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五百八十二章 黑暗缔造者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原本大墟的时辰与太皇天不同,太皇天的神魔术数太差,太阳亮起熄灭并非是按照十二时辰来分,所以从前太皇天的白天和黑夜并不准时。

    而秦牧轰碎了太阳之后,延康国师重造太阳,用的便是延康国的十二时辰。

    并且国师有些强迫症,力求做得尽善尽美,新太阳亮起的那一刻,也是延康日出的那一刻,新太阳熄灭的那一刻,也就是大墟黑暗降临的那一刻,分毫不差。

    也就是说,现在的大墟也是黑夜。

    能够在大墟的黑夜中行走,只有两种可能,否则便会死得无比凄惨,会被诅咒或者黑暗中的魔怪吃掉。

    第一种可能是,拥有神祇般的实力,

    第二种可能,便是像秦牧这样出生在幽都。

    第一种办法是强者以自身的神威魔威逼退黑暗,让黑暗无法近身。第二种办法像秦牧这样的特殊出身,进入黑暗之中,诅咒和黑暗中的魔怪不能伤到他。

    前一种方式,进入大墟的黑暗中的强者无法看到太皇天,太皇天中的人无法看到他。

    而后一种方式则像是行走在太皇天中,太皇天的人可以看到一个有如黑沙般的黑影,秦牧也是通过这种方式结识了桑婳。

    不过,后一种方式虽然可以看到太皇天的人,但是不能交流,无法传递出有用的讯息。

    而现在,秦牧看到了另一个也可以走入大墟黑暗中的人,心中不免震惊。

    “阎王和土伯都说过,我是第一个在幽都出生的胎生生灵,难道在我之后,也有人在幽都出生?土伯为何没有说过这件事?”

    他心中不解,打量黑暗中的那个黑影,那个黑影也在打量他,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两人迈开脚步,围绕对方徐徐转动,想要从对方身上看出些什么。

    秦牧停步,那个黑影也停下脚步,转过头来向旁边说些什么,只是无法听清。

    “他旁边应该有人!”

    秦牧心头微震:“不过这个人并非是走在黑暗中,而是逼开黑暗,所以我无法看到。”

    那个黑影突然转身,纵跳如飞,消失不见。

    秦牧没有追过去,对方应该在大墟中,如果想要躲避的话有很多办法,随便钻入一个遗迹之中即可从他眼前消失。

    “魔族中的霸体……他是怎么出现在大墟中的?难道是从灵能对迁桥过去的?不可能,他身边肯定有一尊魔神层次的存在,倘若魔神穿过灵能对迁桥,一定会被发现。”

    他百思不得其解,喃喃道:“难道说,还有其他通道可以进入大墟?”

    大墟的秘密极多,秦牧便曾经通过大墟进入上皇时代,还从冥谷去过幽都,酆都也去过两三次,可见大墟的确有可能连接其他世界。

    “桑葉尊神等人称大墟为开皇天庭,那里还有许许多多的隐秘等待发现……嗯,或许可以询问一下幽都的府君!”

    秦牧振奋精神,身躯一摇,身后出现一座承天之门,门户徐徐开启,幽都魔气涌出,让黑暗更黑。

    瞎子微微皱眉,想了想,没有制止秦牧,心道:“牧儿一向有主意,还是不用管他,看看他打算做什么。”

    秦牧定了定神,口中传来悠长抑扬顿挫的幽都魔语,他只是念诵幽都魔语,并未催动牵魂引的功法。

    过了片刻,承天之门中一道灯光照来,瞎子向门中看去,只见一艘小船从黑暗中驶来,灯光是从船头的马灯上传来的。

    “阴差!”瞎子心中一惊,背后的龙拓神枪发出一声低沉龙吟,紧张无比。

    “瞎爷爷,龙拓前辈,不必紧张,这位是幽都的天齐仁圣王,也是幽都的巨头,被称作幽都府君。”秦牧的声音传来。

    瞎子瞪大眼睛,心中大震:“牧儿而今竟然与幽都勾搭上了?而且还勾搭了幽都的府君?这些日子不见,这小子越发能耐了!”

    话虽如此,他依旧不敢有任何放松,龙拓化作黑龙枪徐徐围绕他周身游弋,随时准备出击。

    “又是你……”

    一艘纸船从承天之门中驶出,马灯被摘下来,船上的老者面无表情,藏在马灯后面,灯光照亮秦牧的脸,声音中也没有任何情感:“你不要惹事,乱用幽都语,对你没有好处,当心触碰到封印,你便悔之晚矣。”

    秦牧连忙陪笑道:“府君,这次请你前来……”

    阴差老者摇头道:“不是请我前来,而是你的幽都语迫使我不得不前来,免得你又做出什么混账事。有什么事?你说吧,只要不触犯幽都的规则,能帮你解决我便帮你,倘若太难,那就告辞。”

    瞎子眼中神光氤氲,向马灯后的那个阴差老者的面孔看去,却死活也看不清这位府君的相貌,心中骇然。

    他的修为精进,已经跨越了神桥,站在南天门外,修为提升巨大,神眼的能力自然也大大提升,竟然看不出这位夫君的面容,可见其人的本事深不可测。

    “牧儿竟然真的与这位天齐仁圣王有交情。”

    瞎子心中暗赞:“牧儿果然与我一般,朋友满天下,没有辜负我多年的教导。”

    秦牧将自己刚才所见和自己的两个猜测说了一番,道:“敢问府君,我出生之后,是否有第二个生灵诞生在幽都?而且此人也是胎生?”

