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赤明神子看着落在自己面前的那位悬空界神通者,目光徐徐抬起,落在秦牧脸上,他的目光又越过秦牧,放远,看到广场上到处都是一个个大坑,坑里栽种着一个个悬空界的神通者。

    没有被栽入坑里的人也有很多,但多数是被秦牧重创,不是打断了几根骨头便是折断了胳膊或者腿。

    还有些人没有受到多么严重的伤势,只是被造化神通变成了绵羊,正在广场上没头没脑的乱转和叫唤。

    如果这是战场的话,悬空界的年轻一辈便已经被屠杀殆尽了,一个历久弥坚的文明,一下子便会被打出一个断层!

    赤明神子起身,从秦牧身边走过,来到台阶前,对秦牧不闻不问,而是看向下方。

    “赤明神朝历经两代,赤皇于草莽中起家,白手打天下,明皇受命于乱世危难之中,救神朝于倾灭之间。我赤明时代的人们,奋百世之烈,奋勇拼杀,开创出一个璀璨时代!”

    他的声音听起来不怎么响亮,但是却沉重,穿入每一个人的耳中:“然而自从躲入这个悬空界后,一切便都变了。躲入此地的人们,日渐忘记了灭我家灭我国灭我族人的外敌,日渐忘了赤明二皇骁勇拼搏的精神,忘记了自己曾经是一个战神,忘记自己的种族是战神的种族!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错!你们躲起来,便当有此败!当有此羞辱!”

    他的声音越来越响亮,下方广场上的众人一个个羞愧不堪,不敢抬头看他,甚至连赤溪等赤明时代的神祇也惭愧的低下了头。

    “我就是要借这个外乡人之手,羞辱你们,折辱你们,打醒你们!”

    赤明神子的声音中带着怒气:“就是要借他之手,警示你们,告诉你们,你们已经忘记了传统,忘记了仇恨,忘记了赤明时代的精神!没有了这股精气神,赤明时代才是真正的灭亡了!不是灭亡在天庭的手中,不是灭亡在为你们而战死的神魔手中,而是灭亡在你们手中,你们这些幸存者手中!”

    他的声音又放缓下来,沉重中有些黯然:“知道我为何只敢称神子吗?知道我为何执意要派人走出悬空界去打探外面的消息吗?知道我为何在三千年前执意要联系开皇甚至不惜向他称臣吗?我是不忍心……”

    “不忍心你们继续沉沦下去,不忍心赤明时代彻底毁在你们手中,不忍心你们成为罪人……”

    “我想让你们回到真正的世界中,想让你们重现赤明时代的精气神,重新恢复斗志,重整旗鼓,而不想看你们日渐沉沦。”

    他在台阶前徐徐踱步:“我不敢称帝,只敢称神子、殿下,不是因为我不如延康那等小国的皇帝,而是我的臣子们配不上啊!你们配不上,我也配不上!”

    “延康的使者很强吗?强!他能一个人打你们六个!但是你们想一想,他是不是一直这样打,自始至终,你们上万人只有六个人能够攻击到他?”

    他的声音止住,给人思索的时间。

    下方战败的悬空界神通者一个个露出迷茫之色,转而有人低声道:“的确是这样,他冲入人群后,只有六个人能够攻击到他。”

    越来越多的人点头,交头接耳,刚才他们被秦牧击败,连同他们的信念信心也一同击垮,一个时代的骄傲被秦牧生生打得化作乌有,生出秦牧无法战胜的心态。

    而现在,他们在慢慢地生出一丝希望。

    秦牧只是能同时战胜六个人,并非是绝对的无敌!

    赤明神子的声音再度响起,冷冷道:“然而赤明神朝时期,我们一个赤明时代的战士,可以打天庭六个对手!以一敌六,所以才有不世的赫赫威名,所以才被称作战神!而今,你们却被一个新兴之国打垮,将祖宗放在哪里?将战神之名放在哪里?拱手想让吗?你们让我觉得羞耻,但是你们可以知耻而后勇!”

