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二章 公子喜欢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424.html
    “当年我从天上砍下来的,当然还活着。”

    屠夫和瞎子一前一后,渐渐远去,他们脚步虽慢,但是速度却很快,屠夫的声音传来:“这是我用下半身换来的手,不过上面的神肉估计被人当成灵丹炼了吃掉了,只剩下骨头。”

    “牧儿,记得回村过年!”瞎子的声音远远传来。

    秦牧目送他们远去,露出一丝笑容,冲他们的背影挥手:“过年时我一定会回去!”

    瞎子仿佛看到他在挥手,头也不回,只将手臂抬起来挥了挥。

    “瞎爷爷的确厉害。”

    秦牧赞叹:“这么远都看得一清二楚。”

    没过多久,一个厚重的声音遥遥传来,在草原上空回响不休:“秦师弟,师弟,弟——”

    秦牧听到是霸山祭酒的声音,连忙高声道:“我在这里!”

    那个声音还在呐喊:“秦博士,博士,士——”

    秦牧又应了一声,不过霸山祭酒的声音还在遥遥呼唤,秦牧回过神来:“霸山祭酒距离这里只怕还有几百里远呢,他的声音能够传到这里,我的声音却穿不了他那么远。”

    灵毓秀醒来,连忙道:“放牛的,我来!”说罢,挥手便是一道炎火神通,一个火球在半空中炸开,火浪滚滚。

    秦牧暗赞一声聪明,笑道:“没用的,他距离此地还有几百里,看不到。”

    狐灵儿和青牛也醒了过来,青牛东张西望,不见屠夫和瞎子二人,问道:“老老爷呢?”

    “已经走了。”

    秦牧听到霸山祭酒还在喊,换着花样儿叫他,叹了口气,霸山祭酒的嗓门的确大,也很能说,很难想象这么糙的汉子竟然这么能说,道:“我们先去边关方向,霸山祭酒寻不到我们,一定会去那里。”

    青牛现出真身,秦牧带着狐灵儿上了牛背,灵毓秀也跳上来。青牛放开脚步,向边关奔去。秦牧看了看身边的女孩,道:“你的伤痊愈了吗?”

    灵毓秀点头道:“连疤痕也不见了。你看,我腰上原本中了一剑,现在已经完全好了。”

    她掀开衣衫,露出腰肢,侧身道:“就在这里。”

    她的肌肤很是细腻,即便是腰间也很白,应该没有出去晒过太阳。秦牧的皮肤原本有些黑,他小时候大夏天经常光着膀子在涌江中游泳,被晒得炸皮,有时候还被涌江里的大怪鱼在屁股后面穷追猛赶。

    这些日子到了太学院,秦牧没有脱光撒野的机会,皮肤渐渐变得白了,但与灵毓秀一比,秦牧还是显得有些黑。

    秦牧伸出手指,在她伤口处摸一下,还是能够感觉到伤口处有些凸起。

    灵毓秀觉得有些痒,咯咯笑了起来。

    秦牧道:“你不要动,我帮你把这里的淤血化开,否则这里会一直鼓鼓的。”

    灵毓秀连忙不动,掀着衣裳,秦牧将自身元气化作青龙元气,指尖一丝丝元气穿梭,小心翼翼的控制元气钻入她的肌肤之中,化解淤血。

    灵毓秀只觉麻麻的痒痒的,又咯咯笑了起来,道:“你弄的我好痒,我那里有一块笑肉呢。”

    秦牧头也不抬,道:“忍着,一会就不痒了,会有些疼。”

    过了片刻,灵毓秀感觉到有些针刺的疼痛,连忙低头,只见秦牧正在用天香丝帕擦去肌肤中渗出的淤血,淤血流出之后,皮肤上没有任何痕迹留下。

    灵毓秀放下衣衫,眨眨大眼睛:“神医,人家背上还有几道伤口,不知道有没有留下疤痕……”

    狐灵儿脆生生道:“你背上的伤口是我涂抹的,给你敷药之前,我已经帮你挤出了淤血,不会留下疤痕。”

    灵毓秀看了看她,小狐狸笑得很甜,很假。

    “哼,狐狸精!”女孩和狐狸精同时想道。

    狐灵儿眨眨眼睛,道:“毓秀姐姐,你今年多大了?”

    灵毓秀目光闪动,道:“你多大了。”

    “我十二岁。”

    “我十六岁。”

    “你比公子大一岁呢!”

    ……

    灵毓秀有一种小狐狸扑过来在自己心窝子里猛插两刀的感觉,很是受伤。这只狐狸虽然是个小不点儿,但是却出招狠辣,突如其来,让她防不胜防。

    她早就看出来小狐狸不怀好意,每天晚上故意往秦牧被窝里钻,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卖萌可耻,连一点矜持都没有。

    而现在,这小浪蹄子已经开始主动进攻了。

    灵毓秀平日里虽然洒脱,看似是个心眼比较大的女孩,有着其他女孩少有的豪爽与大气,但是她也有着细腻的一面,甜甜笑道:“灵妹子,你爪子上的毛真软和,为什么没有试着变成人手?”

