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真是一个绝妙的主意!把他们吃光,娘亲便不知道这里曾经有人,便不会埋怨我做坏事了!”

    那婴孩兴奋雀跃,突然四周数不清的悬空界神祇飞来,见到圣山被打得山头爆开,圣殿被打得粉碎,不禁又惊又怒,疯狂向那婴孩杀去。

    悬空界的神祇数量很多,尽管五万年来没有敌人,悬空界的神通者修为进境缓慢,比不上充满竞争和争斗的外界,但是五万年的岁月还是积累了不少神祇。

    再加上赤明时代遗留下来的神祇,数量也接近万人,如此之多的神魔涌来,场面惊天动地,蔚为壮观,堪比一场神魔大战!

    还有不少悬空界的神魔正在迁徙神城中的百姓,免得他们死伤在战斗余波的冲击下,这些神魔守护着百姓飞速撤离神城。

    赤明时代以肉身造化为修炼手段,肉身强横,因此在肉身神通上的造诣极高,他们往往都是修炼战技流派的功法,近身肉搏,一力破万法,因此战斗起来极为火爆。

    近万神魔杀来,在空中很快结成阵势,赤明神子浮空,肉身破破烂烂,亲自主导阵势,高声喝道:“将他引到空中,用赤皇之眼来对付他!”

    那婴孩看着蜂拥杀来的诸神,兴奋万分,冲上前去:“比在幽都时的场面小了许多,不过也可以玩一段时间!”

    秦字大陆中,天公分身、赤皇和秦牧僵坐在那里,三人的脸色都有些凝重。

    天公道:“他有多强?他是第一个从幽都诞生的胎生生灵,得天独厚,幽都积累的怨气怨念魔性,在他诞生之时被他吸收了近半。这些污浊之气,即便是土伯也无可奈何,却被他吸收了。因此他是没有境界之分的。就像是我与土伯,我们也是没有境界的。”

    赤皇皱眉,道:“倘若是战力对应境界,那么他属于什么境界层次?”

    天公分身沉吟一下,道:“大抵相当于凌霄水准。不过……”

    他皱了皱眉,没有继续说下去。

    赤皇等了片刻,忍不住道:“道兄,有什么不能说的?”

    天公叹道:“十九年前,嗯,快二十年了,他诞生的时候大闹幽都,我因为好奇便分出一缕意识进入了幽都看热闹。当时有很多古老存在也纷纷进入幽都,动静闹得很大。先前是天庭在围剿他,然后被吃掉了万千天兵天将鬼兵鬼将,他们母子等人则被逼得不断向幽都深处逃窜。后来吃的多了,天庭在幽都的势力便打不过了,幽都的一些古老存在的利益也被他砸了不少,于是这些巨头就坐不住了。这些古老存在你应该认识一两位。”

    赤皇摇头道:“幽都我去的少,认识的人不多。”

    天公笑道:“能够在幽都立足的,除了天庭之外,便是一些死掉的帝座强者了。天庭割据,帝座强者死后在幽都也会割据,土伯还是会给他们一点面子的。这些帝座强者只有元神,没有了肉身,实力是不如生前的。天庭之所以要进驻幽都,除了是防备土伯之外,主要还是要防备他们,因此幽都的势力极为复杂,比我的玄都还要复杂。赤皇,倘若你死在外界,你也会是幽都的一个巨头,而且势力不小。”

    赤皇神色呆滞,喃喃道:“这个混世魔王与这些帝座强者开战了?”

    天公点头,叹道:“是啊。这些巨头死后也还是要脸的,没有围攻,而是要单对单。然后……他的成长太快了,吃掉了太多的幽都魔神鬼怪,短短几个月时间就……”

    赤皇心生不妙的感觉,断然道:“不可能这么强!”

    天公道:“他在幽都中,就是这么强。他是生在幽都的神圣、魔王,在幽都里无敌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只有土伯才能镇压他。不过离开幽都,他便不会这么强大了。”

    赤皇放下心来,道:“悬空界并非幽都,这里是一个小宇宙,我用我的肉身建造了悬空界洞天。”

    天公叹道:“这位幽都神子拥有把其他诸天洞天改造成幽都的能力,这才是最关键的地方。改造成幽都之后,他的实力又会疯狂提升一大截。”

    赤皇瞪大眼睛,过了良久这才喃喃道:“赖皮……这是赖皮!”

