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五章 符宝解封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419.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思穆罗双翼翻飞护在身前,组成翅膀的剑不断交替,变换方位,试图阻挡秦牧的攻击,但下一刻便被钻剑式穿破双翅防御!

    思穆罗心中一惊,胸口吃痛,他的黄金般的身体竟然无法挡住钻剑式,立刻振翅而起,双翅掀起一阵狂风。

    呼!

    狂风刚刚吹起,秦牧立刻踏风而行,思穆罗眼中露出惊惧之色,秦牧在空中奔行的速度,竟然比他振翅飞行还要快!

    瘸子的偷天腿法,速度天下无双。他如果没有振翅掀起狂风的话,秦牧很难在空中追上他,但是狂风一起,对于秦牧来说空中就是平地。

    “去!”

    思穆罗呵斥一声,背后的双翅一口口金剑飞出,向秦牧刺去,力图阻挡秦牧靠近。他的双翼在一瞬间便被打空,只剩下两根金灿灿的肉翅。

    他的身形立刻坠落,就在此时刀光如同瀑布一般,与疾刺而来的金剑碰撞,只听嗤的一声一口金剑穿过秦牧的刀光瀑布,插在他的左肩上,恰恰是左肩肩胛骨二分处。

    而秦牧的身形也来到思穆罗的身前,与他错身而过,雪亮的刀光从思穆罗的脖子上划过。

    那刀光很薄,好像切中了思穆罗,没入了他的脖子中,从脖子后穿出,但又好像没有给他造成任何伤害。

    思穆罗落地,一口口金剑哗啦啦飞来,回到身后,组成两张翅膀。

    那两张金灿灿的翅膀哗的一声张开,金光四射。

    “思穆罗师兄好样的!”一个声音又惊又喜,叫道。

    其他巫士也备受鼓舞,纷纷叫道:“思穆罗师兄,干翻这个延康的奴隶!”

    “延康人都是两足羊,只配拿来修炼,不配活在世上!”

    ……

    秦牧落地,一口口飞剑次第飞来,相继落入他背后的剑匣之中。

    少年将肩头的金剑拔出,仍在地上,他身上的锦衣依旧完好,这口剑刺来时,被锦衣挡了一下,不过还是带着锦衣一起刺入他的肩胛处。

    所谓刀枪不入,其实并不能完全挡住刀枪,他的这身六翅金蚕丝织就的衣裳虽然挡住了金剑,但也难免受伤。

    黄金台下,欢声震天,而思穆罗还在张开翅膀,威风凛凛,似乎在享受众人的欢呼。

    秦牧走上前去,欢呼声渐渐低了,秦牧抬手,将两口刀插回背后的刀囊,来到了思穆罗的身边,但是思穆罗还是一动不动,依旧张开背后的金翅,没有任何防备和阻拦。

    秦牧抬手,抓住他的头发,轻轻一提,将他的脑袋从脖子上摘下,从台上扔了下去。

    黄金台下的欢呼声越来越小,只有远处没有看到这幅景象的巫士还在欢呼,显得倍加刺耳。那头颅骨碌骨碌从台上滚下去,滚到还在欢呼的巫士身边,声音渐渐没了。

    修炼了镇教功法巫尊楼罗经的思穆罗也死了,就在他看起来胜券在握的时候,被秦牧一刀缴首。

    灵毓秀急忙上前,想要为他包扎伤口,秦牧摆了摆手:“没事,我说过要打垮他们的意志,便一定要做到。你只管放心。”

    灵毓秀微微皱眉,觉得秦牧有些过于自信了。

    “放牛的,你肩头受伤,肩头的破绽便会更大,万一再出现一个修炼巫尊楼罗经的大巫……”

    她刚刚说到这里,突然楼兰黄金宫的圣殿前,又有一位身体金灿灿的年轻大巫走来,脸上露出笑容,轻声道:“思穆罗师弟还是嫩了一些,不够沉稳,所以他死了。我丹巴罗,六合境界,自封六合秘境。”

    秦牧面色凝重,突然身形向后飘去,脚步连连点动,呼的一声跃到一座金殿的殿顶。

    丹巴罗哈哈大笑,如影随形向他追去,手中抓着一个大锤,那锤头是一个巨大的头骨,呈现出暗金色,头骨竟然长着七根骨刺,每一根骨刺上皆有一颗较小的头颅,只有拳头大。

    这八颗头颅的眼眶中,竟然都有眼睛,很是可怕恐怖。

    锤头虽然很大,但是把柄却很短,勉强能够抓在手里。

    丹巴罗轻轻一晃锤子,上面七颗较小的骷髅立刻张开眼睛,眼珠子骨碌碌乱转,然后张开嘴巴,一股股黑烟从那骷髅的口中喷出,七道黑烟上下穿梭,如同黑蛟一般直奔落在金殿上的秦牧而去。