    阴差老者冷笑一声:“出了一个秦凤青,哪里还敢让第二个秦凤青出世?这等穷凶极恶的顽劣之徒,一个就已经折腾得够呛了,自你出世之后,土伯便严查幽都各界,断无第二人!”

    秦牧大惑不解,问道:“那么,这个黑影为何能够与我一般,进入大墟的黑暗中?”

    “你刚才只说了两个猜测,但是你不知道还有第三种可能。”

    阴差老者道:“大墟的黑暗是诅咒,也是破坏,也是封印。这种黑暗,自然不是平白无故就生出来的,而是有人制造出来的。大墟黑暗的制造者,自然可以进入黑暗之中。”

    秦牧身躯大震,脑中轰鸣!

    阴差老者说的没错,大墟黑暗的制造者,的确可以进入黑暗而不被黑暗所伤!

    刚才他误以为自己遇到了同类,所以猜测黑影是来自幽都的霸体,没有往这方面想,而现在想想那个黑影应该是个少年,他的速度并不十分快,显然修为尚未达到神境。

    倘若这个黑影少年与大墟黑暗的制造者有关,是其传人,他精通黑暗中的诅咒和封印,那么他一定有办法进入黑暗中而不被黑暗所伤!

    “你的问题我帮你解决了。”

    阴差老者登上纸船,依旧将马灯挂起,调转船头,冷冰冰道:“没事不要胡乱说幽都语!我刚才还在做事,收火荼罗的魂,偏生听到你的声音,吓得亡魂都快冒出来了!咄,你再惹事,等你死后要你好看!”说罢,又催动小船驶入承天之门。

    秦牧连忙挥手,笑道:“府君,等我死了,我给你带好多好吃的好玩的过去!”

    “用不着!”

    承天之门中传来一个硬邦邦的声音。

    “牧儿,你交朋友的确有一手,朋友满天下,连幽都都有。”

    瞎子由衷赞道:“我能看得出来,这位天齐仁圣王很喜欢你。”

    秦牧连忙谦逊道:“这还要多亏瞎爷爷教导有方,我便是秉承瞎爷爷的教诲,谦逊做人,这才能得到府君的青睐。”

    “我没有!”承天之门中远远传来阴差老者的声音,很轻很淡。

    秦牧与瞎子装作没有听见,相互吹捧一番,彼此都容光焕发,秦牧心满意足的关闭承天之门,思索道:“这个时候,怎么大墟中会出现黑暗缔造者的弟子?他进入大墟所为何事?”

    瞎子收回龙拓神枪,迈步向司婆婆那边走去,淡然道:“延康变法,牛鬼蛇神都跑了出来,钻出来许多石像和天象武器,这些石像至今没有动静,神兵也被国师拿走封印。当然会有人出来看一看。你不用太担心,大墟很是安全,不会有什么危险。倒是延康,须得小心一些。”

    秦牧将这件事暂且放下。

    黑暗缔造者的弟子身边,应该是一尊神魔,只是不知道是神还是魔,他们进入大墟的确是个隐忧。

    不过,而今的延康已经今非昔比,高手众多,神祇也留下了几尊镇守,延丰帝也留在京城,应该不会出多大问题。

    大墟。

    “刚才看到的那两个身影很奇怪。”

    黑暗中,一个年级与秦牧仿佛的少年停下脚步,对身边一尊身躯伟岸的神祇道:“那个少年在打量我,对我的出现很惊异,但并不奇怪,似乎见过这种事情。阳星君,此人很有些可疑。”

    他身边,一尊三足神祇浑身如火,背后双翼,像是一轮行走的太阳,声音震动,道:“齐公子多心了。我这次从天上的太阳中下来助你,寻找那个叫做秦牧的少年,敢问此人所犯何事?”

    齐公子道:“从幽都传来消息,此人是出生在幽都的魔,被封印后流放到延康,上面很是重视,但又无法将天兵天将送到下界,所以派我前来,将他擒拿归案。上头并不信任魔族,陆离也有自己的想法,想要擒下这个秦牧,成为幽都一霸。上头第二层意思是,让我启动天象神器,尽早降劫给延康。”

    三足的阳星君皱眉,道:“天象神器被延康国师收走,不知道藏在何处。”

    齐公子不以为意,悠然笑道:“这个幽都出生的秦牧,不就是最大的天象神器吗?打破他的封印,他摧毁延康,最简单不过。”

    阳星君身躯大震,由衷赞道:“齐公子英明!”

    ————第二更,今天晚上是没有第三更啦,大家看完这章投完票就早点歇息吧,重点是投完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