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他们来到帝释天境的庙宇,这里是帝释天王佛的宫阙,帝释天境也有着不少佛国,礼敬供奉这尊佛祖,有不少比丘比丘尼在庙宇中行走,见到他们来了,上前见礼。

    帝释天王佛挥了挥手,让他们下去,双眸炯炯有神的盯着秦牧,等待他的回话。

    他显然是个孤家寡人,并没有收弟子,居住在这里的比丘比丘尼应该是那些佛国的太子或者公主,前来学习佛法的。

    帝释天王佛虽然也传授他们佛法,但往往是一时兴起才开讲。

    不过尽管这些太子公主不是他的弟子,但修为实力都是不弱,不比那些死在秦牧手中的佛子弱了,想来是因为帝释天王佛的造诣实在太高的缘故,即便是兴起所传,也是极为高神的法门。

    秦牧思量片刻,道:“我可以开启承天之门,送你进入幽都,以王佛的实力想来可以肉身穿越承天之门,不会被收走元神。不过……”

    他迟疑一下,继续道:“不过,我先前杀了许多佛子,然后另一个我就解封了,我觉得可能会是另一个我躲在门后准备吃人。王佛是否能打败另一个我?”

    帝释天王佛眨眨眼睛,想起被污染得污浊不堪的大梵天境,仔细思忖片刻,抚掌笑道:“我明白了。土伯封印另一个你,是将幽都截取了一块,把他困在其中。而另一个你也有大法力,篡改了你的神通,让承天之门连接的不是幽都,而是土伯镇压他的地方。如此一来,你杀的那些神通者元神便会被他截取,吃掉。我若是通过承天之门进入幽都,必然会出现在镇压他的那块地方而不是幽都。”

    秦牧的第三只眼深处,一片大陆漂浮,那是土伯截取自己的九曲之角中的一片大陆炼制而成,倘若居高临下总览这片大陆,便可以看出是一块玉佩的形状,而且其中的山峦走势恰恰是个“秦”字。

    一个巨型婴儿被困在秦字中央,无法逃脱出去,上空还有一尊大佛若隐若现的镇压在那里。

    那巨婴坐在地上,短胳膊短腿,隐约听到了帝释天王佛的话,不由大怒,咿咿呀呀道:“坏蛋,大坏蛋,扯掉脑袋吃掉你大坏蛋——”

    “原来如此!”

    秦牧恍然大悟,失声道:“难怪我每杀一位佛子,都感觉到自己的元气修为又深厚一分,原来是另一个我借机吞噬佛子的元神来破除封印!我提升的元气,应该是他泄露出来的元气!”

    他在剑挑佛界的数百位佛子时,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之处,那时他的元气时时刻刻处在巅峰状态,不仅元气没有消耗,甚至还有不小的增幅。

    想来当时便是他体内的另一个意识秦凤青,躲在承天之门后等着那些佛子的元神送上门来,吃得不亦乐乎。

    当时,秦牧是一直开启承天之门战斗,那些佛子的元神只怕都落在另一个自己的口中。

    “看来今后不能随便开启承天之门,否则将另一个我放出来,我也控制不住我自己。”秦牧心道。

    帝释天王佛道:“我若是从承天之门进入幽都,必然会出现在那片封印的大陆中,土伯的封印连我都会被镇压,还有师兄的封印,也会压过来。那时,我未必能打得过你。这个方法不行,你是否还有其他方法?”

    秦牧思量片刻,道:“我可以建造一个灵能对迁桥,与太皇天的灵能对迁桥连接,打通佛界与太皇天,让能量对迁,如此一来我们便可以通过灵能对迁桥来到太皇天,同时维持两界的能量平衡。不过,为免天庭追查到太皇天,我们需要在传送走的时候将帝释天境的灵能对迁桥毁掉。”

    帝释天王佛眼睛一亮,笑道:“这事简单。我留下一道神通,可以让我们被传送离开帝释天境时再爆发,摧毁灵能对迁桥。”

    “还有一点。”

    秦牧盘算道:“灵能对迁桥的各种方程,符文运算,构造,我这里有备份的图纸。不过建造灵能对迁桥是一个浩大的工程,我身边没有这么多的材料,也没有炼制宝物的人手。”

    帝释天王佛笑道:“你只需要将图纸给我,建造出来对我来说不难。”

    秦牧取出纸笔,道:“我先列下需要的材料,还请王佛前去准备。”

    他提笔疾书,很快列出厚达十多页的材料,帝释天王佛看了看,材料种类不多,但是每种材料所需的数量倒是极多。

    “这些材料我帝释天境有,我平日里存了一些,不过不全,还需要从那些佛国的国库中取出一些。”

    帝释天王佛立刻离去,道:“你先准备好图纸,我通知帝释天境的佛国,让他们献上来所需的材料。”

    秦牧将自己饕餮袋中的图纸备份取出来,堆在一起。

    这是他多年养成的好习惯,总喜欢多备一份。他与黑虎神算出灵能对迁桥的图纸,因为太过贵重,所以秦牧抄录一份放在饕餮袋里保存。

    除了他这里有灵能对迁桥的图纸,延康国师那边也抄录了一份,也是多年养成的良好习惯。

    没过多久,帝释天王佛归来,看到厚厚的图纸堆砌成墙,不由吓了一跳,失声道:“这么多?”