    秦牧剑匣中一口口利剑飞出,剑尖一挑,斩断那黑烟形成的黑蛟头颅,但是随即飞剑便失去控制,当啷落地。

    七口飞剑坠落在金殿上,犹自当啷当啷的跳动,剑中有黑气在窜来窜去。

    秦牧顿时只觉元气被污染,心中一惊,巫尊楼罗经显然如大育天魔经一般包罗万象,不止一种功法,刚才那个思穆罗修炼的是其中一种,走的是剑法神通的路子。

    而这个丹巴罗修炼的则是另一种,走的是法术神通的路子,两人尽管练的都是巫尊楼罗经,但走的道路不同。

    秦牧脚步错动,脚下的金殿金瓦哗啦哗啦的炸开,一条条黑蛟般的黑烟从金殿中钻进穿出,向他袭去。

    两人身形兔起鹘落,在金殿上奔行,甚至墙壁也是如履平地。

    突然,秦牧身躯一沉,掉入那座金殿之中,丹巴罗冷笑,挥动大锤破开金殿,杀了进去。

    嘭——

    一个人影冲天而起,挥手一口口飞剑向后刺去,而丹巴罗紧跟着冲出,脚踩一道黑烟,黑烟不断向前涌动翻滚,带着他向秦牧杀去。

    秦牧嘭的一声撞破另一座金殿,潜入殿中躲避丹巴罗的袭杀,丹巴罗紧跟着杀入其中,气势汹汹,看得楼兰黄金宫的巫士和大巫都扬眉吐气,一扫刚才的颓唐。

    两人在山间一座座金殿上方疾驰奔走,向对方痛下杀手,距离山门越来越远。

    丹巴罗的信心越来越强,攻击也是越来越猛,待到秦牧落入一座金殿中之后,他直接杀入其中,然而迎面而来的便是一片壮丽山河。

    剑履山河。

    丹巴罗感觉自己似乎正在飞速变小,落入那片山河之中,心中不由慌乱。

    山门前后,众人紧张无比的看向两人坠落的那座金殿,过了片刻,突然一个金灿灿的身影从金殿中跃出,站在殿顶,一手握住骨锤,另一只手高举着一颗头颅。

    楼兰黄金宫的众人欢呼,震耳欲聋,灵毓秀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惨白,六神无主。青牛也是呆了,狐灵儿也呆住了。

    “放牛的死了……”灵毓秀脑中一片空白。

    圣殿前,那几位楼兰黄金宫的巫王难得露出笑容,相视一眼,轻轻点头。

    “丹巴罗很是不错,心狠手辣,又沉稳得很,是个大才,比人才超出一些。”

    一位老年巫王诧异道:“他怎么不回圣殿?”

    “丹巴罗”带着那颗头颅又跳入脚下的金殿之中,没有返回山门前。另一位巫王笑道:“多半是他也受伤了。丹巴罗生性谨慎,受伤之后肯定会立刻疗伤,不留下任何隐患。这也是令人期许的地方。现在只剩下这一个小女娃了,很快也要死了。不知道山那边的战况如何?”

    几位巫王有心前往雪山看看战况,只是奉命留在这里,镇守圣殿,挪不开身。

    那座金殿之中,“丹巴罗”将那颗头颅丢在一边,取出一个画卷,轻轻展开,细细打量一番。

    “楼兰黄金宫的藏宝之地,就在这座大殿的旁边。我没有来错地方。”

    他合上楼兰黄金宫的地理图,起身便向外走,突然感觉到肩头刺痛,急忙从怀中取出个玉瓶,看了一眼又放到袖兜里:“差点拿出了失迷香……”

    他拿出另一个玉瓶,小心翼翼取出一些龙涎出来,涂抹在肩头的伤口处,很快伤处复原,也不再疼痛。

    “丹巴罗”放回玉瓶,想了想,将少保剑提在手中,走出这座金殿,几步间来到另一座大殿。

    那座大殿前一位龟背金人手持斧钺守在那里,长着蛙嘴,背上有金灿灿的龟壳,孔武有力,见到他走过来,惊讶道:“丹巴罗,你到这里做什么?”

    他身上的金色比“丹巴罗”浓郁,但是比那些巫王就要淡了一些,地位和实力应该都不如巫王。

    “弟子击杀了前来堵门的恶徒,收获了一把宝剑,不敢私藏,打算献给圣教。”

    “丹巴罗”双手将少保剑奉上,笑道:“我练的不是剑,这口剑对我虽好,但是无用,所以也想借用此宝来换一件宝贝儿。”

    那龟背守卫接过少保剑,苍啷抽出,被寒光照得不由眯了下眼睛,惊讶道:“好剑!这口剑在我黄金宫中也是找不出几件能够匹敌他的宝物了!你竟然得了此宝,巫尊一定会大大赏赐你!”

    他推开殿门,“丹巴罗”连忙道:“弟子能否也进去挑选一件宝贝儿?”

    龟背守卫想了一下,笑道:“也好。你立下这等大功,又献上此等重宝,巫尊对你的赏赐一定极佳。不过你进来,只能看看我黄金宫收藏的宝贝儿,拿不走的,等到巫尊赏赐给你,解除了封印,你才能拿走。”

    “丹巴罗”大喜,连忙跟随他走入这座金殿。

    龟背守卫站在殿中,小心翼翼打开几道禁制,向前走了两步,又解除几道封印,再向前走几步,又取出一个符宝,是用符文叠成的四方十四面二十四角纸宝,元气注入其中,符宝便漂浮起来,渐渐亮起。

    那符宝越发明亮,开始不断旋转,将每一面上的符文映照出来,投影在空中。

    “丹巴罗”顿时看到他们面前,空气从无色透明渐渐起了变化,变成了许多半透明的立方块,每一块立方块中皆藏着一个拳头大小的小人儿,面相凶恶,在那立方块中焦躁的走来走去,似乎想要杀出来吃人。

    ————第三更,十分钟后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