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六龙脉,千龙浮雕的门户前,秦牧身后跟着成群的大大小小的蛟龙,仰首抬足,紧紧跟着他,都在等着投食。

    龙娇男也跟在后面,目光闪动,时不时落在驭龙门的那头红蛟身上。这次豢龙君让秦牧来给群龙喂食,驭龙门的那头红蛟也在其中。

    龙王的红蛟乃是教主级的存在,与龙娇男很熟,尽管红蛟被豢龙君夺了去,但是只要龙娇男吹动玉笛,便依旧可以控制红蛟。

    秦牧眼珠子不转,脑子却转得飞快,苦苦思索脱身之道。

    倘若豢龙君收了那巨大的龙巢,稍加催动只怕自己便连同帝碟一起飞到龙巢里乖乖的蹲着,那时候自己该怎么解释这帝碟的来历?

    被群龙撕碎吃掉,这只怕还是比较能够接受的结局,关键是死不掉怎么办?

    现在直接跑掉的话,根本跑不过这些屁股后面的蛟龙,而且还有龙娇男在这里,自己若是要跑,肯定会被这女人痛下杀手。

    “婢,抓药炼丹。”

    秦牧将饕餮袋丢给龙娇男,脸色阴晴不定。

    虽然距离龙巢稍远一些,但他的脖子上挂着的帝碟还在蠕动,似乎要活过来一般,与龙巢产生莫名的联系,而且也越来越热越来越烫,似乎随时可能化龙飞起落入龙巢。

    龙娇男强忍怒气,打开饕餮袋,分拣灵药。秦牧取出龙珠,握在手中,汲取龙珠的能量,顿时一股股恐怖的力量席卷他的全身,涌入四肢百骸,让他的力量直线暴增!

    “不管怎样,必须要离开,否则豢龙君收了龙巢之后,那就再也没有离开的机会了!”

    秦牧伸手一抓,岩浆河中一道滚烫的岩浆飞起,向他这边飞来。

    “让我喂龙,那就喂!不仅要喂,还要拐!我跑是跑不过豢龙君,不过骑着龙跑,那就难说了!”

    他的元气化作玄武元气,岩浆的温度降低,但是却没有凝固,许多亮晶晶的金属从这道岩浆中滴落下来,砸在地上叮叮作响。

    凝固的是岩浆中的玄金精英,玄金精英需要更高的温度才能熔化,而岩浆熔化的温度较低。

    秦牧用这种方法可以更快的将岩浆中的玄金精英提炼出来,而且纯度极高。

    很快他便搜集到足够多的玄金精英,炼制了一根金笛,而这时龙娇男还在分拣灵药,尚未拣完。

    秦牧将金笛放在嘴边,运转豢龙经中的御龙诀,鼓荡元气吹动金笛,笛声响起。

    御龙诀他还是第一次修炼,笛声还有些笨拙,不过试了几次腔调之后秦牧便熟练起来,有几条修为较低的蛟龙随着他的笛声飞来飞去,很是受用。

    秦牧迈步走动,又有几条蛟龙随着他的走动,也被他调动起来,渐渐地,秦牧感觉到通过笛声,那七条蛟龙的庞大精神与他的精神相连。

    轰隆!

    他脑中轰然,立刻感觉到自己的精神思维与这七条蛟龙宏大如渊如海的精神联系在一起!

    龙娇男眼角跳动,停止拣药,目光闪动,取出自己的玉笛,也吹起笛声,与他争夺这几条蛟龙的控制权。

    “婢,作死吗?”

    秦牧大怒,突然放开金笛,元气吹笛,笛声宛转,而秦牧却一拳向龙娇男轰去,他彻底动怒,这女人总是给他使绊子,不杀掉龙娇男,想走都难!

    “老娘也忍你好久了!”

    龙娇男听到婢这个词不由大怒,将玉笛放开,同样元气吹笛,探手向秦牧迎来。

    “这女人不会这么蠢,她明知道豢龙君给了我一枚更好的龙珠,却还主动迎上我的手掌,里面有诈!”

    秦牧立刻受力,就在两人手掌将触未触的一瞬,一头红蛟猛然窜来,横身向秦牧撞去,正是驭龙门的那条火蛟龙!

    此刻豢龙君在试图收取龙巢,全部精神精力都放在龙巢上,对他养的龙控制减弱,龙娇男顿时可以与红蛟联系,下令红蛟击杀秦牧。

    秦牧已经料到危险,立刻飞身后退,一条青色蛟龙顿时张牙舞爪,与红蛟轰然碰撞,龙脉中恐怖的气浪喷涌,将秦牧和龙娇男掀飞!

    秦牧落下,下方便是炽热的岩浆河,少年落在滚滚的岩浆上,岩浆顿时轰鸣,从浓烈奔腾的河流中升起两条火蛟龙,载着他向龙娇男冲去。

    龙娇男也被震得贴在墙壁上,立刻笛声婉转,控制住另一条蛟龙,那条蛟龙匍匐在地,喉咙中火光熊熊,愈发明亮,张开大口一道火光喷出,顿时火焰填满整个龙脉,滚滚的离火如同一条火龙向秦牧冲来!

    那火是离火,炼化一切,连岩浆也被蒸发!

    秦牧的笛声立刻将另一头水蛟龙控制住,水蛟龙扑到那条火蛟龙头顶,张口喷出坎水,压制离火,两条蛟龙顿时扑到一起厮杀!

    秦牧并指一剑刺去,无忧剑出鞘,穿过层层火焰,闪电般来到龙娇男的眉心。

    龙娇男心中一惊,来不及闪避,急忙侧头,那口无忧剑擦着她的脸颊刺入她身后的龙鳞之中。

    “好险!”

