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四章 摧毁意志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417.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杀!”

    一位豹首豹尾女巫士厉喝,举起一面铜镜,向秦牧照去,那面镜中浮现出一个个魂魄,狰狞凶恶。

    叮。

    铜镜前突然多出一口飞剑钉在镜面上,那面铜镜坚硬无比,竟然挡住了这口飞剑,但是下一瞬间飞剑突然旋转,变成钻剑式,直接将铜镜钻透,剑光破镜,将那镜后的女巫士一剑洞穿。

    “巫毒有何惧哉?”

    秦牧衣衫猎猎,抬手收回飞剑,另一个巫士周身长出虎毛虎爪虎尾,呼啸扑上前来,掀起狂风,扑杀近前,不给他任何出剑的机会。

    秦牧侧身出拳,两人脚步错乱,嘭嘭嘭的暴击声不绝于耳,那巫士脑袋摇晃,长出虎首,咆哮如雷,轰鸣不休,以虎啸轰击他的魂魄。

    秦牧以拳为印,一拳轰出日照阳魂空中炼,五指叉开为掌,一声摩耶萨打出天魔自在天印,他掌拳反复变化,佛道魔道印法交替,虎啸声只来得及响了三次,那位巫士便被他将魂魄打得破散,直挺挺倒地。

    又有一个**境界的大巫突然扑出,他的修为要比刚才那些巫士更加强横,神通自如,保持着普通人的模样和形态。

    尽管他已经封印自己的**秘境,但是功法催动,便立刻化形,如同一头暴猿,手持黄金棒,粗大如柱,横扫千军,力大无穷,而且灵敏至极。

    秦牧探手摘下竹杖,以竹杖对黄金棒,两人闪电般交锋,突然漫天金光棒影猛地一收,那巫士心口被竹杖点中,露出惊色。

    不过他毕竟是**境界的大巫,不是巫士,当机立断解封自己的**秘境,就在他**秘境刚刚解开的一瞬间,心脏便被竹杖洞穿,尸体仆倒在地。

    秦牧从他心窝抽出竹杖,**境界的大巫在延康国叫做神通者,只是叫法不同,其实并无本质上的区别。

    倘若这个神通者没有封印**秘境,他很难杀死对方,但只要与他同境界交手,他便有击杀对手的实力,不管对方从前是**境界还是七星境界!

    咚。

    一尊黄金力士纵身跳上黄金台,重重落地,背后背着一口一人多高的刀囊,猛然张开大口向秦牧咆哮,背后的刀囊中刀光呼啸而出,哗啦啦漫天刀影向秦牧砍下。

    与此同时,那尊黄金力士双手持刀,舞动双刀杀来,两口刀忽而在身前忽而在身后,像是两条大蟒缠身,滚向秦牧。

    秦牧一手正持杀猪刀,一手反持杀猪刀,背后剑囊中飞剑嗤嗤飞出,迎上斩落的刀光。

    横竖茫茫一线天!

    两人身体一大一小,黄金力士要比他高出半个身子,两人猛然碰撞在一处,两道刀光一横一竖,横的是阻断前路的山,竖的是劈开山的刀,刀光带着血色冲天而起,仿佛巨人挥刀,从连横千百里的绝壁山崖中劈出一条道路。那尊黄金力士身躯裂成四块,被这一横一竖的刀光斩杀。

    秦牧抖刀,震去刀上的血,反手将两口杀猪刀插入刀囊,突然抬手一指,叮铃一声飞剑出鞘,将一个元气开弓正欲向他射箭的巫士眉心穿透。

    “杀了他,为师兄弟报仇!”

    还有巫士不断扑来,秦牧错步拧身后踢,或刀或剑,或拳或脚,将一个个前来挑战的巫士当场格杀。

    过了片刻,四周没有了声音。楼兰黄金宫的山门前,黄金台阶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四十余具尸体。

    秦牧向台下看去,台下是一个个惊惧的面孔,惊恐的眼神,与他的目光遭遇,便不由自主的挪开,躲躲闪闪,不敢与他正视。

    这些巫士的精神意志很强,不过连续被秦牧击杀四十余人之后,这股精神和意志不可避免的衰落下来。只要有所衰落,便会一落再落,生出恐惧之心,生出无法战胜对方的怯懦之心,生出对秦牧的敬和畏!

    秦牧这一路所见,让他对楼兰黄金宫生出一股怒气,托里木将军命士兵收集叛军的魂魄时便说要献给楼兰黄金宫,他当时还不解,现在他才明白,原来楼兰黄金宫竟然是用魂魄来练功。

    他这次来,并非是为了堵门,而是为了拿回屠夫的下半身,但是既然敌我已经分明,那就摧毁这个门派的意志和精神,将他们的信心碾碎,将他们的功和法都踩在脚下,让他们知道,他们用他人魂魄修炼的神通,一文不值!

    “你们谁修炼了楼兰黄金宫的巫尊楼罗经?”

