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七章 麻翻黄金宫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421.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秦牧突然醒悟过来,自己的这种想法非常危险,瘸子的腿就是这么没的,瘸子虽然在别人面前笑容满面,却背地里整天唉声叹气,总想去寻回自己的那条腿,却又不敢。

    自己如果陷入瘸子没瘸之前的那种疯狂盗窃的行径之中,估计离瘸子的下场也不远了。

    “这种滋味虽然很爽,但是以后还是少做一些。”

    秦牧警醒自己,回头又看了看地上的各种宝物,除了楼兰黄金宫炼制的邪门宝物,其他的他都想带走,只是自己能够带的东西有限。

    “剑丸被他们供奉在这里,应该是一件不错的宝物。”

    秦牧捡起剑丸,剑丸很沉,估计里面封印着许多口宝剑。

    他的元气稍稍侵入其中,只听嗡的一声从“剑丸”中飞出一口弯刀,在他身前徐徐转动了半周。

    “不是剑丸,是刀丸!”

    秦牧惊讶,他曾经在蛮狄国的叛军那里见过这种刀丸,叛军用来冲击霸山祭酒的绝壁天罡神通,结果数万弯刀悉数嵌在绝壁天罡上,收不回来,所以托里木才能如此轻易的将叛军屠杀干净。

    秦牧抓起一把弯刀,有些不太顺手,想来需要特殊的功法才能催动。不过这口弯刀的质量要比其他叛军的弯刀好了许多,质地不输于他的杀猪刀。

    他收回元气,那口弯刀又叮的一声回到刀丸之中,消失不见。

    刀丸中弯刀的数量极多,绝对是一口大杀器。

    秦牧又捡起那口残剑,残剑的威力他感应不出,似乎没有任何威力,入手也轻飘飘的。

    秦牧张开神霄天眼青霄天眼,细细打量,也没有看出所以然来,不过能够被楼兰黄金宫如此郑重藏在宝库之中,应该非同凡响,于是也收了起来。

    古琴有一段被烧焦,秦牧看了一眼,那是雷击留下的痕迹。

    “咦,不对劲,这琴有一股煞气和妖气!”

    秦牧细细打量,越看越觉得奇怪,古琴有一股血煞之气,好像琴中有浓郁的血气在流动,而那妖气也是无比浓郁。

    这张琴不像是琴,而像是一头无比恐怖的大妖。

    “难道是树精修炼成妖,被人做成了古琴?好东西,也要搬走。”

    秦牧将古琴背在身后,又捡起一个手骨,刚刚抓到手中秦牧如同遭到雷击一般,身躯乱颤,脑海中传来一个洪亮无比的声音,轰然炸响。

    “神语!”

    秦牧脸色大变,急忙将手骨抛下,那声音是神语,抓在手里时好像有一尊神祇出现在他脑中。他刚才将这手骨从金台的封禁中摘下,随手就扔,现在才知道自己扔掉这个手骨是多么正确。

    “这手骨大有古怪,难道是神的手?”

    他定了定神,抽出少保剑,用剑将手骨挑起,然后在地上捡了个布袋,把手骨放入布袋中。

    “佛门的千幢塔,也是好东西,就是太大了。”

    秦牧上下打量千幢塔,千幢塔每一口幢都很精致,只有三寸多高,但是千幢精巧的扎成塔的形状,那就很大了,高达丈余,自己倘若背着,肯定引人瞩目。

    那几颗舍利子他倒捡了起来,也塞入布袋中,然后又寻到几颗玉珠,也丢入布袋中。

    秦牧将刀丸也丢入布袋,这才感觉到奇怪,刀丸很沉,但是到了布袋中他却感觉不到刀丸的重量。

    他拎起布袋翻来覆去看了几遍,这布袋也是金坛上被封印的宝物之一,不知道是什么材质,也不知有何作用,布袋的一面绣着一头异兽,张开大口,异兽大口的位置正好是布袋口儿的位置。

    他打开布袋向里面看去,只见布袋中有几样芝麻粒大小的东西,正是自己刚才丢进去的那几件宝物。

    秦牧怔了怔,倒出神之手骨、舍利子、刀丸等物,这些东西从布袋口处滑出来时还是同样大小,并没有变化。

    “古怪!”

    秦牧扯开布袋口,头钻入布袋中,向里面看去,不由吓了一跳,他看到了亩许大小的空间,高六七丈。

    他抽回头,向袋中伸手,一条胳膊放进去,还是没有抓到底部。

    秦牧想了想,把神之手骨、舍利子和刀丸等物重新放回布袋,然后将古琴也塞入布袋中,那个千幢塔也塞了进去。

    他又搬起那具金灿灿的下半身,也塞入布袋中。

    然后少年起身,在地上捡东西,见到一件捡一件,往布袋里塞,太大塞不进去的,便弃之不管。

    没过多久,布袋稍稍有些鼓起,也渐渐能够感觉到一些重量,但并不沉。

    秦牧低头,将自己扔出来的东西捡了一遍,又捡到几口丹炉,其中一口丹炉是密封炉,比太学院的还要大一些,而且更加贵重。

    这座宝库中只剩下巫教用人骨炼制的法器,秦牧舒了口气,将布袋拴在自己的腰上,用衣服盖着。

    “时间不短了,该出去寻毓秀妹子他们,尽早离开。”

