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我幻想着开皇是一个大英雄,能够拯救黎民于水火,幻想这位老祖宗能够与他的支持者追随者同生共死,我以为他会是我想象中的那个人。然而他不是。”

    大墟残老村,秦牧坐在篝火边,静静地看着锅中的水冒着热气,面色平静道:“随着我发现的历史越来越多,我越发觉得他不配做开皇,不配成为万千英雄豪杰的领袖。他或许只是一个被敌人吓破了胆的老人,一心只想过着自己的安乐日子,他根本没有让那些英雄豪杰追随的气魄气量。”

    “咯哒!”他的身边,一只鸡婆龙一脸严肃的点头道。

    “你说得对。”

    秦牧添了把柴火,神色有些黯然,道:“倘若他有这等胸襟气魄,他岂会在最后的战争中突然退去,弃他的老兄弟老战友于不顾,弃黎民百姓于水火?倘若他果真是我想象中的那个大英雄,那么这两万年他做了什么?他什么也没做!”

    鸡婆龙点头,严肃万分道:“咯咯哒!”

    “嘿嘿,他什么也没做,难怪那些追随他的神魔会感觉到心凉心寒。”

    秦牧失笑,摇头道:“我多么想回到无忧乡,掀翻他的安乐窝,亲自质问他。或许,我可以修复彼岸方舟,驾着这艘船前往那里寻到他。我这里还有一块村长他们从彼岸方舟上寻到的一面镜子,记载着前往无忧乡路径的镜子。这面镜子被村长封印说是等到我能够破开他的封印之时,再去寻找无忧乡……”

    “咯哒咯?”鸡婆龙疑惑道。

    “你真好,听我说这么多废话。”

    秦牧转头向它看去,缓缓的拔出一口剑,柔声道:“不过你知道了太多我的秘密……不用挣扎了,只有被煮熟吃掉的鸡婆龙,才是不会吐露秘密的鸡婆龙。下辈子,别做鸡了。”

    残老村一阵鸡飞狗跳,成群成片的鸡婆龙缩成一团,一脸惊恐的看着篝火边炖鸡的秦牧。

    过了不久,秦牧喝了鸡汤,吃了煮的恰到好处的鸡肉,心满意足:“药师爷爷他们没有回到这里,多半是去了酆都看村长。这里离镶龙城已经不远,正好可以通过生死之间进入酆都……在此之前,先去祭拜一下村长,让他知道我会去看他。”

    他起身离去,过了不久来到记忆中的那个小山村,这个小山村原本只有几户人家,是倚靠村长的石像所建。

    秦牧来到这里时不由微微一怔,只见这里多出了几尊石像,而村长的石像却不见了!

    “你是说那个无手无腿的石像?被人搬走了。”

    村民们告诉他:“来了几个怪人,有铁匠、杀猪的、卖药的,还有画春联年画的,他们说石像是他们的熟人,帮我们搬来几个石像,然后便把那个石像抬走了。”

    “还是原来的石像好!原来的石像只要上供,便经常显灵,现在新搬来的石像都不显灵。”

    “对了,那几个怪人中还有一个老贼,把我家挂着的腊猪腿给顺走了!”

    秦牧惊讶:“哑巴爷爷他们到这里,搬走村长的石像做什么?是了!”

    他猛地眼睛一亮:“一定是药师爷爷打算让村长回魂,看看是否能够将村长救活!”

    他不由激动起来,立刻告辞离开,直奔镶龙城而去。

    镶龙城。

    这座城市已经变成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商业圣地,几个月没来,这里的繁华程度便已经超出了秦牧的想象,天南地北,东土西土,各种货物聚集在此。

    空中的楼船往来,密集如织,到处都是卸货的船只。

    东土和西土的商人在这里交易,便省去了前往延康或者西土,因此很是方便。除了镶龙城,大墟中还有其他城市也跟着兴盛起来。

    而商业繁茂则带动了一座座学院学宫,此时的大墟每个城市中都有很多学院学宫,大墟的人称为那里的士子,学习神通,甚至还有些化形的精怪异兽也混入学院中求学。

    秦牧来到生死之间,这里依旧很是热闹,有许多士子花钱从这里进入酆都。

    镇守生死之间的是天圣教的一位香主,秦牧进入生死之间自然不用花钱,他乘着船从长河中飘向酆都,来到桥下便纵身而起,落在桥上,等到秦牧从桥上下来时已经变成了一具骷髅。

    “秦人皇!”

    秦牧循声看去,只见五短身材的意山人皇从鬼群中挤过来,喜笑颜开道:“果真是你!我看到你这具骸骨,便认出来了!”

    秦牧连忙见礼:“太师祖!”

    意山人皇警觉道:“你来酆都做什么?你不会又想来打祖师吧?你想替苏小子出头?”

    秦牧摇头道:“我是来见村长的……”

    意山人皇松了口气,回头向街角处探头探脑的众人挥手,道:“不是来打我们的,出来吧!”

