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牧看向另外两人,这二人一男一女,都是风姿卓卓,王沐然曾经说过,小玉京中与他同龄的没有几个,这两人应该是与王沐然一起长大的,只是年纪要比王沐然稍大一些。

    那女孩十七八岁,已经出落得楚楚动人,娴静,飘逸,绿色偏蓝的衣裳,袖口和襟边都有蓝色的刺绣底子,衣裳的飘带是一绿一白,额头上有着翡翠珠子串成的链子,一边挂在额头前一边拴住发髻。

    她应该比较喜欢翠,头饰也是用翠来装饰。

    不知是山风还是她的元气使然,她的飘带在身后飘飞,绿色白色的带子很长,如同灵蛇般游动。

    “有点瘦,但没有灵毓秀好看,毓秀的胸比她胖多了。”

    秦牧收回目光落在另一个男子身上,这个男子比翡翠女孩成熟一些,衣裳和妆容便没有这个女孩这么讲究了,长衫长袍,腰间挂着一块玉佩,却也有些道骨仙风的气韵。

    他的目光很是灵动,时而如星光点点,时而又化作一轮火日熊熊,散发出火光。

    “小玉京是天下圣地之首,他们修炼的功法好像各有不同,每一种都不比大雷音寺和道门逊色了。”秦牧心道。

    “秦师兄。”

    王沐然见到他,黑黝黝的眼瞳中迸发出一抹神采,显然记得秦牧,随机黯然。显然秦牧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师父甄散人。

    当初他与甄散人来到延康国,阻挡延康国师前往南方平叛,也是在那时与秦牧相遇。

    秦牧与沈万云越青虹云缺等人的年纪,都与他差不多大,因此相遇时间虽短,但彼此印象却深。

    甄散人被延康国师所杀,王沐然带着甄散人的尸体返回小玉京,之后他们便再没有见过。

    “沐然兄。”

    秦牧见礼,道:“这两位师兄师姐是?”

    “这位是慕青黛慕师姐,这是我师兄龙瑜。”

    王沐然道:“慕师姐是丁茜散人的弟子,龙瑜是天云山人的弟子。”

    秦牧心中微动,小玉京的传承很多,只怕如大雷音寺的如来大乘经道门的先天太玄功这样的功法也能拿出十几门来。

    小玉京的所谓仙人,每人都精通一门或者几门功法,但是小玉京中是否有凌驾在这些功法之上的绝学?

    倘若没有的话,就算这里的顶级功法再多,一个人的精力有限,也不可能将所有的功法都炼到绝顶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如自己一般是个霸体。

    突然,清幽山人的声音传来道:“虚生花的本事不凡,慕青黛二十七招败在他的手中,龙瑜二十四招败在他的手中,王沐然二十三招落败。不过你不要以为王沐然的实力差,其实他们三人之中,沐然的实力最强。但是与虚生花过招,实力越强败得越快。”

    秦牧微微一怔,低头看去,坑底果然不见了清幽山人。

    此刻清幽山人与村长站在一边,恍若没事一般,身上没有半点伤痕,衣裳也没有半点污垢或者褶皱,仿佛秦牧刚才揍的不是他。

    “老仙人果真不凡,速度太快了。”

    秦牧赞道:“我都没有看到你何时爬起来的,何时整理衣衫的。”

    清幽山人脸色有些青,秦牧又道:“清幽仙为何说与虚生花过招,实力越强败得越快?”

    清幽山人看了看王沐然,道:“沐然,你来说。”

    王沐然称是,道:“虚生花的功法古怪,遇强则强,他的神通也很是古怪,属于应变的类型,很多神通好像都是临场应变,临时创造出来的一般。对方的实力越强,他的实力也越强,对方的神通越精妙,他的神通也越精妙。”

    秦牧面色凝重:“他已经跳出了术,到了法的境界?”

    王沐然道:“我看不出来。像是功法的关系,也像是他已经进入了这种境界。”

    秦牧怔怔出神,倘若有这种功法,那还真是一件趣事。开发创造力的功法很是少见,从前他的霸体三丹功不全,也需要他来开发创造,而樵夫传经也是一种开发创造力的法门。

    不过这是因为真正的霸体三丹功只保留在无忧乡秦氏的那里,秦牧从父亲秦汉珍那里得传完整的霸体三丹功之后,便没有这个必要了。

    虚生花的功法倘若真的可以开发创造力,倒是另一种高度的功法。

    这样的一个人,自己与他对决会几招分出胜负?

    一招?

    还是几十招几百招?

    “的确是可怕的对手,不愧是伪霸体。”秦牧喃喃道。

    清幽山人脸色一僵,看向村长,低声道:“道兄,霸体倒也罢了,又哪里来的伪霸体?”

