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灵毓秀看着秦牧身后的那尊十丈元神,心头微震:“天人境界?”

    她是六合元神的开拓者,在元神的造诣上成就极高,可以说整个延康,乃至全世界无数诸天,能够在相同境界元神与她媲美的,唯有秦牧一人而已。

    秦牧的元神成就比她要高出一些,但也没有高出太多,因为秦牧修炼时喜欢分心去干别的事情,有时候捣鼓这门功法,有时候修改那门功法,生性很是跳脱。

    而她则比较纯粹,全心全意的修改完善自己的祖龙太玄功,因此在元神修为上并未被秦牧落下多少。

    但即便如此,她也无法在七星境界让元神显化成天人境界的元神形态。

    因为天人境界的元神形态极强,与七星境界相比完全可以说是云泥之别,天人境界的元神可以在体外显化成形,拥有着无以伦比的威力威能。即便灵毓秀是六合元神的开山祖师之一,也无法做到这一步。

    因此她可以一眼看出,此刻秦牧身后的元神便是天人元神!

    显然秦牧在这十几天的五雷淬炼中趁机破壁,一跃提升到天人境界!

    二十岁踏入天人境界,真可谓是突飞猛进,胜过不知多少前辈了。

    灵毓秀奋力向前走去,又走近了几步,终于可以看清秦牧背后的庞然大物,正是龙麒麟。

    这十几天时间不见,龙麒麟瘦了许多,确切的说应该是很多地方都瘦下来了,像从前在太学院看守山门时那般威风凛凛,只有肚子还是很大,想来是雷击不曾炼到肚皮。

    突然,龙麒麟趴了下来,翻了半个滚儿,四肢朝天,张开大嘴,任由天雷滚滚轰击自己的肚皮。

    “还有这一招?用来炼去肚皮上的肥肉吗?”

    灵毓秀哭笑不得,奋力走上前去,耳畔全是雷鸣和祖龙八音,秦牧对她说些什么她也无法听清。

    秦牧凑到她的耳朵边,大声道:“小心!”

    “小心什么?”灵毓秀大声回应。

    五雷壶中迸发出的天雷突然变得浓烈,雷击更猛,灵毓秀被劈得里嫩外焦,龙麒麟也被劈得不断抽搐,但是龙珠和麒麟珠围绕他们旋转,他们身上的灼伤便很快愈合。

    灵毓秀忍住疼,心中惊讶不已:“龙胖的龙珠还有这个功效?是了,龙胖的龙涎可以快速愈合伤口,他的龙珠只怕也有相同的功用。难怪他们可以在雷击中心坚持这么久。”

    不过,让自己的元神出窍来面对雷击,她还是不敢。

    秦牧破壁成功,成为天人境界的神通者,他的元神足够强大,敢于让元神承受雷击,目前灵毓秀还无法办到。

    外面,庞钰真神看到九霄云龙罩突然膨胀了一下,心头不由一突,担心这个罩子会因此炸开,心中暗暗埋怨:“秦教主未免太信得过我和我的宝物了。这五雷壶可不是一般的宝贝儿,倘若威能爆发开来,别说我这云龙罩,只怕就连太皇天都会像犁地一样被天雷耕种一遍!”

    好在云龙罩依旧没破,不过看此情形,应该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五雷壶的威力便会超过云龙罩的承受范围。

    突然,有一尊神祇走来,低声道:“真神,外面来了几位魔族的高手,说是要来挑战太皇天的神通者。”

    庞钰真神笑道:“自从天师与缚日罗定下土伯之约后,双方和平了一两年,经常有魔族前来挑战,我们这边也有去那边挑战的,不足为奇。长辈们不必插手,由小辈们去打便是。我这边还要守着秦教主,免得他弄坏了我的宝贝儿。”

    这两年没有战事,缚日罗没有违背土伯之约,约束魔族的魔神,不主动挑起战事,庞钰这边没有主动挑起战事。双方都有所忌惮,不过虽然没有明争,但是暗斗还是有的,那就是魔族与人族之间的弟子相互闯入对方的领地挑战,试图在公平对决中斩杀对方的年轻力量。

    渐渐地,魔族与人族之间的走动越来越多,即便是人族的领地也偶尔能够看到一些魔族年轻高手招摇过市。

    那尊神祇迟疑一下,道:“这次来的人非同寻常,有很多年轻俊杰已经败了,还有些人被杀了……”

    庞钰真神连忙道:“前来挑战的,莫非是缚日罗和洛无双的弟子哲华黎?妖刀哲华黎,修为实力的确极高!”

    “不止哲华黎。”

    “难道还有齐九嶷?”庞钰真神惊疑不定。

    那尊神祇道:“除了哲华黎和齐九嶷之外,还有几个人,齐九嶷称他们为师兄师姐,不过看模样是魔族……”

    “魔族?”

