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二十七章 跨界追杀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从佛界传到太皇天比秦牧推测的有些远,虽说在通过灵能对迁桥时感觉不到时间流动,但是灵能对迁桥的光流突然剧烈震颤,却让他们两人都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这说明他们在桥中已经过了三刻时间,帝释天王佛埋下的神通威能爆发,摧毁了灵能对迁桥!

    而现在,他们还未曾来到太皇天灵能对迁桥便被毁去,这种情况秦牧从未遇到过,也顿时没了主意。

    “灵能对迁桥被提前毁掉,会发生什么事?”光流中,帝释天王佛大声询问秦牧。

    秦牧大声回应:“我们很快就知道了!”

    帝释天王佛顿时明白他的意思,不禁脸色微变。

    灵能对迁桥的光流开始剧烈震荡,那是一股对迁的能量相互碰撞形成的结果。

    灵能对迁桥打通的是佛界和太皇天,秦牧与帝释天王佛前往太皇天,两界能量均衡,太皇天也要有一部分能量前往佛界,对迁过来的能量必须与秦牧和帝释天王佛所蕴藏的能量等同。

    而现在佛界的灵能对迁桥提前毁掉,导致秦牧与帝释天王佛两人所处的光流与对迁的能量碰撞,所以形成了剧烈震荡。

    他们眼前的能量流闪烁着各色光芒,像是进入了一个万花筒的世界中,在万花筒中飞速流动。

    能量撞击而来,让秦牧肉身感觉到一阵阵疼痛。

    这些颜色被拉得很长,像是一条条纤细的光带组成了万千种颜色的洪流。

    “会不会相互湮灭?”帝释天王佛有些心惊肉跳,喃喃道。

    色彩斑斓的光流中,秦牧取出运算灵兵,噼里啪啦演算,摇头道:“不会湮灭。太皇天和佛界都损失了一部分能量,因此还是会接引我们前往各自目标世界,这样才能维持两界能量均衡,否则会给两界带来震荡。太皇天的能量团与我们恰恰是处在同一条道路上,我们正好相撞,这种能量对撞万万不能用神通抵挡,倘若抵御的话,我们前往太皇天的势头和这股能量团前往佛界的势头都会被抵消。”

    “倘若抵消会怎么样?”帝释天王佛问道。

    “那么我们便会与这团能量一起,被永远的卡在两个世界之间。”

    秦牧道:“进不得,退不得。”

    帝释天王佛纳闷道:“你跟谁学的术算之道?本事很不坏呢。”

    秦牧被能量轰击,肉身越来越疼,忍着疼道:“我曾经跟道门的人学过太玄算经和素女算经。”

    “难怪。道门的牛鼻子都是了不起的人物,这些家伙一个个牛鼻子朝天,向来看不起我佛门,认为我们是心学,一切从心,他们道门才是掌握宇宙的真正大道的人。”

    帝释天王佛笑道:“不过他们的术数的确高明得很,早年我曾经遇到过几位道门高人,不比我弱。”

    正说着,能量撞击越来越猛,秦牧立刻承受不住,肉身随时可能崩裂,帝释天王佛周身散发出柔和的佛光,为他挡住一部分能量撞击,道:“现在倒是你修行我的功法的好时刻。”

    他没有完全将秦牧护住,而是任由一部分能量轰击在秦牧身上,几乎将秦牧肌肤撕裂!

    秦牧闻言,心中微动,立刻尝试着帝释天王经。

    他的脖子上戴着智慧珠,催动这门功法,脑后立刻浮现出一道若有若无的佛光,轻轻动荡,各种佛音化作奇异符文与他的肉身元神融合,甚至加固他的神藏,让神藏越来越稳固。

    帝释天王佛看向秦牧,露出欣慰之色,心道:“这家伙心眼坏,但资质悟性却是不坏,修炼我的功法很快便上手了。”

    他能够看得出来,秦牧的肉身在明显的提升之中,元神、神藏也变得更加稳固强大,说明秦牧很有佛性。

    “若非他是秦家子,我倒想收他为弟子。”他从未收过弟子,此刻见到秦牧的资质悟性,不禁动了怜才之心。

    突然,帝释天王佛的脸色一黑,立刻将怜才之心抛之脑后。

    秦牧正在修改他的帝释天王经,篡改他的功法!

    这种欺师灭祖的家伙,刚刚学会了功法便立刻着手修改,哪位老师面对这样的弟子还能留有怜才之心?

    秦牧脑后的佛光在渐渐发生改变,像是一条条细小无比的游龙与一尊尊细小的佛在光轮中游动,佛音中也带着龙吟声。

    还没过多久,帝释天王经便被秦牧改的乱七八糟,几乎看不出这是佛门功法!

    更让帝释天王佛气结的是,他的功法越来越面目全非,随着时间推移,他功法在秦牧身上的比重越来越小,到了后来他的功法竟然变成了秦牧功法的一小部分!

