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一十五章 佛法无双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离城中,秦牧一大清早来到佛门在离城的寺院,敲开门递了拜帖,道:“我来见马爷。”

    接待他的僧人连忙回去禀告。

    秦牧之所以说来见马爷而不是马如来,是因为马如来是佛道的领路人,需坐镇大雷音寺,宣扬佛法,而马爷则是他的亲人。

    一个是身份,另一个是亲情。

    来见马如来,须得拿出人皇和天圣教主的身份,来见马爷,则是以马爷养大的孩子的身份。

    过了片刻,接引僧前来,道:“马爷有请。”

    秦牧露出笑容,跟随他走进寺院,这寺院是太皇天的神魔拨给大雷音寺的地方,大雷音寺的僧人们在这里建了庙宇,日常修行。

    秦牧抬头看去,能够看到朦朦胧胧的二十诸天悬在寺庙的上空,还有许多僧人在二十诸天下方,不断诵经,诵经声在空中碰撞,化作一道道佛光,涌入二十诸天。

    二十诸天是佛门诸天,漂浮在寺庙上空的二十诸天是真正的诸天的投影,并非是真实的。

    秦牧收回目光,这是,他看到一个脱去了如来的法袍的质朴老者,含笑看着他。

    马爷。

    秦牧激动起来,自从马爷成为大雷音寺的马如来,他们相见的时间便少了许多,马如来脱掉如来的法袍,便是以亲人的身份来见他,他岂能不激动?

    不过这里毕竟是大雷音寺的道场,到处都是僧人,他须得压制自己内心中澎湃的亲情,不能给马爷带来麻烦,带来心境上的困扰。

    “马爷,你们不是很早便已经联络到二十诸天了吗?”

    秦牧稳住心境,好奇道:“为何现在还要不断与二十诸天联络?难道佛界的诸佛,不曾传授更高层次的功和法?”

    “已经传了。不过传的不多。”

    马爷领着他来到那些正在诵经与佛界联络的僧人旁边,只见这寺庙内部颇为宽敞,近千位僧人跏趺而坐,有的坐在平地上,有的坐在空中,还有的坐在佛塔上,道:“佛界的意思是,要我们专心修佛,不必参与到世俗红尘的纷争之中。他们不太想理会世俗的事情,似乎有着许多禁忌。而我的意思,是请他们传授高深法门,佛有渡世之心,岂能眼见世俗人落入苦难而不救?”

    秦牧四下看去,千百位僧人有男有女,有人有妖,都在口诵佛号,让二十诸天的诸佛不得安宁。

    这种打法,倒像是骚扰的法门。念佛之名,佛会听闻,这些大雷音寺的僧人念的正是诸佛的名号。

    “原本有几位佛陀传法下来,后来便无人再传,讳莫如深。我想请他们下界,他们也不愿下界相助。”

    马爷摇头道:“我以为,他们并非是怕沾惹凡尘俗世,而是怕某些可怕的存在。他们虽然有着高深的境界,高深的功法,但是在心境上已经落了下乘。前几日,佛界的诸佛不胜其扰,于是有了提议,要比试佛子间的佛法。”

    “比试佛法?”

    秦牧顿时来了兴致,笑道:“怎么比?”

    “就是挑选出佛的弟子,比较佛法造诣高低,这种比较,是隔空比较。我派出去的是战空。”

    马爷抬手一指,道:“战空在那里,已经败了几位二十诸天的佛子了。”

    秦牧抬头看去,只见魔猿战空坐在塔上,那座塔似乎与二十诸天同高,而在他的对面,则端坐着一位佛子,身骑宝象,宝象披挂璎珞,极为华丽。

    宝象后方则是华丽的寺庙群落,高大的诸佛脑后光晕旋转,法相庄严。

    两人辩法颇为激烈,二十诸天的那位佛子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一席话说了半个时辰没有停顿,声音时而高亢激昂,时而低沉却让人忍不住细听。

    这番雄辩可谓是长篇大论,让人无可辩驳。

    那位佛子说完,终于停口不说,面带笑意,看向魔猿。

    魔猿伸出毛茸茸的手掌,五根黑粗的指头,声音晦涩,一字一句道:“极。”

    那位佛子不明白他想说什么,苦苦思索,过了片刻,魔猿又道:“空。”

    那位佛子皱眉,顿时浮想联翩。魔猿又道:“有。”

    那位佛子身躯微震,失声道:“空了为何还有?”

    魔猿充耳不闻,道:“静。”

    那位佛子大怒,喝道:“既然有,为何还能静?你的话不合佛法!”

    魔猿道:“微。”

    那位佛子怒不可遏,正要全盘辩驳,突然身躯大震,僵在宝象的背上,呆若木鸡,一言不发。

    他的身后,一尊大佛叹道:“极空有静微。太高太妙了,字如珠玑,每一个字都是一篇佛法大乘之论,五字连在一起,又是莫大高深。空相,你说了半个时辰,说了很多长篇大论,可惜还不及他这五字中的任何一字。你败了,下去。”

    那位佛子空相从宝象上起身,向魔猿见礼,徐徐退下。

    秦牧又惊又骇,向马爷道:“马爷,大个子真的有慧根?”