    狐灵儿打个哈欠,眯着眼睛道:“公子喜欢。”

    “灵妹子,你怎么还不化形?”

    “公子喜欢。”

    “你看你的眼瞳与我们的眼瞳不一样。”

    “公子喜欢。”

    ……

    灵毓秀败下阵来,这只小狐狸防御密不透风滴水不漏,而且连消带打,像是大雷音寺的神通镜花缘空壁,能够将他人的攻击反弹回去。

    “狐狸精跟谁学的?”灵毓秀不是对手,有些愤愤。

    狐灵儿得意洋洋,在听雨阁中,她可是与听雨阁的姑娘们讨教过这方面的功夫的。

    灵毓秀突然哭笑不得,自己竟然与一只小狐狸争风吃醋,真是落了皇家的威风。自己要胸有胸,要身材有身材,虽说秦牧的眼睛瞎了点,总说她有些胖,但自己长得并不坏,小狐狸的招法再犀利,她也没有化形。

    自己已经稳操胜券,完全没有必要与这只狐狸精争风吃醋。

    他们还未走到边关,霸山祭酒终于赶了上来,看到屠夫已经离开,这位壮汉不由失魂落魄,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咒骂天刀。

    秦牧安慰了片刻,道:“他并非不想你,而是嫌你话多总是唠叨他,所以就先走了。其实屠爷爷很关心你,听到你遇到危险便第一个冲过去。别哭,别哭了,到边关了,武可汗岂能被人看到哭得眼泪鼻涕哪儿都是的样子?”

    霸山祭酒抹去眼泪,向他诉苦,从自己小时候跟随天刀开始讲,把自己尿床被天刀打屁股罚站的事情也说了,练功的点点滴滴,帮天刀洗内裤,天刀带着他去隔壁村偷鸭子煲汤,什么事都往外说。

    秦牧求助似的看向灵毓秀,灵毓秀表示爱莫能助。

    太学院。

    少年祖师默默的收拾行囊,打了个小小的包袱,将组绶仍在地上,官印挂在太学殿的门上,然后回头看了太学院一眼,露出了笑容。

    执法长老快步走来,身后背着个不大的竹篓,里面放着把伞,还有些卷轴书籍之类的东西。

    “走吧,不必惊动其他人了。”少年祖师笑道。

    两人向山下走去,没有惊动任何人,到了山下的山门处,那头龙麒麟连忙站起身来,晃了晃尾巴。

    “我死期将至,不能带着你了。”

    少年摸了摸这只龙麒麟的脑袋,摇头道:“你追随我,无非只能看着我老死。小道友啊,你自由了。”

    咔嚓。

    龙麒麟脖子上的锁链打开,这头龙麒麟茫然,晃了晃大脑袋,道:“老爷,我不追随你,能到哪里去?”

    “你本是自由身,何处去不得?”

    少年祖师挥了挥手,看着自己一手缔造的太学院,目光中有些不舍,猛然转身而去:“此生终老处,今日却离去。我不想自己老死在太学院中。”

    一老一少向京城外走去,到了城外,少年祖师让执法长老停下,自己则向对面的那人走去。

    “道友。”

    国师见礼,道:“道友这就离开了?不打算向皇帝请辞吗?”

    少年祖师笑道:“我上任时也是一身轻松,不为皇帝而来,又何必为皇帝而去?你请我来的,而今你又送我离去,我很开心。”

    延康国师感慨道:“道友已经可以直面生死,心境到了你的高度,我还不知要修炼多少年。我送送你罢。”

    两人并肩向前走去,执法长老跟在后面不远处,延康国师道:“知道你要走,我心中突然便空了一大块,这世间知我者,莫过于你。没有了你,可以说话的人又少了一个。”

    少年祖师道:“你的志向远大,前途多舛,几多坎坷,我已经没有什么能够教你的,要靠你自己了。”

    延康国师停步:“当年我要拜你为师,你为何不收我?”

    少年祖师坦然道:“我意识到你比我好,未来的成就比我高,我愧为你师,所以不能收你为徒。你想要做的事情,是我从前未曾想过的事情,也是我毕生都做不到的事情,我也从你身上学到很多,所以不能做你的老师。”

    延康国师迈开脚步,跟上他,道:“我最近还是有些迷茫,有些困顿,你说,我们走的路是正道吗?”

    “在所谓的正道眼中,我们走的路不是正道。”

    少年祖师停步,看着他的眼睛:“我们设小学大学太学,改革门派,集诸多门派所学传授士子,让黎民与门派弟子等同,在他们看来这是叛经离道,罪不容赦。但是在我们心中,这就是正道!你不要管他人怎么说,对的,就是对的!不会因为宵小的狂吠而变成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