    天公道:“不过改造成幽都后,土伯便可以来到这里。以土伯的能耐,肯定会发现这里的异状,知道是他又一次跑出来,土伯会再次将他封印起来。”

    赤皇又生出一线希望,天公道:“但那时候,悬空界已经基本上变成幽都了,里面估计已经没有活人了。而且,土伯前来救场,这家伙与我齐名,倘若看到我也被困在这里,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一定乐疯了。我丢不起这脸。”

    赤皇脸色大变,颓唐道:“悬空界中的人,是我最后的族人,这里毁了,我的种族便完了……天公道兄,你神通广大,你是否可以提前一步来到悬空界?”

    天公摇头:“悬空界处在另一个小宇宙之中,不在我的管辖范围之内,我进不来。我虽是天公,但是也并非任何地方都可以去。比如延康,连一颗真正的星辰都没有,天象都是假的,我便去不得。不过,也不是没有解决办法……”

    他看向秦牧,沉声道:“摆脱目前困局的办法,应该还是落在秦小友的身上。”

    秦牧早已听得瞠目结舌,闻言回过神来,连忙道:“我哪有这个实力?我现在与你们一样,都被封印镇压,逃不出去。而且就算逃出去,也会被他镇压送到这里……”

    天公笑道:“你和他是一体的,你们非但是一体,而且是共用一个魂魄,所以他能够调动幽都魔性魔气,你也能。你从前修炼之时,难道便没有想过为何你如此特殊,为何你能够打开承天之门?”

    “因为我是霸体!”秦牧想也不想便回答道。

    “霸体?”

    赤皇心头大震,不由肃然起敬,心中又有些失落:“可惜适才没能直接同化了他的思维,倘若我同化了他的思维,他变成了另一个我,再加上霸体,卷土重来未必没有可能……”

    天公道:“并非是霸体的原因,而是因为你们共用一个肉身共用一个灵魂!不过,土伯封印将他连同魔性魔气一起封印起来,镇压在这里,但是归根结底,你也是他,只是思维不同而已。所以他能够调动的力量,你也能够调动。”

    秦牧心中又惊又喜,倘若自己可以调动这么庞大的力量,岂不是说自己也拥有和秦凤青一样的实力?

    不过,怎么调动?

    “想要调动这股力量,凭你自身是无法办到的。”

    天公道:“这就需要我与赤皇了。赤皇的思维意识极为强大,他炼就三个元神,三元神不灭神识,即便魂飞魄散意识思维还能存在。只是他敌不过秦凤青的魔性,秦凤青的魔性太重,因此赤皇试图同化他时会被他打出来。赤皇,你将你的三元神不灭神识传给秦牧。”

    赤皇迟疑一下,道:“而今只能如此了。不过,我只是思维意识,传给秦小友之后,我关于三元神不灭神识的记忆便会消失,还请秦小友将这门功法传给我的族人。当年我敝帚自珍,并未将这门功法传给族人,我死后,这门功法也消失了。”

    秦牧肃然道:“赤皇放心!我必然会将这门功法传出去!”

    赤皇放下心来,细细剥离自己的思维,过了片刻,他的一部分思维从头脑中流出,涌入秦牧的眉心。

    这是单纯的思维意识,是他关于三元神不灭神识的意识,囊括了功法和修炼心得,相当于他直接将自己帝座级经验直接切下来送到秦牧的思维之中!

    他虽然有心要侵占秦牧的肉身,将秦牧变成另一个自己达到另类重生,但是天公就在旁边,这种情况下他也无法动手脚。

    秦牧脑海中顿时多出三元神不灭神识的修炼法门修炼经验,眼界见识一下子被拔高到惊人的高度,以帝座的眼界去审视这门功法,心中的惊喜可想而知!

    天公道:“三元神不灭神识可以壮大你的思维,但是你现在的思维还是不可能与秦凤青抗衡。这就需要我来助你壮大精神。”

    他笑道:“我虽然只是本体一缕意识所化的分身,敌不过秦凤青,但是以有心算无心,还是可以将他暗算,助你夺回肉身。等到你夺回肉身,离开悬空界到了玄都,我亲自帮你加一重封印,免得秦凤青又跑出来。”

    秦牧兴奋道:“我夺回肉身之后,便可以拥有他那样的力量吗?”

