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圣人之道。

    总有些人抱有同龄人甚至同时代的人不具备的理想和信念,总有些人怀揣着同龄人同时代的人不具有的情怀和斗志,说出同龄人和同时代人说不出的话,做出同龄人和同时代人做不出的事。

    或许在同龄人同时代人或者后人的眼中看来,他们会有些痴傻,为了一个看似不可能的信念去奉献终生,奉献生命。

    然而推动历史,推动时代的,正是这些有着坚定信念有着看似可笑理想的人。

    延康国师在祭坛上拜师,樵夫圣人伸出双手托着他的肘弯,将他搀起,笑道:“或许将来你的成就会比我更大,更高,待到将来再看今日的我,你会是我的老师。”

    秦牧登上祭坛,只见延康国师持弟子礼站在樵夫圣人身边,笑道:“老师,师弟,我来迟一步。”

    延康国师愕然,随即展颜笑道:“二师兄。”

    秦牧脸色顿时黑了:“天王还是叫我秦教主吧,二师兄听起来挺别扭的。”

    延康国师哈哈大笑。

    秦牧错愕,随即露出笑容。

    他认识延康国师的时间并不算长,进入太学院之后才见过延康国师,后来才有过谈话。

    从前的延康国师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有着坚定的信念和道心,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无所不用。他的心思深邃如海,面色古井无波,毫无情绪波澜出现在脸上。

    他像是一尊完美的神,没有人味,没有人气。

    不过接触了这么久,秦牧渐渐发现延康国师身上的人味儿人气儿,延康国师在潜移默化,从神转变为人。

    而这次延康国师哈哈大笑,秦牧倒觉得他的道心突然跨入了另一个境界,另一个自己无法看懂的境界,似神非神,似人非人。

    他在人的七情六欲之中,却又在人的七情六欲之外,在神的绝对理智之中,又在神的绝对理智之外。

    这样的人,秦牧已经看不懂了。

    “国师的资质悟性的确比我出色,遇到樵夫老师的这短短片刻,心境便再有惊人提升,不愧是五百年一出的圣人。”

    秦牧心中自我安慰道:“不过好在我上霸体,只要足够努力,便可以激发霸体的一切潜能,还是能超过他!”

    樵夫圣人道:“秦牧,你可以回太皇天了,我要与你师弟详谈良久。”

    秦牧迟疑,道:“虎尊和婆婆呢?他们与玉罗刹、穆图罗的战斗是否有结果了?”

    樵夫圣人道:“穆图罗穿上那女子的衣裳,便被黑虎打死了,玉罗刹则被缚日罗救走。那女子和黑虎都回到了太皇天。”

    “果然与我想的一般。”秦牧露出笑容。

    樵夫圣人为他打开前往太皇天的通道,秦牧磨磨蹭蹭不愿进去,道:“老师,我在旁边听着,我不说话。我作为师兄,倘若师弟有什么不懂的地方,我也可以指点一下师弟。你说是不是?师……”

    樵夫圣人拎着他的领子,将他塞入通道中。秦牧打算跑回来听讲,通道已经闭合。

    延康国师笑道:“老师,为何不让秦师兄听讲?”

    “他不适合。”

    樵夫圣人道:“他的性子,其实并不适合我们的道路。你觉得你这个二师兄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延康国师沉吟一下,道:“贪玩,跳脱,坐不住,热血上头便往前冲,但又狡猾,心思细腻,非常聪明,能想人所不能想,常有我也意想不到的想法。而且他还很大度,看得很开。他还很自信,近乎癫狂的自信,在他的心中总是觉得老子天下第一,虽然嘴上总是说自己天下第二。不过若论信心,他的确可以称得上天下第一。”

    “入骨三分啊。”

    樵夫圣人抚掌,赞道:“你看他比较透彻,我也是这么认为。作为圣人,他并不适合。”

    延康国师点头道:“二师兄的确不适合。那么大师兄呢?”

    “你大师兄是另一种人。”

    樵夫圣人道:“他是有大毅力的人,沉稳,只要他认定一个目标便会一意孤行,谁也拉不回来他。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对圣人之道的理解有所偏差。在圣人之道上,你的两位师兄都不如你。你随我修行几年,我将我毕生所学所悟传你。”

    他缓缓道:“我意志消沉,迈不出心中的坎,总是陷入对开皇时代的回忆中,对开皇的逃避也有着难解的结。你不同,你没有这道坎。你学会我的所学所悟,便会直接跨过这道坎。那时,你将会是真正的圣人!”