    “你们刚才之战,一盘散沙,相互踩踏,拥挤,混乱,不成章法,能够同时攻击到他的,连六个人都没有。你们不是败于延康使者之手,而是败在自己的手,自己人的手中!耻辱!奇耻大辱!”

    他高声喝道:“赤明的耻辱,该怎么办?”

    他顿了一顿,厉声喝道:“打回来!才能把耻辱抹去,才能让自己仰头挺胸!今日延康使者将你们击败,你们将来击败他,从前天庭将我赤明击败,那么将来,我们打垮天庭!”

    下方,无数悬空界的神通者被他的语言激发了胸腔中的热血,许多人忍着剧痛高呼起来,七嘴八舌,很是混乱,但是渐渐地所有人的声音汇聚在一起,化作一场惊心动魄的洪流,呐喊惊天动地,震耳欲聋!

    那数万高呼的声音重叠在一起化作的洪流,竟然如此震撼人心,如此振聋发聩,让秦牧、灵毓秀都是脸色一变。

    秦牧转过身向下看去,只见悬空界的神通者气势相连,如同焚原烈火,如同大地逢春,如同洪水弥漫。

    “众志成城,这是一股众志成城的精神,赤明时代的精神,复活了……”秦牧喃喃道。

    初祖人皇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道:“这便是一个好的领袖的作用。延丰帝是这样的人,神子也是这样的人,延康国师和你都不是这样的人,说不出这种激动人心的话。只有这样的领袖,才能将人心凝聚在一起。”

    秦牧点头,道:“真正的领袖,可以将坏事变成好事,将人心拧成一股绳,我目前还做不到。”

    灵毓秀低声道:“这位神子几句话便将你击垮上万人的事情,变成了击垮六人,又说六人也无法全力施为,又将你的实力压了一筹,心机很深呢。”

    秦牧笑道:“他说的却也没错,打垮上万位七星境界的神通者,我的确难以办到。在排军布阵的情况下,别说上万人,百位七星境界的神通者一轮神通轰击,便足以轻易将我轰杀。我用的办法是先乱其阵型,冲散对方,造成对方混乱,然后趁机降落在混乱的人群中,能够攻击到我的,的确只有六人,而其他人都想冲过来,相互掣肘,真正攻击到我的只有三四个。我正是用这种办法,打垮了上万位神通者。”

    灵毓秀笑道:“不过,他就是为了杀你威风。”

    “他是为了自己的种族,无可厚非。”

    秦牧道:“而我的目的,则是借此一战,打出延康与赤明的五十年太平。”

    他微笑道:“赤明悬空界的这些神魔和神通者,心高气傲,就算与延康联手也会看不起延康,傲慢产生偏见,偏见走向欺凌。他们因为看不起我们,必然会欺凌延康的子民和神通者,早晚会酿成大祸。现在我打他们一顿,五十年内,悬空界的神通者不敢生事。”

    灵毓秀惊讶:“我没有想到你竟然想得这么深。那么五十年之后呢?”

    “五十年后再打一顿。”

    秦牧神态悠然,道:“又可以和平五十年。”

    赤明神子让那些激动的神通者各自下去疗伤,转身走来,返回自己的座位上,微笑道:“延康使者请坐。”

    秦牧、灵毓秀和初祖人皇各自落座下来,赤明神子目光明亮,仔细打量三人,向初祖道:“道友是开皇时代的人?”

    初祖道:“开皇遗民。”

    “我派出赤溪,便是为了去见开皇,打算向开皇称臣,与开皇联手对付天庭。”

    赤明神子叹道:“没想到时过境迁,物非人非,赤溪还未到地方开皇时代便已经夭折了。开皇时代存世两万年,对我悬空界来说只是过去三千年。可叹,可叹。幸好还有延康。”

    他目光又落在灵毓秀身上,微笑道:“毓秀公主亲自前来,让我悬空界蓬荜生辉。赤溪代我与延康皇帝签订的盟约,我已经看了。倘若刚才我悬空界的弟子胜过了使者,我还可以谈谈条件,修改几条更有利于我的条款。但是他们毕竟败了,因此赤溪签订的条款,我便只字不改。”

