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六百六十一章 这不是我的龙胖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牧和颜悦色,将他搀扶起来,其实他也搀扶不动,只是做个和平的表态,赤明神子连忙道:“别动我!我骨头折了!”

    秦牧顺势放手,正色道:“我们之间只是一场误会,我误会神子殿下要杀我,神子殿下误会我对悬空界不利,所以才有这场纷争。天可怜见,现在误会解除,好在没有出现伤亡。”

    赤明神子眼角抖了抖,没有出现伤亡?你瞎啊,我在地上躺着看不见?死伤这么多赤明将士你看不见?

    连圣山都少了个山头,圣殿都被拆了!

    秦牧东张西望,既是说给空中想要上前又不敢上前的赤明神魔听,又是说给赤明神子听,道:“我适才遇到了赤皇,赤皇见我资质悟性不凡,爱怜我的才能,因此传授给我三元神不灭神识经。”

    此言一出,空中一片哗然,赤明神子也是惊疑不定。

    三元神不灭神识经是赤皇所创,自从赤皇失踪之后便已经失传,即便是明皇修炼的也不是这门功法,而是自己另辟蹊径,开创的新的功法,无漏造化玄经。

    ——班公措修炼的无漏斗战神功便是出自无忧造化玄经。

    明皇曾经试图将三元神不灭神识补全,然而却始终有心无力。

    这是因为两位赤明时代的帝各有所长,赤皇长于元神造化,在肉身造化上的造诣并不高,而明皇长于肉身造化,在元神造化上的造诣不高。

    因此赤皇时期,神通者以三头六臂的元神而著称,明皇时期,以三头六臂的肉身而著称,一个是强于元神,一个是强于肉身,都有不凡之处,但都有很明显的缺点。

    明皇曾经说过,倘若能够得到赤皇的三元神不灭神识,便可以让赤明时代的功法向前推进一大步,达到前所未有的成就。然而,可惜赤皇不知所踪。

    赤明神子之所以经常往圣殿里跑,除了祭祀赤皇缅怀祖先之外,还有便是想通过赤皇之脑得到三元神不灭神识。

    但是,赤皇怎么可以将这门他苦求五万年而不得的功法,传给外人?

    难道赤皇的胸怀如此广阔广大,已经没有了人种偏见?

    “赤皇吩咐我,三元神不灭神识是赤明时代的功法,必须还给赤明时代的人。”

    秦牧满面笑容,朗声道:“赤皇还吩咐,目前悬空界的子子孙孙让他感觉到丢脸,变成了只会咩咩叫唤的小绵羊,已经没有了斗战精神,所以赤皇说必须要给你们压力。他说,让神子将明皇的功法传给我,让我给你们压力,等到神子能够在相同境界战胜我,超越我,他才会认可你们。”

    他的第三只眼中,秦字大陆上,巨型婴孩与天公、赤皇侧着耳朵倾听天外传来的声音,赤皇闷哼一声,瓮声瓮气道:“我没有,我没说……我明明告诉你务必将这门功法传给我的族人。是了,他的确说了要传,但是没说过不勒索……”

    赤明神子心知肚明,这些话是从秦牧口中说出的,谁也无法证明这些话到底是不是出自赤皇之口。

    他盘算一下,赤皇的功法,他势在必得,用强,肯定是不行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用明皇的功法交换。

    虽然此举会壮大秦牧的力量,但是对于悬空界的人来说,却是可以获得完美无缺的功法,让元神与肉身齐头并进!

    总体来说,还是利大于弊。

    “好!”赤明神子露出笑容。

    十多天后,赤明悬空界的楼船终于出发,十几艘巨型的楼船浩浩荡荡,组成了一艘舰队,驶出悬空界。

    这次悬空界迁徙了一半的人口,还剩下一半留在悬空界作为种子,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这是赤明神子的原话。

    秦牧和灵毓秀等人生活在其中一艘楼船上,楼船像是移动的一座小型大陆,有山水良田,可以容纳数十万人。

    十几艘巨型楼船便是数百万人,这已经是悬空界一半的人口!

