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一章 技业不精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414.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伴随着霸山祭酒的爆喝,一面高达数十丈,几乎没有任何厚度的光墙,出现在他们的前方。

    这面绝壁迸发出橙黄色的光芒,宽达里许,上面布满许多奇怪的纹理,每一片纹理中央有着一颗燃烧的星辰,整面绝壁有着三十六片纹理图案,三十六颗火焰星辰,像是一幅星图。

    就在霸山祭酒刚刚施展出绝壁天罡的神通,他们前方突然传来阵阵杀伐之声,一片战场正在向这边转移。

    呼啸而来的是数以百计的神通者,坐在一头头巨兽疾驰咆哮,迎面便见这一座横在天地间的绝壁。

    那些蛮族神通者不由面色苍白,一位蛮族老将军身材魁梧,白发苍苍,厉声叫道:“快打垮它!”

    无数神通呼啸奔腾,直奔绝壁而来,轰隆轰隆的碰撞不绝于耳。

    又有一口口飞剑发出刺耳的啸声,咄咄咄射入绝壁之中,但往往只是剑尖穿透这面绝壁,便被定在苍茫的绝壁中,无法前进,也无法收回。

    嗡嗡嗡,绝壁天罡被打得不断震动,这面绝壁上面也多出数以百计的飞剑,后面还有一道道神通爆发,向绝壁轰来。

    那几百位蛮族神通者冲撞过来,再加上迸发的神通,将这面绝壁打得不断出现裂痕,霸山祭酒爆喝,双手向前推出,又听得嗡的一声,另一面绝壁天罡生成,与前方出现裂痕的绝壁合并。

    他承受住难以想象的压力,被逼得不断后退,这几百位神通者合力压来,其中不乏有七星境界、天人境界乃至生死境界的强者,他以绝壁天罡抗衡这些人,能够不被对方击溃绝壁,已经是极为可怕了。

    “祭刀丸!”那位老将军厉声道。

    呼——

    一枚枚刀丸横空,在绝壁前滴溜溜旋转,顿时无数刀光向绝壁射去,叮叮当当的脆响不绝于耳,霎时间绝壁上插满了一口口宝刀,多达上万。

    霸山祭酒脸色大变,被绝壁中传来的压力逼退数十步,他的绝壁天罡被恐怖的力量压得不断缩小。

    “师弟,公主,咱们进入蛮族战场了!”

    霸山祭酒喝道:“你们小心!”

    秦牧心头微震,突然听到草原深处传来嘟嘟的号角声响,另一支军队追杀而来。

    那蛮族老将军无奈,厉声叫道:“迎敌!”

    杀来的是一支大军,都是由蛮族的神通者和武者组成,武者为步兵,神通者为骑兵,骑着一头头高大的异兽。除此之外空中还有巨鸟翱翔展翅,鸟背上站着一些蛮狄国的将士,头上扎着七彩鸟羽,却是一些女子,各种法术和利剑向下方轰去。

    秦牧透过绝壁看去,只见大军之中一尊相貌堂堂的蛮族将军坐在一头白象身上,那头白象比其他的异兽要高出一截,比他们脚下的这头青牛也毫不逊色。

    那位蛮族年轻将军的目光向这边扫来,落在绝壁天罡上,露出惊讶之色,随即恢复如常,喝道:“风!”

    一支军队立刻冲上前去,将背上的一只只大葫芦取下,重重墩在身前,掀开葫芦嘴,顿时那一只只大葫芦中黑气冲出,化作一道道龙卷风,越来越大,仿佛蛟龙,一头在天一尾在地,横扫肆虐。

    而那些放风的将士立刻纵身跃起,踩着风头飞上半空,迎着那位老将军的军队便冲了过去,将不知多少神通者卷上半空。

    这些蛮族士兵被卷入空中,便见那些将士在风中向他们出手,挥刀向他们砍去,将一个个蛮族士兵斩杀。

    白象上那位将军沉声道:“雨!”

    又有一支军队冲上前来,背后背着一个个陶瓮,这些蛮族军士将陶瓮放下,打开盖子,顿时一团团云气从瓮中飞出,这些蛮族军士脚踩云气升到半空,然后大雨倾盆而下。

    这些军士在云中做法,一道道雨线如剑,雨剑向下刺去,下方的蛮族将士躲避不及,便被一道道雨线洞穿天灵盖,打成筛子!

    那位年轻将军再喝道:“雷!”

    空中的巨鸟背上的那些蛮族女将士各自擂鼓,那鼓声迸发出阵阵雷音,从上向下冲击下来,将那些正在做法对抗风雨的蛮族士兵震得魂不守舍,防御不觉间便松懈下来,又有不少人被卷入风雨之中,当场横死。

    风雨雷三军做法,活下来的蛮族士兵已经所剩不多,但是剩下的都是强者,普通的法术难以伤到他们。

    那位蛮族老将军自知不敌,也逃不出去,急忙噗通跪地,高声道:“托里木将军,老朽投降了,投降了!恳请托里木将军给条生路!”

    其他二十多位蛮族的强者见状,虽然心有不甘,但活命要紧,也只得跪地,伏身道:“愿意投降!”

