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五百八十章 帝座玄功(第三更求月票!)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牧倒是兴致勃勃观看司婆婆的神通,残老村的九老各有所长,而司婆婆除了美丽之外,便以法术神通精妙而著称。

    不过当年司婆婆担心自己修炼的是魔道,因此不愿意传授给秦牧多少法术神通,只让村长、屠夫、马爷等人教他。

    后来秦牧成为天魔教的少教主,司婆婆将大育天魔经传给秦牧,但也只是让秦牧自己去参悟,她并没有传授秦牧上面的功法神通。

    这主要还是因为她走的是魔道路线,对大育天魔经的领悟有些偏差,她认为秦牧跟随聋子、马爷等人修行,熟读经典,对大育天魔经的领悟更加正确。

    秦牧原本对所谓正魔看得很淡,后来意识到正魔都是由心而生,心术有魔,法术再正也是魔,心术是正,法术再邪也是正,所以他基本上没有了正魔的隔阂。

    再到后来,秦牧发现,正与魔是心术之争,而神与魔则是立场和生存之争,因此将正魔之争看得更淡。

    从前他与大雷音寺、道门等门派打生打死,现在他早已放下一切成见,不将正魔之争的小事放在心上。

    现在,他自己更是开了魔道神藏,一半身子踏入魔道,眼界放得更高,心放得更宽。

    这就是成长。

    一个人往往在不知不觉间便成长起来,自己不觉,但是回顾过去,才会发现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长大,心态变得更加成熟。

    尽管桑葉尊神早已是高高在上的神祇,但是他的眼界见识也未必会比秦牧更加高明。

    除了个人的资质悟性之外,还与一个人的际遇有关。秦牧自幼经过残老村九老的熏陶,再加上离开大墟正值延康变法,又有自己的身世,幽都、酆都的历险,他的见识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提升到一个极高的高度。

    司婆婆终于将天风姤的元神从体内擒出,风姤元神被她禁锢,无法逃脱,倘若神祇的元神逃脱,则还有可能附身在其他人身上,或者草木精灵身上。

    ——附身在他人身上便是夺舍,附身在草木精灵上便是异修。

    “你们谁来拷问她?”

    司婆婆回头,询问众人,道:“她肯定知道魔族的许多秘密,拷问出来或许对太皇天大有好处。我的手段太残忍,拷问她有些不太合适,毕竟是个美人儿。”

    桑葉尊神正与瞎子等人相互介绍,闻言不禁连打几个冷战,瞥了瞥天风姤的肉身,心道:“果然残忍。这女子先是打平了风姤尊神的胸,然后将风姤的脸也打平了……”

    他的目光落在司婆婆脸上,再难移开,心中竟突然间有了续弦再给桑婳找个后娘的想法,连忙定住心神,移开目光,不敢有非分之想,道:“审讯风姤的事情,还是交给庞钰真神吧。风姤毕竟是我太皇天的神祇,也是一位领袖,位高权重,咱们私自审问,有些过分。”

    瘸子嘿嘿笑道:“这么麻烦作甚?让药师给她喂些虫子,保管撑不了一个时辰便全招了。”

    狐灵儿兴奋道:“还可以让瞎爷爷用黑龙枪把她元神的灵胎和魂魄分开,让她变成凡人!”

    瞎子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笑道:“我的这杆枪叫做龙拓,不是黑龙枪。”

    “没错。”

    他背后的黑龙枪突然活了过来,围绕小狐狸缓缓游动,只剩下骨头的黑龙慢吞吞道:“我叫龙拓,是来自魔族的龙王。不过你有一点没有说错,我与主公的确可以将她的魂魄与元神剥开,不过那样会异常痛苦。”

    狐灵儿好奇的打量龙拓神枪,突然又想到一个主意,连忙举起手来,眼睛亮晶晶的:“还有还有!我又想到一个!还可以让哑巴爷爷用炉子炼一炼,将她元神炼成水,用铁水浇灌进去,看她说不说!”

    “这个小狐狸精也不是省油的灯啊!”

    桑葉尊神又打了几个冷战,连忙道:“还是由我来带走她审讯吧。诸君,我先走一步,前面的无妄城哨台,还请诸君帮忙镇守两天!”说罢将天风姤的肉身和元神抓了起来,匆匆离去。

    秦牧连忙道:“婆婆,药师爷爷,你们怎么都来太皇天了?”

    司婆婆抬手,想要摸摸他的头,秦牧连忙低下头,司婆婆摸了摸,笑道:“又长高了些,赶上药师了,再长高一点儿瞎子便只能到你的腰了。”

    瞎子很是不悦:“婆婆,我还在长身体。你看刚才的桑葉尊神,两万多岁,个头大的可怕,可见活得越久,身体越高!”

    司婆婆白他一眼:“瞎子,你的智力也就这么高了。牧儿,我们来这里看看你,还打算看看这里的修行之法,是否能够寻到突破的办法。我们都到了瓶颈,你派到天圣学宫的那些太皇天神通者的确很有门道,我们也看了一些学了一些,只是想要系统修炼,便还需要来到太皇天寻找更高深的法门。”

    秦牧的确与延康国师、庞钰真神等人商议过,派一些年轻的神通者前往延康学习道法神通,同时也可以将太皇天的功法传入延康,补上延康功法修炼上的不足。

    两边的神通者互补,的确可以让两边的神通者的实力都有着惊人的进步。

    不过,那只是对于神通者而言,对于司婆婆这等已经补全神桥踏入天宫或者即将踏入天宫的强者来说,那就有些不足了。

    毕竟前往延康求学的太皇天神通者,往往修为境界都不太高,而司婆婆他们则需要神级的修炼体系。

    秦牧想了想,问道:“那么天圣学宫而今是谁负责?”

