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帝释天王佛终于明白过来,似笑非笑道:“胡闹!大墟是蛮野之地,这里是佛界,诸佛岂能容忍你大开杀戒?”

    魔猿露出失望之色。

    他虽然开了灵智,虽然是佛子,被赞为佛法造诣高深莫测,虽然被誉为辩才无碍,但是他毕竟是大墟的生灵。

    大墟的生灵,很多都是与秦牧一样,生来野性难驯,胸腔中有一种狂野奔放的豪情。即便是秦牧在延康生活了那么久也还是怀念过去无拘无束的日子,更何况魔猿?

    帝释天王佛眨眨眼睛,笑道:“虽说不容许大开杀戒,但倘若别人要杀你,你错手反杀,这也是无可奈何,值得谅解。就算追究起来,也会有人为你们撑腰。”

    秦牧眨眨眼睛,好奇道:“不知道这位给我们撑腰的人是谁?”

    帝释天王佛脑后的佛光突然灭掉,变得昏暗,眨眨眼睛道:“自然会有人撑腰。所以你们不要怕。而且,我也想见一见大梵天王佛的功法,难得这次机会,我也要混到佛子里面去,说不定能够见到大梵天王。我没有收弟子,所以只能亲自上阵。”

    这位佛祖穿着一袭黄色的长袍,身材匀称,因此长袍显得很是宽松,垂到脚面,又总喜欢光着脚,此刻灭掉了佛光与秦牧等人站在一起仿佛也是一位佛子,不太像是佛界的仅次于大梵天王佛的人物。

    “王佛也要争?”

    明心和尚错愕,心中腹诽道:“你跑过来争的话,谁还能争得过你?”

    秦牧狐疑,上下打量这位身材匀长的佛祖,心道:“这么淘气的佛祖,我倒是第一次见。其他佛祖哪个不是稳重无比,他怎么这么跳脱?与我一样的性子……”

    秦牧悄声道:“明心,这位佛祖是什么来头?”

    明心和尚摇头:“大雷音寺的经典我差不多看完了,但没有这位佛祖的多少记载。”

    秦牧眨眨眼睛,笑道:“王佛,你适才说有人会为我们撑腰,莫非这个人便是王佛?”

    帝释天王佛眨眨眼睛:“我没说过。”

    秦牧眨眼道:“出家人不打诳语!”

    帝释天王佛眨眼道:“我是佛,我不出家。我无论走到哪里都是我家,又何必出家?”

    两人对视眨眼,过了片刻,各自扭过头,不去看对方。

    明心和尚心中惴惴不安:“秦师兄与王佛对视,胆子真大。回头,一定要教教他死字有几种写法……”

    “酸?”魔猿战空悄声问秦牧。

    秦牧点头,刚才眼泪都眨出来了,而帝释天王佛还是没有透露半点底儿,口风很紧。

    帝释天王佛也在那里揉眼,估计是眼睛眨的次数太多,也有些不太好受。

    秦牧心中疑惑,帝释天王佛行为举止不像是佛祖,他有着很强的好奇心,而且处事也有些人味,然而他却是佛界帝释天的佛,仅次于大梵天王佛的存在。

    他不像是天庭的人,倘若是天庭的人肯定不会给秦牧他们好脸色,而帝释天王佛却似乎对秦牧他们颇有好感,而且点名有人会帮助他们。

    正在此时,前方的破败寺院中走出一个年轻比丘,道:“哪位是从阎摩罗王天一路辩到大梵天的师兄?”

    魔猿战空大步走出,声音如雷:“我!”

    那比丘仰头看去,魔猿如同一座黑塔,令人敬畏,连忙道:“师兄,老佛说你通过考验了,请你进去。请随我来。”

    魔猿战空回头看了看秦牧和明心,秦牧笑道:“你先进去便是,我待会去找你。”

    “好!”

    魔猿跟着那个比丘,大步走入破败寺院。

    过了片刻,那个比丘又从寺院里走出来,四下里看了看,只见佛界诸天的佛子数以百计,人山人海,旁边还跟着一尊尊大佛,显然都是来争大梵天王佛传法传功的。

    那比丘为难道:“老佛说,你们来的太多了,最多只能再进去两人。你们商议商议,看看谁进去。”

    大辩才天王佛连忙道:“老佛是否说过,通过什么考核,才能进入寺庙听讲?”

    那比丘摇头道:“老佛没说,你们自己想法子,随你们怎么折腾便是。”

    来自诸天的诸佛各自沉吟,聚在一起商议。

    秦牧看了看身边的帝释天王佛,道:“王佛,你适才说你也是来自大雷音寺,敢问你进入佛界有多少年了?”

