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林轩道子第一个清醒过来,抬手挽留秦牧,诚挚万分道:“秦教主务必留步!你拿着金书前来,绝非是让小道看三日这么简单,你在诱我上钩!既然你已经投了鱼饵,我也上钩,何不坐下来详谈?”

    那些老道士老道姑纷纷点头,异口同声道:“详谈!没有什么不可谈的!”

    “大家同为修道之人,都是炼气士,没有什么不可谈的!”

    “正道魔道都是道,一家亲!”

    ……

    林轩道子请秦牧落座,立刻有老道姑去烧茶,奉上茶水。秦牧饮茶,笑道:“好茶,只比上苍的差一点儿。这是什么茶,可以送我一些吗?”

    “送!”

    那老道姑咧嘴,露出零星几颗牙齿,笑道:“这是我道门的天青宝香,只有生长在玉虚泉的茶树产的茶才能被称作天青宝香,玉虚泉边只长了三株,一年产不了几斤!秦教主要几斤?”

    秦牧将药篓子放下,请村长出来,为他斟茶,道:“村长爷爷,还喝的惯吗?”

    “天青宝香茶香清淡但回味悠长,自然喝的惯!”

    村长笑道:“这茶皇帝也喝不到!那么先来一斤,明年打春再喝新茶。”

    秦牧向那老道姑道:“包一斤尝尝味道,要明前的。”

    老道姑慌忙去了,过来片刻提了一大包茶过来。

    秦牧收了茶,四下望了望,道:“道门倒是清贫。”

    一位老道慌忙道:“不清贫的,原本还是有些家私的,后来被人偷走了。秦教主,你这金书宝卷……”

    “喔,我老秦家的。”

    秦牧将金书宝卷放在一旁,道:“我与道门原本是有些间隙的,一直想上山赔罪,只可惜未能成行。今日来一是请林道主看书,另一件事也是希望能够化解这段恩怨。”

    “秦教主不必说了!”

    林轩道主正色道:“恩怨可以化解,但是教义之争是化解不掉的。哪怕今日化解恩怨,将来还会因为教义再起争端,又要多出几多恩怨。秦教主还是来说说这本金书罢。”

    秦牧心中赞叹他看得透彻,道:“林道主目光深渊,秦某佩服。那么今日我们便来说说这本金书宝卷。这本书上记载着三门功法,分别是鹊桥,玄引,和神渡,是连接第七神藏,神桥神藏的功法。我带着这本书前来,用意诸位应该能够猜出。”

    “果然是修补神桥的功法!”

    诸多老道和道姑都是心头大震,激动得难以自持。

    修补神桥,突破最后一道枷锁,成为神祇,是不知多少人的夙愿,道门的高人也不能免俗!

    道门中人所谓修仙,只是一种聊以**的托词。

    ——仙是小玉京的说法,小玉京的高人与道门的高人常有走动,自诩为仙,人在山中,不理世事,比道门还要清净高远。

    这些老道士老道姑在看到金书宝卷的第一眼,便被宝卷上的鹊桥诀所震撼,立刻意识到这是一种修补神桥的法门,极尽精妙之能,所以才会三天不眠不休不吃不睡。

    现在,秦牧点明这金书宝卷就是修补神桥,让神桥连接天庭的功法,让他们几乎又有出手抢夺的冲动。

    不过看到旁边那个没手没脚还能喝茶的老头,所有人又都冷静下来。

    三天前,这个从篓子里钻出来的老头只是看了他们一眼,这个眼神让他们看到了剑法的极致。

    当时他们看到这老者的眼神,似乎看到一口剑向他们攻来,让他们躲无可躲避无可避挡无可荡破无可破,所以一个个避开这个老者的目光。

    他们是道门中的名宿,虽然不是老道主那个层次的存在,但也是教主级的人物,剑法高绝,然而这个老者却让他们感觉到自己如果出手硬抢,肯定死无葬身之地。

    林轩道主目光闪动,元气迸发,在空中列出一个周天星斗模型,暗藏术数,道:“秦教主,请解。”

    秦牧微微一笑,知道他是在考校自己的术数造诣,倘若秦牧对术数一窍不通,那么道门便可以坐地起价。只有秦牧对术数的造诣极高,让道门知道自己可有可无,才能让他们心甘情愿的帮助自己。

    “这是大周天星斗天罗棋变之术。”

    秦牧手指晃动,在周天星斗中点来点去,飞速道:“大周天三百六十五,其中藏着第三百六十六星斗,是天帝玉皇座。你没有标出玉皇,是让我解出玉皇星数,对不对?”

    话音刚落,秦牧以元气在大周天星斗中画出一颗星辰,道:“玉皇星数在此!”

    玉虚观中诸多老道士老道姑都是心神大震,各自对视一眼:“天魔教主术数造诣极高,解得好快!他这么轻易解出玉皇星数,计算金书上的功法只怕对他来说并不困难,只是需要时间。”

    林轩道主散去元气,疑惑道:“既然秦教主能解,为何还要来我道门?”

