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六百四十三章 天公玄都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灵毓秀从这艘楼船的船舱里跑出来,她也发现了这艘船有些不对,低声道:“放牛的,这艘船的龙骨,是真的龙骨!”

    秦牧怔了怔,跟随她一起走入船舱,只见船的龙骨是巨大的神龙骨架,这艘船飞起来的时候龙骨也像蛇一般左右摆动身子。

    不仅如此,他看到了一条条巨大的肋骨搭建出这艘船的主体!

    他轻轻触摸船体,触感温润,这艘船的蒙皮也是神魔的皮!

    “用神魔的血肉来炼船,用神魔的脑袋来炼宝,赤明时代有些太野蛮了。”

    秦牧和灵毓秀连打几个冷战,楼船此刻已经起航,向灵能对迁桥飞去。秦牧来到甲板上,班公措正在研究甲板,秦牧细细打量,抬头看向班公措,班公措也在看来,两人心有灵犀,异口同声道:“骨板蒙皮!”

    整艘楼船的甲板都是骨板蒙皮炼制而成,不知道要杀多少神魔才能炼成这样一艘船!

    “赤溪先生,你们赤明时代的神魔处事,未免太霸道恐怖了。”

    初祖人皇在打量楼船的楼宇,摇头道:“炼制这样一艘船,只怕要杀死几千尊神魔。”

    赤溪笑道:“你们开皇时代只存在两万年吧?”

    初祖人皇微微一怔,点了点头,道:“不足两万年。”

    赤溪道:“你们还不足两万年,根本不知道赤明时代经历了什么。神魔没有寿元限制,两万年的时间足以诞生数以百万计神魔了。这些神魔不老不死,因此皇朝越是久远,神魔越多。然而赤明神朝却有着十万年的历史,神魔数量之多,已经让天地自然也难以承受。你们开皇时代所统治的宇宙疆域,还远未达到赤明时代的程度,疆域比赤明神朝要小了三两倍。然而即便这么大的疆域,也养不活这么多神魔,有的后起之秀没有晋身空间,便要造反,便要作乱。作乱么……”

    他面色淡然,声音中却带着无穷无尽的杀意:“自然是杀了!呵呵,杀几千个神魔炼制宝物,而且是这么贵重的宝物,当然物有所值。”

    初祖人皇皱眉:“未免有伤天和。”

    “有伤天和?你们开皇时代被灭掉,死了不知多少人,难道便不有伤天和吗?”

    赤溪讥笑,道:“比如说你身上的饕餮袋,不是杀饕餮异兽炼制的宝物?”

    秦牧摇头:“我的两个饕餮袋都是大尊炼的,大尊送给我的。”

    班公措面色铁青。

    赤溪道:“杀神魔炼宝,历代都有。我赤明神朝毁灭在三十五万年前,之后便是上皇时代。上皇时代持续了三十万年之久,是有史以来最长的一个时代,也是最为兴盛的一个时代。我们赤明神朝余部之所以躲在悬空界这么久一直没有来寻祖地,主要便是因为怕被上皇天庭抓去炼宝!”

    秦牧想起自己那次莫名穿越,白璩儿兄妹并非像是杀人炼宝的人,不过从他在屈山神殿的遭遇来看,屈山神应该也是杀了一尊饕餮神兽炼成了宝物和宫殿。

    他心中微动,从饕餮袋里取出太阴玉眼和太阳玉眼,道:“赤溪前辈,这两件宝物应该便是上皇时代的宝物吧?”

    赤溪看了看,道:“应该是。如果真的是上皇时代的宝物,那么这两只眼睛便不是用玉做的,而是真正的神魔之眼,应该是饕餮的眼珠。”

    秦牧吓了一跳,不过触摸玉眼,明明感觉到是玉质,丝毫也看不出是血肉:“难道上皇时代也像赤明时代一样凶残?不过看白璩儿他们的处事,根本没有凶残的样子。那么上皇时代是如何解决神魔太多的问题的?”

