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牧走出人皇殿,外面一片黑暗,天空中群星眨眼,少年长舒一口气,他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在山头附近找了块大石头坐了下来。

    他怔怔出神,将初祖人皇打一顿他虽然出了口气,但是他的心事并没有因此而开解。

    “或许再打他一顿,就可以解开我的心结了……这虚假的天空,连星辰运行轨迹都有些混乱了,操控星象的神越来越马虎了!”

    他瞪大眼睛,看着天上有些混乱的星象,只见东方渐渐亮起,天上的星辰走马般乱跑,心道:“阳星君是操控星象中的大日,他被我们村的屠爷爷一刀砍了,没有人管控天空中的太阳,只怕其他神祇也是手忙脚乱。”

    天上的星辰乱了一阵,东方朝霞升起,阳光将天空中混乱的星象遮掩住,没有露出更多马脚。

    秦牧默默地坐在这里,对着隐去的群星冷笑一声,从海面上升起的太阳,轨迹也有些歪歪扭扭,像是撒着欢飘起来的风筝,东一榔头西一棒槌。

    这种情况,显然是阳星君死后,控制太阳的其他神祇还有些不熟悉如何操控太阳,以至于露出更多的马脚。

    阳星君跟随齐九嶷去太皇天寻找秦牧,结果遇到屠夫这个死对头,以至于被屠夫砍死。他死之后,延康的天象图中便没有操控太阳阵法的神祇,现在应该是由其他神祇接手,只是还不熟练,以至于破绽百出。

    延康的星象是由阵图组成,日月星辰都是如此,主掌这些阵图的神祇肯定是各司其职,贸然接手阳星君的星图,自然是手忙脚乱,一时间应付不来。

    秦牧坐了片刻,看到太阳渐渐升高,终于稳定下来,但还有些左右漂移不定,阳光洒着朝霞,将南疆和南海照耀的五光十色,明媚炫目。

    突然,人皇殿的门户再度出现,初祖人皇从里面走了出来。

    秦牧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过头来继续看日出。

    初祖人皇看到他,迟疑一下,没有离开,而是走上前来坐在石头下面。

    初祖人皇盯着升起的太阳看了一会儿,失声道:“这太阳……不堪入目!”

    秦牧原本打算本着脸不搭理他,但也被这话逗得笑了,道:“忍耐下,掌管这轮太阳阵法的那位阳星君,被我家屠爷爷一刀劈死了。”

    “原来如此。”

    初祖人皇道:“我见过那位阳星君,延康的天象被蒙蔽的时候,我看着他们将天幕拉开,挂上日月星辰。也难为他了,作假了两万年了。”

    他看了看秦牧,声音低沉下来:“对不起……”

    秦牧微微一怔,笑道:“为何向我说对不起?我打了你,应该向你赔礼才是。”

    初祖人皇摇了摇头,道:“我原本想做你的老师,将毕生的本事和领悟传授给你。不过你走之后我想通了,我已经害得这么多人皇孤苦一生,不能再害你了。你的路,你自己选,自己走,我想让你走我的路,是我错了。”

    秦牧抿着嘴唇,嘴唇变得很薄,过了片刻起身展开双臂,舒展一下懒腰:“我原本很恨你,想要打死你,不过我只能在相同的境界打败你,无法打死你。而且这次打了你之后,我心中突然没有那么强烈的恨意了。”

    他面色平静,淡淡的说道:“你或许是为了考验我,或许是为了激励我,让我更加刻苦修行,超越你。不过我不齿你的做法。”

    初祖人皇微微一怔,失声道:“你看出来了?”

    “我不傻。”

    秦牧凝望着初升的旭日,轻声道:“不过我若是你的话,我不会用这种愚蠢到糟糕透顶的办法去激励晚辈,我更不会去毁掉亲人的毕生心血,更不会毁掉亲人的尸骨!敌人这么多,却偏偏对亲友下手,你的确是个逃兵。我不齿你的为人,所以也不齿学你的功法神通。”

    初祖人皇沉默下来,过了片刻道:“养大你教导你的是什么人?他们把你教得很好。”

    秦牧神采飞扬,露出敬仰之色:“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最善良的人,光明磊落,胸怀宽广,智慧通达!若论做人,他们胜过你百倍,千倍!你知道村长吗?就是上一代人皇,天天被齐康祖师和诸位师祖殴打的那个,他就是我们村的第一长者!我最佩服村长的便是他学识渊博,如果不是他发现我是霸体,我此刻只怕还在大墟里放牛。还有司婆婆,她是村里最漂亮最善良的女子,是她把我捡回来,抚养我长大……”

    他提及村里人,便忍不住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的说着村里人的好处。

    初祖人皇静静地听着,等他说完这才露出笑容,点头道:“他们把你教得很好,你也很好。”

    秦牧停下来不说话,心中纳闷:“我怎么对他说出这么多?我应该还恨他才对。”

    “你是秦家的人,我也是秦家的人,你还是把我当成了同族同宗的长辈。”

    初祖人皇似乎看出了他心中的想法,道:“面对亲人,应该会有很多话想说。你应该很久没有遇到自己的族人了吧?”

