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那尊魔神正与镇守祭坛的大墟神人对决,他虽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但是敌人实在太强,迫使他不得不全神贯注应对。这件衣裳飞来,他没有感觉到任何威胁气息,因此未作防备,等到衣服披在身上这才反应过来,已然来不及了。

    司婆婆的这件衣裳套在身上便飞速缩小,勒住他的胸膛,压得胸腔急剧收缩,一根根肋骨也被勒得啪啪作响。

    这件衣裳像是长满了针,扎入他的身体之中,强烈的刺痛传来,让他难以忍受。

    那尊魔神一口气喘不上来,急忙缩小身体,身为魔神,控制身体大小自然是轻而易举。就在此时他的对手一剑扫来,正巧他缩小身体,反倒将这一剑躲过。

    不过他缩小,那件衣裳也跟着缩小,还是将他死死勒住。

    “给我破!”

    他身躯膨胀,那件衣裳却没有跟着膨胀,那尊魔神顿时听到自己肋骨断裂的声响!

    不仅肋骨断裂,他体内的五脏六腑也几乎同时被挤碎。

    他的胸腔被勒成拇指粗细,衣服内都是银针,扎满全身,破坏他的肉身机能,这种情况下肉身膨胀真可谓是找死。

    与他对决的那尊大墟神人在他肉身膨胀的一瞬间,一剑刺穿他的头颅,将他的元神钉死。

    那尊魔神瞪大眼睛,口中鲜血汩汩流出,声音沙哑道:“若非我被穿了件小衣裳,你胜不了我……”说罢,气绝身亡。

    那件衣裳从他尸体上自动脱落,飞回司婆婆身边,衣裳自动分解化作一条条破布条,回到篮子里。

    秦牧看了看篮子里的布条儿,试探道:“婆婆做衣裳的手艺倒是越发出众了,这些布条是从哪里来的,为何能够勒得住魔神的肉身?”

    “布条是用神魔的筋织就的,还有几条龙筋,是我在大墟里捡的,因为太少,所以只能织成一个个布条儿。”

    司婆婆笑道:“关键还是大育天魔经,能够将这些破布缝合起来,让那魔神挣不脱。”

    秦牧眨眨眼睛:“婆婆除了衣裳之外,还能做什么?”

    “还可以做两双小鞋儿,我这里还有魔神的皮缝制的千层底儿,做两双布鞋绰绰有余。”

    司婆婆翻出两双鞋底,眨眨眼睛,笑道:“穿上我的小鞋,保管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想脱都脱不下来。牧儿要穿婆婆做的小鞋么?”

    “不穿!小时候你给我穿的小鞋太多了,我的脚都被憋小了!”

    两人正在说着,那尊镇守祭坛的大墟神人遥遥相邀,道:“两位道友还请上来一聚!”

    秦牧与司婆婆登上祭坛,那尊神人玉树临风,很是俊朗,见到司婆婆的容貌有些道心失守,连忙稳住精神,躬身称谢,道:“原来是秦教主。这位是太皇天的道友吗?多谢出手相助!”

    “前辈认得我?”秦牧惊讶。

    那尊神人笑道:“天师曾经说起过教主。”

    秦牧连忙道:“天师何在?”

    “那边!”

    那尊神人抬手指向远处,道:“此去第六座祭坛,便是天师镇守之地。我需要留在这里守护祭坛,不能护送两位前去,恕罪!”

    秦牧与司婆婆告辞,向他指的方向走去。这一路行来,他们看到了其他祭坛也遭到了攻击,或者是魔族大军有如潮水般涌向祭坛,或者是魔神单打独斗,争夺祭坛的掌控权。

    秦牧与司婆婆能帮便帮,不能帮的话,便绕道过去。

    有一座祭坛已经落入魔族之手,上面的神祇应该被杀,这也是难免的事。樵夫圣人这次捏到魔族的命根子,以罗浮天为威胁,魔族也不得不拼命,想要夺回一些谈判的本钱。

    “罗浮天这么危险,竟然还有魔族栖息!”

    秦牧与司婆婆看到许多魔神的尸骨耸立在一些禁区之中,那里到处都是高低起伏的石碑,碑上刻着魔族的文字,应该是用来抵御这里的天灾。

    而魔族人则是生活在这些魔神尸骨的神藏之中,想来天灾发生后,有些魔神把自己的肉身贡献出来,让族人得以存活。

    “婆婆,为何这个魔族世界会发生天灾?这里的天灾从何而来?”秦牧不解,抬头看向天空中的残破星球,星球极为庞大,正在移动之中,掀起更多的天灾,引动地水风火。

    天空中还有星辰碎片,如同一条条火蛇从天而降,不知砸到何处去了。

    司婆婆摇头道:“我哪里知道?或许这里是真正的天灾吧,也有可能是神魔用大法力将这些星球挪移过来,借此降劫。具体是怎么回事,或许只有缚日罗这等存在才有可能知道缘由。”

    终于,他们来到第六座祭坛。

    秦牧与司婆婆遥遥看去,只见那座祭坛神魔气息分为一黑一白,在祭坛上空交互,如同两条大鱼在首尾相连徐徐游动。

    “缚日罗到了!”

