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三章 我,霸体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416.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到了山顶,只见这里奢华非凡,楼宇宫阙,尽皆金光灿灿,单单是大殿下的柱子便有两人合抱这么粗,而黄金神像更多,许多草原的蛮族站在一尊尊黄金神像下。

    突然一尊黄金神像动了,秦牧心头一跳,这才知道这些并非是黄金神像,而是一个个大巫!

    这楼兰黄金宫的大巫,竟然将自己的身体炼得如同纯金所铸一般,散发出金光!

    黄金宫前,一座巍峨的门户下,一尊尊大巫如同一尊尊金光灿灿的神祇,威严肃穆,为首的是一尊金发金身的老者,身材魁梧高大,一身金衣,手持权杖,头戴羽冠,声如洪钟:“武可汗,你已经逍遥了这么多年,为何今天送上门来?”

    “送上门来这话说得好,青牛,将山门放下!”

    青牛轰隆一声将山门放下,霸山祭酒哈哈大笑:“巫尊,山门被我送来了。这些位金灿灿的师兄,好像多数被我打过。当时我堵门百天,打伤打死了不少人。强的无法留手,所以只能打死,弱的都在我手中活了下来,这些弱的,也就是今天的在座诸位。”

    他此言一出,顿时满山哗然,楼兰黄金宫的诸位老一辈强者都怒不可遏,顿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

    霸山祭酒的嘴巴太毒了些,一下子将整个楼兰黄金宫的高手全都得罪光了,惹了众怒。再加上扛山门上山,此事肯定难以善罢甘休。

    其中一位大巫相貌庄严,声音似金石交鸣,冷冷道:“我们的伤早就好了。这些年我们黄金宫养精蓄锐,很想与武可汗再交手一次,一雪前耻。”

    霸山祭酒露出微笑:“有机会的。不过此次来,我是为堵门而来,并非是要打死你们。”

    他带着秦牧、灵毓秀上前,来到黄金山门下,抬头打量这座山门,回忆往昔,感慨道:“当年我随着恩师就在这座门下,打死过不少人……”

    一尊尊金灿灿有如神人般的大巫双目喷火,死死的盯着他,霸山祭酒回头,向秦牧和灵毓秀眨眨眼睛,微笑道:“而今,这座山门,便交给你们了。”

    灵毓秀有些惴惴,低声道:“老师,这里的规矩好像与延康不一样。”

    霸山祭酒面带笑容,声如蚊呐:“道门和大雷音寺到太学院堵门,只是较量胜负,不分生死,打过之后也和和气气。而在这里,都是照死里打。你想留对方一条命也可以,不过遇到与自己并驾齐驱的高手,需要必杀,那就很难留手了。当年我在这里遇到了许多能够与我并驾齐驱的高手,所以死了不少人。”

    灵毓秀头皮发麻。

    秦牧也定了定神,长长吸了口气,终于按照大墟的规矩了。

    大墟的规矩也是如此!

    巫尊走来,来到黄金山门下,目光落在秦牧和灵毓秀身上,不疾不徐道:“堵门,就按以前的规矩来,生死不论。不过除此之外,武可汗的名头,我也需要收回来,生死不论!”

    霸山祭酒面色不改,朗声道:“诸君,他们都是五曜境界的修为。”

    “堵门的规矩,我们懂。”

    巫尊面色古井无波,顿了顿权杖,淡然道:“黄金宫弟子听令,以五曜境界与他们争锋,打死勿论。谁敢超过五曜境界,我要他性命!”

    他的声音不大,但却传遍全山。

    巫尊此言一出,立刻看向霸山祭酒,露出一丝笑容:“武可汗,当年天可汗带你前来我黄金宫堵门,天可汗的神通无边,自然是令人钦佩。但你并不是天可汗。”

    霸山祭酒面色凝重,迈步走过山门,声音穿入秦牧和灵毓秀的脑海:“师弟,公主,你们放心,只要他们没有杀掉我,便还会按照规矩向你们挑战。倘若我被他们杀掉,那你们也危险了。”

    秦牧和灵毓秀心中凛然。

    他们的安危,系在霸山祭酒的性命上。倘若霸山祭酒被剥夺了武可汗之名,除掉了他之后,杀掉秦牧和灵毓秀也没有人会走漏消息,楼兰黄金宫的名声无损,外界根本不会知道这次挑战。

    而草原上前来观战的强者都服从楼兰黄金宫的统治,只要楼兰黄金宫一声令下,他们不会说出去。

    若是让霸山祭酒活着走出楼兰黄金宫,那么这件事便会被霸山这个大嘴巴捅出去,不但整个草原都会知道,恐怕全天下人都会知道。

    霸山祭酒绝对有这个能力。

    那时,楼兰黄金宫的颜面便会荡然无存。

    所以,楼兰黄金宫在霸山祭酒死之前,绝对不会围攻秦牧和灵毓秀,只会按照规矩办事。

    “老爷,不要被打死了。”青牛高声道。

    霸山祭酒脚步踉跄,回头怒视:“回去之后便吃牛肉!”

    青牛连忙缩头。

    “两个少年少女,胆大妄为。你们知道你们是在堵一个圣地的门吗?”

