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九十一章 天刀九法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莫非秦教主要使借刀杀人之计?”

    阳星君看向秦牧,不悦道:“秦教主年纪虽小,但是心眼却是不少。齐公子不要上他的当,倘若杀了魔族,我们只怕会陷入被动。”

    齐九嶷不以为意:“星君放心。魔族不过是天庭养的狗罢了,狗死几条,没有什么大碍。秦兄是想借此机会看我的本事,我也想借此机会看看他的本事。”

    秦牧笑道:“齐兄的胸怀要比阳星君广阔许多。阳星君对齐兄低声下气,心中患得患失,大概是因为他的地位比你高很多,齐兄应该是来自所谓的天庭。你此来的目的是为了我?”

    齐九嶷微微一笑:“秦兄聪慧,你应该叫做秦嶷才对。”

    秦牧道:“猜得出你的目的并不难,算不得聪慧,称不上九嶷。你适才邀请我去延康对决,只怕也是另有心思。”

    齐九嶷心中凛然,含笑不语。

    秦牧仰头看向阳星君,道:“星君,你的心思没有放在与屠爷爷一战上,交战的时候你会被一刀劈死。待会你可以看我说的准不准。”

    阳星君冷哼一声:“秦教主是想打击我的道心?”

    秦牧没有理会,看向对面,只见众多魔族高手先后赶至,甚至来了不少神桥境界的高手,还有不少五曜境界、天人境界的神通者,想来是被自己激将,忍不住冲过来。

    魔族以武力为尊,每个境界的神通者都有着武力排名,秦牧在离城打过一些七星境界的高手,是魔族神魔弟子中能够位列前十的强者,其中哲华黎位列七星境界第一。

    而其他境界同样也有排名。

    来到这里的神通者,惟独没有七星境界和六合境界,因为这两个境界的高手基本上已经被秦牧杀光。

    众人气势汹汹而来,为首一尊魔族神桥境界强者抬手,众人停下脚步。

    那尊神桥境界强者的修为实力已经近乎神祇,极为强大,让司婆婆等人心中都是凛然,感觉到对自己有威胁力。

    他们虽然补全了功法上的不足,但修炼时间尚短,相同境界比起魔族这些自幼便修炼真神法门的高手还是有些逊色。

    不过,假以时日,他们也可以将肉身的方方面面锤炼到与真神同境界的层次,而且,秦牧传授给他们的元气人体形态网络,是功法入道的门槛。功法入道囊括少年真神的方方面面,不仅是修炼肉身,同样也是修炼元神,锤炼元气,磨砺道法神通。

    只将肉身修炼到少年真神的层次,远不能与真正的少年真神媲美。

    “延康的秦教主!”

    那尊魔族神桥强者目光落在秦牧身上,沉声道:“你在七星境界没有对手,但不代表在其他境界也没有对手。我,缚日罗弟子叔夜,前来领教!”

    秦牧好奇道:“叔夜师兄,你在神桥境界位列第几?”

    “第二!”

    叔夜淡然道:“排名第一的是涂俊,不过他在冲击魔神宫,即将成为魔神,没有参战。他成为魔神之后,我便是第一!”

    秦牧摇了摇头:“你去请他出关,你不行。缚日罗的弟子我从前杀过一个天人境界的缚羽枭,他的实力很强,但是在相同境界便远不及我了。”

    叔夜大怒,突然,缚日罗从天而降,落在诸多魔族身前,叔夜等魔族高手连忙见礼:“尊王!”

    缚日罗抬手,示意众人不必多礼:“不用多礼。同等境界,你们不是秦小友的对手,不是在每个境界位列第一,根本没有出手给他杀的必要!”

    哑巴、屠夫等人心中凛然,这是一尊真魔降临,他们就算是一起上也绝非敌手!

    缚日罗目光从屠夫脸上挪开,落在哑巴身上,然后又落在阳星君的身上,最后看向秦牧。

    秦牧心中一惊,急忙抓向胸口,这时才想起玉佩不在胸口挂着,而是被土伯打入他的眉心竖眼之中。

    缚日罗见到他的手抓向胸口的玉佩,心中一跳,想起被失控的秦牧重伤的情形,自己的胸口隐隐作疼,哈哈笑道:“秦小友不必惊慌,我并无恶意。这次之所以前来,也是做个见证,不会向你出手。”

    秦牧舒了口气,放下胸口的手掌,躬身道:“缚日罗前辈是高人,做事公道,我素来佩服。”

    齐九嶷的目光也落在他的胸口处,心中微动,露出笑容:“那块玉佩果真被他挂在胸口,知道了这东西在哪里,便容易多了。”

    突然,又有一位绝色佳人走来,容光四射,出现在缚日罗身边,目光扫过屠夫、哑巴、阳星君等人,落在司婆婆的身上,脸上的光芒顿时黯淡了许多。

    她也是绝色佳人,但是对比司婆婆,顿时黯然失色。

    一个是绝色,一个是绝世,不可同日而语。

    秦牧见到这女子,试探道:“幽都陆离?”

    “正是妾身。”

    陆离收回目光,心中生出一丝嫉妒,向他甜甜一笑,极为妩媚,然而声音却是男子粗重的声音:“绝世佳人,我见犹怜,还生出一丝嫉妒呢。这位妹妹怎么称呼?”

