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可!”司婆婆等人异口同声道。

    聋子探手向无妄城深渊中抓去,法力涌出,一道岩浆冲天而起。聋子抓起大笔,以岩浆为墨,以大地为纸,在地上笔走龙蛇作画。

    他的笔,以一头修炼到通神境界的火狼的尾毛为毫,以大墟一处遗迹中得来的神骨为杆,秦牧幼年时经常拿来玩,总是要被聋子打手心。

    这种火狼尾毛可以沐浴烈火而不伤,神骨则可以尽情的释放法力,酣畅淋漓的书写文章!

    聋子一向是温文尔雅,甚至还有些迂腐,虽然有钱时气派非凡,像是高高在上的皇子游戏人间。但是没钱时穷酸潦倒,蹲在街角卖画连吆喝都不敢发出一声。

    而现在,他握住自己的笔,笔锋突然一下子狂放狂野,整个人也突然一下子变得狂放狂野,有着书生挥斥方遒独有的意气风发,独有的癫狂放纵!

    “聋子,我来助你!”

    屠夫见到他的笔锋,游走的笔触和火焰中熊熊燃烧的画,不由生出一股豪情,挥刀斩平大地,让聋子可以尽情挥洒。

    他以元气为柱,手持元气柱搅动空中的岩浆,让岩浆不至于冻结成石,长声吟道:“笔走龙蛇,词倾河汉,妙年德艺双成!帝庭敷奏,亲擢冠群英。龙首其谁不取,便直饶,勋业峥嵘。”

    “偏他甚,泼天来大,一个好声名!忆曾,瞻拜处,当年天图,今日无妄城。叹白首青衫,又造宾闳。谨贽诗文一卷,仗仙风,吹到蓬瀛!”

    “依归地,熏香摘艳,作个老书生!”注①

    他诗情大发,一首词曲别有一番豪迈的滋味,道尽聋子一生的心路,从天图太子,技业冠群雄,书芳满天下,到国破家亡,穷困潦倒,卖画为生,让人不禁心中既有慷慨激昂,又有老来悲白发的苍怆心境。

    “阿巴!”

    哑巴竖起大拇指,丹田中轰隆一声巨响,有如大日燃烧,身后铁炉像是火山喷涌,熊熊火力向岩浆中灌注而去。

    烈火熊熊,屠夫元气为杵,搅动岩浆,火光照亮他的脸庞和胸膛,烤成红色。

    聋子哈哈大笑,像是饮醉了酒一般,愈发放纵自我,脚步踉踉跄跄,大笔也越发走无定势,像龙像蛇,像凤凰飞,像蜻蜓点水,像乳燕学飞,像老牛耕耘。

    他的身后,元神浮现,与他一起持笔作画,倾注满腔心血,书写波澜壮阔的文章和山河气象。

    旁边,秦牧与霸山祭酒、司婆婆等人都看得呆了。

    他们从前从未想到过,一向严肃着脸老实巴交的聋子,竟然也有如此恣情率性狂放放纵的一面。

    他以岩浆为墨,大地为纸,在不长的时间内便让方圆数十亩大小的地面布满了岩浆火焰,那地面上的画笼罩在火光中,金灿灿的竟然有些刺眼。

    谁能想,一介老书生心中竟有如此酣畅淋漓的豪情?

    聋子画个不停,画出天与地,天留白,地青青,画出风云雷电,画出魏巍山川,画出一尊尊姿态各异没有一个重样的神与魔,画出无尽的大军,肃杀,冲锋,那些宛如钢铁般的筋躯筋肉狰狞,刀剑锋利铮亮。

    他画出了战场,画出无数正在跃起的矫健身姿,秦牧等人只看一眼,便觉得画中的神魔和狰狞军队,便要从画中跳出来一般!

    那些肌肉的爆发力,那些挥刀劈落的身影,那些即将从云层中迸发出的闪电和雷霆,那些将要爆发的倾盆大雨,那呼啸的飓风,肆虐的龙卷,崩塌的山,沸腾的海,竟然如此真实!

    聋子,正在画出一个波澜壮阔的世界,正在让这个世界走入真实!

    屠夫的诗歌让他的灵感爆发,让他的情怀激荡,激发了他胸中的豪情和创作的力量,他完全沉寂在这种癫狂的创造之中,直抒胸臆,放纵心中的幻想。

    过了不知多久,瞎子紧张道:“魔族的大军将要到了!距离这里还有百里!”

    聋子充耳不闻,继续作画。

    瞎子皱眉,道:“还有八十里地!”

    秦牧抬头向八十里外看去,那里漆黑的魔气像是黑雾一般飞速向这边涌来,他双眸开启一层层阵纹,心头大震,只见群山之中无数巨大的魔怪潮水一般漫过一座座山峰,一路狂奔,挥舞着各种古怪的兵器,张口大叫着向这边奔来。

    他们衣不蔽体,身上的衣衫破破烂烂,不像是罗浮天的魔族,反倒像是逃难的人们。

    他们的体型巨大,奔跑如飞,长得奇形怪状,像是不同的生灵拼凑到一起变成的怪物,身上筋肉和器官崎岖畸形,比魔族要可怕太多太多。

    有的魔怪身上长满了各种种族的脑袋,手臂是由无数条手臂扭曲在一起组成,有的是浑身白骨,像是骨架生长成的怪物,有的脸上长满了大大小小的眼珠子,有的像是蜈蚣一般长了数不清的腿脚。

    他们的兵器也极为原始,是带着血肉的大骨头棒子,眼中闪烁着嗜血的欲望,奔行途中,摧毁一切。

    “这并非是魔族,而是来自幽都的魔怪!”

