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黑虎神匍匐在地,秦牧连忙将箱子扔到他的背上,抱着狐灵儿,带着三个女孩和龙麒麟跳上虎背。

    黑虎神立刻发力狂奔,群山一晃而过,速度无以伦比。

    秦牧紧紧贴在虎背上,听着黑虎神的喘气声,只听黑虎神的喘气声渐渐加快,心道:“我没有猜错。虎师兄一世修行,被龙胖毁于一旦,他被龙胖破功了,但愿他不会长得太胖,否则无法向圣师交代……嗯,能否冲破敌营,回到离城,只怕也是一个难题……”

    正在此时,前方传来大坝崩塌洪水奔流般的声音,震耳欲聋,秦牧急忙顶着扑面而来的狂风向前看去,只见一道道剑光撕裂魔气高墙,将魔族大营撕开一个大口子。

    紧随这些剑光的,是一口口高大的葫芦,这些葫芦浮在半空中,葫芦四周漂浮着一个个神通者,这些神通者围绕葫芦催动神通,葫芦中雷潮涌动,天雷如同倾盆大雨向魔族大营倾泻。

    雷霆葫芦后方是无数剑丸,数以万计的剑丸疯狂旋转,随着雷击,数不清的剑雨从上方向魔族大营中射去。

    而在剑丸后方,则是成片成片的楼船,那些楼船上的真元炮,炮光犁地,将魔族大营摧毁!

    “是延康的大军!”

    秦牧精神大振:“刚才破开大营的剑法,是延康国师的剑法!这家伙,的确钻营,从魔族大营中冲出来杀我们的那尊魔神便应该是那个大营的统帅。统帅离开大营,便立刻便被国师看出了破绽,趁机前来破阵!只有国师才会这么钻营!”

    延康国师剑法入道,剑道炼就道心,敌人任何破绽都无法瞒过他的眼睛,躲不开他的剑光,敌人的阵势也是如此。他将剑道化作战场的攻伐之道,用在战争之中,也是无往而不利。

    秦牧放下心来,即便黑虎神有些气喘,也足以带着他们冲出重围,回到离城。

    前方,延康国师与卫国公两尊神祇在前方开道,后方则是一艘艘楼船,正有许多将士带着雷霆葫芦从空中飘落,落在楼船上。

    而在更后方,则是无数头异兽和神通者组成的大军。

    黑虎神冲到战场中,猛地身躯一抖,将众人统统弹飞出去,长身而起,抓起两口大锤,两口大锤抡得像风车一般,向敌人狂风暴雨般砸去。

    轰隆——

    黑虎神一锤落地,澎湃的威能横扫四面八方,不知多少魔族被击飞在半空中。

    黑虎神疯狂向敌军战阵杀去,长啸道:“你们先回去,我来消化消化灵丹,将肚皮上的肥肉炼化,免得回去之后主公不认得我了!”

    说罢,这头妖神一路摧枯拉朽,来到最前线,身先士卒,摧毁敌营敌阵,猛地张口大吼,一道浓烈无比的白光将前方冲来的魔神轰飞,白光洞穿百里,这才徐徐散去。

    秦牧瞠目结舌,转头看向被抛在半空中圆坨坨肥滚滚的龙麒麟,心中一阵黯然:“还是圣师的坐骑好啊,哪怕贪吃了一些,也懂得修炼,保持身材匀称,不会耽误修为……”

    龙麒麟也是瞠目结舌,瞥了瞥秦牧黯然的脸色,若有所思。

    空中一艘楼船飞来,从他们身边擦身而过,楼船的船头站着一位年轻将领,挥手便是一朵朵金色莲花,众人脚下各有一朵莲花,将他们托起,送到船上。

    “秦飞月,小秦将军!”秦牧惊讶,连忙见礼。

    秦飞月一身铠甲,微微欠身还礼:“秦教主。秀公主。末将甲胄在身,不便多礼。”

    他身后闪出一人,却是秦钰,身上缠着一条幼龙,也向秦牧等人见礼:“秦钰见过秦教主,秀公主,香圣女。”

    这兄弟二人出身天策上将的秦氏世家,是国师的众多弟子之一,跟随国师修行一段时间,后来有所成就,便在军中任职。

    延康国师门下有许多弟子,但都往往进入军中,地位很高。灵毓秀生性豪迈,广交豪杰,其中有很多友人都是国师弟子。

    秦牧第一次遇到灵毓秀时,灵毓秀便是与秦飞月一起进入大墟,打算绘测大墟地理图,攻占大墟。

    秦钰身上的幼龙好奇的抬起头,打量秦牧,突然从秦钰身上游下爬到秦牧身上,用龙角蹭了蹭秦牧的脸颊,轻喃道:“玛哈……”

    秦钰呆了呆,连忙取出龙珠,试图召回自己的幼龙,只是那条幼龙还是恋恋不舍,不想离开秦牧。

    秦钰心中不由忐忑不安:“我在太学院中便比不上他,被他殴打数次,后来他做了天魔教主便更加比不上他。难道连我的龙也要被他抢走?”

    秦牧将这条小龙摘下来,反复打量一番,惊讶道:“这条龙,莫非就是涌江龙宫里的那条真龙?”