    悬空界的人口不多,不像延康,延康的人口数以亿计。

    秦牧在楼船上走动,打量这里的布置,测量山峦高度,河流的流水量,计算神造太阳的光芒投射量,又取出纸笔画出楼船的良田布局,计算了一番。

    楼船的布局极为合理,可以保证几十万人的生存和繁衍,想来在赤明时代也有着极高的术数造诣,以及精于锻造的工匠。

    “难道那个时代也有道门?”秦牧怔然。

    他将楼船各处测绘一遍,画好图纸,然后返回,却见灵毓秀正在照顾初祖人皇,旁边跟着两只大眼珠子端茶倒水,熬炼药汁。

    初祖人皇一边躺在躺椅上晒太阳,努力修行秦牧传给他的无漏造化玄经,试图让自己的断骨再生,瞥见秦牧回来了,便又黑了脸,哼了一声。

    秦牧连忙陪笑道:“初祖,真的不是我打你,是我哥哥打你。我已经解释了很多遍了,我不记仇,不可能故意把你扇飞。”

    初祖又哼了一声,把脑袋拧到一边,不去看他。

    秦牧无奈,检查他的肉身伤势,发现断骨已经被排出体外,而且又有新的骨骼在生长,只是速度较慢。

    他不禁欣喜万分:“村长爷爷终于可以长出来四肢了!”

    初祖怒道:“你把我的骨头拍碎了,便是为了拿我做试验,医治你的村长爷爷?别忘了你姓秦,你那个村长爷爷姓苏,咱们才是一家子,你胳膊肘往外拐……”

    秦牧连忙道:“真不是我拍的,是我哥拍的!”

    初祖问道:“族谱上你叫秦凤青罢?”

    秦牧点了点头。

    初祖又问道:“你哥呢?也叫秦凤青?”

    秦牧迟疑,初祖将他表情看在眼里,怒道:“还说不是你?就是你打的!”

    秦牧调配药方,有气无力道:“你说是就是吧。”

    “秀公主,你听到了吗?他承认了!他承认了!”

    初祖激动起来,向灵毓秀诉苦,道:“延康,我只有这么一个亲人,还打我,还拍碎了我的骨头给他的异姓爷爷做试验……”

    秦牧调配好药,给他灌了下去,再让初祖修炼无漏造化玄经,双管齐下,可以恢复得更快。

    初祖喝下药,精神抖擞,继续向灵毓秀诉苦。突然有人高声道:“咱们到玄都了!”

    “玄都?”

    秦牧急忙抬头,只见无处不在的光芒照耀而来,让所有角落都沐浴在玄都的光之中,没有任何阴影。

    “玄都是天公的地方,天公的分身说,这次要给我再加上一重封印,免得我哥哥跑出来为祸。不知道天公的本体知不知道这回事?”

    巨大的楼船舰队驶入玄都的光芒中,突然各自分开,沿着不同的道路前进,分散开来的好处便是可以躲避天庭的追击。

    现在虽然不知道大日星君的伤势如何,但是万一大日星君在路上堵截追杀,只怕悬空界的人们也会死伤惨重。

    一艘艘楼船各自偏离航向,各自消失在炫目的光芒中。秦牧他们所在的楼船则静悄悄的继续行驶,十多日过后,他们终于再度看到天公的眼睛。

    又过几日,他们已经看不到天公的眼,只能看到浓郁得几乎凝聚成实质的光。

    秦牧一直在等待天公给自己施加封印,然而楼船在玄都行驶了近月的时间,还是没有任何异状。终于,楼船行驶出玄都的范围,继续在黑暗的星空中航行,直奔罗浮天而去。

    “奇怪,为何天公不给我加一道封印,为何没有收回自己的分身?”

    他心中颇为不解,带着疑惑前来为初祖检查肉身伤势,只见初祖人皇经过一个月的调养和修炼,身体中的碎骨完全排出,而且新的骨骼已经生长出来,目前新骨有些脆弱,承受不住他的身躯重量。

    毕竟是斩神台的神祇,肉身重量惊人,等闲尊神的骨骼只怕都无法承受得起他的肉身。

    秦牧又让两只大眼怪钻入初祖的天宫中,送了药,借大眼怪观察他的天宫和元神,道:“已经没有大碍了,再勤修苦练一段时间,你的骨骼强度便可以与从前媲美。再加上你修炼了无漏造化玄经,肉身只会比从前更强!”