    帝释天王佛笑道:“你套我的话,我不说。你额头这枚金柳叶是什么东西?装饰吗?挺好看的。”

    秦牧正要解释,帝释天王佛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金柳叶摘了下来,秦牧吓了一跳,伸手便要夺回来。

    帝释天王佛是怎么出手的,他根本没有看到,不过金柳叶极为重要,万万不能有失!

    帝释天王佛笑道:“原来是个封印。你的这枚竖眼很强,为何要封印住?”

    秦牧伸出手,黑着脸道:“我这枚竖眼太强,只要我催动功法便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我怕伤了人,所以才封印住。你把金柳叶还我!”

    “不还。”

    帝释天王佛笑道:“我想看看你的全部实力,倘若还你,你贴在眼睛上,那就没趣了。再说,谁告诉你这柳叶贴在眼睛上便能封印住你?你试过吗?”

    秦牧探手去抢,帝释天王佛急忙躲避,两人争了一番,秦牧怒道:“待会惹出事,便全赖你!有屎盆子,也要全部扣在你的光头上!”

    明心打个哆嗦,颤声道:“秦师兄,死字有好几种写法,我教你如何写,包你很快学会……”

    秦牧无法抢回金柳叶,只得作罢。

    他向诸佛看去,只见那些佛祖还在商议,而几百位佛子则在那里静静等候,不由目光闪动,低声道:“我有一个主意,可以将两个名额都纳入手中!”

    帝释天王佛抚掌笑道:“我知道了!你是打算趁着这些佛祖商议的时候,一举冲进去对不对?”

    秦牧看了看他,心知不妙,立刻迈开脚步向那座破败寺庙呼啸冲去,然而已经晚了。

    帝释天王佛先他一步,身躯化作一道流光,在秦牧之前一举冲入庙门,嘭的一声将大门封住,把秦牧关在门外,笑道:“秦小友,多谢你提醒,我进来了!”

    坐在庙门旁边的那个比丘懒洋洋道:“只剩下一个名额了。”

    诸多佛子和佛陀被秦牧和帝释天王佛惊动,纷纷看来,待听到只剩下一个名额,顿时坐不住了。

    “谁进去了?”摩仑法王脸色大变,急忙问道。

    其他佛陀也是一脸茫然,不知道谁竟然如此钻营,趁着他们商议比试办法的时候冲入寺庙中,夺得一个名额。

    明心和尚站在原地,还未回过神来便见秦牧和帝释天王佛冲了过去,等到两人冲到庙门前他才回过神来,而在此时胜负已分,帝释天王佛将秦牧关在门外。

    “原来秦师兄说的是这个法子!”

    他醒悟过来:“真是个好主意!只是王佛为何将秦师兄关在外面?大家一起进去不好吗?”

    秦牧站在庙门前,高声道:“帝释天王,你进去可以,把我的金柳叶还我!没有金柳叶,我控制不住我的力量,会惹出大祸事!出了事,你能兜得住吗?”

    “兜得住。”

    庙里,帝释天王佛的声音渐渐远去:“你放心把屎盆子扣在我的光头上……”

    秦牧大怒,正要说话,明心和尚面色如土,颤声道:“秦师兄,死字的几种写法你真的不想了解一下吗?”

    秦牧长长吸了口气,转过身来,脸上怒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纯真无邪的笑容,看向一个个面色有些难看的佛界诸多佛子,笑道:“诸位师兄,我这里有一粒好大颗的舍利子,你们要见识见识吗?”

    他取出剑丸,剑丸浮空,飞速旋转。

    秦牧朗声道:“还请诸位师兄给个薄面,将这最后一个名额让给我,秦某感激不尽。”

    话虽如此说,但是秦牧心中还是有些迟疑,他从未试过在开启第三只眼的情况下催动霸体三丹功。司婆婆、瞎子告诉过他,他只能在封住第三只眼的情况下才能毫无顾忌的催动功法,倘若第三只眼开启,这时催动霸体三丹功会造成什么后果,他心中也没有一点底。

    “不管了,马爷对我最好最严肃,他看我的眼神就像是看自己的儿子一样,我能明白他是把我当成他的儿子养大,倾注了自己所有的父爱!”

    秦牧咬牙,霸体三丹功徐徐催动,衣袂与发丝慢慢的飘了起来:“马爷要的东西,无论如何我都要帮他拿到手!管他是神是魔,只要阻止我,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他的眉心,霸体三丹功运行到第三只眼,这只眼睛极为妖异妖邪,眼帘徐徐向两旁张开,眼中的阵法纹理构造顿时缓缓运转。

    秦牧放眼看去,所有人,哪怕是佛陀在他的眼睛注视下,神藏也是清晰无比,纤毫毕现。

    他像是掌控生死的黑暗神祇,注视着自己的猎物,似乎连空气中也弥漫着血腥和肃杀。

    他心中突然生出一种桀骜的豪气,不疾不徐道:“诸君退下。倘若上前来,生死不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