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那个小小的龙村,青芽将秦牧送走,又用元气裹着真龙巢穴送到千里外的秦牧身边,向青荒老人道:“老祖,为何这么快便送走秦世兄?他不是开皇后人吗?”

    其他村民也是好奇不已,纷纷围上前来,询问道:“听老祖说,老祖与开皇是生死之交,这次赶走秦世兄,有些不近人情了。”

    青荒老人瞪了他们一眼:“我们又不是人,近什么人情?再说,我当年是与开皇生死之交,但都是我吃亏多,占便宜少!开皇这家伙,自己带着妻儿老小跑到劳什子无忧乡快活去了,把烂摊子丢下来,自己不闻不问,老子给他擦屁股?想得美!”

    青芽等人面面相觑。

    青荒老人越说越气,冷笑道:“没见过我说粗话?老子当年是开皇天庭最有名的粗话行家,骂死过一尊牛神!开皇丢下一堆烂摊子,多少道友都在等待他东山再起,等待他卷土重来,然而呢?”

    他背着渔网,向村外走去,声音带着怒气:“他至今没有露面,凉了多少老兄弟的心?这个秦牧是他的一百零七世孙,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婆龙,一百零七世孙的名头只能说说而已,哪个皇帝的一百零七世孙还是皇子?真龙的一百零七世孙还都不如小长虫!他想请我出山,亲自从无忧乡里出来请我,否则就算皇太子来,老子都不搭理!”

    众人跟上他,来到一处寒潭。

    青荒老人在岸边撒网,却迟迟没有收网,过了片刻,思索道:“这个秦牧,其实是有些能耐的,但是还不够,远远不够……他来的目的是为了取回兵符,学习祖龙太玄功,我都给他了,我们青龙一脉不欠他什么,不欠秦家什么……”

    青芽等人不说话,一个中年汉子咳嗽一声,道:“老祖再不起网,鱼便都跑了。”

    青荒老人自言自语:“这个秦牧,是个惯于惹事的小家伙,我看人极准,断然不会出错。他的脾性与当年的开皇有些相似,都是坐不住的性子,都是喜欢折腾喜欢捣鼓的性子。我是担心你们跟着他,会让你们有性命之忧。咱们在村里生活了两万年,虽然很平淡,但是其乐融融……”

    “老祖,鱼真的跑了!”青芽紧张道。

    青荒老人道:“虽说开皇那厮很讨人厌,和他一起总是心惊胆战,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便死翘翘了,但是不知为何我总是很怀念那段岁月,一回想起来便感觉到心窝里热热的,一回想起来,眼眶便热热的……”

    青芽噗通一声扎入寒潭中,过了片刻抱出来一条红彤彤的大鱼。

    青荒老人喃喃道:“我为何会怀念那段岁月,难道我老了么……不行,我不能让你们出村,这个秦牧贼眉鼠眼的,一看便是一肚子坏水!”

    龙村的村民们正在喷火烤鱼,将青荒老人扔在水潭边,青芽小声道:“我倒觉得那位秦世兄长得眉清目秀的,眼睛大大的很清澈,不像是坏人……”

    中年男子低声道:“你少说一句。老祖在天人交战呢。再说老祖天生就是骂人成精,嘴里能有什么好话?”

    “严叔,老祖真的骂死过牛神?”年轻人纷纷好奇道。

    那中年男子青严迟疑一下,点了点头,悄声道:“是一尊真神,被骂了三天两夜,老祖嘴里的脏话没有重样的。那尊牛神还不了嘴,又打不过,活活气死了,据说吐血成河,叫了三天这才咽气……”

    众人悚然,回头看去,青荒老人还站在寒潭边怔怔出神,自言自语:“这坏小子身上还有魔性,很深厚的魔性,连土伯都要镇压他。土伯一向只镇压穷凶极恶之徒,可见他的确不是什么好货……不过这小子学东西倒是很快,而且还很有自己的想法,是一个另类的天才。但这么喜欢折腾,也很容易把自己折腾死……”

    龙村的年轻人们吃着烤鱼,青芽疑惑道:“老祖是在夸秦世兄还是在骂他?”

    青荒老人还在天人交战,喃喃道:“我不能让小辈们陪我这个老骨头荒废在这里,或许让他们出村未必会是一件坏事……”

    众人将鱼吃完,留下一地鱼骨头。

    青荒老人终于从天人交战中走出来,抖了抖渔网上的水,准备收网,笑道:“青严,咱们今儿吃烤鱼。吃罢之后,我许你们去大墟外转一转。”

    青芽等人欢呼,四散而去。

    青荒老人呆了呆,摇了摇头。

    江淼化作人形,变成与秦钰长相有些相似的少年,一边跟着秦牧,一边修炼祖龙太玄功,各种招法神通施展出来,不断磨砺自身,很是勤奋。

    秦牧边走边催动自己的霸体三丹功,霸体三丹功运转一周,祖龙八音便响了一遍,龙吟不绝,不断淬炼自身。

    两人走向灵能对迁桥,速度却也不慢。

    秦牧为江淼炼了几炉水行神元丹,让他修炼累了的时候补充体能。江淼不挑食,水行神元丹其实味道并不好,但是与他的元气相合,所以他也吃得津津有味,连赞秦牧的手艺。

    秦牧想起龙麒麟,暗叹一声,正在此时,他突然停下脚步,四下看了一眼,江淼急忙停步,好奇道:“教主,怎么了?”

