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离城寺庙中,马如来率领诸多高僧目送秦牧等人被佛光接引到佛界,他们修为太强,想要被接引进去的话有些不太可能,只有秦牧、魔猿和明心这三个修为说高不高说低不低的神通者才能轻易进入佛界。

    “如来,让他们去不会有危险吧?”镜明老和尚问道。

    “自然有危险,但也没有多大危险。天庭必然监视佛界,试图掌控佛界,对我们大雷音寺的弟子必然打压,不会让他们取经归来。”

    马如来笑道:“所以我让秦教主也跟过去,秦教主跟过去,便没有多大危险。”

    镜明老和尚思索片刻,想不出其中的门门道道,只能感觉到凶险,道:“敢请如来明言。”

    马如来道:“佛界毕竟还是佛界,他们是去取经的,天庭的人即便想要对他们下手,也不会直接以大欺小,否则便会被诸佛阻拦。有佛界的诸佛在,还是要讲一些礼数的。倘若不以大欺小,秦教主都可以接得住。拳法有云: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秦教主便是开拳之人。”

    镜明老和尚若有所思,笑道:“那么明心便是和事之人。”

    马如来点头,道:“秦教主打人,明心和事,对方如果打算讲道理来个名正言顺的诛杀他们的话,便要轮到战空出场了。辩法的话,战空可以让他们哑口无言。”

    镜明老和尚大是佩服,礼敬道:“如来不愧大智慧之名。”

    佛界,弥陀寺的圣山上,那枚巨型的“舍利子”一路从山门处旋转飞至山顶,站在山顶弥陀寺大殿前的那个年轻僧人不禁又惊又怒,双手飞舞,施展龙象虎三搏之术,身体四周出现龙形象形虎形等神通,极为刚猛霸道!

    嗤——

    那“舍利子”的光芒将他淹没,顿时衣裳化作蝶儿纷飞,赤条条不着一缕,只剩下一双鞋。

    那年轻僧人原本趾高气昂,让秦牧三人跪拜上山,不跪便打,此刻顿时气焰全无,见机不妙便要撒腿开溜,突然“舍利子”中两道光芒闪过,他不由双膝一软,跪在地上,动弹不得。

    那年轻僧人羞愧,急忙趴在地上,不敢让人看到自己的面孔。

    金顶上,一尊尊大佛的身影出现在虚空中,高高危坐,向下看来,都是大皱眉头。

    一尊佛陀屈指一弹,那年轻僧人顿时感觉到双腿又能动弹,连忙遮住身前身后,一溜烟跑开。

    突然,一声佛号传来,一只金灿灿的大手从弥陀寺的大殿中飞出,迎上秦牧的“舍利子”,应该是一种显化类的神通。

    那神通金色大手与秦牧的“舍利子”碰撞,竟然发出铜铁般的鸣响,震荡群山。

    一尊大佛座下的一位白衣僧人头顶庆云蒸腾,神通大手正是从庆云中飞出,挡住秦牧的剑丸:“什么舍利子,不过是剑丸而已!”

    这白衣僧人看向那枚巨型“舍利子”,笑道:“小道法术,徒增笑耳!看我如何收了你的剑丸!”

    他头顶庆云中又有一朵莲花飞出,向秦牧的巨型剑丸飞去,层层叠叠的莲花罩落下来,将剑丸包住。

    突然,山体剧烈震动,这白衣僧人感觉到脚下传来的震动,还未听到声音,便见秦牧已然从山道上呼啸冲至山顶,因为速度太快,他身体两边甚至云气蒸腾,虽是上山,但却像是下山猛虎,一拳破空,雷声大作!

    整个弥陀寺宛如坠入雷海一般,秦牧这一拳轰出,到处都是崩裂的雷霆,闪电交加!

    白衣僧人抬手便接,顿时四肢百骸如同要炸裂一般,脑浆似乎要飞出脑壳一样,头脑中白茫茫一片,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他已经狠狠撞在圣殿上!

    大殿的那面墙壁向内部陷下尺许,这白衣僧人大字型嵌在墙壁中,身体四周是密密麻麻龟裂的纹理,嗞滋啦啦的电光在他的体内乱窜。

    秦牧抬手,剑丸飞回,滴溜溜转动,至于这白衣僧人的大手和莲花之类的神通,早已被他的剑丸破去。

    白衣僧人勉强睁开眼睛,双眼充血,迷迷糊糊,看不清前方的秦牧。

    “这位师兄,你的佛法造诣不行。”

    秦牧的声音穿入他的耳中:“神通并非是修行佛法的目的,修行佛法的目的是去烦恼、开智慧、了生死,神通只是外道。既然是外道,我用的是舍利子还是剑丸,又有何区别?”

    白衣僧人想要说话,哇的一口血吐出,萎靡不起。

    半空中,一尊肥头大耳的佛陀传来厚重声音:“歪理邪说。你并非是佛门弟子,胆敢在我佛面前摆弄神通?”

    秦牧催动如来大乘经,宝相庄严,向诸佛见礼,道:“佛门?弟子无知,佛需要有门来挡住门外的众生吗?”

    那尊佛陀失笑:“油嘴滑舌。”他却没有直接回答秦牧的疑问。

    空中,一尊尊大佛端坐不动,秦牧四下看去,认不出哪位是摩仑法王。

    另一尊佛陀笑道:“佛的确不需要门,需要门的是众生。不过你上山便扒去众僧的衣裳,又让我的小弟子跪下,现在又打伤我的弟子,你是来求法的,还是来生事的?佛也有无名怒火,你不怕吗?”

    “这位便是摩仑法王!”