    秦牧笑道:“王佛,你将你的凌霄真经传给我,我先参悟,你研究一下图纸,等到材料送来便可以打造灵能对迁桥了。”

    帝释天王佛打量这些图纸,心里有些发憷,取出一本薄薄的册子丢给他,道:“这是我的帝释天王经,你先看,我来研究图纸。”

    秦牧翻了翻,只有十来页,失声道:“这么少?”

    “我的功法从心,没有那么多的大道理,我求的是字如珠玑。”

    帝释天王佛说到这里,取出堆积如山的佛经,轰然落在秦牧面前,道:“这是我功法中,每一个如珠玑的字的注释。”

    秦牧仰望书山,头大如斗,扭头看了看这位年轻的佛祖,帝释天王佛也看了看面前堆积成墙的图纸,转头向他看来。

    秦牧试探道:“王佛,倘若相互伤害的话,只怕咱们都无法活着离开佛界了。”

    他从图纸墙中抽出十几页图纸,道:“这是灵能对迁桥的主体,你炼好主体,我便可以与你一起烙印符文印记,这样便简单了许多。”

    帝释天王佛哈哈大笑,挥袖一抖,书山消失不见,取出一串佛珠挂在秦牧的脖子上,笑道:“你若是看这些佛经,几十年才能看完悟透,不过我日常修炼时,炼就了这串佛珠,是用我的智慧所炼。你戴在脖子上便可以看懂这帝释天王经,无需去看这些佛经了。”

    秦牧松了口气,两人相视,哈哈大笑。

    秦牧带着佛珠再看那薄薄一册帝释天王经,只见上面每一个梵文入眼便化作无比繁杂的讯息涌入脑中,每一个字中蕴藏的信息之大简直如同真龙巢穴的龙语一般,信息量巨大!

    帝释天王经中的功法,与真龙巢穴中的祖龙太玄功相比,要逊色了一两分,但也非同小可,是极为强大的法门。

    这种法门在元神的锤炼智慧的提炼上,有着极为不凡之处!

    而肉身战斗法门,更是出类拔萃!

    祖龙太玄功是帝座层次的功法,帝释天王经逊色一两分,则是凌霄层次的功法,不过祖龙太玄功因为是龙族的功法,对秦牧来说用处不大,而帝释天王经的用处便非同小可了!

    最为关键的是,这门功法的确如帝释天王佛所说,易于上手,精勇猛进,修炼起来事半功倍,提升速度非常快!

    秦牧参悟一番,智慧珠不断旋转,很快他便将帝释天王经的功法总纲学会,立刻催动,渐渐地脑后浮现出一道光轮,徐徐旋转。

    他立刻感觉到各种佛法符文不断烙印在自己的血肉之中,骨骼之中,神藏之中,元神之中,让他的肉身元神不断提升。

    而且这门功法与祖龙八音结合,对肉身和元神的提升更快、更强!

    更奇妙的地方则在于,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一个个念头,那些杂念似乎变成了一个个细小的珠子,不断在他的思维中流动,让他可以清晰的做出优劣判断。

    “我若是按部就班修炼,只怕长短几十年,我便可以成佛作祖。不过我并不想做个僧人,帝释天王经还是只能借鉴其中有用之处,还是择其优者,融入到我的霸体三丹功中!”秦牧心道。

    过了半日,帝释天境的诸多佛国送来灵能对迁桥所需的材料,帝释天王佛伸手一挥,无数玉石浮空,在半空中切磨整齐,玉石叠加,很快搭建出一个大型祭坛。

    帝释天王佛又飞速炼制各种部件,直接锻造成型,组成灵能对迁桥的主体。

    秦牧正在参悟钻研如何将帝释天王经融入到自己的霸体三丹功中,不经意间看到这一幕,身躯微震,怔怔的看着帝释天王佛炼宝。

    “他的炼器手法,与哑巴爷爷的炼器手法有许多相通之处,他自然不可能接触到哑巴爷爷。那么,帝释天王佛倒底是何来历?他会是开皇时代的人吗?”

    秦牧怔怔出神,帝释天王佛很快打造好主体,伸手向外一分,祭坛的玉石向外膨胀,一块块玉石分开,而灵能对迁桥主体则隐没到祭坛中心,玉石合拢,从外面看就是一座祭坛,看不出里面的东西。

    帝释天王佛完成主体建造,回头看去,只见秦牧在看着自己,不由笑道:“你看我做什么?”

    “没什么。”

    秦牧摇头,走上前去帮他烙印灵能对迁符文,不经意间问道:“王佛从前姓什么?”

    帝释天王佛停了手中的活儿,沉默了片刻,展颜笑道:“不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