    秦牧压下心头的震动,这些是幽都中的游魂吸收了幽都的魔气和魔性而诞生出的畸形怪物!

    幽都,并非完全是土伯的领地,他曾经游历幽都,虽然时间不长,但也可以看出土伯对权力不怎么看中。

    土伯最关心的是规则。

    幽都的规则。

    只要不破坏幽都的规则,他很少会主动干预幽都的生命体。

    这些幽都魔怪,便是土伯放任不管的结果。

    突然,一道道粗大无比的魔光带着黑色的火焰从涌来的魔怪大军后方照射过来,像是一道道火柱扫平魔怪大军的前方,不断向前犁地,将山头熔化,将河流蒸发,将树木点燃!

    秦牧的目光越过这些魔怪,向魔光的来源看去,看到了大军后方,一尊尊有如燃烧的火山般的黑暗魔神,身躯高大魁梧,走的很慢,但是脚步太大,一步跨出便足以让这些幽都魔怪奔行良久。

    “幽都中,集恶念和魔性而诞生的魔神,魔族的老祖宗!”

    秦牧心神紊乱,突然看到魔怪大军前方,正有不少太皇天和延康的神通者正在飞速奔逃,他们显然是正在历练,没有注意幽都魔怪大军的到来,待发现时为时已晚。

    嗡——

    一道黑色翻滚着火焰的光柱犁过,十多位神通者立刻蒸发,尸骨无存,其他神通者连忙躲避,险之又险的避开魔神目光,但随即被潮水般涌过来的魔怪大军淹没。

    这些延康和太皇天的神通者连一点浪花也没能掀起来,便彻底消失。

    “四十里了!”

    瞎子紧张万分,高声道:“聋子,好了没有?三十里了!备战!”

    他的话音刚落,聋子突然收笔,重重一点,将这幅画点活,火焰呼啸而过流遍这幅百亩大画。

    聋子以笔为枪,重重一挑,百亩大画突然间立了起来,接着,这幅大得难以想象的画渐渐地散发出一股莫名的气息。

    画与天地相容,从他们面前消失。

    轰隆,轰隆。

    天上有雷霆声传来,一道道闪电惊醒了众人,众人抬头看去,只见天空中突然间阴云遍布,乌云中流火,浓烈的难以想象。

    那流火的乌云弥漫的范围越来越广,笼罩距离越来越大,突然飓风骤起,粗大无比的龙卷风带着熊熊火焰从天而降,一道,两道,三道……

    顷刻间,无数道火龙卷像是天公的龙,垂尾而下,将大地撕裂,点燃,疯狂卷动向前方涌去!

    哗——

    天空下雨了,不过落下来的并非是雨水,而是熔岩火雨,一块块巨大的熔岩带着火焰从高空像是雨滴一般斜斜坠落,轰向正在狂奔而来的幽都魔怪大军,砸得无数魔怪魔仰马翻!

    无数龙卷风呼啸冲入大军之中,到处都是被扭曲的不成形状的躯体,翻滚着被带着高空,随即被狂暴的风卷碎,或者死在从天而降的雷霆之下。

    突然间,云层中一尊尊神魔率领千军万马从云中跃出,从天而降,斜斜向下冲去,杀声鼎沸,震耳欲聋。

    那是数以百万计的神魔大军,与涌向这边的魔怪大军轰隆碰撞,无数残肢飞在空中,场面血腥而壮阔。

    秦牧、瞎子等人呆呆的看着这一幕,无需他们入阵厮杀,无需他们奋不顾身,魔族的前锋大军竟然被挡住了。

    被一人挡住!

    聋子持笔挥洒,继续作画,一尊尊神魔和将士从他的笔下跃出,冲向战场,悍不畏死,空中风雨雷电,肆虐横扫,却偏偏没有触碰到神魔大军,只轰击在魔族的大军头上。

    这些神魔大军都是画中人,画中的风雨雷电与他们无关。

    “难道这些幽都魔族大军,冲入了聋爷爷的画中世界?”

    秦牧突然心中微动,想到一个可能,不过,聋子这幅画肯定有边界,那么画中世界的边界到底在哪里?

    他四下张望,看不到这幅画的任何边界。

    聋子的画道,令人高山仰止,已经高深到需要秦牧再次潜心学习的地步!

    “延康国师说聋爷爷一人可挡百万雄师,所言不虚!”

    秦牧心道:“而这句话,不过是天图国被灭,国都化作十八层地狱之后,延康国师对聋爷爷的评价。”

    注①:宋朝石孝友的词,满庭芳,宅猪稍作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