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延康国师皱眉,看了看战场,战场中有着许许多多的鬼火,那些是提着马灯的阴差,一艘艘船带着战死的亡灵驶往幽都。

    倘若不让这个阴差老者带走秦牧,闹将起来,这么多的阴差,只怕能将太皇天打成白地!

    他看向秦牧,沉吟不决。秦牧笑道:“幽都我去过两次,第一次是被都天魔王害了,魂魄落入幽都……”

    “是我将你救起来,送你回到阳间的。”马灯后的老者道。

    秦牧心中一惊,向马灯后的老者看去,还是看不到他的面容。

    “第二次我与大尊、龙胖和白蝠兄弟等人一起落入幽都,也活了下来。”

    秦牧定了定神,从楼船上走出,来到小船上,向众人挥手,温和笑道:“幽都不像你们想象的那么危险。我此去,是讲述那四万八千亡灵的因果,讲完便会回来。”

    龙麒麟张嘴欲言,想了想,又憋了回去,心道:“教主糊涂了,幽都哪里不凶险?到处都是稀奇古怪的魔怪,还有镇星君那个可怕的魔头索命……不过我现在的地位岌岌可危,被虎哥比了下去,还是不要说话,否则教主趁机发火,今后的灵丹便没有着落了。”

    黑虎神踏前一步,正要说话,延康国师抬手拦下,摇了摇头,道:“教主是否要将肉身留下?”

    秦牧心中微动,顿时明白他的意思,国师是打算留下他的肉身,倘若秦牧无法回来,便用牵魂引来作法,将他的魂魄强行夺回来。

    “国师无需担心。”

    秦牧将耳朵上挂着的幼龙摘下来,挥了挥手,笑道:“带着肉身比较安全。这条小龙,等我从幽都回来时再借一次。”

    延康国师微微一怔,不解其意。那艘小船悠悠驶去,消失在黑暗中,幼龙则飞回船上,跑到秦钰那里,缠绕在他的身体上。

    “教主为何不留下肉身?”

    延康国师不解,低声道:“几尊神祇同时施展牵魂引这门法术,应该可以将他的魂魄从幽都召回……”

    秦牧站在小船上,四下看去,但见一艘艘满载着幽魂的船出现在黑暗中,正在源源不断的向幽都深处驶去,这些船上的灯光很是昏暗,远远看去像是纯黑色的夜空中移动的灯笼。

    阎王曾经对他说过,有机会一定要去幽都一次,这次他拒绝国师的提议,也是出于这个原因。

    阎王语焉不详,但秦牧还是敏锐的察觉到自己出生在幽都这件事情肯定不会那么简单。这次土伯传他问话,也是一次难得的机会,说不定会探明他身世的秘密。

    小船飘荡,速度很快,但是在船中却感觉不到船在前进,只能看到四周昏暗不明的世界在相继远去。

    秦牧心头震动,他是从太皇天登船的,回头便可以看到远去的太皇天。

    然而除了太皇天之外,他还看到许许多多其他世界,一座座瑰丽万方的世界,一艘艘小船挂着马灯从那些世界中驶出,络绎不绝。

    远远看去,那些世界黑暗的天空,幽暗的灯火,让他升起一缕缕遐思,不由得幻想那些世界的景象,有什么波澜壮阔或者惆怅幽怨的故事,有什么或者豪气或者多情的人儿。

    “你其实是第四次来幽都。”

    船头,那位阴差老者将马灯挂在船头,转过身来与秦牧相对,不疾不徐道:“你是出生在幽都,因此这次是第四次。”

    秦牧来了兴致,询问道:“前辈,我对出生时的事情没有记忆,敢问前辈是否能够说一说?”

    “你出生时引起了很大的动静,轰动了幽都各界,最终许多巨头一致决定,将你流放。”

    他仔细打量这老者的面孔,还是无法看清他的真容。

    那阴差老者慢吞吞道:“于是你就被流放了,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我便不知道了。”

    秦牧呆了呆,失笑道:“我刚出生时,肯定是个小小的婴儿,怎么会惹出很大动静?而且,你们这些幽都巨头流放一个婴儿,未免做的太不厚道了吧?”

    “很厚道了。”

    那阴差老者不紧不慢道:“在我看来,你做出了那些事,我们只流放你,已经很厚道了。那些巨头在流放你之后,很是开心,庆祝了许多天。”

    “我到底做了哪些事?”

    秦牧更加纳闷:“一个小婴儿,能做什么事?”

    那阴差老者不答,小船驶入一个世界,在黑暗中前行,过了片刻,他们进入这个世界中的一个小世界中。

    秦牧抬头,看到了日月和五曜,以及漫天星斗,异常华丽,散发出五彩缤纷的光芒。

    天空中还有一道神桥,神桥上一尊神祇形态的元神屹立在那里。

    “这是一位神桥强者的神藏!”

