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空中那片广袤无垠的陆地出现,让缚日罗身躯颤抖,忘记了驾驭神通。而在魔族大营中,一个个魔族将士抬起头来,神色呆滞的看着空中的异象。

    不仅他们,整个太皇天近乎所有生灵,无论人族还是魔族,无论是奴隶还是高高在上的神魔,抑或是生存在山海中的异兽,或者是蝼蚁昆虫,在这一刻都抬起头来,看着天穹处压下来的一颗颗硕大的星球,还有那座壮丽无疆的大陆。

    那是令人震惊到无法言喻的异象,是他们毕生都未曾见过的壮丽景观!

    巨大的星球低得似乎触手可摘,陆地上的一座座高山像是垂下的尖锥,大陆中的海洋也像是蔚蓝色的宝石。

    而且奇异的是,尽管是悬在太皇天的上方,大海中的水也并未落下,未曾流入太皇天。

    缚日罗身躯颤抖,忘记擒拿屠夫、秦牧等人。

    秦牧细细看去,那一道道连接大陆与太皇天的光柱是从一个个高大的祭坛上发出的,那些祭坛像是山峦一样惊人,即便是从太皇天抬头张望,也能隐约看到。

    秦牧失声道:“那是……罗浮天!”

    他的声音惊破四周的震惊和沉默,屠夫、司婆婆等人心头皆是大震,瘸子连忙道:“牧儿,罗浮天是什么鬼地方?”

    “魔族的世界,就是入侵太皇天的这些魔族所居的世界。”

    秦牧取出传送旗,飞速在他们周围插满旗帜,道:“我中了缚日罗的瞳术神通,被他擒下,在他的幻境中我变成了他,见过罗浮天。那个世界,基本上已经快被毁灭了。”

    “魔族突然将自己栖息的罗浮天拉过来,这是准备干什么?”

    司婆婆颇为疑惑,低声道:“难道他们打算让魔族所有生灵全部入侵太皇天吗?”

    瞎子目光深邃,摇头道:“婆婆,你看不到罗浮天的细节。这罗浮天并非是魔族搬运来的,祭坛上还有二十几尊神魔,应该是他们所为。而且,他们也并非是将罗浮天搬运到太皇天,而是……”

    他声音有些激动:“而是在血祭罗浮天!”

    “血祭罗浮天!”

    众人心中大惊,正要细细查看,秦牧已然催动传送旗,一面面大旗呼啸旋转,将他们送入那座神城之中。

    就在秦牧催动传送旗的一刹那,魔族大营中也是突然一片骚乱,一尊真魔遭遇了偷袭!

    那是一条真龙,从一个少年的腰间飞出,在魔族所有人仰头看着天空失神的一瞬间出手,神龙将那尊真魔重创,而那“魔族少年”身法诡异,飞一般来到那尊真魔身后。

    他的神通更为诡异,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攻击过后,那尊真魔被大卸八块。

    魔族大营中一片混乱,回过神来的诸多魔神还未来得及出手,便见那个“魔族少年”取来一口箱子,箱子自动打开,将那尊被大卸八块的魔神吞入箱子中。

    那“魔族少年”提着箱子,脚踏神龙,腾空而起,后面是一尊尊魔神疯狂追击!

    与此同时,神城中光芒晃动,传送阵出现,阵中的众人还未回过神来,秦牧已然再度催动传送旗,光芒还未熄灭便再度亮起,将众人送出城去。

    他连连催动传送阵,如此再三,总算逃出四五百里。

    秦牧法力耗尽,挥袖将传送旗收起,道:“我只能传到这里了。”

    狐灵儿道:“我知道,是龙胖太重了!”

    龙麒麟羞愧的低下头来。

    众人急忙赶向离城,途中各自凝聚目力向天空看去,但还是看不太清。

    然而在瞎子的眼中,却可以看到罗浮天的大地山川,湖泊大海,都在崩溃之中,一座座山川崩塌,大海蒸发,处在罗浮天的河流像是一条条扭曲的蛇,在半空中蠕动挣扎!

    这幅景象绝对恐怖!

    血祭整个世界,既让人感觉到壮观又让人感觉到凄凉。

    这时,他们听到天空中传来有如大鲸在海中哀鸣的洪亮声响,悠长无比,像是另一个垂死的世界发出的哀鸣,虽然听在耳中听不出人类的感情,但是却让人忍不住潸然泪下。

    那个世界尽管是魔族的世界,但每一个世界都是生存在其中的子民的母亲,听到母亲死亡时的哀鸣,让人不禁感同身受。

    “罗浮天其实并未被拉近。”

    司婆婆突然醒悟过来,一边与众人飞驰赶向离城,一边低声道:“罗浮天还在原地,其实是这股血祭的力量打通了罗浮天与太皇天之间的空间,导致罗浮天看起来像是在我们头顶一样。”

    缚日罗的心中一片冰凉,仰头看着生养自己的罗浮天,即便是秦牧逃走,即便是星犴袭杀真魔大闹魔族大营,他也不曾去看一眼。

    魔族的罗浮天在血祭中化作一股股纯粹的能量,正在涌向太皇天。

    樵夫圣人得手了。

    他聪慧异常,自然知道这是谁人所为。

    樵夫圣人自从离城赌斗之后,便消失了一段时间,至今没有露面,想来是打算釜底抽薪,进入魔族的老巢罗浮天,布置罗浮天血祭所需要的祭坛!

