是谁,带着狐灵儿返回士子居。士子居中很多人都已经知道这次几位太医是从他这里得来的丹方,结果放倒了太学院几乎所有士子,见到他都有些畏惧。

    突然,一个怯怯的声音传来,轻声道:“秦师兄,是你击败了那位佛心佛子的吗?”

    秦牧循声看去,只见说话的那人是正是那个与自己一起成为太学士子的文静女孩,司芸香,这女孩总爱害羞,秦牧还逗过她几次,把这女孩羞得脸蛋通红,手足无措。

    秦牧摇头道:“当然不是我。那人击败佛心佛子的时候,我被大祭酒抓去训话呢。香妹子,你有没有看到击败佛子的那人?”

    司芸香摇头:“我刚才被一股香味麻翻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现在还有些头晕。我见师兄神采奕奕,没有中毒,还以为是师兄赶走了佛心佛子呢。”

    秦牧目光闪动,笑道:“真不是我。我也很想知道打败佛子的是谁。”

    司芸香看到有人向这边看来,连忙返回院子,掩上房门。

    秦牧借机向她的院子里看了看,还未来得及看清里面有什么,这女孩的房门便已经关闭,秦牧只得返回自己的住所。

    “这个司芸香,大有问题。”

    他定了定神,低声道:“她根本没有中失迷香,中过失迷香的人不是她这幅样子。失迷香是一种麻药,中了这种麻药就算醒来之后两三个时辰都会有所不适。她刚才可没有任何不适。”

    狐灵儿道:“公子,太医殿前被麻翻的那些士子中,并没有司芸香。”

    秦牧心中微动。

    少年祖师训话之后,要他留下来帮忙照看这些士子和国子监,秦牧和小狐狸都在那里帮忙,小狐狸四处溜达,打算搜刮“战利品”,被他制止。

    当时,狐灵儿见过所有被麻翻的人的面孔,她说没有司芸香,那就没有。

    “她的确在撒谎。”

    秦牧眨眨眼睛,道:“她没有理由刻意的从自己的住所中跑出来,对我撒谎。那么这么说来,她其实是想炫耀。她跟我说的话是击败佛子这件事,那么她想炫耀的也是这件事了。击败佛子的,就是她。”

    秦牧突然想到,少年祖师为何如此笃定太学院中有人能够击败佛子?

    难道他早已知道司芸香有这个能力?

    少年祖师为何这么了解司芸香这个刚刚成为太学士子没有多久的女孩?

    要知道,就算是秦牧这位少教主,少年祖师也需要考验数次,才可以肯定他的实力和能力。

    这说明,少年祖师对司芸香极为了解,还胜过了解秦牧。

    而这个女孩又姓司,再加上喜欢炫耀的这个小毛病……

    “婆婆真会玩!”

    秦牧悻悻道:“我先不拆穿她,看她到底想做什么。”

    他正要掩上房门,突然霸山祭酒的声音传来,道:“牛牛,把我的行囊搬过来。”

    “是,老爷。”

    霸山祭酒推门走了进来,背后跟着一头壮硕的青牛,背着一个大行囊。这头青牛还未完全化形,像人一样行走,但还有牛形,正是被秦牧麻翻的那只青牛。

    “我住哪个屋?”霸山祭酒向秦牧问道。

    秦牧愕然,霸山祭酒却是自来熟,笑道:“那就西屋罢。喝,好多钱!秦士子,你好生有钱!牛牛,咱有钱了。快抓一把去山下打酒去!”

    “有酒喝吗?”

    狐灵儿欢呼,一跳三蹦的跑了过来,跳到牛头上蹲着,笑道:“我陪你一起去!”

    青牛带着她向外走,道:“你也喝酒?会行酒令吗?”

    霸山祭酒把自己的行囊放下,整理房屋,铺好床铺,瞥见秦牧还在外面,笑道:“大祭酒让我形影不离,我自然要和你住在一起,免得你又四处闯祸。门口的字是你写的?”

    秦牧点头。

    霸山祭酒用力拍了下巴掌,赞道:“写得好看!你的字写得很有味道,比画圣阁的那些家伙写得好。我都不明白咱们太学院画圣阁是做什么用的,竟然也有脸领朝廷俸禄!对了,你打呼噜吗?”