    那位托里木将军眼中寒光闪过,冷冷道:“你们帖饵木族造反作乱,还想活命?可汗有命,拒不受降!”

    那位老将军脸色大变,正欲暴起,那位托里木将军伸手一指,一道拇指粗细的剑柱隔空刺来,两人相距百丈,但那剑柱瞬息便至,根本没有给那位老将军起身躲避的时间,直接将他的头颅洞穿。

    那剑柱叮的一声钉在绝壁天罡所形成的光壁之上,将霸山祭酒的这道神通刺穿一个小小的洞口。

    霸山祭酒眉头挑了挑,散去绝壁天罡,只见那位托里木将军的大军掩杀过来,将剩下的蛮族叛军杀个精光,一个不留。

    诸多蛮族将士将一颗颗脑袋割下来,挂在自己的腰上,欢呼不已。

    有的还在抢人头,争辩是你杀的还是我杀的。

    秦牧皱了皱眉头,即便是大墟,也没有抢人头的风俗。

    “将他们魂魄收了,献给黄金宫!”

    那位托里木将军催着白象走上前来,在象背上向霸山祭酒见礼:“莫非是武可汗?”

    霸山祭酒点头。

    托里木将军眼中精光闪烁,跃跃欲试道:“武可汗一人阻挡八百草原神通者,本事的确不凡,但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武可汗这个名头,看来你是保不住了。”

    霸山祭酒呵呵一笑,站在牛上四平八稳。

    托里木将军眼中精光四射,陡然从象背上起身,手中剑芒暴涨,剑气破空,向霸山祭酒刺去,霎时间漫天剑光!

    霸山祭酒探手拔刀,一刀斩去,剑光突然间消失,只剩下一口刀横贯天地,轰隆一声巨响,刀光消失,象背上的那位托里木将军不翼而飞。

    那头白象上还站着其他蛮族将领,正在震惊,只听后方传来一声长长的“啊”字,急忙回头看去,只见托里木将军越飞越远,不知被一刀劈飞到何处去了。

    “本事还不坏。只是眼力太差。”

    霸山祭酒收刀,过了片刻,托里木将军返回,身上的铠甲被劈开,裂成了两半,再看向霸山祭酒,眼中便多了几分敬畏。

    “武可汗,你的威名,草原上至今还在流传。”

    托里木单膝触地,手掌贴胸,道:“武可汗是要去黄金宫吗?巫尊已经传出命令,让我们厚待武可汗。”

    霸山祭酒点头:“我知道了,起来吧。当年巫尊授予我武可汗之名,现在看来,他亲自授予,自然是想要亲自收回去。你们草原上应该是多出了些英雄好汉罢,否则巫尊岂会这么期待我前往楼兰黄金宫?”

    托里木起身,道:“我草原上的好汉,如同天上星星一样多,击败武可汗的人自然是有。”

    狐灵儿笑嘻嘻道:“这位将军,我很喜欢你吹牛的样子。”

    “吹牛?谁敢吹我?”

    青牛冷笑一声,突然看到那只白象,连忙小跑着凑上前去,蹭了蹭象身,嘿嘿笑道:“白象,你公的母的?”

    那头白象鼻子甩他一脸,打得青牛鼻血长流。

    “是母的。”狐灵儿趴在青牛耳边,悄声道。

    青牛振奋精神,向白象呵呵笑道:“你皮肤真白,我喜欢你,你吃牡丹吗?我这里有,嫩得能掐出水来……”

    托里木率军护送他们前往楼兰黄金宫,秦牧连连向这支军队打量,心中有些好奇。

    这支军队剿灭叛军,用的战法很是奇特,与延康国军队的战法很相似,不知道是延康国学习蛮族的战术,还是蛮族学习了延康国的战术。

    打过一场之后托里木对他们敬重有加,路上献吃献喝,毕恭毕敬。

    霸山祭酒传授秦牧和灵毓秀战法合流的本事也没有避开他,只是教到关键位置需要传音。

    过了六七日,他们来到草原的最深处,距离楼兰黄金宫已经不远,托里木不再相送,而是率军呼啸而去,返回自己的部落。

    霸山祭酒皱了皱眉头,吐出一口浊气,低声道:“看来巫尊对我的到来很是上心呢,这次他一定要收回武可汗之名,只怕到了黄金宫,我才是要被人挑战的那个,若是这样的话,我便无暇去盗回恩师的下半身了……”

    秦牧跃跃欲试,道:“师兄,我曾经学过偷盗的法门。”

    霸山祭酒瞥他一眼,摇头道:“楼兰黄金宫乃是草原上的圣地,相当于道门、大雷音寺这样的圣地,里面机关重重,封禁密布,各种封印,你学过偷盗的法门根本无用,破不了那里的封印和机关。”

    “教我偷盗的人很厉害的。”

    秦牧认真道:“他是我们村的瘸爷爷,虽然少了一条腿,但是……”

    霸山祭酒摆了摆手,振奋精神,道:“腿都被人砍掉了,只能说是技业不精。你不用想怎么盗回恩师的下半身,这件事我来解决。你们俩,只管安心堵黄金宫的山门!其他的交给我。”

    ————晚八点,还有第六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