    秦牧露出思索之色,道:“我刚才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接近,但是细细一看,却没有看到什么。古怪,难道是我看走了眼……”

    他继续向前走去,等到他们走远,突然一株芍药花像是青烟般飘动,然后化作班公措的模样,只是身上长着一条鹿腿。

    “这小子竟然察觉到我,我的修为实力明明已经大大提升,竟然还被他发现,小兔崽子的修为提升得不慢啊。他身边还有一个小鬼,像是龙族,这小子狗屎运,竟然能得到真龙相助……更有可能是这小子拐卖真龙!有人来了!”

    班公措刚刚想到这里,突然耳朵动了动,身躯一摇,化作一株大树,树干上冒出两只眼珠子,骨碌碌的转来转去。

    哗啦。

    一群青龙驾着狂风呼啸而来,让他不禁看直了眼,这些青龙最短的也有三五十丈长,奔行速度极快,看样子是循着秦牧的足迹追踪而来。

    呼——

    狂风呼啸,几十条青龙顿足,停在班公措周围。其中最短的那条青龙摇晃身躯,化作一个青衣少女,细细查看一番,道:“他刚刚走过去,应该还没有走远!要不了多久咱们便可以追上他!”

    突然,最大的那尊青龙身躯盘绕,龙躯将班公措所化的树木包围,盯着这株大树,道:“这株树有古怪。”

    班公措不敢怠慢,连忙现出真身,陪笑道:“诸位龙族前辈,你们可是在追踪一个秦姓少年?晚辈适才见此人相貌凶恶,鬼鬼祟祟的溜过去,身边还拐带了一个龙族少年。”

    “你见到他了?”

    青芽又惊又喜,连忙问道:“他去了何处?”

    班公措大义凛然道:“晚辈可以与诸位前辈带路,定然叫这厮无路可逃!”

    众人大喜,纷纷笑道:“倘若你能引领我们寻到他,倒省了我们一路追踪。”

    班公措急忙客气一番,一瘸一拐的在前面带路,笑道:“这小子滑不留手,跑得很快,但是他难逃我的追踪,诸位请随我来!”

    诸多青龙各自化形,化作年轻男女,青严则是个中年男子,跟上班公措,追踪秦牧而去。

    秦牧与江淼速度颇快,远远看到灵能对迁桥冲天而起的光芒。两人加快脚步,来到城镇中,秦牧采购一些药材,道:“回到了太皇天,你便要去追随秦钰了,我答应过秦钰师弟,借用你几日,还要还给他。”

    江淼面露难色,道:“我从前灵智未开,所以才追随他,现如今开了灵智,再让我缠在他身上,我做不出来。教主,你可否出面,与他分说分说?他毕竟与我有恩,我不好开口。”

    秦牧想了想,笑道:“我向他借了一条幼龙,然后还给他一个大男人,这种事我也说不出口。你自己与他说。”

    江淼愁眉不展。

    两人来到灵能对迁桥,江淼磨磨蹭蹭不愿进去,秦牧笑道:“到了太皇天,我做主,让你与他结拜为兄弟,如何?”

    江淼终于释然,笑道:“那就有劳教主了。”

    两人正要走入灵能对迁桥,突然班公措一瘸一拐大摇大摆的走来,哈哈笑道:“秦教主,人生何处不相逢,别来无恙啊?”

    秦牧眼睛一亮,笑道:“原来是大尊。你可还记得上次你站在我背后,意图加害于我,我是如何对你说的?下次见你,我取你首级。你想怎么死?”

    “你事发了!还想取我首级?”

    班公措冷笑,喝道:“你看我身后是谁?”

    他身后,青严、青芽等龙村的强者走来,青芽激动得向秦牧挥了挥手,笑道:“秦世兄,老祖许我们出村了!”

    秦牧也是又惊又喜,连忙道:“青荒老人许你们出村历练了?实不相瞒,我天圣教正值用人之际……”

    班公措瞠目结舌,露出惊恐之色,心中暗道不妙:“敢情这厮不是拐了一条幼龙,而是拐了一群真龙……要糟,要糟……事不宜迟,溜之大吉!”

    他刚想走,身后出现一个中年男子。

    青严的大手放在他的肩膀上,笑道:“秦世兄,这位小道友与你是熟人吧?多亏了他,我们这才能这么快便寻到你。”

    秦牧似笑非笑道:“我的确要好生谢谢大尊!严世兄,摁住他,这厮逃跑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