    秦牧摇头。

    “我打呼噜。”

    霸山祭酒道:“咱们太学院里有很多国子监也打呼噜,尤其是仪秋师太那个老尼姑,呼噜声震天。啧啧,十里外都能震死牛。幸好这老尼姑不经常睡觉,只顾着打坐,倘若她睡觉,你们这些士子都不要睡了……”

    秦牧有些焦躁,这位霸山祭酒的话好像有些多,比卫墉还能说。

    霸山祭酒说了半个时辰,秦牧基本上将太学院剑、拳、法、三阳、太医、画圣等殿阁的各位国子监的生性作风和家底都摸了一遍,即便是天录楼的那一位位秘书监的老底也被霸山祭酒捅了出来,什么私生子,老尼姑幽会情人之类的事情,有的没的,这位祭酒都往外面说。

    青牛和狐灵儿醉醺醺的从城中回来,一牛一狐喝得有些高,正在称兄道妹,亲切得像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一般,这头青牛浑然不记得当时秦牧带着这只狐狸一起给他下的药。

    霸山祭酒连忙接来酒壶,灌了几口酒,脑子有些昏沉,道:“我前几日从外面回来,好像看到我师父了。你没想到吧,我虽是祭酒,但并非是从太学院里出来的,我是战技流派的,有师父的,被国师请来传授士子战技的。我本以为他死了,没想到他还活着。”

    霸山祭酒饮了口酒,怔怔道:“他老人家的腿不见了,却跑得飞快,我全力追赶也没能追上,然后我遇到个瞎子,把我揍了一顿,问我为何跟踪他,特不讲理。他还要跟我对诗,我没有对过他,师父就不见了……”

    秦牧微微一怔,没有腿的战技流派强者,还有一个爱对诗的瞎子?

    “好像是屠爷爷和瞎爷爷。他们何时离开大墟了?”

    霸山祭酒喝得酩酊大醉,胡言乱语,秦牧迟疑,贸然询问肯定有所唐突。

    “青牛,你有没有看清那个瞎子?”秦牧询问旁边青牛。

    这头青牛看了看秦牧,有些胆怯,显然还记得被他麻翻的事情。

    秦牧笑道:“你还记仇?你把我打了一顿,我却只是麻翻你,又没有打你,你还记什么仇?你见过像我这样宽宏大度的好人吗?”

    霸山祭酒打个酒嗝,面色古怪,这个大墟来的少年显然对好人这个词有什么误解,道:“秦士子,只是你将他麻翻,还要吃他,他有所防备也是正常。”

    “他还要吃我?”

    青牛惊叫起来:“老爷,这事你可没有对我说过!你只说他麻翻我,没说要吃我!”

    狐灵儿站在牛角上,抱着个酒瓶,脆生生道:“牛大,你没有听说过不打不相识吗?”

    那青牛怒道:“不打不相识听过,但是没有听过不吃不相识的!”

    霸山祭酒面色更加古怪,这只大墟来的狐狸精,显然对不打不相识这句话的意思也有所误解。

    “这个少年是谁教出来的?有些太混蛋了。”

    秦牧不知他心中的念头,霸山祭酒与小狐狸和青牛都在喝酒,他不喜喝酒,只得在一旁修炼。

    霸山祭酒瞳孔骤缩,目不转睛的看着秦牧施展的刀法上。

    待到秦牧将“杀猪刀法”施展一遍,霸山祭酒突然将酒葫芦扔到一边,敞开怀,取出刀,在院中舞刀,声音中带着沧桑:“黄金错刀白玉装,夜穿窗扉出光芒。丈夫五十功未立,提刀独立顾八荒!”①

    提刀独立顾八荒,正是杀猪刀法中的第六式!

    他的刀与秦牧的刀碰撞,迸发出一连串火光。

    两人刀法碰撞,霸山祭酒哈哈大笑:“四五十年,风雨如晦不重见。过眼飞云,横竖茫茫一线天!”

    秦牧施展出横竖茫茫一线天,与他的刀碰撞,长吟道:“休要夸口,豪杰劫后是民愿。海天环顾,一路走来一路烟!”②

    两人收刀,背身而立,各自将两口刀插入背后。

    “师弟!”霸山祭酒转身见礼。

    秦牧躬身:“师兄。”

    注①:宋朝陆游诗,金错刀行。

    注②:当代***词,减字木兰花,经长沙忆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