    秦牧惊讶:“我们进入一位强者的神藏之中。”

    那阴差老者取出一本册子,翻开了看了几眼,寻到一个名字,开口道:“韩真,你的寿元到了,三日后我来接你,处理好身后事。”

    那桥上的元神向下看来,目光黯然,道:“知道了。多谢阴差宽容三日。”

    阴差老者点头,小船驶出这个小世界,又进入幽都,继续前行:“世人只要出世,便与土伯定下了契约,寿元一到便会魂归幽都。通知你去幽都讲述因果的阴差也是打算进入你的生死神藏,向你传土伯之命,怎奈被你身上的宝物挡住,所以我不得不亲自进入阳间来寻你。耽搁的时间越久,对你越是不利。”

    秦牧心中更加纳闷,笑道:“我还是六合境界,生死神藏尚未开启,阴差怎么可能进入我的生死神藏?”

    “对于你们来说是关闭的,但是对于幽都阴差来说,都是开着的。我们进入你们的生死神藏传讯,对你来说便是托梦。”

    阴差老者道:“只是你身上的宝物挡住了,让我们无法进入你的梦中。”

    秦牧取出玉佩,道:“你说的宝物,是否便是这块玉佩?这块玉佩到底是何来历?玉佩里面藏有什么诅咒?”

    那阴差老者连忙道:“戴好,不要摘下来。”

    秦牧只得放回去。

    过了不久,阴差老者突然警觉起来,取来一张黄表纸贴在秦牧的脸上,站起身将船头马灯摘下,照向四周的黑暗,沉声道:“哪位道友潜伏在附近?”

    秦牧将脸上的黄表纸捅出两个窟窿,露出眼睛向四下看去,四周一片昏暗,看不清黑暗中有什么东西。

    突然马灯的灯光照在一个巨大滑腻的躯体上,那躯体飞速移动,鳞片折射出各种光芒,很快消失。

    阴差老者沉吟一下,冷笑道:“他是土伯要见的人,你们即便有什么想法也不要乱来,否则你们吃罪不起!”

    小船四周传来一声声轻笑,一只只诡异的魔眼从小船周围亮起,那些眼睛很是庞大,将小船完全包围。

    “土伯要见他,我们不会阻拦,毕竟我们也生活在幽都,在土伯的名下讨生活。但我们也有主子,也得到了命令要寻到他。”

    一个个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笑声很是诡异,像是蠕虫爬进身体里,一边啃咬着你的骨头一边说话:“天齐君,你是天符都官,幽都的府君,我们理当敬你三分。不过你将他的脸遮住,不让我们见到他的面孔,让我们不知道他的身份,我们如何回去交差?你揭下黄符,我们任由你带着他离开!”

    那阴差老者冷笑一声,突然那些眼睛一个个闭合,消失不见,只见一艘艘小船驶来,船头各有一个老者提着马灯,一道道灯光四下照去。

    黑暗中,许许多多滑腻腻的身躯在灯光的照耀下飞速远去。

    秦牧目光闪动,只见那些小船一艘又一艘的驶向他们,与他们的船撞在一起,纸船与纸船合并,重叠,变成一艘船。而船上的阴差老者竟然也与阴差老者重叠,合并,眨眼间便是六七十艘纸船和阴差老者重叠在一起,变成同一人!

    那阴差老者道:“现在不惧他们了。”

    秦牧连忙道:“刚才阻挡我们的是谁?”

    “天庭驻扎在幽都的神魔。”

    那阴差老者摇头道:“一群鸠占鹊巢的家伙。”

    秦牧若有所思,小船又向前驶去,终于,秦牧再度看到了土伯,当然,不可能是完整形态的土伯,而是土伯的九曲之角。

    层层叠叠的世界组成了土伯的九曲之角,距离越近,这双角便显得越大,组成双角的那些巨大无比的陆地上,无数火山喷涌,连接一座座大陆。

    纸船在大陆的火山间穿行,秦牧看到无数游魂艰难的行走在岩浆的世界中。

    小船悠悠,过了不知多久,经历了无数个土伯之角的断面,来到一片大陆,这里没有刚才那样惊心动魄的地狱世界,只有一片巍峨的宫殿。

    小船降落,停在一片宫殿前,宫殿上写着幽都语。秦牧看去,顿时知道这些幽都语的含义:“天齐仁圣王府。”

    阴差老者进入殿中,道:“这里是我的府邸,你的身躯太小,土伯无法直接见你,稍后片刻,土伯分身前来问话。”

    秦牧等候片刻,查看这座天齐仁圣王府内的壁画,上面画着的都是一些神话传说,突然他身后的大殿中央岩浆翻涌,地面变成滚滚的岩浆,岩浆旋转,一双扭曲的尖角旋转着升起,化作一尊高大十多丈的土伯出现在他的面前。

    那阴差老者躬身取出书籍,道:“秦凤青带到。他作恶种种,都记录在案,请土伯查阅。”

    秦牧连忙凑上前去,只见那本书籍厚得可怕,连忙道:“这书里的事情不是我做的!我才十八岁,怎么可能做过这么多坏事?”

    那尊熔岩土伯接来书籍,翻开查看一番,两只火眼中神光氤氲,道:“这里面的事情,当然不是你在阳间做的,而是你在幽都做的好事。我给你炼的玉佩还在吗?最近我感觉到玉佩的封印有些松动了。”

    ————第二更来到!这个月的28号,就是宅猪在起点写书十周年了,宅猪和版主们商议举办个十周年的庆祝活动,待会发出个单章,是活动的内容,大家一起来热闹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