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八章 老头子们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428.html
    大墟,残老村。

    村长和往常一样,与药师一起瘫坐在村口的躺椅中,慢吞吞的喝茶。突然,药师侧身道:“村长,你这样瘫着好久了吧?好像最近两天你都是这样瘫着,黑暗侵袭时也没有动弹,没有回到房里睡觉吧?我今天早上起来,便见你瘫在这里了。”

    村长懒洋洋,眯着眼睛,道:“药师,你的心乱了。自从牧儿走了之后,你的心便乱了。”

    药师冷笑道:“我的心乱了?明明是你的心乱了才对!你看我每天还梳洗得干干净净,倒是你,蓬头垢面,只差没有死在躺椅上。”

    村长道:“明明是你昨天早上把我搬到村口,然后到了晚上,你忘记送我回屋,不是你的心乱了?你每天都做的事情,突然间你便忘记做了。”

    药师气极而笑:“我忘记送你回屋,你自己不会走回去?不会飞回去?你这通天彻地的修为要来何用?”

    村长沉默片刻,黯然道:“你也知道,我没有腿,还没有手……”

    药师抓狂,这个死老头子昨天晚上被晾在黑暗中,黑暗中的诅咒和魔怪都没有弄死他,他居然还有脸说自己没有腿。

    他正打算据理力争,突然抬起头,村长也立刻激灵起来,倍加精神,笑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道友,你一身轻松了。”

    一老一少正从涌江下游上来,来到了村外,向村子走来。

    村长看向药师,连忙道:“你的梳子呢?别藏了,我知道你身上经常带着梳子,就在怀里!快拿出来,我两天没有梳洗了,怎好见客?”

    药师冷笑一声,不为所动。

    村长赔笑道:“是我这两天懒得动,我的错。”

    药师将梳子给他,村长元气驭使梳子,梳了梳头,好歹整齐了一些。

    少年祖师和执法长老走来,停步见礼,村长笑道:“残缺之人,无法还礼,还请道友见谅。请坐。药师,看茶。”

    少年祖师坐下,看了看站在身边的执法长老,笑道:“我已经不再是圣教的祖师了,没有那么多规矩,一起坐下吧。”

    执法长老也坐了下来,将身后的竹篓卸下,放在一边。

    药师取来茶具,新烧了一壶水,投入茶叶,闷了一小会儿,为两人斟茶。

    “药师是南方的喝法啊。”少年祖师笑道。

    药师笑道:“我出身南方,喝惯了南方的茶。北方的茶惯看嫩芽起落沉浮,南方的茶汤底清亮照透人心,各有好处。”

    少年祖师笑道:“难怪你们俩经常坐在这里。村长,我来投奔几日,你意下如何?”

    村长还未来得及说话,药师拍手笑道:“好,太好了!这老爷子自从牧儿走后,险些能把我闷死过去,天天死瘫在这里,不说话也不动弹。”

    村长瞪他一眼,向少年祖师道:“你现在清闲了,来住几日静静脑子也是一件快事。”

    少年祖师道:“我对道兄钦佩有加,圣教主得到诸位栽培,真是绝绝卓越,非同凡响,因此想来请教。圣教主天生霸体,而且修炼霸体三丹功,一身本领着实不凡。我见识浅,不知这世间还有霸体,这几日正好向道兄讨教……”

    “霸体!”

    村长和药师对视一眼,突然笑喷了,两个老头年纪也都不小了,笑得嘴巴老大,笑得眼泪鼻涕一起下,笑得喘不过气来。

    “霸体……哈哈哈!”

    村长笑得打跌,从躺椅上滚了下去,药师也笑得从躺椅上栽到下来,双手捶地,爬不起来。

    少年祖师和执法长老被他二人笑得莫名其妙,执法长老心里发憷:“这两人平日里有多无聊?明明没有什么笑点,偏偏笑得连气都快没了。我和祖师留宿在这里,时间长了会不会也变成这幅疯癫模样?”

    村长消停了片刻,躺在地上呼呼喘气,药师指着少年祖师笑道:“我们把魔教祖师也糊弄了!哈哈哈哈!”

    村长又疯狂大笑起来,药师又在捶地。

    过了良久,村长飘了起来,落回躺椅上,元气卷着梳子梳理乱糟糟的头发。药师走远一些,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又去洗了把脸,然后从怀中逃出另一个小梳子,整理一番,这才回来,正儿八经的坐下,歉然道:“两位道兄,村里只剩下我们俩,天天闷得要死,鸡婆龙都跑出去勾搭了一只公的,抱窝孵出一堆小鸡婆龙。难得有人讲个笑话给我们听,所以难免有些失态。”

    少年祖师向他们身后看去,只见一只一人多高的鸡婆龙带着一群小鸡婆龙正在村子里溜达,那只母鸡拍了拍翅膀,掀起一阵狂风。

    “霸体到底是怎么回事?”