    而现在,樵夫圣人已经拥有了血祭罗浮的本钱!

    陆离却早已见怪不怪,毕竟摧毁一个个世界在她眼中早已是司空见惯,幽都中有着不计其数的毁灭世界,组成了土伯的九曲之角,无数残魂在那些漆黑的世界中惨嚎,嘶吼。

    “擒拿姓秦的小子要紧!”

    她当机立断,迈开脚步向秦牧等人传送的方向追去,就在此时,天空中陷入毁灭之中的罗浮天突然间血祭停止,只听一个声音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缚日罗,你是要休战,还是要罗浮天湮灭?”

    陆离心知不妙,回头看向缚日罗,缚日罗三张面孔木然,其中一张面孔扬起直面罗浮天,过了片刻,缚日罗洪亮无比的声音传出:“天师,我与你定下契约,暂且休战!你我双方缔结和平,我魔族与太皇天的神魔两分天下,我魔族占据太皇天一半领地,另一半归你们。你掌管罗浮天,有了拿捏我魔族的把柄,你也可以放心。”

    “好!”

    天空被撕开,空中出现樵夫巨大的面孔,只有脸,连耳朵也没有露出来,这张脸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天空中,俯视下方的缚日罗,声音如同天雷在空中滚动:“向土伯立誓?”

    缚日罗肃然:“向土伯立誓!”

    正在向离城狂奔的屠夫、瞎子等人也看到了这一幕,也听到樵夫圣人与缚日罗的话,司婆婆摇头道:“这个傻老头是谁?傻乎乎的,竟然敢与魔族的尊王向土伯立誓?当心被缚日罗骗得连底裤都输掉!”

    残老村众人连连点头。

    秦牧小心翼翼道:“婆婆,你看天空中的这张脸,是否与咱们圣临山壁画中的樵夫圣人有些相似?”

    司婆婆打量一番,打个冷战,这张面孔可不是樵夫圣人?

    “原来是圣人。”

    司婆婆展颜,很是妩媚,笑道:“那么他与缚日罗向土伯立誓不会吃亏。天圣教这么多精似鬼的人物,都是从大育天魔经中学来的诡诈狡猾,而若论诡诈,这位圣人是老祖宗。”

    众人被她一笑,脑中一片空白,刚才司婆婆骂樵夫圣人是傻老头这件事便不由自主的被他们选择性忘记。

    陆离目光闪动,看向远处,正要迈开脚步追赶秦牧,突然缚日罗淡然道:“事关我罗浮天的存亡,陆离道友最好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陆离娥眉微蹙,良机难得,她很想趁机擒拿秦牧等人,但又对空中的那张面孔很是忌惮,自己如果强行出手的话,甚至缚日罗在被胁迫之下说不定也会向他出手,只得暂且忍耐下来。

    “你放心,我说过我会将这小子交给你,便绝不会食言。”缚日罗道。

    陆离咯咯笑道:“你倘若敢食言,那么我倒可以帮助太皇天将你魔族灭掉。”

    缚日罗摇头:“你不会。天师是来自开皇天庭,与你们的深仇大恨还在与魔族的仇恨之上,根本不可能化解。”

    陆离瞥向秦牧等人逃离的方向,按捺下来,她倒是不惧缚日罗,也不怕樵夫圣人,只是如果樵夫圣人与缚日罗同时向她出手,她也不会好过。

    “不过我答应你的,肯定会办到。”

    缚日罗的正脸正在与天空中的面孔签订土伯之约,左侧的面孔向陆离道:“他已经中了我的神通,无论是照镜子还是水面,都会落入我的掌控。”

    陆离这才放下心来,笑道:“对于你的空间之术,我的确很是佩服。”

    齐九嶷微微皱眉,道:“那么节度使,你我之间的协议……”

    陆离向他甜甜一笑,妩媚百生,腻得吓人,粗着嗓音道:“我是否要将秦牧借给你用用,那就要看你打算做什么了。齐公子虽然是天庭贵人,但天高皇帝远,即便是陛下也是难以掌控割据一方的节度使吧?”

    齐九嶷不动声色,道:“我都明白。秦牧到手之后,借给我用,我给你好处。”

    终于,秦牧等人赶到离城,这才松了口气。

    离城早已囤满了兵马,延康国师、庞钰真神等人正在压阵,见到他们平安赶来,这才放心。

    药师取出一面镜子,整理一下妆容,免得有伤形象。

    秦牧凑头看了一眼,脸色大变,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镜面,镜中,缚日罗在向他走来。

    药师恰巧将镜子收起,笑道:“牧儿,你身上的镜子不比我少,何必借用我的?”

    秦牧晃了晃头,失声道:“婆婆,我又中招了!”

    他将自己所见以及上次被缚日罗掳走的事情说了一番,残老村众人都露出鄙夷之色,瘸子冷笑道:“牧儿,同一个地方栽倒两次,你有负我们的教导啊!”

    瞎子点头:“我就说牧儿年纪还小,还太单纯!”

    药师唏嘘道:“没错,村长那老鬼便总是念叨,牧儿还单纯,怕吃亏,而今果然应验了,同样的亏吃了两次!”

    秦牧额头冷汗滚滚而下:“别说风凉话了,我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