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他有些不敢肯定,太学院中也有几个妖族的士子,与其他门派相比,太学院在招收弟子上可谓是不拘一格,只要通过了太学院的考验,便可以成为太学士子。

    所以太学院中的女子也有很多,占了一半左右。这些女子走出太学院后往往在各地为官,也有许多女子进入军中成为将军。

    然而从这个可爱的小丫头身后的书籍来看,书籍被叠得整整齐齐,纹丝不乱,这正是狐灵儿一向的作风。

    然而,狐灵儿大字不识一个,不可能走到哪里都带着一摞书,这不是小妖狐的风格。

    那小丫头没有看到他,和其他士子分道扬镳,没有向神通居走去,反而下山去了。秦牧在阵元殿外等候片刻,里面没有人走出来。

    “毓秀说灵儿在阵元殿听讲,阵元殿里没有她,那么一定是刚才那个小丫头了。她化形了?”

    秦牧怔了怔:“大墟的妖灵大王真是该死,灵儿这么小,他便想娶她过门做压寨夫人。”

    他向山下走去,心中不解:“倘若是灵儿,她不回神通居,会去哪里?”

    他悄悄跟上前去,只见那个长着三条尾巴的小丫头一路蹦蹦跳跳来到山下,突然哎呀一声趴在地上,然后手足并用向前爬了两步,三条尾巴晃了晃,这才站起来,试探走了两步,又哎呀一声扑倒在地。

    秦牧哭笑不得,却见那小丫头四下瞥了瞥,看到四周无人,便手足并用向前跑去,踮着脚尖儿,小手小脚几乎不着地,依旧蹦蹦跳跳走路,三条尾巴晃来晃去,很是得意骄傲的样子。

    她应该是化形不久,还没有适应两条腿走路,因此像人一样走路时偶尔会被绊倒。

    她现在化形,像是一个小女孩,但是手足并用跑起来却比两条腿还要灵便。

    狐灵儿走出太学院,向城中而去,不过外面人多,她又站了起来,蹦蹦跳跳的,三条尾巴在身后抖啊抖,保持身体平衡。

    噗通。

    秦牧又看到这小丫头脸栽在地面上,只有三条尾巴竖起来,接着尾巴抽搐的抖了抖,垂了下来。

    “做人真不好玩……”

    这小丫头嘟嘟囔囔爬起来,偷偷绕过一株老树,从树的另一边走出一只雪白的小狐狸,一溜烟的往前跑,拖着三条长长毛毛的尾巴。

    这次她的速度快了很多,没过多久便来到京城的奇珍园,途中又买了些酒菜包好,秤了些水果。

    奇珍园是旧货市集,卖古董卖文物,也有些奇珍异宝出售,还有灵兵出售,也有些落魄的才子在这里卖些字画古籍之类的东西。

    “灵儿到这里莫非是卖书?”

    秦牧纳闷,却见狐灵儿来到奇珍园又变成了三条尾巴的小丫头,小心翼翼的在行人中间穿梭,用法术托着自己的书向市集深处走去。

    到了字画街,这个小丫头松了口气,东张西望,突然眼睛一亮,奔着一个地摊走了过去。

    那地摊后是个落魄的老书生,满脸胡子,蹲在角落里,双手抄着袖子,低头一言不发,露出两只亮银色的铁打耳朵。

    他的身后挂着几幅字画,面前的摊位上摆着几个卷轴,摊子四角用石头压着,免得被风吹走。

    “聋爷爷,卖掉几幅字画?”

    狐灵儿来到摊位后,将酒菜和水果放下,询问那老者。

    聋子连忙吃饭,头也不抬道:“没有遇到识货的。你来的正好,我快被饿死了。”

    “聋爷爷应该去国师府门前卖画,延康国师肯定愿意大价钱买下来。”

    狐灵儿说到这里,突然想了起来,懊恼道:“延康国师也没钱。他夫人生产,添了一个儿子,命福老给公子送来请柬,公子不在家是我去的。延康国师也不在家,办的喜宴很是寒酸,清汤寡水的。娘俩饿得都有菜色了,说是国师打仗,国库也没有多少钱,于是国师就把自己的积蓄捐了。我一时心软便包了个大红包给夫人,夫人便缠着我说让儿子认公子为干爹……后来皇帝听说了,宫里省吃俭用省下来一些钱,母子这才能果腹。”

    聋子道:“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溢矣。延康国师真是我的知音。”

    狐灵儿撇嘴。

    聋子取出一些纸张,道:“我用虚线写了一些字,你临摹就行。”

    小丫头将纸铺在地上,打算提笔舔墨,聋子连忙道:“不要用墨水,用笔沿着虚线写就行了,这样可以多些几次。你这几本书我先看看,待会给你讲解。”

    狐灵儿跪坐在地,临摹聋子的文字,很是认真。

    “买画。”

    狐灵儿听到这个声音,不禁又惊又喜,急忙抬头,只见一个少年站在摊位前!

