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六百六十章 秦牧魔化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赤明神子看向悬空界数以千计的三头六臂神魔,只能看到一张张近乎绝望的面孔,那些脸庞上流露出的震惊与惶恐如此清晰,以至于他甚至怀疑自己是否学得了读懂人心的神通。

    然而并不是。

    悬空界的神魔已经完全丧失了继续战斗的勇气,这在赤明时代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赤明时代的神魔骁勇善战,悍不畏死,护送幸存者前往悬空界的途中,赤明时代负责断后的神祇从万人打到千人,十者存一,不曾溃败。从千人打到百人,不曾溃败,从百人打到只剩下一人,依旧死战不退!

    然而现在,生活在悬空界的神祇们经历了五万年岁月的消磨,已经没有那种不屈的信念了。

    赤明神子抬头,空中三日三月,有两轮日月的中央各自破开了一个大洞。他低头,看向那个兴奋的婴孩,那婴孩在等着他们继续调动赤皇眼瞳的力量,与他对轰,显然是把这件事当成乐趣。

    “为什么会这样?”

    赤明神子有些茫然,本来谈的好好的,一切都在向他预料中的方向发展,就是因为自己试图将秦牧送入赤皇思维迷宫这件事引起的吗?

    可是,自己并没有请他来圣山啊,是这位秦大祭酒自己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一副打算圣山历险的样子,自己只是顺势邀请他进入圣殿而已。

    就算当时自己把他赶走,只怕他还是会偷偷摸摸的溜进去。

    赤明神子思绪有些散乱:“我做错了吗?我不应该邀请他的,不邀请他,便没有后来的事情,不对,应该也会有后来的事情……”

    突然,几尊神魔匆匆向神城飞去,高声道:“神子,秦祭酒化作巨婴大开杀戒,我们去拿住那个延康公主,用她的命来胁迫他,使他投降!”

    “不可,我赤明神朝没有这么下作……”

    赤明神子说到这里,声音却越来越低,这个巨婴就是秦牧,他眼睁睁看着秦牧不断膨胀,不断年轻,逆向生长,从少年变成了一个庞大无匹的婴孩。

    “婴孩秦牧”太强了,赤明神子已经没有了任何对抗的办法,拖延下去悬空界只怕也要灰飞烟灭,仅存的赤明时代的族人也会被屠杀干净。

    或许,擒下灵毓秀,用灵毓秀的性命威胁,会是一个很好的决策。

    虽然这样做很是下作,但是这关系到种族的存亡,不得不下作一次。

    那几尊神魔冲入灵毓秀的府邸,其中一尊神魔不由分说便将灵毓秀抓起,禁锢起来,腾空而起,向那婴孩高声喝道:“秦祭酒,你再不住手,我便捏死你们延康的公主给你看!”

    那婴孩不为所动,反而兴奋不已,拍着手等着他捏死灵毓秀。

    那尊神魔大怒,当即便要捏死灵毓秀,突然灵毓秀眉心中一道斧光飞出,咔嚓一斧将那尊神魔劈成两半。

    灵毓秀惊魂未定,其他悬空界的神魔立刻飞扑而来,只见一道道斧光从她的眉心中飞出,上下飞舞,宛如有一尊无形巨人手持大斧下劈上撩左削右砍,顿时残肢断臂纷飞,神血如雨!

    灵毓秀心头大震:“是樵夫圣人砍在我脑门上的斧头。他连砍了十几下!”

    其他悬空界神魔见状不敢上前。

    灵毓秀看向婴孩,迟疑一下,打算飞上前去,突然初祖人皇平躺在空中横着飞来,闭着嘴巴哼哼道:“秀公主不要去。牧儿而今六亲不认,连我都打,差点把我拍死。咱们快走。”

    灵毓秀吓了一跳,连忙来到初祖身边,只见初祖身上的骨头基本上都断了,尤其是下巴,被打得粉碎。

    “这是放牛的下的手?”她惊疑不定。

    “不全是。我与赤明神子硬拼一记,下巴和肋骨是被他打碎的。其他地方,是牧儿这欺师灭祖的家伙用巴掌拍的!”