    秦牧环视一周,面色冷漠,然后唇角慢慢露出一丝笑容:“出来,我想杀一个。”

    山门前,一片沉默。

    山门后,一尊尊如同黄金所铸的黄金宫大巫脸色渐渐浮现出铁青色,过了片刻,一位少年走出,一旁的一位中年大巫沉声道:“思穆罗,他的破绽在左肩肩胛骨二分处。这是他功法的破绽,没有炼到的地方。”

    那少年大巫沉声道:“我已经看出来了,只是没有看出确切的位置。多谢巫王指教。”

    霸山祭酒面色一沉,冷笑道:“巫王,作为长辈,这样无耻有些不太好吧?”

    “武可汗,请吧!”

    那位中年大巫木然,抬手道:“当年我败在你的手上,痛定思痛,这些年修为实力突飞猛进,总想一雪前耻,天可怜见,你总算送上门来了。”

    霸山祭酒突然腾空而起,散发出的光芒好像一口长达百丈的大刀切开天空,远遁而去,声音从远处传来:“这里的人修为太低,我怕你我交手会将他们震死,你我去雪山中交锋!”

    那位中年大巫看向巫尊,巫尊起身,沉声道:“去!”

    唰

    一道道金光破空而起,直追那道刀光而去,奔向雪山之中。

    高山巍巍,白雪苍茫,突然间金光大放,将大雪烧熔,金光之中有雪亮的刀光闪过,那里是惊天动地的大战,不过传递到楼兰黄金宫中,只剩下微弱的波动。

    黄金宫的山门下,秦牧转过身来,看向从黄金宫圣殿前走下来的思穆罗。

    霸山祭酒将楼兰黄金宫中的许多高手引走了,应该是想让他方便去寻找屠夫的下半身,不过圣殿前还是留下了几位黄金宫的老一辈高手。

    思穆罗面色凝重,但目光中有些兴奋,他的身体也是金色,刚才秦牧与这些位巫士交手,他在一旁观战。

    他之所以没有直接上前,除了要看秦牧是否有破绽之外,还有便是这些巫士车轮战秦牧,消耗秦牧的修为,给他更大的获胜机会。

    现在他已经寻到了秦牧的破绽,而且秦牧连战四十余人,他的机会已经到来。

    秦牧面色如古井无波,平静地不像是刚刚经历了四十多场恶斗。突然,两人身形齐动,秦牧脚下元气迸发,速度极快,瞬息间便来到思穆罗身前,一拳轰出。

    只身东海挟春雷!

    思穆罗身中他一拳,却迸发出洪钟大吕般的声响,秦牧立刻感觉到自己滔滔如大江奔流入海的拳劲仿佛击中铜墙铁壁,半点也传不过去。

    思穆罗的身躯仿佛是由最坚硬的金属打造一般,而且是实心的那种。

    思穆罗身躯摇晃,突然变成鸟首人身,背生双翅,那双翅金光灿灿,由无数金剑组成,金剑铮铮作响,向前切去!

    秦牧脚步错乱后退,背后的剑匣中一口口飞剑出鞘,向切来的剑羽迎去。

    突然,他注意到思穆罗的这两张翅膀非同寻常,每一口剑状羽毛之间有着元气丝相连,心头微震,顿知不妙。

    哗

    组成思穆罗羽翼的一口口利剑突然暴涨,从翅膀上飞出,四面八方向秦牧刺来。

    这一口口金剑上竟然长着一只只黑漆漆的眼珠,骨碌骨碌的滚动,诡异,阴森。这些剑,每一口金剑中皆有一个灵魂,被拘在剑内,变成剑中的灵。

    秦牧目光落在那些眼睛上,突然有些头晕眼花,心知不妙,立刻闭眼,探手拔刀。

    夜战连城风雨!

    他刀光迅捷,围绕身前身后上下左右翻飞不休,叮叮当当的碰撞声传来。夜战连城风雨中有夜战二字,已经表明这一招无需眼睛去注视四周。

    思穆罗的剑极为诡异,目光落在上面便会中招,所以用这一招是最正确的选择。

    “巫尊楼罗经的确不凡,很是妖邪。”

    秦牧手中的刀与对方的剑碰撞,立刻感觉到对方的剑中力量不如自己,战技流派的强大之处就在于手中掌握武器,可以将自己所有的力量爆发。

    思穆罗的一口口金剑被夜战连城风雨逼退,又回到身后,唰的一声组成两张金翅,双翅翻飞,叮叮当当挡下秦牧剑匣中射来的利剑。

    突然,秦牧双刀脱手,一拳轰出,如同一**日当空,照耀阳魂,思穆罗被他拳意照耀,神魂稍稍动摇一下,但招法却丝毫不乱,不过他剑上的眼睛被照得纷纷闭合,一只只眼睛发出惨叫,化作道道青烟。

    秦牧反手自在天印拍出,思穆罗还是纹丝不动。巫尊楼罗经以他人的魂魄为修炼材料,将自己的魂魄炼得无比稳固。

    他的身躯也是无比坚硬,甚至连雷音八式也无法撼动。

    秦牧微微皱眉,突然一指点出,剑匣中飞出的三十六口飞剑哗啦啦合并,化作钻剑式,向思穆罗一剑刺下!

    第二更!晚上还有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