    少年祖师虚心请教,道:“还请两位不吝赐教。我确实眼界浅了点……”

    “别说了。”

    村长忍住笑:“我告诉你们便是。”

    过了片刻,得知真相的少年祖师和执法长老错愕,有如被天雷轰了一百遍又被蛮牛群践踏了一百遍,半晌回不过神来。

    最强大的霸体,竟然会是普通人的身体,最强大的霸体三丹功,竟然会是普通到普通人都拿来强身健体的导引功!

    但是偏偏秦牧还修炼了这种功法,还以为自己是霸体。

    这还不是关键,关键的是,深信不疑的秦牧,用凡体和导引功,把其他人才大才天才打得屁滚尿流,活脱脱一个真正的霸体!

    村长和药师得意洋洋,对视一眼,村长悄声道:“你看他们的表情,和我想的一模一样。”

    少年祖师吐出一口浊气,面色古怪:“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但是霸体三丹功确实有问题,非常不凡。”

    “霸体三丹功虽然是随处可见的导引功,但的确有问题。只是,能够将这门功法修炼到牧儿这种层次的,少之又少,完全可以说只有牧儿一个。”

    村长正色道:“最低我没有见过。我怀疑,这门功法是大墟变成大墟之前的功法,应该还不坏,不知怎么流传下来,便成了最普通的导引功,但是我不敢确定。谁也想不到,这门功法竟然有被人炼成的一天。”

    少年祖师目光闪动:“或许可以说,在大墟变成大墟之前,普通人也是可以修炼的,这霸体三丹功便是那时的普通人修炼之法。但是因为一场大变故,导致了普通人不能修炼,四大灵体也是在那之后出现,成为了现在的主流。”

    药师心头微动,道:“普通人无法修炼,牧儿是如何能够修炼的?仅仅只凭他比其他人用功百倍说不过去,世上一定还有比他更用功之人。仅凭他消耗的资源是其他普通人的百倍也说不过去,可能会有人舍得花费如此庞大的资源激发凡体。那么,他一定有与普通人不一样的地方。”

    村长心头一跳,道:“或许他是大墟变成大墟之前的普通人。”

    三人对视一眼,各自认同这个想法。少年祖师道:“那么,他这个灾变前的普通人,是从哪里来的?”

    村长和药师异口同声道:“无忧乡!”两人说罢,目光对视,心头都有些震动。

    只有护法长老脑筋没有他们转得快,云里雾里,没能插上嘴。

    “我觉得我的思维跟不上他们……”护法长老有一种天然被排挤的感觉。

    “无忧乡?”

    少年祖师心中微动,道:“敢问这无忧乡在何处?”

    村长微微一笑:“不知道。不过道友若是有兴趣的话,今天晚上,我们可以出村去找一找。”

    “出村吗?”

    少年祖师转头,看向浩瀚无垠的大墟,心头突然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

    来对了。

    他心中暗道。

    好久没有这种激动兴奋的感觉了,残老村的老坏蛋们又让他有了少年时期的冒险和冲动。

    两个一只脚踏入棺材里的老头,再加上一个老人,一个半老不老的药师,一起去神秘莫测的大墟深处历险,而且是在黑暗之中历险,想一想还真令人兴奋呢。

    圣临山,秦牧吩咐道:“灵儿,这座山虽是我天圣教的圣地,但我也是头一次来到这里,不知道此地还有哪些凶险,你不要四处乱跑,等我修成这面墙上的传送法门,便带你出去。”

    狐灵儿应了一声,转身跑出这座宫殿。

    秦牧在墙壁前坐了下来,细细打量墙上的传送法门。

    这面墙壁上的传送法门是一种炼制宝物的办法,其中的各种符文、阵法、神通,都不可以单独使用,必须要炼制成宝,才能催发传送的效果。

    天魔教许多高层炼制了传送旗,传送衣,就是这个道理。

    传送旗一卷,大旗遮住的地方,统统可以传走,可以带走多人。而传送衣遮住身体,可以将自己带走。

    秦牧仔细参悟传送法门的奥妙,过了一天时间,总算将墙壁上的传送法门参悟透彻,心中却开始盘算起来。

    天魔教的传送法门是靠符文来激发阵法,阵法来催动神通,因为太复杂,很难直接将神通施展出来,导致必须要炼制成宝物,才可以进行传送。

    倘若可以直接施展神通,也可以有传送的效果,肯定比传送旗传送衣之类的宝物更加灵活。

    而且,秦牧参悟这么久,发现这传送法门,其实需要高明的计算技巧,在算法上的修为更高,才能更快掌握传送神通。

    “我需要更为高明的术数典籍!”

    ————今天三更,没有第四更了,兄弟们不要等第四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