    楼船穿过灵能对迁桥,来到太皇天。到了离城,秦牧下船询问,延康国师并没有回来。

    “那么国师一定是追随樵夫圣师在魔族的罗浮天修行。”

    他们又来到罗浮天,这个毁灭中的世界杳无人烟,一座座祭坛耸立,一尊尊神魔不眠不休拄着神兵镇守在那里。

    秦牧来到樵夫圣人所在的祭坛,初祖人皇不由激动起来,然而樵夫圣人远远见到他,便立刻转过身不去看他。

    初祖人皇黯然。

    赤溪看向樵夫,冷笑不已。

    秦牧登上祭坛,说明来意,樵夫圣人道:“你师弟尚在闭关潜修,暂时不会出关,倘若你等上一年半载他才会出关。”

    秦牧摇头道:“来不及了。既然师弟在闭关,那么能否请老师说一说此行有哪些需要注意的地方。”

    樵夫圣人深深看他一眼,露出笑容,道:“入乡随俗。察其言观其行,别人怎么做你怎么做。打不过的时候,把你额头的那个柳叶揭下来。”

    秦牧道:“赤明时代的人民风彪野,入乡随俗只怕会杀人。”

    樵夫笑道:“所以让你打不过的时候揭下柳叶。就算捅出天大的篓子,不还是有土伯吗?”

    秦牧面黑如炭。

    樵夫背对着初祖人皇,淡然道:“而且,你不能相信逃兵。逃兵逃了一次,还会再逃第二次。”

    秦牧回头,只见初祖人皇沉默的站在船头,一言不发。

    樵夫圣人唤来灵毓秀,笑道:“丫头,你比你爹出息多了,将来你等上帝位,须得善待众生,善待我的弟子,对他言听计从。”

    灵毓秀瞥了秦牧一眼,喜不自胜道:“我会的。”

    “好孩子,你的修为最弱,临行前我送你一个小东西。”

    樵夫露出笑容,突然抡起砍柴斧,一斧子劈在灵毓秀的额头上。

    灵毓秀吓了一跳,却感觉不到疼痛,樵夫连劈十多斧,斧斧命中灵毓秀的脑门,然后收起大斧道:“灵家的孩子,记住今日的话。你们走吧。”

    灵毓秀颇为不解,跟着秦牧返回楼船。

    赤溪看向樵夫的背影,冷笑道:“道友,将来有机会再较量一番!”

    樵夫背对着他们,挥了挥手,楼船轰然冲向天外,很快消失不见。

    星空苍茫,一艘楼船震动着三对翅膀,在黑暗的星空中划过一道道流光,楼船飞速疾驰,速度越来越快,在这星空中几乎感觉不到任何阻力,楼船的速度竟然提升到难以想象的程度,电光般飞驰。

    他们很快穿过一片破碎的岩石星辰带,一块块岩石星辰嘭嘭嘭撞击在楼船上,但楼船符文流转,那些山峦般大小星辰立刻化作齑粉。

    赤溪取出星盘确定方位,星盘上方映照出瑰丽的星图,道:“半年之后,我们便会到达赤明悬空界,这半年时间,你们随便走动,但是不能离开这艘船。”

    秦牧打量星图投影,只见星图中的星轨极为奇异,一条条星河竟然围绕相同的地方旋转,而那里则空无一物,只有炫目的光芒。

    “赤溪前辈,这里是什么地方?”他指着黑洞一般的地方,询问道。

    赤溪看了一眼,眉头挑了挑,道:“乡下少年,你们连祖地都不曾走出,自然不知道宇宙雄奇。”

    初祖人皇看了一眼,道:“那里是与幽都对立的地方,是天公所居之地,极为神秘。”

    灵毓秀也没有听说过天公,跟着秦牧一起倾听,问道:“天公与幽都对立?幽都土伯是收割灵魂的,那么天公是干什么的?”

    初祖人皇还未回答,赤溪已经抢先道:“天公是万神之祖,掌管天象运行,公正无私。你们所看到的天上星斗,背后都有天公在左右。各个世界诸天的星辰,都是由天公在掌控。这尊神,不比土伯逊色,星象投影亿万化身,端的是厉害!”

    初祖人皇道:“天公可以任意进入任何一个世界,不过延康的天空是假的,延康没有真正的天象,因此天公无法进入那里。”

    班公措也没有听说过此事,不觉听得入神,突然道:“这岂不是说,我们看到的日月星辰都是假的。”

    “也不全是假的。”

    初祖人皇道:“大墟的白天时分,你看到的太阳便是真的,有时候白天也可以看到月亮、金曜星等零星几个星辰,也是真的。”

    班公措怔然,喃喃道:“大墟中看到的才是真的,外面的都是假的,那么大墟的封印是封印谁的……”

    秦牧瞥他一眼:“自然是封印大墟外面的人。大尊难道没有好奇过,为何在大墟外面的人只有四灵体,而大墟中的灵体却千奇百怪?”