    秦飞月点头,道:“国师请来小毒王辅元清,将他救活,后来给了我弟。”

    秦牧心中微动,笑道:“秦钰师弟,你这条小龙是否能够借我几天?”

    秦钰迟疑一下,秦飞月笑道:“秦教主地位非凡,又是天圣学宫的大祭酒,养了不知多少蛟龙,岂会昧你的?”

    秦钰只得点头。秦牧笑道:“秦钰师弟,我不会白借,会给你一些好处。等到这条小龙还给你之后,你便明白好处在那里了。”

    幼龙缩小形态,爬到他的耳垂上,挂了下来,像是垂下来的耳珠。

    秦牧向远处看去,但见泰皇的大军正在趁着延康大军破阵,从两旁截击赶来支援的魔族大军,如同两只拳头,狠狠的打在敌人的痛处。

    而近处,一艘艘楼船上都是由年轻的将领带阵厮杀,炮火从空中犁地,船上的神通者催动剑丸、神通,向下轰去,而后方则是力士开路,异兽大军和步兵屠杀魔族。

    “其他船上的将领,也都是国师弟子!”

    灵毓秀张望一番,向秦牧道:“国师弟子往往都挂名江陵学宫的国子监,经常前去学宫授课,多是军中高手。那边还有熟人,是太学院的师兄弟!”

    秦牧遥望,看到卫墉、沈万云等人,连忙招手。只是那几人正在全神贯注催动灵兵向下轰击,没有看见。

    过了片刻,楼船冲散敌阵,将下方的魔族大军轰得支离破碎,后方的异兽战阵碾压过来,厮杀惨烈。

    秦飞月下令楼船停止前进,停止炮火,采用灵兵攻击下方四散奔逃的敌人,稳住阵地,向秦牧解释道:“这次我们延康军队之所以为先锋,主要是太皇天的神通者术数造诣太差,战阵也有些稀松寻常,国师觉得他们的阵法冲击力不足,所以让我们延康军队在前方破阵。”

    秦牧赞道:“国师大才。太皇天的术数的确差了一些。”

    桑婳脸色羞红,低头不语。

    “太皇天的术数虽然很差,但是神通却很强,在修炼之道上有着我延康不及之处,我们只能靠战阵冲锋,后面的近身搏杀,便还是只能靠太皇天的神通者。”

    秦飞月催动剑丸,居高临下攻击下方的魔族,感慨道:“我自认为在天人境界也是不凡,但是遇到了太皇天的这些神通者,可算是开了眼。以我的修为实力,在太皇天根本排不上号!这次冲锋敌阵,国师有令,任何人都不得下船厮杀,就是因为我们将士在同等境界下,根本不是魔族的对手。”

    这场战斗持续了很久,杀到天上的太阳熄灭,这才双方鸣金撤兵。

    桑婳纳闷道:“我们明明打了胜仗,为何也要撤兵?为什么不能一鼓作气,趁着敌军败逃,攻入临城?”

    灵毓秀道:“我们兵力不足,攻入临城只会分散兵力,给了魔族逐个击破的机会。国师这次获胜便退,采用的是蚕食的办法,就在这片战场,不断蚕食魔族的有生力量,直到将魔族的有生力量完全绞杀在此。那么,魔族必将难成气候!”

    秦牧想起樵夫圣人说过太皇天根本守不住,心中不禁生出隐忧。

    樵夫圣人的话不是无的放矢,他说守不住,那么必然守不住,魔族肯定不会按照延康国师希望的那种打法来打,缚日罗肯定另有所图。

    黑暗的战场中,突然鬼火幽幽,一个个异度空间的入口出现,许许多多的鬼火从另一个世界飘来,那是一艘艘从幽都中驶出的小船,船上下来一位位面目不清的老者,挂着马灯来迎接战死的英灵。

    无论是人族还是魔族,只要做了鬼,便都会被他们接引到幽都中去。

    而下方正在撤退的军队则默默无声的前行,对这些幽都阴差视而不见,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秦牧站在空中的楼船船头,看着这一幕,心中不觉感慨万千,没有说话。

    就在此时,一艘小船出现在楼船的前方,幽静的驶来,船头坐着的老者站起身来,提起马灯对着秦牧照了照。

    “秦凤青,你扰乱幽都,土伯请你去一趟,讲述因果。”那提着马灯的老者道。

    秦牧心中一惊,笑道:“秦凤青是谁?长老,你认错人了。”

    马灯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马灯后的老者一言不发。

    突然,黑光一闪,黑虎神出现在船头,横身将他挡在身后,喝道:“阴差只管身后事,何时连生前事也管了?”

    那马灯后的面孔模糊不清,道:“幽都有幽都的规矩,幽都不过问阳间之事,但阳间之人干扰幽都的运转,幽都便必须要管。秦凤青于十五日前,释放幽都鬼魂四万八千人,触犯幽都律法。早在十五日前,便已经通知了秦凤青,请他去幽都讲述因果,只是他身上有宝物,挡住了传令的阴差。”

    延康国师迈步走来,沉声道:“倘若我不许你带走他呢?”

    那马灯后的老者不疾不徐道:“有许多世界因此而毁灭了。”

    秦牧不由得想起自己在幽都见过的那一幕,都天魔王在黑暗中长嚎,催人泪下的悲壮,道:“国师,虎师兄,你们不必多说,我随他去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