    “公子!”

    这小丫头纵身跃起,扑到秦牧怀里,秦牧刚刚将她抱住,小女孩又变成了白狐,从他怀里钻出来绕到他的脖子上。

    她跳起来太急,将聋子的墨汁打翻了,染黑了几张纸,聋子连忙收拾,埋怨道:“灵儿,你太淘气,这几张纸也是花钱买的,现在弄脏了……”

    “聋爷爷!”

    秦牧哈哈大笑,不由分说将聋子抱起来,用力箍了箍。聋子有些不太适应,挣脱出去,不咸不淡道:“来了啊。”

    “村长爷爷也来了!”秦牧兴奋道。

    聋子脸色一黑,哼道:“他也跑出来了?莫非是看我笑话?”

    秦牧知道他自尊心强,笑道:“村长现在太学院中。聋爷爷收了摊子,随我去太学院便是。”

    聋子摇头:“我卖画便可以过活,不用你养我。再过两个月便开始准备年货,我画门神,肯定能够卖出去。”

    秦牧哭笑不得,将在自己脖子上拱来拱去腻歪着的狐灵儿摘下来,抱在怀里轻轻摸着她的小脑袋,笑道:“灵儿在跟聋爷爷学识字?书上的字都认得么?”

    狐灵儿又变成了一个小女孩,甜甜笑道:“都认得,就是意思不太好懂。这些日子我常跑过来求聋爷爷教我。”

    秦牧将她放下来,目光闪动,道:“聋爷爷这样卖字画不行,识货的毕竟是少。而且最近打仗,盛世字画,乱世黄金,前两年又灾祸连年,有钱人也不多。你若是想卖出去,须得施展些手段。”

    他将聋子的字画统统收起,束在一旁,提笔作画。

    随着他作画,一只只蝴蝶从纸上飞起,围绕着摊子飞来飞去,接着麻雀也飞了出来,唧唧喳喳,引得路人观看,啧啧称奇。

    秦牧绘画不停,但见从纸上飞出的鸟儿越来越多,燕雀飞舞,又有一只大鸿鹄从纸上振翅飞出,羽翼张开有七八尺长短,四周都是一片惊叹声。

    聋子冷笑道:“卖弄!我又不是瞎子那个骚情货,不需要这样卖弄,识货的自然识货,不识货的求我也不卖给他!”

    秦牧充耳不闻,又有一只七彩凤凰从纸上飞出,在字画街中来回遨游,引来更多的行人。

    秦牧提笔画神,画了一尊门神,那门神竟然也从画中跳了出来,身躯高大,威风凛凛,让众人不得不后退!

    “你火候还不到!”

    聋子越看越气,从他手中抢过笔,提笔也画了一幅门神,顿时神魔般的威严爆发开来,将街上众人压得不断后退,只见一尊高达百余丈的神祇从纸中站了起来,丹凤眼,虬髯须,肘弯搭着神刀,诸邪辟易,神威不凡。

    “这才是门神!”

    聋子提笔一抹,那尊门神顿时唰的一声落下,依旧落在纸上,栩栩如生,而在此时秦牧所画的蝶鸟凤凰门神统统化作一片片墨迹落下。

    孰高孰低,一眼分明!

    秦牧赞叹,四周也是一片赞叹声,当即便有人上前要买门神图,开口说价,价钱便把聋子轰得魂不守舍。他在这里卖画两个多月,若非狐灵儿发现了他便差点饿死,没想到卖掉的第一幅画价格便如此惊人。

    狐灵儿也是吓了一跳,连忙上前讨价还价,那价格竟然比龙涎还要贵许多倍,令人咋舌。

    聋子一幅画,足够受用一生。

    狐灵儿卖掉了门神图,收了钱,立刻将聋子其他画卷了起来,秦牧打开饕餮袋,小丫头将聋子这些画都塞到饕餮袋中。

    两人对视一眼,眨眨眼睛,心有灵犀。

    奇货可居,倘若卖的多了,也就不值钱了。

    秦牧拉着聋子便往外走,笑道:“聋爷爷,现在有钱了,我们去买上好的布料给你做几套新衣裳,再吃顿好的,然后回去见村长。还有一件事,我在无忧乡的船上见到了与你的画道截然不同的画道,你是画世界,让万物从画中走出,而无忧乡的画道却是画中世界。”

    聋子原本不乐意跟他走,闻言立刻心动,道:“画中世界?竟有这种画道?你细细说说!”

    秦牧去布庄买来上好布匹,自己裁剪,给聋子做了几套衣裳,又拔出杀猪刀给他剃了胡子修剪头发,将老头打扮得整洁光线,这才带着他们返回太学院,道:“聋爷爷若是能将画中世界的画道结合,必然能再进一步。这次国师让我锻造射日神炮,也需要聋爷爷的画笔,先画出一尊射日神炮来!”

    ————第三更来了,再度恳求月票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