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五百八十九章 你再说一遍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手机阅读:m.dijiuzww.com/0_3/4457223.html
    屠夫、哑巴和瞎子等人跟在神魔大军后方衔尾追杀,诸多魔族之祖带着漫山遍野的幽都魔怪疯狂向后逃去。

    待追杀了三五十里地,神魔大军止住,瘸子背着药师还在埋头往前冲,突然发觉四周无人只剩下他们二人,不由连打几个冷战,掉头便跑,跑回大部队中这才放心。

    司婆婆向他悄声道:“这里是聋子的极限,不能再往前走了,再追杀的话,就露馅了。”

    瘸子埋怨道:“你们也不提前知会一声,害得我还在往前冲……”

    药师从他背上下来,两条腿还有些发抖,埋怨道:“死瘸子,差点便被你交待在乱军中了!”

    另一边,聋子还在挥毫如飞,面色潮红,秦牧看出来不对劲,立刻上前拉住聋子,口中传来龙吟般激昂清越的喝声:“聋爷爷,退兵了,醒来!”

    聋子停下手中的笔,露出迷茫之色,突然喉头一甜,一口鲜血涌出。

    秦牧脸色微变,十指翻飞,在他的咽喉与心肺处连连点动,封住他狂乱的气血,接着一指点在他的眉心,随即围绕他飞速游走,施展出造化天魔功,一道道指力点在聋子身上!

    聋子这次可以说是全力爆发,伤到了心神,心神分为心和元神,心脏是气血中枢,他的气血狂暴,血管承受不住,心脏也承受不住,因此吐血。

    秦牧封住他的心脏和咽喉处,将血逼回。

    而聋子的元神消耗太大,元神不稳,有元神瓦解之势,所以秦牧以造化天魔功封住他的魂和魄,让他魂魄无法离开身体。

    这样便可以拖延时间,方便医治。

    秦牧飞速取药炼丹,过了片刻,丹药已成,他捏开聋子的嘴,送服下去,又以各种手法将药力化开。

    司婆婆瞎子等人归来,药师立刻接手过去,为聋子医治,道:“幸好牧儿见机得早,聋子的问题不大。他这次元气大损,但有我在,保管今晚便活蹦乱跳。”

    聋子闷哼一声,淡然道:“我不会活蹦乱跳,读书人,活蹦乱跳成何体统?”

    众人放松下来,司婆婆询问道:“聋子,你的这幅画能够维持多久?”

    “只要画中世界不被打碎,这些神魔大军便可以永远存在。”

    聋子坐下来,药师为他悉心调理,忙前忙后,秦牧跟在旁边为药师打下手,狐灵儿端着针盘为秦牧打下手,三人相互交流,很是热闹。

    “不过打坏这画中世界却也不太麻烦,魔族只是被打个措手不及,看不出我们的虚实,所以会被我得逞。”

    聋子脸上扎满了银针,眼角乱跳,药师又一根扎在眼角,现在不跳了,只是感觉半张脸麻木了。

    聋子眼睛歪了,两个眼珠子一个在上边一个在下边,嘴角流涎,道:“今晚若是能恢复元气,我连夜再画一幅,让他们更加忌……药司,我感觉只鸡的脸不是只鸡的了,我找不到色头了……”

    “这根针是用来针灸你的元神的,不过会刺到你的面部神经,让神经暂时失调。不用担心!牧儿,你做得很好,封住了他的魂魄,你来看这一针该如何扎?”

    药师有些迟疑不定,指着聋子脊梁骨的一处位置,询问秦牧道:“我现在不敢肯定要不要扎在这里……”

    秦牧细细打量,笑道:“药师爷爷是考较我了,这个位置扎进去,恰恰穿过地魂,定在元神的会阴处,一针下去,针会穿入生死神藏,幽都魔气魔性入侵,侵染会阴,污染地魂,肯定无法生育,而且还会性情大变。”

    药师不动声色收回银针,徐徐点头道:“我是在考较你,竟然被你看出来了。”

    秦牧笑道:“我就知道你是在考我!药师爷爷这一针应该打算贯通生死神藏与神桥神藏,让聋爷爷的元气能够在两个神藏间运行,所以这一针应该扎在这里!这一针是从神桥神藏穿入,将神桥的元气引渡到生死神藏,足以压制生死神藏的魔性魔气而不会伤到聋爷爷的生育功能。”

    他的手指往上移了几分,期待的看着药师,道:“这才是药师爷爷准备扎的位置!对不对?”

    药师长长嗯了一声,面不红心不跳,将银针扎在秦牧所说的地方,心中暗道一声惭愧:“牧儿这小家伙不愧是建立了神桥空间术数模型的人,对神桥的理解比我高出了那么一点点儿……”

    聋子听到两人的谈话,额头冒出冷汗,豆大汗珠滚滚而下。

    “如果扎在聋爷爷这里呢?”狐灵儿指着聋子的气海,兴奋的问道。

    秦牧和药师连忙道:“不能扎这里,一不小心修为就会被废掉!”

    聋子面色如土,斜着眼睛去看狐灵儿:“灵儿,我还教过你读夫呢!”

    药师毕竟还是比秦牧高明,秦牧只是对神桥神藏了解比较深,对其他神藏的理解便不如药师了,大部分时间只能看着。

    终于,聋子元神稳固,药师又配了药让他恢复了元气。

    到了夜间,远处传来魔族凄厉的吼叫声,吵了一夜,时不时擂鼓,做出黑夜袭击的姿态,然而魔族始终按军不动,只是为了骚扰秦牧等人,不让他们歇息而已。

    到了第二天,魔族的后续部队陆续赶来,军力极多,而且还有部队继续赶到这里。

    诸多魔神主将纷纷来到阵前,远远向无妄城深渊方向看去,诸多魔神心中骇然,只见对面一座无比壮丽的神城突兀的出现在原本是无妄城的废墟上!