    初祖不敢动弹,稍一动弹便是碎骨乱窜,剧痛难忍,只能凭借深厚的法力将自己平托起来,道:“我虽说与他有些误会,但好歹也是他百世老祖,竟然这样打我。你不要去,他现在状态有些不对,像是入魔了,你去了连你也会被打死吃掉。我估计,这个悬空界也快要保不住了!”

    灵毓秀心中骇然,连忙跟随他飞速离去。

    就在此时,婴孩终于对天上的其他太阳和月亮失去了兴趣,突然身躯一摇,周身涌出无边无际的幽都魔气,天上的诸神陷入魔气之中,被魔气污染,纷纷跌落下来,根本无法与之抗衡!

    赤明神子又惊又怒,拼尽一切力量向他攻去,但是下一刻,便被婴孩巨大的手掌抓住,赤明神子试图挣脱,却始终无法挣开那五指束缚。

    那婴孩张开大嘴,满嘴锋利牙齿,将他向嘴里送去,眼看便要将他咬成两段。

    秦字大陆中,天公分身化作一道流光钻入秦牧体内,高声喝道:“就趁此时!”

    秦牧疯狂催动三元神不灭神识,神识在天公分身的助力下近乎狂暴,一道神识冲击,轰出封印,顿时婴孩秦凤青感觉到自己的肉身有些不受控制,体内的魔气和魔性在飞速的向第三只眼睛中流去。

    “谁暗算我?”

    他顾不得吃掉赤明神子,急忙抓住自己眉心的那枚金柳叶,将金柳叶摘了下来。

    他用这枚金柳叶把秦牧连同天公、赤皇思维一起封印在秦字大陆中,此刻感觉到眉心中有异变,便立刻揭下柳叶打算查看。

    不料,柳叶摘下,赤皇立刻与秦字大陆上空的大梵天王佛意识抗衡,让封印松动。秦牧的不灭神识得以长驱直入,争夺自己肉身的掌控权。

    婴孩有些惊慌失措,肉身在飞速缩小,体内的魔气魔性疯狂涌入秦字大陆,涌入秦牧的体内。

    此消彼长之下,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身体越来越小,但即便如此,也还是比赤明神子大了许多倍。

    秦字大陆中,秦牧只觉无比狂暴的力量涌来,让自己的修为实力直线攀升,那股力量超越了他的想象,让他的体内充满了无穷无尽的能量,似乎可以捏爆天空,踩碎大地!

    “好强大的力量……好饿——”

    秦牧口中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他的身躯越来越高,周身弥漫着无比浓郁的幽都魔气,而幽都魔性也疯狂冲入他的体内,魔性改变他的思维意识,改变他的一切念头,所有的负面情绪化作了贪婪邪恶的念头!

    “好想吃点什么……”

    秦牧舔了舔嘴唇,眉心的眼睛中飞逸出蝴蝶翅膀状的纹理,邪恶之气充斥秦字大陆。

    赤皇吓了一跳,连忙高声道:“天公道兄,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

    突然,天外一个婴孩从空中的裂缝中与滚动的魔气魔性一起跌落下来,这个婴孩被狂暴的魔性魔气卷着,随着旋转的黑色气柱一起转动,体内的魔气魔性疯狂涌出,体型也越来越小。

    “先吃掉哥哥!”秦牧眼睛一亮,张大嘴巴,等待魔婴秦凤青自动落入自己的嘴中。

    “天公!”

    赤皇脸色剧变,高声大叫:“他吃掉秦凤青,便要彻底化魔了!”

    秦牧体内,天公分身化作炫目的光芒飞速流动,瞬息间在秦牧体内角角落落流动了不知多少遍:“天人五封!大青天辟邪印!”