    初祖勉强坐起身来,突然道:“牧儿,你眉心怎么回事?”

    秦牧不解,道:“怎么了?”

    “你眉心的金柳叶变了。”

    秦牧连忙取出镜子,对着镜子照了照,只见他眉心的金柳叶颜色变了,这枚柳叶原本是哑巴打造,残老村众人合力施加封印印记,后来大梵天王佛把柳叶交给他之前又动了手脚,添加上自己的封印禁制,与土伯的玉佩封印相容。

    而现在,柳叶不再是金色,而是各种光芒不断变幻,像是由光组成,很是奇妙。

    秦牧惊讶,刚想把金柳叶摘下来打量,初祖紧张道:“别揭!你还想惹出多大的事儿?万一你哥又跑出来了呢?这艘船禁不起你折腾!你别这么好奇好不好?”

    秦牧狐疑道:“初祖,你不是不相信我有个哥哥么?”

    初祖脸色微红。

    “难道是在玄都时天公悄悄的给我种下了封印?他何时种的封印?我怎么一点儿也没有察觉到?”

    秦牧想揭下来细看,但也担心揭下来后会把哥哥放出来,只得强行按捺住好奇心。

    几个月后,初祖彻底痊愈,修为实力更胜从前,而他们也来到了罗浮天。让秦牧纳闷的是,这一路上竟然没有遇到任何追杀追击,甚至连天庭神祇的影子也没有看到。

    “天庭应该是等待一个一网打尽的机会。”

    初祖道:“将延康和赤明余部,一网打尽!”

    秦牧心中凛然。

    赤溪神将楼船驶向异星,道:“秦祭酒,还请你们先行回到延康,我们等待其他族人前来,过几个月便会赶至延康。”

    秦牧点头,与初祖和灵毓秀飞离异星进入罗浮天,他脚踏实地,抬头看去,只见这颗异星的轨道渐渐改变,显然是赤溪等神祇在运用法力或者阵法,为了将来将异星搬运到延康去。

    倘若能够搬运成功,延康的天空上将会多出一颗真正的星辰!

    “这次功德圆满,我们走吧,先去见樵夫圣师。”

    他们来到樵夫圣人所在的祭坛,却没有见到樵夫。秦牧等人只得回到太皇天,到了离城,秦牧这才放松下来,笑道:“这次回延康后,可以向皇帝交代了,赤明时代的两大帝座功法,明皇的无漏造化玄经,赤皇的三元神不灭神识,两大帝座功法,都可以传出去,延康神通者必将迎来一次大爆发!初祖,秀妹,咱们先去见马爷,我这里还有帝释天王佛的经法,也须得传授给马如来。”

    离城中,秦牧三人走入马爷的寺院,接引僧将他们引入院中,笑道:“几位施主,药师施主等人也在此地,与如来谈经论道。”

    秦牧又惊又喜:“村长他们也来了?”

    正在此时,药师从炼丹房里走出来,抱着一口大锅,高声道:“胖子,出来吃饭了!”

    秦牧笑道:“胖子?一定是龙胖了!我也好久不曾见到龙胖了!不知道他有没有炼去一身肥肉?”

    正说着,从不远处滚出了一个巨大的肉球,那肉球蹄子勉强能够点到地面,一点一点的往前挪,龙尾粗大,但因为太胖,显得很是短小,在屁股后面左右拨动。

    而脖子已经消失了,脑袋也像是肉球,仿佛长在一颗长满了鳞片和短小鬃毛的肉球上,依稀还能看到脑袋上有龙角。

    这肉球喜道:“是午餐么?药师老爷,今日的午餐分量足吗?早餐你给的分量便有点不足,缺斤少两的。”

    药师没有好气道:“你自己看!”说罢,转身走了。

    那胖球费力的挪到大锅边,打算计算一下灵丹数目,突然立脚不住,一头栽入锅中。

    锅中只听有个声音瓮声瓮气道:“还是不算了。好饿,先吃了再说。”

    于是,锅里传来咯嘣咯嘣的吞吃声。

    秦牧石化,过了良久这才回过神来,喃喃道:“不,这绝不是我的龙胖,绝不是……药师爷爷,药师爷爷,你有没有看到我的龙麒麟?”

    ————又是四千字大章,龙胖再度现身了!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