    秦牧点头。

    他看了看身边的这位人皇,好奇道:“你叫什么名字?”

    “秦武。”

    秦牧取出秦氏族谱,细细翻看,寻到秦武这个名字,心中骇然,这已经是百世老祖的辈分了。

    这时,海面上突然有亮光亮起,如同云霞涌动,从海里翻涌出来一团团巨大的气泡。

    秦牧站起身来,催动九重天开眼法向南海看去,心中惊讶不已,那海中涌出的霓霞光芒,像是宝物散发出的宝光。

    不过海面距离这里很远,他的目力无法看到海底,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散发出的宝光。

    初祖人皇起身,也向那里看去,道:“水太深了,看不到底!”

    秦牧立刻腾空而起,向宝光喷涌处飞去,初祖人皇微微皱眉:“怎么如此好奇?倘若有人想对付你,故意弄出来一些异象,只怕你便会像傻狍子一样傻乎乎的凑到跟前去!”

    他急忙跟着秦牧向那边飞去。

    距离异象越来越近,即便是初祖人皇也不禁心惊肉跳,只见海面翻涌喷出的气泡极为庞大,每一个气泡有百里方圆,几十个几百个气泡一起从海底往上涌,大海像是被烧开了一般,一道道大浪滔天,四面八方涌去。

    一阵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传来,骇人无比!

    秦牧微微皱眉,看向延康方向,转头追着一道道浪涛往回飞。

    初祖人皇跟上他,不解道:“为何又回头了?”

    “海啸!”

    秦牧全力冲向海岸,沉声道:“是海啸!海啸上岸,只怕会摧毁海岸几十里地,那里还有人!”

    初祖人皇恍然大悟,突然身形从空中坠落,头下脚上,手掌往海面上轻轻一印,随即身形弹起,站在秦牧身边,淡淡道:“你可以放心了,海啸已经止住了。”

    秦牧急忙停步,回头看去,只见突然间大海风平浪静,刚才那惊天动地的海啸浪涛在初祖人皇这一印的威能下突然浪峰平息下来!

    “了不起!”

    秦牧惊叹,竖起大拇指,赞道:“实在了不起!我原本只是想提前飞回海岸救人,疏散百姓,没想到你更厉害,直接平了海啸!好神通!”

    初祖人皇微微一笑:“想学吗?论剑法,我不如你,但论印法,我远在你之上。只要你肯学……”

    “不学!”

    秦牧掉过头去,冲向宝光爆发之处,只见那里没有大得可怕的气泡,只有霓霞般的宝光不断涌出。

    初祖人皇不禁摇了摇头,快步跟上他,心道:“总有办法让你学。”

    秦牧长长吸气,突然扎入大海中,向海底潜去。

    初祖人皇跟上他,秦牧向他看去,只见初祖人皇周身元气涌动,化作一个巨大的球体,而他则在海水中行走,如履平地。

    初祖见他看来,露出笑容:“想学……”

    “哼——”

    秦牧催动造化功,身躯化作一条丈长大鱼,摇头摆尾循着宝光游去。

    初祖人皇哭笑不得,跟在他的身后。突然,秦牧停止游动,眨眨眼睛看着前方,初祖人皇也连忙停步,只见一片恢弘壮阔的古大陆出现在他们面前,一座座古老的神殿迸发出氤氲神光,一尊尊高大伟岸的神像耸立在海底,神像上的海草泥胎,纷纷蜕去!

    秦牧心中震撼,缓缓游入这片古老无比的大陆,突然想起自己在罗浮天异星的斩神台神殿中看到的星图,张口吐出一个气泡:“三十五万年前的星图,标记的地方就是这里!这里是……赤明时代的祖地,赤溪神人要寻找的地方!”

    他化作大鱼从一座座苍茫宏伟的建筑旁边游过,这里不仅仅有他,还有一些奇异的生物,许许多多长着三颗头六张鳍的大鱼正在这片大陆中游弋,似乎是在巡逻。

    一条长达百丈的青白色大鱼从他们头顶游过,发出长长的低鸣声,震得他们胸腔嗡嗡作响!

    “这些大鱼……”

    初祖人皇脸色微变,急忙抓住秦牧的鱼尾巴,将他扯到自己的元气泡之中,沉声道:“这些大鱼有古怪!不要擅自行动!”

    秦牧现出真身,不解道:“什么古怪?”

    “你应该知道开皇时代的神魔肉身化作石像,元神躲入酆都的事情吧?”

    初祖人皇目光扫向这些三头六鳍的大鱼,沉声道:“赤明时代的神魔恐怕用的是另一种办法。他们改变自己的物种了,藉此躲避天庭的追杀!”

    ————村长:投票?我举双手双脚赞成!(没错,是上一章的本章说给了我灵感!我照抄的,啦啦啦,有本事来打我……好汉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