    这座神城高达百丈,城墙如山,横在天地之间,城中楼宇高耸,城垛上架着一口口神炮,而在城中的高塔上,一口口巨型大眼睛状的射日神炮多达百座!

    而城墙上,立着无数神魔将士,金甲神人,威风凛凛,正在城头巡防,走来走去。

    这座神城的上空,更是祥云袅袅,彩霞千条,那是神魔的气息散发出的异象!

    魔族大军中一片惶恐不安的情绪蔓延开来,各军的魔神主将也是面面相觑,原本应该是废墟的地方,突然多出了一座如此气派如此壮观的神城,竟还有这么多的神魔镇守!

    而看城头的那一口口神炮,密集得可怕,足以将涌来的魔族军队轰成渣。

    城中的那一口口射日神炮,更是多得令人发指,百座射日神炮,这哪里还是打仗,用来灭掉一个世界也足够了!

    即便是魔神见到这副景象也不禁胆战心寒,只得按兵不动,祈祷对方不要攻过来。

    一尊魔神身后双翅张开,低声道:“我先向缚日罗尊王禀告此事,你们压住阵脚,不要被对方攻破大营。”

    他飞行良久,迎上率领大军赶来的缚日罗,说了此事。

    缚日罗惊讶道:“竟有这种事?先不要进攻,派些斥候过去,探探虚实。我率领军队最多晚上便到。”

    那尊魔神称是,飞身返回,命一队斥候去打探虚实。

    那队斥候距离这座神城还有三十里地,突然几十口大炮射出一道道光芒,将这一队斥候轰杀成灰。

    那尊双翼神魔连忙飞回,向缚日罗道:“尊王,我派斥候过去,被城上的炮光轰杀在三十里外!这座神城上的炮,都是真的!”

    缚日罗头皮发麻,失声道:“哪里有这样的神城?倘若太皇天有这等神城,早就将我魔族灭族了!太皇天不可能有,延康也不可能有!这座城不可能是真的!”

    那双翼魔神低头不敢说话。

    缚日罗脸色阴晴不定,喝道:“传令前线,谁也不许撤,谁敢撤,我斩谁头颅祭旗!等我大军到了,一波将其推平!”

    双翼魔神唯唯诺诺,飞身去了。

    待到晚上,缚日罗终于率领大军赶至,来到阵前,遥遥看向那座神城,只是看不分明,他脸色阴晴不定,难以拿定主意。

    倘若这座神城是真的,强攻过去,只怕即便是魔神也要死伤惨重,他也不敢拿魔族的未来去赌。

    城中,秦牧等人收拾行装,准备撤离。

    这座神城是假的,聋子连夜画出来的,虽说整个城都是假的,但城墙上有几十口炮是真的,是秦牧元神会议统治司芸香,让司芸香连夜送来的。

    也正是因为这几十口炮,才能唬得住魔族,让诸多魔神和缚日罗真真假假难以判断。

    不过,倘若缚日罗下定决心来攻,只怕不用魔族的主力出战,仅仅是幽都魔神和魔怪,便足以将这座城推平。

    所以秦牧等人现在只能溜走,否则等到缚日罗攻来,那就走不掉了。

    秦牧等人走出城门,正欲向东方的离城赶去,突然黑暗的夜色突然亮了起来,空中一轮太阳冉冉升起,照亮方圆数千里!

    刚才还是黑夜,现在一下子变成了白天!

    “难道是国师造日,造错了时辰?”

    秦牧等人正在猜测,只见一尊浑身燃烧着熊熊神火的三足神祇迎面向他们迈步走来。

    他走动之时,天上的太阳也随之而动!

    “阳星君,这里应该便是我在大墟遇到那个少年黑影的地方。”

    一个清亮的声音传来,走在那尊三足双翼神祇面前的是一位少年郎,很是英俊,看向秦牧等人,笑道:“他身边另一个人的身材不高,背着一口像是长枪一样的武器,很好辨认……”

    他的目光落在走出城门的瞎子身上,又在众人面前转了一遍,最终落在秦牧的脸上,笑道:“幽都神子秦牧、秦凤青?你很不坏呢,没想到我在大墟中见到的就是你,我当时还很奇怪,心说你很是古怪和不凡。”

    秦牧的目光将他无视,落在那尊三足双翼的神祇右手处,那里没有右手:“他是将屠爷爷腰斩的那尊神,也是延康虚假的天穹的守护者!”

    屠夫取出饕餮袋中的断手,淡淡道:“天上的神,你循着这个东西的气息追过来的?你来报你的断手之仇?我也要报斩腰之恨。不过,你的手还断着,然而我的身体却已经恢复如初,我不占你便宜。”

    他将那只手骨抛出,手骨划过一道流光,落在阳星君的右手腕处,自动与他的骨头相连。

    阳星君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活动一下手骨,轻声道:“你还我手骨,可见光明磊落,但是我手骨上的血肉皮肤呢?”

    “被楼兰黄金宫的大尊炼化吃了,你的鸡骨头他啃不动,所以只剩下鸡爪子。”

    屠夫提刀,淡然道:“在这里动手?”

    阳星君看向秦牧,迟疑一下,又看向身前的齐公子齐九嶷,有些犹豫。

    秦牧也看向齐公子,好奇道:“这位兄台,你刚才说什么?”

    他歉然道:“你再说一遍,我没有听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