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虚公子,皇宫的贡酒,还喝的惯吗?”

    京城花巷听雨阁中,琵琶声嘈切杂弹,琴声瑟瑟,洞箫呜咽,又有几个女孩儿在载歌载舞,秦牧为虚生花斟酒,笑道:“这是六公主带来的御酒,我平日里很少喝酒,不知好坏,你觉得味道如何?”

    灵毓秀一身男装打扮,美眸顾盼,四下打量,心中惴惴又有些兴奋:“放牛的竟然带我出来逛青楼,父皇知道了肯定杀他的头!这里就是京城最有名的青楼听雨阁?似乎也不像是传说中那般香艳的地方……”

    狐灵儿与听雨阁的女孩子很是熟络,早就跑过去寻找熟识的女孩唧唧喳喳不知聊着什么。

    虚生花尽管踏足风尘之地,但依旧是不染风尘的样子,浅饮美酒,道:“宫廷中的酒虽好,但是不如我上苍的酒香冽,应该是窖藏的时间不够。倘若秦教主喝过我上苍的美酒,再喝这酒便可以品出好坏。”

    灵毓秀看向秦牧对面的少年,心中有些好奇,虚生花精致得像是玉做的一样,不像是真正的人。

    他的容貌挑不出任何毛病,衣着,举止,言行,同样也挑不出任何毛病。

    然而坐在他对面的秦牧就有着许多的小毛病。

    秦牧的模样不像他那样美,虽然秦牧也长得不坏,但是还是比不上虚生花。秦牧有些强壮,给人一种精力旺盛的感觉,就算是这些天操劳忙碌,几乎没时间睡觉,但秦牧还是显得精神抖擞。

    虚生花却显得内敛,稳重,天塌不惊,心如止水的样子。

    秦牧有时候谦虚的过分,有时候又自大的过分,虽然心地善良,但有时候又很邪恶,有时候不解风情,但有时候又会把你的心撩拨得像是撒下的花种子到了春天一般不断怒放鲜花。

    秦牧有时候做事谨慎,滴水不漏,有时候又很粗放,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蛮干,经常会捅出篓子来。

    他有时候很聪明,但笨的时候也能让你恨得牙根痒痒。

    然而,这些在虚生花身上是看不到的。

    虚生花像是一个完美的找不到任何缺点的人,用美来形容男人很过分,然而用来形容他却一点也不过分。

    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无论是他的敌人还是朋友,面对着他都会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假的不像是真人。”

    灵毓秀瞥了瞥他身后的两个女孩,对她们有些同情,她看得出这两个女孩目光落在虚生花身上时的火辣感情,但是很显然这两个女孩的感情用错了对象。

    像虚生花这样完美的人,是不可能爱上她们的,就算爱上她们,她们也不敢接受,因为自己并不完美,让自己始终处于自卑之中。

    这样的恋情并不长久,只是一场镜花水月。

    “我们第一次相遇时,我并不知道你我会是敌人。”

    秦牧放下酒杯,道:“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我很难过。我们其实可以成为朋友,不过也好,我也需要一个像你这样的敌人。”

    他露出笑容:“像你我这样出色的人,天底下没有几个,倘若都是朋友,那就太令我失望了。”

    灵毓秀伸出手指头捅了捅他,低声道:“放牛的,谦虚一点儿……”

    秦牧笑道:“我是实话实说而已。”

    虚生花身后,玉柳笑吟吟道:“人皇还真是不谦虚。上苍不是下界,上苍中的虚公子也不是你们下界的凡人,你如何能与虚公子相提并论?”

    虚生花摇头道:“人皇是可以的。作为与上苍斗了两万年的人皇殿,其传人为何不能与我相提并论?你侮辱他,便是侮辱我。”

    玉柳脸色一红。

    虚生花道:“我这次下山,便是为了除掉新的人皇,遇到秦兄时还以为秦兄是道门的道子,没想到竟然就是我寻找的那位人皇。后来才知道自己错过了。我来到下界,见了许多年轻一辈中出类拔萃的人物,向他们讨教过,都不如我的意。到头来想一想,还是秦兄最让我惊艳。”

    秦牧为他斟酒,笑道:“我答应过你,要请你喝酒,这场酒喝过之后,我打死你,或者被你打死,都是一件快事幸事,不留遗憾。”

    虚生花举杯相敬,两人虚虚碰了一下,各自一饮而尽。

    秦牧感慨道:“同为霸体,却有真伪之分。你能寻到我,其实并非是巧合,而是霸体与伪霸体之间的联系。你我命中注定便是敌人,不会做朋友。”

    “霸体?”虚生花茫然。

    “原来虚兄也不知道霸体啊。”

    秦牧指了指自己,笑道:“我便是霸体,你是伪霸体,你我之间有一种冥冥中的联系。并非你是上苍的弟子我是人皇的弟子,我们之间便不死不休了,而是因为你和我都是霸体,你是伪霸体,我是真正的霸体,你必须杀了我,才能夺取我的气运,成为真正的霸体。”

    虚生花更加茫然。

    “虚兄不知道这里面的条条道道,却也难怪。”

    秦牧认认真真道:“关于霸体之说,极为隐秘,知道此事的人不多。你看,咱们同为这个世界上最出类拔萃的人物,你却偏偏成为上苍弟子,我却偏偏成为人皇,这里面是巧合吗?不是!”