    秦牧目光落在摩仑法王身上,只见这尊佛高高瘦瘦,面容很是和善,让人如沐春风。

    “敢问法王,佛需要弟子跪拜吗?”秦牧问道。

    摩仑法王摇头道:“不需要。”

    秦牧问道:“适才为何让我们跪拜上山?”

    摩仑法王微微一笑,天花乱坠,地涌金泉,便要讲道理,却见明心和尚带着魔猿战空终于登上山顶。明心和尚慌忙道:“秦师兄得罪了诸位老佛,弟子告罪!”

    摩仑法王微微皱眉,正要说话,明心慌忙向一尊大佛叩拜,又惊又喜道:“弟子拜见阎摩罗王!”

    那尊大佛笑道:“你认得我?”

    明心道:“如来大乘经中便有阎摩罗王的法相,因此弟子认得!弟子叩见娑竭龙王!”

    另一尊大佛微微一笑,颔首示意。

    明心又叩拜摩仑法王,道:“弟子叩见月宫天子摩仑法王!”

    摩仑法王笑道:“你刚才已经拜过了,该说正事……”

    “弟子叩见日宫天子!”

    “弟子叩见摩利支天王!”

    “弟子叩见鬼子母王!”

    ……

    明心和尚一路叩拜下去,拜到帝释天王,抬头看去,却不见大梵天王,只得作罢,心道:“无法拖延时间了。”

    摩仑法王耐着性子道:“小和尚,你是来求学求佛法的,不是来拜佛的。你这位师兄上来便打了我的弟子,又口吐邪魔外道之言,倘若不正视听,我这山上岂不是要乌烟瘴气?如何弘扬佛法?”

    明心和尚毕恭毕敬,老老实实道:“佛祖,弟子嘴笨,不善言辞。还是请战空师兄讲讲这里面的道理。战空师兄,你来与佛祖辩一辩。”

    魔猿战空上前,将隙弃罗禅杖插在一旁,大手竖在胸前见礼,却不说话。

    摩仑法王大皱眉头,看了看身边的诸天诸佛,突然哈哈笑道:“战空小师弟,你无需开动尊口了,我已经都明白了。”

    秦牧和明心和尚对视一眼,各自松了口气。

    摩仑法王也松了口气,心道:“我奉上谕,在佛界为官,担任一个佛官,平日里佛法也看得较少,参研得不多,比不上佛界的诸佛。战空这个黑和尚辩才无碍,一路从阎摩罗王天辩到大梵天,无人能敌。连诸佛都称他师弟,我与他辩法,肯定丢人!”

    摩仑法王笑道:“这件事情的确不怪这位秦居士,你们是来求法求学的,的确不该阻拦。不过佛门辩法,只是口舌之争,还要看各自的修行参悟。黑……战空师弟佛法造诣无双,想来神通也是惊人,佛界的许多佛子领教过战空师弟的辩才,还想领教一下师弟的神通。”

    明心和尚正要说话,摩仑法王径自道:“这位是月光太子。月光太子是我的后人,我原本是月宫天子,月光国的皇帝,参悟出佛法,一悟百悟,顿地成佛!我成佛之后,留下月光国,月光佛国便是二十诸天中的月宫天子天。月光太子,便是我的弟子,佛法高深。”

    秦牧、明心和魔猿向那个月光太子看去,只见此人带发修行,一身衣裳洁白胜雪,头挽发髻,腰佩宝剑,脑后一轮明月,微微晃动便有皎洁月光向前方照耀而来,光明一片。

    明心和尚向秦牧道:“这位月光太子与战空师兄辩法,说了一大堆的佛经,战空师兄说了一个字,他想了半晌,然后认输。不过月光太子的本事的确惊人,如来说他已经炼剑成光,化作脑后的一轮明月,叫做明月剑光。”

    秦牧心中感激,知道明心和尚是在指点他,说明月光太子的本事,让他早有防备。

    噗通。

    明月和尚又跪在地上,向摩仑法王叩首,道:“法王是月宫天子,想来大度,我战空师兄辩法二十诸天,已经劳累了。弟子想请秦居士代劳,多谢法王担待!”

    摩仑法王皱眉,看向秦牧。

    帝释天王笑道:“法王,既是如此,那就请下界的秦居士来代劳吧。月光太子的本事,继承了你在天庭的绝学,实力同侪之中罕有敌手,与这位秦居士论一论,也好让我们见一见下界的神通道法到了哪一步。”

    摩仑法王只得点头,道:“月光,不要伤了下界的贵客。”

    月光太子欠身道:“弟子领命。”说罢,走向秦牧,淡然道:“我在月宫天子天,同辈之中,无敌于世,深感寂寞清苦,所以进入天庭求学,在剑天宫学剑三年。”说罢,一言不发。

    秦牧肃然起敬,道:“我在残老村里学剑,教我剑法的是个没有四肢的糟老头子。我曾经……我没有去其他剑天宫之类的学剑,都是自己瞎捉摸。请!”

    月光太子屹立不动,道:“下界毕竟难以见到大世面,我可以让你一招。”

    秦牧一手在前持阳印一手在后持阴印,躬身一拜,阴阳翻天手的叠手使出,月光太子以为他要拜自己,安然受礼,突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月光太子被轰飞数十里,撞在一座大山上,撞出一个深深的大洞。

    秦牧阴手翻为阳手,阳手翻为阴手,瞬息间连翻十多次,二三十道阴阳翻天手连连轰去,那座大山被硬生生打出一片悬崖峭壁!

    秦牧收手,等了片刻,无奈道:“法王,你还有没有其他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