    “我一个人能够解开,但是需要花费的时间很长,我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

    秦牧正色道:“而且我还需要道门的高人帮我运算一口神炮的空间术数模型,这两件事,都需要很多精通术数的高手。倘若道门助我,修补神桥的三门功法和空间术数,道门都可以保留一份!”

    玉虚观中,众人都长长吸了口气,但是气氛却沉默下来。

    秦牧将金书宝卷收起,起身道:“林道主倘若有意,不妨去京城太学院等我。我需要去一趟小玉京,请来几位小玉京精通术算的高手。对了林道主,可否赠我一本玄女算经?”

    林轩道主道:“小事。”说罢,命人取来玄女算经,送给秦牧。

    秦牧收下玄女算经,称了声谢,意味深长道:“你师父老道主也在小玉京对吧?他的寿元无多。倘若有修补神桥的法门和空间术数……”

    林轩道主身躯微震,默不作声。

    秦牧走出玉虚观,叫上侯在观外的熊惜雨和熊琪儿母女,下山离去。

    林轩道主吐出一口浊气,看着玉虚观中的诸多老道,那些老道士老道姑也在向他看来。

    林轩道主突然起身,沉声道:“召集道门精通术算之人,下山赴京。”

    “道主三思!”

    一位老道士连忙道:“道主真的要与天魔教联手吗?天魔教狼子野心,这一代的天魔教主更是雄才伟略,而且包藏祸心,京城一役杀了我道门不知多少师兄弟!”

    另一位老道姑道:“天魔教的秦教主,的确比厉天行还要诡计多端心狠手辣,比厉天行更难对付!这次他带来金书宝卷,只怕是要引我们入局!”

    “我道门与天魔教的恩怨深远,这位天魔教主狼顾鸢视,不是善类,道主三思后行!”

    ……

    “京城,必须要去!成神法,必须要得!”

    林轩道主拂袖,淡然道:“诸位师叔不必再说。秦教主说得没错,就算我们不助他,他也可以破解金书宝卷上的内容。更何况太学院和小玉京中也有精通术算之人,算出空间术数模型只是时间问题。我道门倘若落后一步,便是步步落后,只会被天魔教超越,落后于时代!”

    他转身去收拾行囊,道:“我道门需要自己的神,活着的神祇来守护道门。大变之世,不变的圣地,没有活路!”

    诸多老道不再劝说,各自去收拾行头,挑选术算出类拔萃的弟子,准备赶往京城。

    突然,一位老道士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哪个天杀的把掌教拂尘偷走了?”

    另一边传来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谁吃了我的鱼?”

    “谁盗走了我的山水屏风?这是我珍藏多年的宝贝儿!”

    “我的乾坤湾谁见了?是我收了乾坤湾炼成的一座盆中假山。”

    “贫尼的发簪放在妆台上的,谁拿走了?吱个声儿!”

    ……

    玉虚山下,秦牧经过山门前,茅草屋外那个守山的老道人站在那里,将秦牧的衣裳还给他,狐疑道:“老神偷又偷了我道门的宝贝儿罢?”

    秦牧接过衣裳,摇头道:“我在山上没有见过他。”

    那老道人跺脚道:“糟了!你若是见到他,他还能闲片刻,你若是没见到他,这三天时间能让这老恶棍将祖坟都翻几遍了!”说罢,呗呗的唤来大黄狗,牵狗匆匆上山去了。

    那条大黄狗敏捷无比,在玉虚山上纵来跳去,趴地四处乱嗅,突然山上传来狗叫声,鸡飞狗跳。

    “再不走,道门的高手便要杀下上来了。”篓子里的村长提醒秦牧道。

    秦牧醒悟过来,连忙催促龙麒麟,道:“速跑!”

    龙麒麟慌忙撒腿便跑,向巍巍昆仑山脉外奔去。

    跑了半晌,总算跑出昆仑群山,秦牧面带忧色,道:“瘸爷爷能否跑出来……”

    他还未说完,便见瘸子坐在他们前方的一株大树的树荫下,好像已经等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秦牧瞠目结舌,正要说话,瘸子突然火燎屁股般跳将起来,撒腿狂奔,人已经消失在半空中,声音遥遥传来:“牧儿,你们先去小玉京,我随后就到!”

    一条大狗轰然落地,大狗背上坐着几个老道人,有男有女,杀气腾腾。

    那大狗在树下嗅了嗅,脚下生云,腾空而起,向瘸子离去的方向追去,速度极快,浮光掠影。

    秦牧呆了呆,看了看龙麒麟,和颜悦色道:“龙胖,你能追的上那条狗吗?”

    龙麒麟摇头:“这厮跑得好不利索,我追不上它。”

    “它吃屎跑得都比你快!”

    秦牧痛心疾首道:“你还有脸顿顿吃灵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