    村长脸色也有些黑,哼道:“你见识浅薄,还是不要再问了。”

    清幽山人哼了一声,向王沐然三人道:“秦人皇既是天圣教主,也是人皇,身兼两大传承,而且功法神通都极为古怪,法力雄浑,与他交手,不要与他硬拼法力,否则便会被他压着打。”

    说到这里,他不禁有些惭愧,刚才他便是与秦牧对拼了一下法力,结果直接被秦牧一路碾压,任何精妙的招式都来不及施展。

    王沐然、慕青黛和龙瑜连忙仔细聆听,用心记下。

    “他的攻击手段很杂,身法和步法诡异,速度极快,不要被他缠上,否则难以脱身。”

    清幽山人继续指点三人,道:“他的拳法是大雷音寺的雷音八式,帝释天境的拳法神通,攻击力极高。与他对拼拳法,会被他的法力和力量压制,需要当心。他还修炼了灵家的九龙帝王功,神通上也是不弱。而且,他将炼宝之法融入到战斗中,你们一定要防备!”

    他最头疼的就是这一点,秦牧将铜柱拔起来,以铜柱为枪,攻势霸道,甚至元气将铜柱烧熔,化铜为剑。

    这一击将他彻底击败。

    而秦牧用的正是炼宝的法门。

    在战斗中炼宝,将炼宝化作攻击力,这种打法他此生从未遇到过!

    慕青黛露出难色,道:“师伯,那么还怎么打?”

    清幽山人呆了呆,猛然也想到这个问题,这位小人皇如此凶猛,法力如此雄浑,身法步法千变万化,速度又快,拳法又好,神通也很强,还将炼宝之法融入到战斗之中,那还怎么打?

    小玉京的三个弟子,根本没有胜算!

    “剑法胜他!”龙瑜沉声道。

    清幽山人瞥了瞥身旁的“老人棍”,这“老人棍”满面笑容,只差没有笑出声来。

    “剑法,牧儿已经走入到法的境界。”村长忍住笑,善意提醒道。

    清幽山人磨牙,头一次这么头疼。虚生花来到小玉京,点名要看小玉京的功法神通,其实也就是向小玉京挑战,那时清幽山人还没有这么头疼。

    秦牧分明就是一个各方面统统满分满值的人形战斗凶器,随时能够以最巅峰的状态去碾压摧残任何同境界的挑战者!

    而且,这家伙的自信也是变态级别,目空一切,认为自己是什么所谓的“霸体”,臭屁的认为谁也比不上自己。

    这么强大的自信再加上这么强大的实力,的确是碾压的局面。

    “不知道他的耐力怎么样?”

    清幽山人眼角跳了跳:“倘若他的耐力不行,倒可以用拖的办法消耗他的体能……”

    不过,看秦牧的身材分明是一头强壮的牛犊子,打过自己之后还说是活动活动筋骨,体内充斥着旺盛得不像话的精力。

    “他的战斗经验如何?”

    清幽山人想到这里,又摇了摇头,秦牧的战斗经验可以说是顶尖的神通者,战法狂野,连炼宝之法都可以融入到战斗中,分明就是一个战斗狂人!

    作为战斗狂人,自然打架经验丰富。相反,小玉京与世无争,弟子的战斗经验肯定不如秦牧。

    “那么临场应变的能力呢?临场应变不足,修为实力就算很高也会失败……等一下!这小子如此猖狂,但至今还未被人打死,临场应变的能力应该也是顶级的!”

    清幽山人又看了看身边的“老人棍”,老人棍已经彻底从信念被击溃的阴影中走出来,面带笑容,神色得意,显然准备看小玉京的笑话。

    清幽山人咬牙,向王沐然三人道:“你们随机应变!”

    三人面面相觑,心中腹诽:“师伯说了好多,但好像什么都没说,反而给我们很大的心理压力。还不如不说!”

    龙瑜目光闪动,迈步上前,道:“小人皇,我想与你比剑。”

    清幽山人差点一口黑血喷出,恨得牙根痒痒。龙瑜这臭小子和他比什么不好,偏偏比剑!

    自己身边的“老人棍”刚刚已经说了,秦牧的剑法已经到了法的水准,到了法的水准便是开始自创剑法,对剑的领悟已经到了宗师或者宗师边缘的境界。

    当然,倘若眼界低,起点低,开创的剑法稀松平常倒也罢了,但关键是秦牧的剑法起点绝对不低,非但不低,甚至连小玉京的剑法可能都比不上他的剑法启蒙!

    现在龙瑜既然已经开口,自己是阻止不了他了。

    秦牧也露出惊讶之色,道:“龙瑜师兄,我学过道剑的。你们小玉京的剑法比道剑如何?”

    龙瑜微微一笑:“道剑十四篇,未必比得上我小玉京的剑法。”

    秦牧松了口气,不比道剑差,那么和自己比拼剑法便不会被自己一招打死了。

    “我的剑颇为沉重,有时候还喜欢用剑丸重量暗算别人。不过既然是比拼剑法,那么我不会用剑丸的重量来暗算龙瑜师兄。”

    秦牧善意提醒道:“师兄小心。”

    唰——

    剑雨漫天,八千口剑从他背后背着的饕餮袋中冲天而起,铮铮铮插在这座仙山的角角落落,到处都是。

    “请。”秦牧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