    班公措失魂落魄:“封印我们的,嘿嘿,封印我们的……我们做错了什么,要封印我们?”

    大墟外面的人向来是看不起大墟子民,称其为弃民。

    班公措原本是草原上的大尊,楼兰黄金宫的创始人,对大墟子民更是看不起,经常去擒拿大墟的异兽和弃民来修炼自己的巫法。然而此刻听到初祖的话,却将他的信念和骄傲打得粉碎!

    他活了万年,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自己才是弃民!

    神之弃民!

    “为何断了我们的神桥之后,还要封印我们?为何不许我们成为神祇……”

    他信不过秦牧,但是对初祖人皇的话却深信不疑,因为这位存在是第一代人皇,率领各族的先祖从灭世之灾中走出来的那个男人!

    班公措的先祖也是其中之一!

    谁都有可能骗他,但惟独初祖人皇不会骗他!

    楼船飞行在星空中留下一道炫目的光带,久久不灭,赤溪神人回头看了一眼,皱眉道:“这艘船的速度虽快,但并非天下无双,宝船留下了痕迹,只怕会被敌人发现。我们需要从天公那里借路,尽早赶往悬空界,不能被敌人察觉到悬空界的位置!”

    秦牧精神一震:“从天公那里借路?岂不是可以看到这位伟岸存在?”

    “还早着呢。从这里飞往天公所在的地方,还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

    楼船浮光掠影,过了几日,秦牧与灵毓秀正在元神双修,突然楼船微微一顿,速度变慢下来,两人各自收回元神走上甲板,只见一座规模宏大的神城孤零零的飘荡在星空中,还有一轮太阳在围绕神城旋转。

    这座神城破破烂烂,应该是经过了一场恐怖的战争,毁在战争之中。

    楼船从这座神城上方驶过,秦牧向下看去,只见神城中有许多倒下的高大神像,这些神像都是三头六臂,想来是赤明时代的雕塑。

    又过不久,他们来到一颗破碎的星辰,这颗星辰上也有许许多多的建筑,是赤明时代的风格。

    这一路走去,一座座破碎的神城静静地漂浮在星空中,路上还可以看到不计其数的尸体无力的漂浮在这条道路上。

    赤明时代的强者为了寻找到一个容身之地,留下了无数神魔保护自己的族人前行,他们大多都战死在这里。

    “不管赤明时代的民风是如何狂野,他们也是为了种族延续而拼死搏杀。”秦牧心中感慨。

    终于,楼船驶入一片空白地带,由光组成的世界。

    楼船驶入光芒之中,船上众人竟然看不到自己的影子,这光是从各个方向照来,没有任何阴影!

    秦牧回头看向来路,不由身躯大震,他竟然看到了被黑暗笼罩的大墟!

    大墟竟然仿佛近在咫尺!

    然而大墟之外的延康国却全然看不到!

    看不到延康,看不到西土,看不到南海北海西海!

    那里是被虚假的天象所蒙蔽,所以无法看到。

    除了大墟之外,他还看到太皇天、罗浮天这两个世界!

    他抬头看去,突然间像是发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天空中无数星光映照,大大小小的诸天或明或暗,出现在天幕上,有的世界还处在毁灭之中!

    从他这里看去,这些世界都变得很小,距离他们很近,然而秦牧却知道这些世界其实极为遥远,而那些细小的星光,其实是一颗颗无比庞大的太阳!

    “这里便是天公所居的玄都,与幽都对应。”初祖人皇轻声道。

    秦牧连忙四下扫视,道:“天公在何处?”

    “就在我们旁边。”

    赤溪回头看到楼船的光带被这里的光芒掩盖,松了口气,道:“我们正在从他的一只眼睛前驶过。再飞行一两日,你便能看到他的这只眼睛的全貌了。”

    ————四千字大章!求月票!瞎子:投月票了吗?投了吗?我没有看见,我是个瞎子,你真的投了吗,你不要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