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六百零五章 大周天星斗术数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秦牧、齐九嶷和哲华黎三人落在这座神山前,神山庄严肃穆,弥漫着一股非凡的气韵,一道道金黄色的霞光围绕着山峰轻轻涤荡,让人高山仰止,不敢直接飞上去。

    他们选择步行。

    这座神山的阶梯直达金顶大殿,应该发生过极为惨烈的战斗,石阶上布满了斑驳的血迹。

    血是从上方流下来的,神魔的血很难干涸,即便是经历了一两万年也会散发出惊人的悸动,然而这里的神血魔血却已经流失了精气,变成一片片触目惊心的褐色血斑。

    奇异的是,这里并没有战斗留下的痕迹。

    秦牧催动无忧剑,狠狠向神山劈下,火光四溅,他的双手被震得发麻,然而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这座神山似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山体中流动,守护神山。

    “罗浮天的前代尊王和许多魔神杀到这里,也未能在神山上留下痕迹,这座神山是什么来头?”秦牧大惑不解。

    哲华黎与齐九嶷对视一眼,两人心领神会,没有说话。

    哲华黎目光闪动,心道:“连尊王也无法在这座神山留下痕迹,这座神山真的是仿造的?有些不太像……”

    他们继续前行,前方出现一具倒下的神魔尸骨,血肉不存,秦牧快步来到跟前,这具尸骨身上的衣衫已经腐烂了,血肉也已经腐烂。

    尸骨有三根颈骨,三颗脑袋,朝向三个不同的方向,他有六条手臂,手中各自抓着一口神兵。

    “一尊战死的神!”

    秦牧眼睛雪亮,立刻抓向其中一口猛虎樽酒蓥,不过他的手掌刚刚触碰到这口酒蓥,神兵突然化作飞灰。

    秦牧呆了呆,只见持着酒蓥的尸骨也在化作灰尘不断瓦解,很快,这具尸骨完全粉碎,连同其他几口神兵统统碎了一地,扫都扫不起来。

    哲华黎走上前来,疑惑道:“难道是被他的对手震成齑粉了?”

    齐九嶷摇头,突然割破手指头,一滴金黄色的血流下来,坠落在石阶上,只见他的这滴血在飞速干涸,似乎被石阶吸收了所有精气。

    齐九嶷面色凝重,肃然道:“是这座神山吸走了他的所有精气,连神兵中的精气也未能保留下来。”

    秦牧认认真真道:“齐兄,咱们现在共同被卷入异星,你们如果知道些什么,不妨说出来,大家互通一下,说不定便可以找出离开之道。”

    齐九嶷指尖的伤口在自动愈合,摇头笑道:“我是第一次下界,对这个世界能知道什么?秦兄不要开玩笑。”

    秦牧看着他指尖的伤口,心中凛然,伤口自动愈合,无需丹药医治,这是他的功法的作用,还是他特殊的体质的作用。

    哲华黎也是心中一惊,他们三人在画中神城前一战,齐九嶷的伤势最重,被秦牧与他打成重伤,又被秦牧捅了一剑,险些身死道消。

    然而这才几天,齐九嶷便恢复如初,修为没有丝毫衰减,而且更胜从前!

    三人各怀心思,继续前行,石阶上倒伏着大大小小的神魔尸骨,有些是来自魔族的魔神,有些则是神祇。

    但凡神祇,皆是三头六臂,尸骨形态几乎一样,应该是同一个种族!

    他们的尸骨和神兵魔神兵的精气都被这座神山吸走,半点不存,轻轻一碰便会化作飞灰。

    哲华黎打量这些三头六臂的神祇尸骨,皱了皱眉,看向齐九嶷,低声道:“这些尸骨是天庭中的神族吗?”

    齐九嶷摇头,放低声音道:“我也不知。天庭中倒是有些三头六臂的神魔,但并非是种族,而且这里战死的三头神祇数量这么多,应该不是出自天庭。这座神山……”

    他摇了摇头:“天庭中的才是真的,这座神山应该是假的,然而为何这座神山也这么强?”