    天公笑道:“那则要看你自己是否能够掌握幽都的力量了。你先修炼三元神不灭神识,有点成就之后,我们便动手,务必将秦凤青给拉回来封印住!到那时,我们都可以逃出这里!但愿那时,悬空界不会被他毁掉。”

    秦牧兴致勃勃,立刻开始修炼。

    赤皇看了看天公,低声道:“你骗他。他根本无法掌控幽都的力量,他得到那股力量之后便会被幽都魔性侵染,变成另一个秦凤青,而且更甚!”

    天公眼中的光芒吞吞吐吐,点头道:“何止更甚?秦凤青虽然作恶多端,但是始终只是一个婴孩,更喜欢凭蛮力办事,被逼急了才会动用幽都神通夺人性命。而他……”

    他的白眉白须飘了起来,低声道:“阴险,狡猾,诡诈,应变速度应变能力,比秦凤青难对付百倍千倍,倘若他被魔性控制,作的恶也会是秦凤青的百倍、千倍!秦凤青只是恶,而他是邪,邪遇到魔性,便会变成邪恶邪魔。他动用幽都神通的话……”

    他不由打个冷战,喃喃道:“那时候,恐怕我也会帮助天庭除掉他了。幸好,还有土伯封印和大梵天王佛镇压,只要秦凤青被拉进来,便逃不出去。”

    赤皇叹道:“姜还是老的辣。土伯和老佛的封印镇压,封印的便是幽都魔性魔气,秦凤青重回镇压之中,魔性魔气也会被镇住。咱们二人也可以趁机逃脱,摆脱此地。”

    天公笑道:“就是这个道理。倘若我们被镇压在这里,岂不是每天都要被那混世魔王殴打,这次便是一举两得!不过,这件事追根究底还是要怪你,倘若不是你试图思维夺舍,也不会惹出这些祸事!”

    赤皇叹了口气:“我也不曾料到会这样。而且,也不是我将他带到我的大脑旁边,而是赤明神子那个小子,试图借我来暗算他,让他陷入我的思维迷宫之中……”

    秦牧勤修苦练,而在外界,赤明神子用不知多少神祇的性命,终于将秦凤青引到空中,赤皇的三只眼睛化作了空中的三轮太阳,三只眼睛化作了三轮月亮,日月在空中运行,不少神魔爬到太阳和月亮上,催动赤皇眼瞳中的阵法。

    嗡——

    一道道浓烈无比的光线突然汇聚在一起,齐齐射在那个正在肆虐屠杀的婴孩身上!

    天空突然黯淡下来,那是日月的光芒汇聚成一线,以至于其他地方都没有了光芒,陷入黑夜之中。

    轰!

    恐怖的悸动传来,巨型婴孩被轰飞出去,坠入大地,连翻带滚,砸得群山不断坍塌。

    “胜了……”

    空中的神魔一个个神色紧张的看向那婴孩坠落之地,只见那婴孩趴在一条大河边,脑袋插入河中,屁股撅起,一动不动。

    “胜了!”空中传来一阵阵欢呼,无数人欢庆,相拥,激动得流泪。

    “好玩。”

    突然那个巨大的婴孩从河里拔出脑袋,坐在地上,嘻嘻笑道:“真好玩!再来一次!”

    空中的一尊尊神魔呆滞,惊恐,绝望的感觉在神祇之中蔓延,赤明神子连忙高声喝道:“启动赤皇之眼,将他射杀!”

    天空中三轮太阳三轮月亮的光芒再次汇聚,天色又立刻变得昏暗下来,整个悬空界陷入黑暗。

    嗡,六颗星辰震动,光芒一发射来,巨型婴孩兴奋莫名,握紧拳头,双眼两道漆黑的光柱迎上大日和明月神光。

    恐怖的威能在天空中震荡,接着惊天动地的巨响传出,天空中一轮大日突然间被射穿一个大洞,而另一边,一轮明月中央也露出一个大洞,像是被打穿了枣核的圆枣儿。

    “再来一次!”那婴孩兴奋道。

    ————又是四千字大章,求订阅,嗯,估计看盗版的书迷看不见,但是宅猪每章不求点啥总觉得心里空空荡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