    秦牧体内,光芒陡然爆发,将幽都魔气魔性一股脑悉数冲到体外!

    “天公,你暗算我!”

    秦牧怒不可遏,但是魔气魔性随即离体,让他身躯恢复如常,立刻清醒过来,不由一阵后怕:“好可怕的魔性,我根本承受不住魔性,一瞬间便被魔性同化为魔,幸好天公出手。”

    天公分身随着光芒一起分出他的身体,抬头看去,只见魔性魔气离开了秦牧身体之后,便疯狂涌入秦凤青那个婴孩体内,婴孩又渐渐变大。

    天公分身脸色大变,急忙抓起秦牧向天外冲去,高声道:“赤皇,混世魔王又恢复了,快走!”

    赤皇也慌忙冲向天空中的裂缝,他的速度极快,身躯化作一道闪烁着各色画面的流光,眼看便要飞出天外,突然流光被一只胖乎乎的手掌抓住。

    与此同时,天公所化的光芒也被抓住尾巴,两人脸色大变,急速从高空坠落。

    “秦小友,快点出去!”

    天公分身鼓荡所有力量,猛然将秦牧掷出,秦牧只觉天旋地转,待到天地不再转动,张开眼睛便见自己正站在一条大河边,而自己正在捏着赤明神子的脖子。

    “我出来了?”

    秦牧又惊又喜,立刻把金柳叶贴在眉心,封住自己的第三只眼睛。

    “弟弟!坏弟弟!”

    他眉心中,巨型婴孩暴跳如雷,一次又一次纵身跃起,试图逃出封印,不过金柳叶已经与土伯封印、老佛镇压连为一体,任由他神通广大也无法破封。

    “坏弟弟,吃掉!”

    过了片刻,巨型婴孩一屁股坐在地上,抓起被打得遍体鳞伤的赤皇,揪掉一条胳膊扔在地上,气鼓鼓道:“抓到坏弟弟,就吃掉!”说罢,又揪掉一条胳膊。

    赤皇被拆得四分五裂,远处一座大山后面,白眉白发白袍的天公分身探出头来,老头子心惊胆战,压低着嗓音道:“赤皇,忍耐,不要动。他揪一会儿没了兴趣,便不会再玩你了,千万忍住……”

    赤皇是思维意识,没有身体,随揪随长,无论是揪掉胳膊还是腿,或是被扯掉脑袋,便又会长回来,不过这种滋味实在不太好受。

    意识中,他还是赤明神朝的天帝,天帝岂能受此折辱?

    “我怎么觉得,这次他会玩很长一段时间才会消气……”

    河边,赤明神子还是被秦牧捏住脖子,突然他连连咳血,秦牧这才回过神来,急忙放开手,赤明神子惊讶,但是伤势太重,双腿一软噗通跪地,咳嗽不已。

    巨婴秦凤青差点把他捏碎了,幸好他的肉身造化玄功厉害非常,还不至于丧命。

    他身前,秦牧四下看去,一脸茫然。

    天空中一轮太阳和一轮月亮像是两张饼被掏了个洞,不远处的神城房倒屋塌,圣山断了一半,圣殿不翼而飞,而他收回目光,看到地上有许多悬空界神魔的尸体,四周还有尚未完全散去的幽都魔气,冒着黑烟。

    空中,几千尊三头六臂的神魔一脸惊恐的看着他,露出绝望之色,连赤明神子都跪在他的脚下,岂能不让他们绝望?

    “要杀要剐……”

    赤明神子气若游丝,努力支撑身体,抬头惨笑道:“悉听尊便,只请给我赤明时代留点根苗!”

    秦牧挠了挠头,试探道:“神子殿下,我如果说这是个误会,不知道你信不信?因为……我也控制不住我自己。”

    赤明神子惊疑不定。

    ————求,嗯,求……求啥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