    突然,秦牧身后传来一个声音,秦牧和灵毓秀起身,向山下看去,只见诸多容貌古怪的巫士走来,堵在来路上。

    其中一位巫士迈步上前,身上泛着淡淡金光,头上长角,背上生翅,长有鸟喙,这种向非人转变的修炼方式确实少见。

    “师兄。”秦牧和灵毓秀见礼。

    那位黄金宫巫士却不还礼,声音铿锵有力:“礼数,是你们延康国的东西,我楼兰黄金宫没有那么多规矩。杀了你们之后,我要将你们的魂魄吸收,用来修炼神通。像你们这样的人比那些奴隶要强太多,魂魄也无比坚韧,用来连神通最好不过!”

    秦牧目光闪动,道:“妹子,这次我先来,探探他们的功法神通。”

    灵毓秀点头,她这一路走来虽然实力进步神速,但是比秦牧还是有些差距,不知道巫士的底细情况下贸然交手很容易吃亏。

    秦牧吐出一口浊气,沉声道:“青牛,拿我包袱来!”

    青牛走上前来,将身上的包袱取下。秦牧先将刀囊背在身上,两口杀猪刀交错而放,然后将剑匣背在刀囊后面,挂上大铁锤,插上一根竹杖,腰间佩上少保剑。

    青牛杀气腾腾:“听说你从前是放牛的,却连我都打不过,能打得过他们吗?”

    秦牧活动一下身躯,骨骼噼里啪啦作响,淡然道:“我是霸体。”

    青牛喝道:“我家老爷在这座黄金门下,没有败过!”

    秦牧神色木然:“我是天生霸体,普天之下,相同境界,无人能胜我。”

    那位鸟翼巫士取下两根黄金杵,眼中光芒闪烁,笑道:“什么狗屁霸体,没听说过。”

    秦牧以霸体三丹功催动元气,元气爆炸般的运行,霎时间涌荡周身。

    “我,霸体!”

    他抬脚,脚下的黄金地面顿时深深凹下一个脚印,轰隆,他的身体向那鸟翼巫士冲去,身体移动速度之快,让人只来得及看到一连串的残影。

    “无双的霸体!”

    那鸟翼巫士脸色大变,急忙振翅起身,身体还未飞起,便见秦牧的拳头轰来,那一拳轰出,龙吟震荡,他的眼瞳骤缩,看到的不是一个拳头,而是狰狞凶恶的龙头!

    下一瞬,他看到两个龙首,然后是三个,四个!

    他的翅膀震动,想要躲开,已然来不及,仓促之下只得两根黄金杵交错挡在身前。

    两根黄金杵突然间弯曲下来,秦牧那一拳的力量竟然将这两口灵兵打得像是泥做的一般,将黄金杵轰成薄纸。

    呼——

    那鸟翼巫士飞上半空,接着砰地一声炸开,化作一团血雾,那血雾中传来龙吟、龙哮,血雾变成了四十五条血龙,狰狞凶恶,仿佛轰碎鸟翼巫士的不是秦牧那一拳,而是这四十五条血龙撑爆了他的身体!

    而在山门前的黄金台上,秦牧从无比激烈的运动突然平静下来,暴烈的元气也陡然平息,面色平静。

    “青牛,你家老爷需要一百天才能打垮楼兰黄金宫。”

    秦牧转身,目光漠然,扫向黄金台下的巫士:“而我,只需要一天。”

    他站在门下,声音如同雷霆轰鸣,在楼兰黄金宫中来回炸响:“我只需要一天,就可以将黄金宫所有弟子的意志摧毁,将他们的自尊统统碾碎,将他们的尊严踩在脚下!”

    “放肆!”

    一位巫士勃然大怒,狂奔着向秦牧冲来,一边狂奔,一边肉身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的头颅人皮乱飞,长出一颗大象的脑袋,身体变得越来越高,越来越壮,嗤嗤嗤将身上的衣衫撑得四分五裂,手足粗大如同象腿。

    他的体表溢出金光,象首人身,仿佛被祭祀的神祇复活过来一般,力大无穷!

    他的修为和实力显然要比刚才那位鸟翼巫士强了许多,那位鸟翼巫士的身体并没有开始金化,而他的体表则如同金子铸造的一般!

    轰隆——

    大如水缸般的拳头向秦牧轰来,拳头震动空气,爆发出一声雷音,白皑皑的气流圆环般四下迸发!

    秦牧身后,山门前的狐灵儿雪白的毛被这一拳掀起的劲风吹得向后飘去,灵毓秀的秀发也被吹得向后飘扬。

    “死!”那象首巫士咆哮。

    秦牧纵身,从轰来的这霸道无比的一拳旁边冲出,双手提刀,冲至那象首巫士巨大的身躯下,刀光亮起。

    提刀出禁来!

    秦牧身形腾空,倒翻而回,落地时双刀插入背后刀囊之中。而那象首巫士巨大的身躯裂成两半,骨碌碌的滚下山去,将黄金台阶染得血红。

    一位巫士红着眼,突然扯出一面黑幡,冲着秦牧摇动,厉声道:“我要炼你魂魄,给我死!”

    秦牧以造化天魔功自封魂魄,抬手一指,身后的剑匣开启,一口飞剑发出尖锐的啸声,从那巫士的眉心一穿而过。

    秦牧手指上挑,飞剑呼啸而回,叮的一声插入剑匣,剑后一串血光。

    ————不要走开,十分钟后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