    秦牧心中凛然:“不知道陆离有没有前来?倘若陆离也来到这里,那么樵夫圣人就危险了!”

    他向祭坛上看去,能够看到很多不同的神藏,不过祭坛顶上除了樵夫圣人与缚日罗的神藏之外,他没有看到踏入天宫或者魔神宫的神藏。

    跟随缚日罗登上祭坛的并没有陆离,而是一些尚未修成魔神的弟子,没有多少威胁力。

    倒是祭坛下有几尊神魔的神藏,想来缚日罗也担心樵夫圣人发狠,真的将罗浮天血祭,所以让跟随他前来的魔神留在坛下。

    秦牧放下心来,与司婆婆一起向第六祭坛走去。

    到了祭坛下,秦牧看到黑虎神,不由大喜,向他招手。

    黑虎神对他视而不见,手持双锤,紧张兮兮的盯着对面的那两尊魔神。

    樵夫圣人的声音传来:“秦牧,神祇不得登坛,请你身边的那位女子留在下面,你倒可以上来。”

    秦牧称是。

    司婆婆忍不住道:“圣师,我是天圣教的前代圣女,仰慕圣师,恳求圣师让我见一面!”

    祭坛上,樵夫圣人探出头来,向下看去,不禁微微一怔,有些目眩,徐徐道:“好个女子,险些乱我道心。天圣教与我无关,你也见过我一面了,不要上来,否则心境不稳。”

    司婆婆只得称是,留在黑虎神旁边,低声道:“牧儿,你上去之后,不要催动霸体三丹功。如果非得催动功法,须得把金柳叶贴在眉心。”

    “婆婆放心,我理会得!”

    秦牧大步走上台阶,拾阶而上,过了不久终于登上祭坛,只见缚日罗与樵夫圣人各自高座,缚日罗下首有几个年轻人,哲华黎也在其中,那位天庭来的齐公子齐九嶷竟然也在!

    不过,齐九嶷有着自己的座位,显然是他的身份使然,让他有资格落座。

    秦牧走上前去,向樵夫圣人施了一礼,又向缚日罗见礼,缚日罗端坐不动,轻轻颔首以示还礼。

    秦牧又向齐九嶷和哲华黎见礼,两人各自还礼,并未因为秦牧是他们的对手而有丝毫的怠慢。

    秦牧来到樵夫圣人下首站定,缚日罗好奇的看着他,只见秦牧白丝巾蒙住双眼,眉心却有一枚竖眼张开,因此能够视物,笑道:“秦小友,你眉心的眼睛很是奇特啊。”

    秦牧眉心眼睛的眼珠垂下,不去看他。

    缚日罗哈哈笑道:“你不敢看我,难道是怕我不成?你还年轻,初生牛犊不怕虎,倘若对我有了畏惧之心,我担心你将来的修为进境和道心呢!来,抬头看我一眼。”

    秦牧充耳不闻。

    齐九嶷和哲华黎也在打量秦牧,心中颇为不解,不知道为何秦牧会蒙上自己的双眼,而且对他眉心的第三只眼很是好奇。

    樵夫圣人看向秦牧,只见他垂下头,有些丧气,笑道:“秦牧,你来寻我,所为何事?为何又蒙上双眼?喔,我知道了,你又与缚日罗对视了?”

    秦牧点头,惭愧不已:“弟子与家里几位大人,在太皇天故布疑阵,挡住了缚日罗前辈的数百万魔神大军,于是又被缚日罗给害了。我与他的目光对视过,于是便被他在我眼中种下神通,倘若照镜子,便会被他掳走。这种神通我不知道该如何破解,于是来寻老师。”

    樵夫圣人笑道:“缚日罗是你的前辈,在于你开玩笑呢。他就在这里,想要掳走你的话何须用这些小手段?你解开丝巾,看他如何掳走你。”

    秦牧解开丝巾,露出双眼。

    樵夫圣人笑道:“你用镜子照一照,看看他是否能掳走你。”

    秦牧取出镜子,照了照,镜中顿时再度浮现出缚日罗的身影,越来越大,向镜外走来。

    秦牧双手颤抖,承受不住镜子,镜中的缚日罗其实是他双眼中的缚日罗,如同梦魇一般即将把他吞没!

    突然,樵夫圣人挥起砍柴的斧头,一斧子砍在秦牧手中的镜子上!

    对面,缚日罗闷哼一声,眉心突然出现一道血痕!

    秦牧如释重负,顿时压力尽去,只觉一身轻松。

    樵夫圣人收回砍柴斧子,笑道:“我便说是缚日罗与你开玩笑,他是你的前辈,岂能对你下手?难道他就不担心我一发怒,砍了他的弟子?”

    缚日罗正脸的眉心一道鲜血流下,从鼻梁两旁分开滑落,三张面孔露出怒色。

    “老朋友,你应当知道继续坚守罗浮天,你或许可以不死,但是你二十四位道友却难逃一死!”

    他转过一张面孔,肃然道:“并非是我魔族要灭你们,真正想要灭你们的,另有其人。以你的智慧,应该知道个中厉害,何必让他们送死?”

    ————第三更来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