    少年握紧拳头,铿锵有力道:“这是霸体之间的气运使然!”

    虚生花瞠目结舌,过了半晌,这才缓缓道:“我是霸体?我师尊玉君却没有说过这件事。”

    秦牧面色凝重道:“霸体,是最强的体质!你以前是否学什么东西都很容易,什么东西都是一教就会,触类旁通?其他四大灵体还未曾学会,你便已经学完。”

    虚生花点头,惊讶道:“原来这就是霸体。”

    “这就对了!”

    秦牧放下酒杯,激动道:“你是否还感觉到,其他人的修为都不如你深厚,相同的神通,他们的神通威力都不如你强?”

    虚生花再度点头,道:“我十四岁时,在上苍中已经没有敌手。即便是我师尊自封神藏,也不如我的法力深厚。”

    秦牧目光真诚道:“这就是霸体!”

    虚生花喃喃道:“原来这就是霸体……不过为何秦兄说你是真霸体,我是伪霸体?怎么区分真霸体伪霸体?”

    他神色很是认真。

    秦牧再度斟酒,微笑道:“你打不过我,你便是伪霸体了。来,同为霸体,你我当浮一大白!”

    两人端酒一饮而尽,虚生花摇头道:“没有打过,怎知输赢?说不定我才是真的,你是假的。冥冥中自有定数,你夺我气运,想要成为真正的霸体。”

    秦牧愕然,挠了挠头道:“或许也有这种可能。来,为真霸体再干一坛!”

    他将两个酒坛拍开,一坛酒送到虚生花面前,自己抱着个坛子仰头痛饮。

    虚生花皱了皱眉,他虽然也喝过酒,但一向有度,浅尝辄止,不会放开怀痛饮。不过秦牧已经抱着坛子干了,他也只得提起坛子仰头饮下。

    灵毓秀又拿指头捅了捅秦牧,悄声道:“放牛的,你快醉了,别喝了!”

    秦牧长饮而尽,有些醉意,笑道:“难得遇到同道,自然一醉方休。妹子,你再去皇宫拿些酒来。”

    “没有了,最后这三坛酒都被我拿了过来,皇宫里的贡酒都被父皇命人拿出宫卖掉了,换钱填充国库。”

    灵毓秀摇头道:“我的一些饰品衣物也被父皇拿走卖掉了。”

    秦牧哈哈大笑,将坛子重重顿在桌子上,长身而起,道:“原本还打算饮得酒醉,睡醒了再与虚兄一较生死,没想到酒却没了,半醉不醉。虚兄,走吧。”

    虚生花放下酒坛,站起身来,京燕连忙捧来湿毛巾,虚生花擦了擦手和嘴角,道:“走吧。”

    两人向外走去,秦牧回头道:“允儿姐,先记在我账上。”

    付磬允笑吟吟道:“教主说笑了,听雨阁本来便是教主的产业,记什么账?”

    灵毓秀脸色一黑:“死放牛的原来是开青楼的!我说这厮带我出来逛青楼,原来还是逛自己开的青楼!”

    她快步走了出来,狐灵儿连忙跟上,旁边还有玉柳京燕二女捧着琵琶和玉瓶。

    京城外传来当当的的巨响,那是督造厂在锻造射日神炮的零件和部件,秦牧与虚生花并肩走出京城,来到督造厂旁边。

    玉柳和京燕心中不由惴惴不安,这里都是秦牧的人,她们不免担心秦牧会突然下令让这些高手直接将虚生花干掉!

    秦牧领着虚生花来到督造厂,道:“虚兄看延康国的气象如何?”

    “很是不凡。”

    虚生花打量督造厂中的那些丹炉和机械巨人,不禁赞道:“巧夺天工!”

    秦牧取来一块巨大的零件,轻轻抚摸上面的纹理,观察锻造工艺,没有偏差,道:“这口炮,耗费我很多心血。我寻来了数不清的术算高手,用光延康国国库中的宝物,再过两个月,这口炮便可以炼成。你若是还活着的话,一定要来看一看。这口炮,便是用来杀上苍的神的。”

    虚生花心头微震,仔细打量上面的纹理,面色有些凝重,然后又去看另一个部件上的阵纹。

    秦牧任由他观看,背负双手静静等候,心道:“战前乱心,你已经败了。虚兄,你经历的生死决战实在太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