    “幸好没收他为弟子,倘若是我的弟子,我怕我会忍不住一巴掌拍死!”帝释天王佛吐出一口浊气,心道。

    这股能量对冲的浪潮极为漫长,到了后来能量冲击之大,让帝释天王佛也有些难以承受。

    能量对冲不能用神通抵挡,倘若对迁过来的能量停止流动,他们也无法进入太皇天,只能靠肉身硬抗,因此对他来说颇为吃亏。

    最后一波能量冲击,甚至让帝释天王佛的肉身开始龟裂,他的皮肤不断裂开,如同被火烧一般化作灰烬,不断湮灭,但随即又有新的皮肤生长出来,显然他的肉身已经修炼到不可思议的境地!

    即便是这样,他还是竭力保护秦牧,不让秦牧在能量狂潮中受损。同时,他还竭尽所能放开一部分能量,冲击秦牧的肉身,带给秦牧压力,迫使秦牧在压力下不断的提升自我。

    终于,最后一波能量狂潮过去,帝释天王佛松了口气,不再保护秦牧。

    就在此时,突然若有若无的琴音传来,帝释天王佛脸色微变,急忙回头看去,只见刚才冲击过去的能量对冲洪流突然间裂开,裂成了无数细小的薄面。

    琴音渐渐清晰,空间在不断的震荡,对迁的能量散发出的各种颜色光芒变得层叠有序,不断震动,似乎变成了一个个跃动的音符!

    那些跃动的薄薄空间带着这些能量颜色变化,形成了一头九首凤凰,距离他们越来越远。

    接着,九首凤凰突然涅槃,化作熊熊火焰,将那股能量泯灭在空间中!

    “南天赤帝齐暇瑜!”

    帝释天王佛脸色剧变,失声叫道:“追杀我们的,是这个狠女人!完蛋了!”

    他不由分说,卷起秦牧试图加速向前方逃去。

    秦牧从修炼中清醒过来,连忙道:“王佛,不要擅自飞行,会偏离进入太皇天的轨迹!”

    帝释天王佛高声喝道:“帝座强者的神通在后面,我们很快便会被追上,不逃的话便死无葬身之地!”

    “帝座强者?”

    秦牧吓了一跳,脑中一片空白:“追杀我的人竟然这么强?我只是一个七星境界的小人物,至于出动帝座强者吗……”

    “不是追杀你的,是追杀我的!”

    帝释天王佛咬紧牙关,佛光卷着秦牧,带着他全力狂奔,身形几乎化作了一道飞速远去的佛光,道:“我在开皇年间与这女人有仇,多半是她听到我犯了事,主动前来寻我,想要报仇雪恨!”

    琴声从后方传来,这里是太皇天与佛界的中央真空地带,没有声音能够在真空中传播,然而南天赤帝齐暇瑜的神通却是通过切割空间传播,速度极快,快得不可思议!

    秦牧回头看去,只见他们身后的空间在不断的上下跃动演变,时而分裂,时而重叠,时而柱形,空间变成一个个柱体高低变换不停,时而化作圆形,大圆套着小圆,小圆从虚无中诞生、膨胀,超过大圆,道道空间波纹不断演变,循环往复。

    这种音波神通超乎秦牧的想象,令他看得瞠目结舌,他已经看不懂齐暇瑜的音波神通,实难猜测出帝座强者的神通到底有多大的威能。

    不过从帝释天王佛逃命时的紧张神态来看,这种神通的威能只怕他也难以抵挡,倘若被这神通追上,只怕非死即伤!

    “王佛,你已经偏离前往太皇天的轨迹了!”秦牧用心潜算,皱眉道。

    “命要紧!”帝释天王佛高声喝道。

    秦牧不再说话,任由帝释天王佛带着自己狂飙,心中不禁暗暗犯愁:“王佛偏离路径,继续奔走下去只会越来越偏,距离太皇天越来越远,我们是否还能回到太皇天,回到大墟……”

    琴声变得更加清晰,秦牧立刻看到帝释天王佛奔跑的身影突然间被拉得很长,不由吓了一跳。

    他没有感觉到任何危险,齐暇瑜的神通让他感觉不到任何杀意,然而这种神通却已经近身!

    “小心了!”

    帝释天王佛高声咆哮,突然转身,向后倒退狂奔,周身佛光大放,连续轰出不知多少记神通,迎着那空间深处传来的琴音轰击而去!

    轰隆——

    秦牧闭上眼睛,这一瞬间各种炫目的光芒刺来,让他两只眼睛疼得眼泪横流。

    “老娘们好强横!”

    他耳边传来帝释天王佛的声音,秦牧感觉到有血流到自己的脖子上,心中一惊。

    帝释天王佛竟然爆粗口了,这么好的修养竟然忍不住爆粗,显然是伤势不轻。就在此时一连串撞击声传来,秦牧张开眼睛,却还是看不到任何东西,只能感觉到自己被帝释天带着,连翻带滚,撞在不知什么东西上面,连撞不知多少记,翻滚多远,这才停住。

    秦牧偷偷解开金柳叶,四下看去,不由怔住:“这里是……”

    他身后,一直保护他的帝释天王佛向后倒下,气若游丝,声音沙哑道:“开皇天庭的第二重天,距离太皇天不远了……这屎盆子比我想象中的要臭多了,要重多了……”

    哇——

    他大口喷血。

    ————宅猪的肩周炎越来越严重了,昨天码字的时候感觉到右臂突然失去知觉,今天又有两次,疼的不像话,抱歉更新晚了几分钟。厚颜无耻的求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