    他心中有些迷惑。

    哲华黎身后的妖刀妖眼猛地张开,四下打量,然而即便是妖眼也看不出什么。

    “你的意思是说,这座神山也是真的?怎么可能?”哲华黎不解道。

    齐九嶷向上看去,只见秦牧走的很快,即将来到山顶,连忙道:“这座神山有古怪,咱们也上去,倘若有什么宝贝儿只怕会被他捷足先登!”

    两人匆忙向上赶去,却见秦牧站在石阶的尽头一动不动,两人连忙来到他的身边,只见在秦牧面前一尊魔神屹立在那里,眉须怒长,一手拄着三尖两刃刀,威风凛凛。

    两人抬头看去,却见那尊魔神的面孔不怒自威,正在看着他们,似乎手中的三尖两刃刀随时可能向他们劈下来!

    齐九嶷与哲华黎身躯僵硬,一动也不敢动。

    秦牧吐出一口浊气,移动脚步,绕到这尊魔神的侧面,又看到一张面孔。

    他围绕这尊魔神走了一圈,这尊魔神竟然有前后左右四张面孔,笑道:“两位师兄,你们没必要担心,他应该已经死了多时了。我刚才爬到这里,见他的后脸双眼盯着我,也是吓得僵了,以为要死在他的手中。”

    齐九嶷与哲华黎回过神来,各自松了口气,浑身冷汗津津。

    哲华黎绕了一圈,惊讶道:“四面魔神?难道是前代尊王?他为何站在这里,没有走入大殿?”

    秦牧细细打量,道:“四张脸,比缚日罗多出一张脸,难道与缚日罗是同样的功法?缚日罗还未修炼到他这个层次?”

    齐九嶷也跟随着他围绕这尊尊王转动,仔细打量,道:“可能并非如此。缚日罗的后脑长着耳朵,他没有第四张脸。他们应该是同族异种。缚日罗的修为实力不会比他弱……伤口在这里!”

    他有所发现,指向四面尊王的脖子,秦牧看去,只见四面尊王的脖子上有一道微不可查的细细红线。

    这位尊王应该是杀到这里时,突然中招,被抹了脖子!

    秦牧张口,吐出一口气化作大风,向四面尊王的脑袋吹去。这尊尊王的脑袋突然从脖子上滚落下来,摔在石阶上,像是瓷器一般碎掉。

    接着,这尊尊王高大伟岸的肉身像是陶瓷烧制的魔神像,飞速土崩瓦解,他的肉身已经空了,血肉不存,仅仅剩下皮肤!

    他手中的那杆三尖两刃刀也碎了一地!

    秦牧打个冷战,回头向那座大殿看去。

    四面尊王正是在即将踏入他们面前这座神殿的时候中招,被斩掉脑袋,斩掉元神!

    此刻这座神殿就在他们的前方,门户开启,里面昏暗不明,时不时有光芒流转的色彩映入眼帘。

    齐九嶷目光闪烁不定,轻声道:“秦兄,要进去吗?里面可能会有危险!”

    秦牧咬牙,径自向前走去,沉声道:“两位师兄,我先进去探探路,万一有危险,我通知你们立刻逃走!”

    齐九嶷惊讶,向哲华黎看去,哲华黎也露出惊讶之色向他看来。两位少年均是大惑不解,难道秦牧真的把他们当成了生死与共的朋友,主动舍身探险?

    他们与秦牧接触的不多,但也可以看出秦牧不像这种人!

    前方,秦牧走入那座神殿,身影隐没,殿中昏暗的光芒还在流转,齐九嶷与哲华黎紧张的盯着殿门,仔细倾听里面的动静。

    突然,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传来,让两人毛骨悚然!

    秦牧凄惨的叫声传来:“里面有——”

    声音戛然而止!

    呼——

    齐九嶷与哲华黎当机立断向山下狂飙而去,两道身影化作两道流光,迅捷无比。

    他们登山用了小半个时辰,而下山只需要几个呼吸的时间便来到半山腰!

    突然哲华黎停步,沉声道:“齐兄停下!有古怪!”

    齐九嶷连忙停步,转过身来,露出疑惑之色。

    哲华黎冷笑道:“他刚才的惨叫声中气十足,哪里像是将死之人?而且,你觉得能够杀死前代尊王的东西来杀他,他有机会说话警示我们吗?”