    齐康人皇蓝珀人皇等人纷纷从街角走了出来,齐康人皇嗓门很大,道:“秦人皇,苏幕遮小子没有向你告状?”

    秦牧纳闷:“村长向我告什么状?”

    众多人皇各自对视,露出诡异的笑容,纷纷打个哈哈,没有提这回事。

    秦牧狐疑,问道:“发生么什么事?村长为何被打?他怎么惹到诸位前辈了?”

    五祖人皇打个哈哈,笑道:“苏幕遮那小子不在酆都,他老小子嘚瑟了,被青铜脸救活了,说是去太皇天找你。几个月前,有几个古里古怪的人来找他,嘀嘀咕咕说了很久,然后其中一个青铜脸便说可能还有救,鸟神赤秀也说苏小子是半死不活之人,还有活人味儿,于是青铜脸便让苏小子回归肉身,把他救活了。”

    秦牧眨眨眼睛,笑道:“原来如此。青铜脸是我们村里的药师爷爷,医术天下第一,他的医术比我高,他出手医治的话,村长一定能化险为夷。不过诸位祖师爷为何要揍村长?”

    齐康人皇快言快语:“这臭小子骗我们,让你把我们痛打一顿,除了丑,然后又屁颠屁颠的跑回来说发现了霸体的记载,不揍他揍谁?我收了这么个弟子,连老子都暗算,揍一顿都是轻的,于是便天天打……”

    “天天打?”

    秦牧脸色一黑,轻声道:“诸位祖师爷,晚辈在外面又学了几分本事,还想请各位祖师爷赐教一番。”

    诸位人皇的脸色都黑了,顾左右而言他。

    “前几天有人给我烧了一套衣裳,做工很不错,今天忘记穿出来显摆显摆。”

    “还有人听说我是人皇,给我上供呢!”

    “有人给我烧了几个纸人大闺女,大概是阳间又有人记起我们了。”

    “老灵头,我听说是延丰帝登天坛祭祖,续了族谱,跟你扯上了关系,说是你的后人。那几个大闺女说不定是皇帝烧给你的。”

    ……

    秦牧也没有当真要打的意思,笑道:“诸位祖师爷,我这次跑回来是来看看村长,既然村长不在……”

    他话没有说完,看向街道尽头,气息突然剧烈波动一下。

    诸位人皇也立刻察觉到他的气息波动,向街道尽头看去,只见一位少年人皇站在那里,静静地向秦牧看来。

    二祖人皇心中一紧,连忙笑道:“秦人皇还没有见过初祖吧?我来与你们介绍一下,初祖,这位便是秦人皇,当今的人皇,特地跑过来见我们的!你的生死之间,便是他搭建起来连通阴阳两界!很有想法吧?秦人皇,快点来见过初祖……”

    “不用了!”

    秦牧抬手,淡然道:“二祖,你的尸骨被他砸得粉碎,你的墓碑被他推倒,想来瞒不过你。他的所作所为,你比我清楚得多。”

    二祖人皇微微一怔,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初祖人皇向这边走来,淡然道:“既然来了……”

    “没错,既然来了!”

    秦牧轻轻抬手,从额头上揭下金柳叶,金柳叶被摘下,他原本在酆都是个骷髅之身,而现在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回归肉身,很快恢复身躯!

    秦牧抖了抖手脚,淡淡道:“那就打死你之后再走!”

    诸位人皇心中一惊,秦牧所在的位置并非是生死之间,然而却恢复了肉身,没有被酆都的规则限制,这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他们却不知秦牧出生在幽都,而酆都是幽都的一部分,从前他会被酆都的规则限制,进入酆都便会化作骷髅之身,血肉尽去。

    而现在随着他的第三只眼开启,他的幽都神子的身份和血脉也被激活一部分,第三只眼出现,便可以在酆都化作血肉之躯!

    秦牧目光冷然注视着走来的初祖人皇,心中有浪潮澎湃,人皇殿外,他败在初祖人皇的手中,眼睁睁的看着初祖人皇摧毁了历代人皇的毕生心血,眼睁睁的看着这尊神祇将二祖人皇的尸骨踩得粉碎,将二祖的牌位墓碑统统碾碎!

    秦牧在他手中遭遇了此生最大的挫败,这挫败使秦牧沉沦了数月之久,使得他不得不冒险进入太皇天,去追求更高层次的修炼之法,去参悟能够击败初祖人皇的法门!

    他的劫剑,他的功法入道,都是在此人的压迫下激发自身潜能这才做出的突破!

    他心中最强大的敌人并非是太皇天的魔族,也不是高高在上的天庭,而是眼前这个男人,人皇殿的开创者,又是打碎他的梦想和崇拜的人!

    初祖人皇脸色淡然:“你要在这里?这里不好,打坏了酆都,不好向阎王交代。去人皇殿,击败了你,我再毁一尊人皇的尸骨!”

    秦牧转身,向酆都外走去,面色阴沉:“你在人皇殿等我!”

    ————铁锅中,鸡婆龙绝望的小眼神:咯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