    “师天王玉天王他们负责。还有几位长老也在那里。”

    司婆婆笑道:“那些太皇天的士子蠢得很,笨的可怜,术数怎么也学不会,还是让天圣教的长老天王头疼去吧。刚才桑葉尊神说让我们帮他镇守无妄城哨台,咱们过去罢。”

    秦牧点头,众人有说有笑,秦牧也很快忘记自己血淋漓的屁股,与瞎子、哑巴和瘸子打趣。

    青牛看到龙麒麟四个小短腿迈开,眼睛一亮,小步快跑来到龙麒麟附近,人立起来,围着他走了一圈又一圈。

    龙麒麟脸色阴沉,一言不发,迈步向前走。

    龙拓神枪化作黑龙骨架,哗啦啦在空中游动,来到狐灵儿身边,脑袋一拱,将小狐狸托在头顶,好奇道:“他们两个有仇?”

    狐灵儿悄声道:“何止有仇?是夺妻之恨呢!”

    她将自己知道的说了一番,龙麒麟和青牛之间的恩怨还要从秦牧进入太学院的时候说起。青牛是个风流成性的家伙,偏偏眼瞎,在太学院时认为龙麒麟是个母的,每天经过山门前都要骚扰一番,还送给龙麒麟一些花花草草。

    龙麒麟心知打不过霸山,只得对这头蛮牛忍气吞声,还蛊惑秦牧去把青牛麻翻,弄来吃掉。秦牧炼制失迷香,被太医殿的太医学了去,还惹出了一番乱子。

    后来青牛才知龙麒麟是个公的,很是伤心了一番,然后愉快的去小母牛了。当然,这两头异兽也因此结下了梁子。

    “青牛以为龙胖是母的,但龙胖却是公的,这岂不是夺妻之恨?”狐灵儿理所当然道。

    黑龙摇动骨架,惊讶道:“竟还有这段曲折往事?”

    龙麒麟眼观鼻鼻观心,看似淡定,却抖了抖耳朵。

    青牛冷笑道:“抖什么耳朵?死胖子,你原来很苗条的,像个母的,怎么现在胖成这样?我都看不出来你是在站着走路还是趴着往前滚。你看我!”

    他曲起胳膊,一身肉疙瘩往外蹦,冷笑道:“这叫健硕,你那叫肥肉!像我这样,打起架来才威猛,拳拳到肉,嘭嘭有力!”

    龙麒麟眯了眯眼睛,张开大嘴,吐出两尺见方的麒麟珠,在半空中光焰熊熊,照亮四周。

    青牛打个冷战,匍匐下来,又化作一头大青牛,转头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走回霸山身边。

    龙麒麟张口收回麒麟珠,冷笑道:“肥肉?你可知我为了这身肥肉费了多少心思?没有这身肥肉,能炼出这么大的麒麟珠?”

    狐灵儿悄声道:“龙胖,得了便宜就行了,见好就收,真打起来你未必能打得过那头蛮牛!青牛跟着霸山打过的架,比你吃过的灵丹都多,当心看出你外强中干。”

    龙麒麟心中凛然,知道这头牛与霸山一样都是战斗狂,而且速度比自己快,耐力比自己好,真的打起来,自己只怕不是对手。

    “我须得加紧修炼祖龙太玄功才是,万一被这头牛看出来我不是对手,肯定要来打我!”

    他催动祖龙太玄功,勤修苦练。秦牧见状,不由老怀宽慰,笑道:“龙胖终于不用我费心了,也知道自己修炼了。对了,牛二!”

    青牛连忙跑过去,赔笑道:“小老爷吩咐!小老爷忘记了,我是牛三,灵儿是大姐头,胖子是龙二,我排在第三。不过我很快就能干掉龙二,排到第二了。”

    秦牧笑道:“你也是青龙血脉对不对?我不久前得了一门玄功,比霸体三丹功还要高明,还要强横,是我平生所见的第一功法,你既然是龙族的血脉,我也传授给你。”

    青牛大喜,哽咽道:“小老爷对小牛这么好,小牛无以为报,唯有肝脑涂地方能报答小老爷之恩!”

    秦牧笑道:“你在黄金宫救我性命,我还没谢你,这点小事值什么?”

    他将祖龙太玄功说了一番,不仅青牛听得入神,就连屠夫、司婆婆、瞎子等人也听得如痴如醉。

    “好功法!”

    屠夫吐出一口浊气,沉声道:“前所未见的神功!牧儿,这应该是一门直达天宫凌霄殿,能够登上帝座的功法吧?”

    龙麒麟心中不禁生出强烈的危机感,暗道一声糟糕:“这死牛学了祖龙太玄功,那还了得?还不得打死我?不行,我要修炼,我要吃水行神元丹!”

    ————嘿嘿,今天第三更,今天已经更新万字零八百了,小生求月票啦,路过的客官赏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