    她还未来得及松一口气,突然数以千计的剑光从火焰中穿过,将她淹没!

    就在此时,红蛟突然盘绕身躯,围绕她飞速盘绕,将她层层裹住,叮叮叮无数剑光碰撞龙鳞的声音传来,秦牧刺来的飞剑悉数被这头教主级的蛟龙挡下。

    这条龙脉中,一条条蛟龙陷入慌乱,纷纷发出一声声厚重龙吟,龙吟震荡,将秦牧和龙娇男震得耳膜几乎炸开。

    秦牧元气吹响金笛,力图控制其他蛟龙,龙娇男也急忙鼓荡元气,与他争锋。

    一条条蛟龙被她们二人的笛声控制,精神与他们相连,各自捉对厮杀,这些蛟龙的修为几乎是近神的高手,强横无匹,对神通用的较少,更多的是肉身的碰撞。

    秦牧这才看到作为龙族,其肉身是何等可怕,身躯游动间,全身上下几千块肌肉被调动,几百条大筋绷紧放松间便是晴天霹雳般的巨响!

    这是可以移山填海改天换日的力量,充斥在这些龙族异种的体内,爆发力之强,超过同境界的人族不知多少倍!

    倘若这些蛟龙施展神通,威力爆发,那就更加恐怖。

    不过秦牧和龙娇男都有自知之明,刚才两条蛟龙一条喷火一条吐水,他们二人几乎横死在龙脉中,所以尽量不让这些蛟龙施展神通,仅凭肉身碰撞。

    他们两人修为境界虽然有高有低,龙娇男是七星境界,远在秦牧的六合境界之上,但是论元气深厚程度,秦牧却比她丝毫不差。

    他们的笛声所能控制的蛟龙都是三条,再多的话,元气不够,精神也有所不支。六条蛟龙的实力极为强大,在通道中厮杀,杀得龙脉断流。

    秦牧是刚刚修炼御龙诀,但是修炼的比较完整,龙娇男修炼这门功法三四十年之久,却是残篇,两人御龙的手段几乎不相上下。

    龙娇男还是占了优势,因为龙王的那条红蛟与她相熟,更容易被控制,厮杀起来也最是凶猛,操控如意。

    而秦牧是刚刚以笛声与三条蛟龙建立联系,因此操控起来有些不太如意。

    这一点差距,便注定了两人的结果!

    龙娇男控制红蛟咬住一条黄蛟龙的脖子,重重摔在龙脉的石壁上,那红蛟四肢仆地,蜿蜒游动,穿过其他厮杀中的蛟龙飞速向秦牧扑去。

    “臭小子,我要为驭龙门老小报仇!”龙娇男厉声叫道。

    秦牧眼睛一亮,身形飞速向后退去,猛然化作一道阴影贴在地面上,贴着龙脉的石壁游走,从扑来的红蛟头顶绕过。

    “龙姐姐,对不住了。”他的声音从墙壁中传来,飞速接近。

    龙娇男心中一惊,就在此时她的身后出现一个巨大的阴影,龙麒麟早已在等待红蛟离开她的那一刻,立刻张开大口,熊熊真火喷出。

    龙娇男急忙转身,抓起龙珠迎上,那龙珠遭遇麒麟火,迸发出五彩光芒,将麒麟火挡住!

    龙麒麟的实力可以媲美天人境界的高手,他的麒麟火猛烈无比,将龙娇男抓住龙珠的手烧得焦黑,但龙珠后面的龙娇男却安然无恙。

    而在此时秦牧所化的黑影从上空落下,影子变成实体,一拳轰在龙娇男后心。

    轰隆!

    龙娇男被他一拳轰飞,撞在龙脉石壁上,全身骨骼噼里啪啦爆碎。

    “倘若有来世,找我复仇!”

    秦牧并指一挑,无忧剑刺入尚未从石壁上滑落的龙娇男眉心之中,将她钉在那里。

    唰。

    八千剑雨齐至,插满石壁。

    秦牧剑指向后指去,无忧剑回鞘,其他飞剑则纷纷攘攘落入他的饕餮袋中。而石壁上的龙娇男已经找不到了,只剩下一堆碎肉。

    她已经不可能蜕皮重生了。

    秦牧元气催动笛声,一条火蛟龙飞奔而来,秦牧纵身跃起,喝道:“龙胖!”

    龙麒麟连忙跳到龙背上,讨好的晃了晃尾巴,秦牧这才看到这厮嘴里居然还叼着豢龙君的饕餮袋。

    “干得好!”

    秦牧难得赞扬一句,让龙麒麟心花怒放。笛声变得急促,火蛟龙立刻转向,沿着地底龙脉的来路狂奔而去。

    “以这条火蛟龙的速度,全力奔跑的话,应该不到一日时间便可以跑出大墟,跑到延康国!”

    秦牧兴奋,回头看去,脸色铁青,只见这条火蛟龙虽然跑得飞快,但是其他蛟龙却如影随形的跟着他,有的飞,有的跑,有的游,纷纷仰着脑袋眨着龙眼看着他,一幅等待投食的样子。

    “我只喂过你们一次,不要总是跟着我!”

    秦牧告饶道:“求你们了!你们自由了,想去哪儿去哪儿,别跟过来!”

    那些五颜六色的蛟龙依旧跟着他,侧着头看着他,等待投食。

    “都跟龙胖子一个德行!”

    秦牧气结,拿过来豢龙君的饕餮袋,老老实实的炼丹喂这些跟屁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