    灵毓秀微微欠身,笑道:“神子殿下大度。适才多有得罪,还请殿下见谅。”

    “公主客气。原本我也是打算给你们一个下马威,没想到倒被踹下马了。”

    赤明神子哈哈一笑,显得很是爽朗,却没有去看秦牧,道:“这盟约条款,我已经同意,还请公主与使臣等待几日,我这边还需要准备一些琐事,然后便会让一部分族人出发,前往延康。”

    这次商谈,便在一片祥和之中结束。

    灵毓秀与初祖和秦牧回到住所,立刻道:“这位神子给我一种非常棘手可怕的感觉,他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人?我始终看不透他!他真的会因为放牛的给他个下马威,便会做出让步?我不太信。”

    秦牧舒了个懒腰,笑道:“他自然是有野心的人,但是他现在的目的,便是让他的族人离开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重回充满竞争的世界。然而他又不会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因此他只会让部分族人离开悬空界前往延康。只是部分族人的话,对延康没有危险,反而是延康的机会,得到一个很大的臂助。”

    灵毓秀思索道:“等到他在延康真正的站稳跟脚,对延康来说才是威胁。”

    秦牧道:“那个时候,延康应该也会壮大了吧?我们不用考虑这些事情,这些事应该是他与皇帝的博弈,由皇帝去头疼。趁着这几日,我打算四处走走,看看悬空界的景致。秀妹,你要陪我一起去吗?”

    灵毓秀摇头:“我需要想一些事情。”

    他开动脑筋,思索如果自己是延丰帝,自己应该怎么做才能在这场博弈中获胜。

    “赤明神子是个非常可怕的对手,才学、气魄、胸襟和手段比父皇毫不逊色,想要在未来的博弈中胜过他,唯有比他更有才学更有气魄,胸襟更广,更有手段!”她心中暗道。

    秦牧在城中四处闲逛,用自己的眼睛去看悬空界的风土人情,建筑风格,初祖则跟在他的身后,一言不发。

    悬空界其实不比延康小,然而人口却不是很多,远不如延康,大概是因为富足,对繁衍后代没有兴趣。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人处在危难之中会想方设法的繁衍后代,然而一旦生活富足无忧无虑,反而对繁衍后代没有了兴趣,人口反而会变少。尤其像悬空界这种没有外敌,没有战争,没有衣食之忧的地方,更是如此。

    “赤明神子说的没错,倘若悬空界再躲在这里,只怕便会自我灭绝了。”秦牧低声道。

    这座神城建立在一片巍峨广大的高山之上,这座山甚至比延康的须弥山还要庞大许多,站在城楼上可以远眺悬空界的景致,天空中涤荡的光芒也变得似乎唾手可得。

    秦牧四下张望,心旷神怡,他回头看去,突然微微一怔,只见这座神城中最高的地方居然不是皇城,而是皇城后方的一座规模宏大瑰丽的宫殿。

    在城中,根本留意不到这个地方。

    “那里是什么地方?”

    秦牧兴致勃勃,立刻从城楼上走下,绕过皇城,向那座宫殿走去。初祖不紧不慢的跟在他的身后,一副心灰若死的样子。

    他们来到皇城后的宫殿前,只见石阶层层叠叠,不断向上铺去,不知道铺了多少层,很是吓人,一眼看不到尽头。

    秦牧向上攀登,即将来到顶端时,突然有几尊三头六臂的神魔从上方探出头来,面目很大,亩许方圆,喝道:“延康使臣,此乃圣殿禁地,请回!”

    秦牧停下脚步,突然上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金吾卫,让他们上来吧。”

    “赤明神子也在这里?”秦牧微微一怔,走上前去。

    赤明神子一身紫红色修身衣袍,站在他的前方,面对着这座规模宏大瑰丽的大殿,悠然道:“延康使者,这里便是赤皇的眉心所在,大殿中,藏着他的大脑神光。”

    秦牧迟疑一下:“既然是赤皇的圣地,那么我还是不用进去了。”

    ————还是四千字大章,祝夜猫版主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