    齐九嶷瞪大眼睛,失声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快点上去!”

    两人连忙飞奔上山,来到山顶殿前,哲华黎长长吸了口气,抓住背后的妖刀刀柄,一步一步的向殿门走去。

    齐九嶷跟在他的身后,一颗颗脑袋从脖子下钻出来,紧张的东张西望。

    两人终于来到门口,齐九嶷一颗脑袋从哲华黎的肩膀上探出,其他脑袋躲在哲华黎身后,向殿内看去,不由微微一怔。

    只见秦牧正在殿内,取出一大堆琐碎的运算工具,拼装组合,组建一个大型的运算灵兵。

    齐九嶷咬牙,收回九颗脑袋,合九为一,从哲华黎身后走出,迈步走入大殿。

    哲华黎也跟着他走了进去。

    两位少年冷笑,秦牧抬起头来,露出惊讶之色,随即展颜微笑:“两位师兄来的正好,我正要告诉你们,殿内有一道术数难题。”

    齐九嶷冷笑不已,向殿内打量,只见这座大殿中心是一个巨大的钢铁王座,由刀剑叉成,一尊三头六臂的神魔金刀大马的端坐在宝座上,他的五只手扶住钢铁王座的扶手,另一只手指着一个方向。

    他三颗脑袋朝向三个不同方向,嘴巴张开,张的很大,眼睛瞪圆,似乎在发出撕心裂肺的嘶吼。

    更为诡异的是,他的全身血肉悉数干瘪下来,像是一具干尸,瘦骨嶙峋,一身血肉全部萎缩,只剩下干枯的皮肤紧紧的贴在骨头上。

    甚至连他的眼眶中的眼睛也干涸了,身陷眼眶中,只能看到黑色干瘪的眼瞳。

    这尊三头六臂的神魔前方还漂浮着一个小匣子,不大的玉匣,静静地漂浮,从小匣子中溢出一缕缕清淡的霞光,围绕小匣子旋转。

    而在这个小匣子四周还有一颗颗大大小小的星辰形态的星沙,正在围绕小匣子旋转。

    而这尊三头六臂神魔那只手指的方向是一面壁画,壁画上画着群星图,占据了整面墙。

    齐九嶷和哲华黎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他指的是星图中的一个星系。那片星系中央有一片大陆图案,大陆上方还有一层层诸天。

    “围绕小匣子旋转的星辰星斗,的确是一道术数题!”

    齐九嶷细细打量,露出惊容,失声道:“天庭的大周天星斗术数!哲华黎,你在天庭的灵秀军中是否学过?”

    哲华黎点头,面色凝重道:“的确是天庭的周天星斗轨迹,里面藏着一道术数难题,与墙壁上的周天星斗相互对应,布成了一座杀阵。只要解开这道难题,便可以进入杀阵,取出这个小匣子!”

    两人立刻取出各种运算灵兵,开始飞速演算!

    就在此时,秦牧站起身来,身边的大型运算灵兵分解,呼啦啦飞入他的饕餮袋中。

    “两位师兄不必算了,是三十三万年。”

    秦牧走上前来,打量笼罩小匣子的周天星斗杀阵,道:“是三十三万年前的星图,与延康的天象有着细微的差别。说来惭愧,我刚才解题,竟然从里面参悟出了真正的道门第十四剑!”

    他眉飞色舞,转身来到墙上的壁画前,笑道:“而且我还有个奇妙的发现,这幅墙壁上的星图是来自三十三万年前的大墟南部。观测的地点在南海附近,你们说奇不奇怪?这尊三头六臂神魔来自三十三万年前的大墟南海!”

    齐九嶷与哲华黎对视一眼,立刻踏入小匣子四周的周天星斗杀阵中,向那个小匣子冲去。

    秦牧解题有了答案,那么他们便可以根据这个答案,轻易进入杀阵夺得小匣子。

    “糟了,我好像算错了!”

    星图壁画前,秦牧猛地一拍脑门,跺脚道:“应该是三十五万年!两位师兄,你们……你们怎么进去了?这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