    司婆婆正要回答,秦牧摇了摇头,低声道:“婆婆,幽都的法术,很多针对魂魄,知道真名的话便有办法对付你。”

    司婆婆连忙打消报出真名的想法。

    陆离咯咯笑道:“秦凤青,妾身着实没有想到,你竟然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真真儿让妾身失望。人家还想弄来这绝世佳人的躯壳来玩一玩呢!还有这位贵人,是否是姓齐?”

    齐九嶷微微一笑:“齐氏齐九嶷,见过陆离节度使。”

    陆离声音依旧很是厚重,但语气却很是凄婉:“看来天庭信不过人家呢,竟然派来了齐公子,真令妾身心寒。”

    齐九嶷悠然道:“节度使若是没有心怀鬼胎,又何必在乎我?”

    陆离冷笑道:“我既然来到这里,那么你便带不走姓秦的!”

    齐九嶷微笑道:“我没有想过要带走他,我用过秦兄之后,也可以交给你。”

    陆离眼睛一亮:“一言为定!”

    齐九嶷笑而不语。

    秦牧皱眉,缚日罗亲自前来,打乱了他的计划,他原本是想让齐九嶷与魔族高手对决,看看这个来自天庭的少年有什么本事,顺带让齐九嶷与魔族结怨。

    然而,缚日罗直接降临,不让魔族的强者出手挑战。

    现在又蹦出来一个原本隐藏在星犴的生死神藏中的陆离,陆离曾经控制星犴去擒拿秦牧,星犴与她反目,将她赶出生死神藏。

    她与齐九嶷是竞争关系,都想擒拿秦牧,而齐九嶷只言片语便打消陆离的敌意,他们同仇敌忾,秦牧便成为他们统一的目标。

    “计划赶不上变化啊,我不可能掌握所有的变数……”他心中隐隐有些担忧。

    瘸子在他背后小声嘀咕道:“臭小子玩砸了……”

    阳星君瞥了秦牧一眼,露出笑容,突然放松下来:“秦教主的心神似乎有些乱了,你的布局被完全打乱,现在你心乱如麻,这种患得患失的状态,很容易被齐公子干掉。秦教主是否需要时间来调整一下?”

    “好!”

    秦牧立刻道:“我的确需要调整一下心态。屠爷爷,阳星君,还是你们先来解决你们之间的恩怨罢。”

    阳星君脸上笑容僵硬,浑然没有想到这小子竟然答应下来。

    屠夫哈哈大笑,敞开衣衫,袒露胸怀,仰头看天:“贼老天,我骂了你这么久,终于可以让你流血了!阳星君,请——”

    一道刀意冲天而起,将天空裂开,一朵苍云顿时平平分成两半!

    屠夫战意滔天,目光锐利如刀,落在阳星君身上。

    阳星君被这两道目光刺中如中刀芒,心中一惊,腾空而起,半空中金光大放,他的身形越升越高,身后羽翼哗啦张开,顿时层层叠叠的金羽向四面八方绽放。

    阳星君身上羽毛不断涌出,从人身化作三足神鸟,金光灿灿,与半空中的那轮烈日相容,如同大日中的金乌!

    金乌传出唳啸,刺耳无比:“天刀,你上次被我斩断,你的刀法尽被我破去,今日你有何能为?”

    “你以为我这些年是在残老村吃素不成?”

    屠夫长啸拔刀,一跃蹈空,步履青云,身躯一晃变得无比高大,天空中的刀光一瞬间变得无比明亮,甚至遮住了阳星君那轮烈日的光芒,斩向那轮太阳!

    “刀开明月环!”

    秦牧不由激动起来:“杀猪刀法的第九招!”

    霸山祭酒双眸茫然,抬头看向天空,秦牧口中的杀猪刀法便是天刀八法,不过屠夫的天刀八法只有八招,然而现在屠夫所施展的刀法却出现了从前他未曾见过的刀法。

    天刀有了第九招。

    天刀九法!

    刀开明月环!

    天空中,雪亮的刀光汇聚,已经看不到屠夫的身影,只剩下无比明亮的刀光聚在一起如同一轮明月,与对面的那轮金灿灿大日相逢!

    大日中,无数金羽汇聚成剑,带着雄烈的太阳真火,冲向对面的明月环。

    嗡——

    金剑真火冲入明月之中,突然明月光芒大放,像是明月吸收日光返照日光为月光,刀的光芒一下子浓烈了数倍!

    明月散去,化作一道惊天动地的刀光!

    秦牧激动莫名,高声吟道:“从军玉门道,逐虏金微山。笛奏梅花曲,刀开明月环!”

    他吟的是刀开明月环这一招的刀诀!

    半空中,血洒如雨。

    屠夫雄壮的身躯屹立在天地间,沐浴神血和熊熊烈火,天刀流光,切开太阳,哈哈大笑道:“鼓声鸣海上,兵气拥云间。愿斩天神首,长驱无妄关!”

    而在此时,一位人族少年从魔族大营中走来,背着一口妖刀,正在赶往这里,仰头看到这一幕,不由心神大震,不由自主的陷入悟道之中。

    半空中,阳星君的头颅坠落下来,砸在魔族的大营前方,传来轰隆一声巨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