    他目光明亮,微笑道:“最近些年,你专心参悟,无论是太皇天还是延康,你都不要想,不要去参与,专心跨过我跨不过去的坎。”

    延康国师称是。

    两人在祭坛上相对而坐。

    太皇天。魔族蛊城。

    蛊城原本是太皇天六十四神城之一,落入魔族之手后被大肆改造,不知多少魔族生活在这里,打造各种魔神像和魔宫。

    这里属于魔族领地的腹地,是比较早落入魔族之手的地方,因此魔族众多,人族的势力难以摸到这里。

    此地的魔族却也安居乐业,城中还有魔神镇守,又俘虏奴役了不知多少人族,让人族做奴隶伺候魔族,因此富足。

    赤溪被传送到此地的时候,蛊城中正值魔族的传统节日献牲节,城里数不清的魔族青壮抬着一头头牲口,敲锣打鼓,跳着诡异舞蹈,配着奇异充满异域情调的音律,还有四面四臂四胸的魔女在花车上跳舞,姿态缭绕,引来阵阵欢呼。

    献牲需要游城。

    献牲的队伍抬着牲口载歌载舞,沿城游一圈,这才会抬到城中的一座座高大祭坛上,祭坛上是一尊尊魔神,喜笑颜开,看着族人的欢闹景象。

    这时候,强壮的魔族青年男女会带着牲畜,竞相攀登祭坛,向魔神进献自己的牺牲供品。

    第一个带着牲口登上祭坛的,便是莫大荣耀。

    而献牲的队伍不止一支,而是城中几百个几千个魔族家族相互竞争,因此极为热闹。

    一道光芒从天而降,赤溪降临到其中一座祭坛之上。

    “老阴货胆敢暗算我!”

    他的声音如同惊雷,震动热热闹闹的献牲节,所有魔族都停了下来,无数目光落在赤溪身上。

    祭坛上的那尊魔神正在哈哈大笑,准备抓住族中的年轻人献上来的祭品,赤溪突然出现,他也是所料不及。

    赤溪脚下,光芒照耀形成的传送符文正在渐渐淡去,他的三颗脑袋缓缓抬起,看向四面八方。

    “魔族!”

    这个赤明时代的监斩官突然暴怒起来,三颗头颅发出惊天动地的凄厉怒吼:“魔族——”

    “我的族人随我一起跨过亿万星辰,跃过不知多少死亡地带,历经千辛万苦这才来到祖地附近!是魔族——”

    “是魔族不由分说,杀入我们的星球!杀我族人,灭我种族!”

    他一根根干枯发黄的头发飞扬起来,如同数千数万道黄色的剑,四面八方扫去,这次攻击只有一瞬,四面八方,方圆百丈,所有魔族都在捂住自己的咽喉。

    有人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他捂住咽喉的手掌心里是温热的魔血。

    有人低头,头颅突然从脖子上滑落,掉了下来。

    祭坛前方,一辆花车高大的花柱是五彩斑斓的华盖,华盖缓缓滑落,杆子处切口整齐。一座房屋突然倾斜,屋盖徐徐划动,砸落在地,发出轰隆一声巨响。

    接着,一座座大殿的殿顶各自滑落下来,房屋的屋顶屋盖,也纷纷滑下。

    百丈之内,一颗颗头颅落地,一腔腔鲜血喷涌。

    无数气血从他们的腔子中化作一条条红线,向赤溪飞去。

    赤溪降落的祭坛上,那尊魔神躲过了他这一击,见此景象不禁睚眦崩裂,怒吼咆哮,探手抓来两口魔神兵向赤溪杀去。

    赤溪六臂如同狂风暴雨,在短短一瞬间攻出不知多少记,打得魔神兵粉碎,打得那尊魔神粉身碎骨!

    其他魔神从一座座祭坛上飞起,呼啸杀来,其中一尊魔神认出了赤溪,凄厉的叫声响起:“是他!是他带着那些星球降临我们罗浮天,是他毁灭了我们罗浮天,葬送了我们无数族人!是他杀了我们的前代尊王——”

    “杀!”

    蛊城中传来无数声音,数之不尽的魔族强者怒火滔天,蜂拥向赤溪杀去。

    不久之后,蛊城中一片死寂。

    赤溪六目赤红,呼呼喘着粗气,此时的他已经吸饱了足够的气血,已经恢复到从前的巅峰状态,按理来说他完全可以抽身便走,不再厮杀。然而他却依旧杀个不停,杀得直到这个魔城中除了他再无任何一个能够站起来的生灵!

    “我带着族人,在星空中漂流了千百年,千百年啊,只为寻到祖地!是你们,杀了我的族人,只剩下了我,嘿嘿,只剩下了我……”

    他六臂张开,探手四面八方抓去,一口口被他打残打破的魔神兵飞起,在他的四周嘭嘭撞击,形成一个个巨大的金属球。

    赤溪三头喷火,将这些魔神兵残片炼化,烧熔,炼就六口光橙橙的神刀。

    赤溪六臂抄刀在手,看向远处,远处,更多的魔神从其他魔城中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