    少年心头怦怦乱跳,定了定神,然后细细盘算片刻,没有去穿人皮,而是取出杀猪刀,把自己的头发理了一理,裁成巫教弟子的法式。

    秦牧穿上丹巴罗的衣裳,运转大育天魔经中的造化天神功,他的皮肤颜色立刻开始发生细微的改变,散发出淡淡的金光,猛然一看,便是一个楼兰黄金宫中修炼小有所成的巫士。

    秦牧翻开楼兰黄金宫的地理图,看了一番,然后将地理图收起。

    他的元气催动那块符宝,符宝腾空,一个个符文亮起,向宝库门户的封禁照耀。

    “十二、九、六、十、七、六、七、一……”

    秦牧口中念着数字,每念出一个数字那块符宝便在空中翻了一下,将十四面中的一面照向封禁。

    进入这座宝库时,那个龟背守卫催动符宝解开封禁,符宝变化极为复杂,符宝有十四面,每一面是不同的符文,想要记下这些符文的变化很是困难。

    但是记住这些符文的顺序对秦牧来说却不麻烦。

    他将符宝的十四面记成十四个数字,然后将进门时的数字顺序颠倒过来,从里面破解封禁。

    在他面前,一个个立方块浮现出来,相继后退,秦牧向外走去,终于顺顺利利的走出宝库。

    秦牧松了口气,取出少保剑,将符宝砍得粉碎,然后根据地理图指示,向楼兰黄金宫的库府走去。

    尽管楼兰黄金宫此刻被人堵门,但库府里还有大巫当值,秦牧递上一个药方,那大巫念道:“蛇莓二两,天竹子一斤六两,夹竹桃四两……这么多药,你是准备炼大药?”

    秦牧点头,憨厚笑道:“刚才受伤了,准备补一补。”

    “去打堵山门的那家伙了?我也听说了,死了不少人。好在那个家伙已经被打死了,不算丢人。当年武可汗堵门那次才算是丢人。”

    那大巫备好药材,秦牧将丹巴罗的钱袋递过去,道:“有新鲜的绛珠草结的紫果吗?给我来四个紫果。”

    “这东西很贵,哪里有新鲜的?晒干的要吗?”

    “干的也可以。”

    那大巫取来晒干的紫果,秦牧收了,捏出一颗塞入口中。那大巫见他憨厚,悄悄从钱袋子里多取了几个钱,心中一阵暗爽。

    秦牧脸色微变,喝道:“你多收我钱了!”

    那大巫变了脸色,怒道:“哪有?你血口喷人!”

    秦牧扯着钱袋道:“我袋子里钱是有数的,你多收了,我掂一掂便知道。我要告诉巫王!”

    那大巫急忙来扯钱袋,两人撕扯间秦牧手中一个玉瓶不小心掉入库府中,啪的一声摔得粉碎。

    “你不要告诉巫……”

    那大巫一句话还未说完,突然直挺挺倒了下去,库府里一股香气弥漫开来,库房中几位闻讯而来的大巫还未走近,便噗通噗通倒地。

    秦牧将钱袋扔入库府,落在那大巫身上,然后托着腰间布袋,小心翼翼的翻找,从中找出一口炉鼎,正是在宝库中寻到的那口密封炉。

    “这次的失迷香,我加了十倍的量,不信麻不翻整个黄金宫!”

    他将药放入炉中,元气迸发,围绕这口炉鼎飞速转动,手法千变万化让人眼花缭乱。过了不久,炉中的失迷香已经炼好,秦牧掌上元气依旧化作熊熊烈火,并没有像上次那样用玄武元气冷却,而是越烧越旺。

    过了片刻,秦牧停下脚步,打开炉盖,粉色的烟气从炉中滚滚涌出,四下弥漫,饶是他口中的绛珠紫果能够解失迷香的药性,也感觉到四肢似乎渐渐消失。

    他连忙屏住呼吸,只见炉中的烟气还在滚滚冒出,秦牧元气化作青龙元气,施展出大育天魔经中的呼风唤雨的法术,将烟气吹散。

    很快,大风将失迷香送到全山。

    他立刻向冲入一座黄金宫殿,将自己的包袱背起,插上双刀,背好铁锤,剑匣则被仍在一边,然后向山门方向飞速赶去。

    他元气化作玄武元气,结出一团水汽,然后在手中化作一个水球。

    秦牧将剩下三枚绛珠紫果投入到水球之中,一边狂奔一边一只手托起水球,另一只手的手法化作幻影,五指跃动,连连指法变化,点在水球上,催发绛珠紫果的药力。

    那三枚紫果吸水,很快饱满起来,药力被他激发。

    秦牧松了口气,突然空中一道道金光飞起,仓皇向外飞去,应该是守在圣殿前的那几尊巫王看到全山弟子悉数“中毒而死”,惊慌失措,逃离楼兰黄金宫。

    “死了,全都死了!”一个洪亮的声音带着惊恐和慌张,飞速远去。

    秦牧速度提升到极致,向黄金山门下奔去,只见青牛、狐灵儿和灵毓秀都倒在地上,灵毓秀身上多处受伤,血迹斑斑。

    他立刻在他们口中各塞一个绛珠紫果,一人一牛一狐悠悠醒来,还是有些腿脚麻木,灵魂灵胎都有些酥麻,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失迷香可以吓退巫王,但迷不倒巫王。”

    秦牧飞速道:“楼兰黄金宫中,只怕有几位可以与霸山祭酒并列的存在,得到消息后肯定会赶过来。我们须得立刻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