    马爷肃然道:“大有慧根!甚至在我之上,比明心还要高!”

    这时,二十诸天又来了一位佛子,从上一层诸天而来,身后也跟着几位肉身广大的佛陀,刚刚落座,这位佛子便周身大放光明,光芒耀眼,从二十诸天照耀下来,照遍寺中众人。

    这佛光普照,让寺中的群僧都是心中一惊:“这位佛子好高深的佛法修为!”

    魔猿抬起手,挡在眼前,大手挡住了佛光,手的阴影投在脸上。

    那位刚刚落座的佛子刚刚要说话辩法,见此情形,心中大惊,猛然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喷出,失声道:“你的佛法造诣竟然这么高?我还未来得及说,便已经被你辩倒了!”说罢,仰面便倒,气若游丝。

    他的身后,那几尊大佛连忙救人,终于将他抢救过来。一尊佛陀赞道:“普照佛子这次想要辩法的内容是何为明。不曾想这位小佛子却直接破了他的题,果真是辩才无碍!佩服,佩服!”

    秦牧瞠目结舌,艰难的从魔猿身上收回目光,疑惑的看着马爷。

    这种辩法,他已经看不懂了。

    马爷解释道:“普照佛子以明来开题,周身大放光明,佛光普照。而战空抬手一挡,手下的是黑暗,便是告诉他,有光明便有黑暗,互为依存。因此普照佛子的辩法便直接被截断,一腔话说不出来,把自己憋得吐血。由此可见战空的慧根。”

    秦牧也说不出话来。

    他能看得出来,刚才那位普照佛子的修为极高,多半是一位天人境界的佛法高手,就算秦牧与他对垒交锋,也未必能够胜过他。

    没想到,魔猿紧紧遮了一下光,普照佛子便吐血,差点气绝身亡!

    魔猿已经辩到了二十诸天的大功德天,下一诸天便是大辩才天。

    大辩才天中,诸佛与一位年轻佛子前来,与魔猿相对。那位年轻佛子徐徐落座下来,话也不多,手捏法印,捏着一朵莲花,道:“无。”

    魔猿道:“有。”

    那年轻佛子皱眉,放下莲花,道:“有。”

    魔猿道:“无。”

    那年轻佛子起身,喝问道:“你是凡夫俗子吗?”

    魔猿摇头:“我,圣。”

    那年轻佛子发振聋发聩之问,喝道:“你是圣佛?”

    魔猿再度摇头:“我,凡。”

    那年轻佛子脸色涨红,怒道:“我手中有时你说无,我手中无时你说有,我问你是凡人,你说你是圣佛,我问你是圣佛吗?你又说你是凡人!你到底想说什么?”

    他身后的诸佛皱眉,唤来几位金刚将他叉了下去,一尊佛陀向魔猿赔罪道:“师弟恕罪,他已经乱了本心。无作有时有却无,心当圣时圣亦凡。师弟佛法造诣,我等佩服。”注①

    魔猿还礼,却不说话。

    秦牧骇然,头昏脑涨,扶住额头向马爷道:“马爷,我已经完全听不懂了。我没有这个慧根,还是不来听讲了。”

    马爷笑道:“我像战空这么大时,是万万没有这样的造诣的。你既然听得迷糊,那么我们出寺走走。”

    秦牧如释重负。

    两人走出寺院,马爷舒了口气,笑道:“牧儿,我而今是佛陀,与你走得越发远了。披上袈裟,坐上佛位,我便不是当年的马爷了,在我眼中,你便是众生。但是我从佛位上走下来,脱掉那身衣裳,我便是咱们残老村的马爷,马神捕,你就是那个我看着长大的孩子。”

    秦牧突然重重的抱住他。

    马爷怔了怔,笑着拍了拍他的背,道:“战空学得很快,明心也是好孩子,将来继承大雷音寺衣钵的便是他们二人。到那时,我便不是如来,我会回到残老村,我还会与你们一起有说有笑,吃酒吃肉。”

    秦牧询问道:“为何二十诸天的诸佛不愿传法,也不愿下界相助?马爷有没有询问原因?”

    “问过。一尊佛陀告诉我,大雷音寺之所以能够在历代灾劫中保全,就是因为不问,问了,便无法保全了。他们让我也不要问。”

    马爷叹了口气,道:“这次用的是哑巴教我的阴招,哑巴告诉我,让我命诸僧念诵佛号,吵他们清净,吵得他们受不了,他们才会与你说话。这次的辩法若是能够得胜,二十诸天的诸佛便许三个名额,进入佛界求学。但是,他们依旧不会让佛界中人下界相助。我细想过,有三个名额也好,总好过无。”

    正在此时,突然寺院中传来一片哗然,诸僧的欢呼声传来,秦牧与马爷对视一眼,急忙回头冲入寺院中,只见众僧正将魔猿高高抛起,接住,再抛起!

    “胜了,我们胜了!”众僧欢呼雀跃。

    注①:这几个辩题,出自佛门六祖慧能的三十六对,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搜搜。极空有静微也是出自慧能的极空有之静微,都是佛法上的辩题,意境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