    庞钰真神惊讶道:“齐九嶷是九凤一族,并非是魔族。南天赤帝的弟子,可不曾有魔族!我去看看!”

    他飞速来到城楼上,向外看去,果然看到许多魔族弟子,哲华黎与齐九嶷也在其中,还有一个陌生的面孔。

    除了这些年轻一辈外,他还看到了缚日罗、陆离与几尊魔神,那几尊魔神也是陌生面孔,从前从未见过,陆离与他们有说有笑。

    庞钰惊疑不定。

    此刻,雨禾正在与其中一个年轻魔族交手,许多太皇天和延康的年轻高手正在紧张的观战。自从秦牧建造灵能对迁桥,打通了太皇天与延康,雨禾学习了延康的神通道法,实力突飞猛进。

    庞钰甚至认为雨禾将来可以成为另一尊真神!

    然而此刻雨禾面对那个年轻魔族却险象环生!

    “不是魔族的功法神通!”

    庞钰真神眼光老辣,立刻看出与雨禾交手的那人所施展的神通根本不是罗浮天的派系,罗浮天的每一尊魔神他都认得,任何魔族弟子只要施展出神通,他都可以说出对方的师承,而与雨禾交手的那个魔族所施展的神通道法,却是太皇天和延康的神通!

    “这些魔族前来挑战是多久之前的事情?”

    庞钰脸色大变,询问身后的神祇道:“为何没有早些通知我?”

    “他们已经到了六七日了。当时我也以为是小事,因此……”

    庞钰真神长长吸了口气,怒道:“缚日罗和陆离都在,还能是小事?这些前来挑战的魔族,不是罗浮天的魔族,而是从天庭来的!”说罢,纵身跃下城楼。

    “天庭?”

    那尊神祇神色呆滞,喃喃道:“天庭怎么会有魔族?”

    “北天黑帝,掌管冥都,当然会有魔族弟子!那个齐九嶷的另一个身份,便是北天黑帝的弟子!”

    庞钰真神径自来到战场处,高声道:“雨禾,人家只是要借你的神通观察我们的神通进境,认输回来吧!”

    雨禾急忙抽身后退,摆脱那个魔族弟子,那黑衣魔族弟子已经占尽上风,明明有斩杀她的实力却没有直接痛下杀手,而是借机观察延康变法的成果,因此给了她脱身的机会。

    缚日罗笑道:“庞钰道友,你们城中很是热闹啊,雷声阵阵龙吟不绝,在做什么见不得魔的勾当?”

    庞钰真神冷哼一声,淡淡道:“缚日罗,你愈发长进了,而今连北天黑帝的弟子都请来了!别忘了,你与天师定下了土伯之约,违反约定,土伯收你魂魄!”

    缚日罗打个哈哈,笑道:“我的确与天师定了土伯之约,自然会约束我麾下的魔族。不过我也曾经对天师说过,并非是我要灭太皇天,真正要灭你们的另有其人。”

    庞钰真神心中凛然,目光落在对面的那几尊魔神身上,施了一礼,试探道:“诸位都是冥都黑帝的弟子?”

    那几尊魔神还礼,为首一人客客气气道:“在下楼云曲,这两位是我师弟,隗卿培,付岩奇。庞钰师兄能够挡住缚日罗尊王两万年,令人佩服。”

    庞钰真神眼角肌肉剧烈跳动两下,声音沙哑道:“你们是怎么进入太皇天的?缚日罗,莫非你又残杀你的族人,利用血祭,将他们召唤而来?”

    缚日罗摇头,漠然道:“不关我的事。”

    楼云曲温和笑道:“庞钰师兄不必怀疑尊王。尊王担心自己的权位不保,岂会主动联系我们?其实,我们是借着南天赤帝的船来的,帝释天王佛叛逃佛界,南天赤帝正巧下界缉拿他,路过了太皇天,于是便将我们放下船。”

    缚日罗微笑不语,心里显然也是极不舒服。

    而陆离对楼云曲等人显然也是极为忌惮,心里似乎也有些不爽,只是不好发作。缚日罗是担心权力旁落,为天庭做嫁衣裳,而她则是将秦牧视作自己碗里的肉,而现在黑帝却跑来横插一脚,自然让她不爽。

    楼云曲介绍那位年轻魔族高手,笑道:“这位是我师尊收的弟子,楼千重,是齐九嶷师弟的师兄,与齐师弟一起在我师尊宫中求学。师尊很关心大墟,对太皇天倒不是如何看中,毕竟大墟之所以能变成大墟,靠的还是师尊的封印。这次我们几个师兄弟前来,便是帮助缚日罗尊王将太皇天吞并,血祭了。然后进入延康,唤醒诸神石像,灭掉延康。”

    他和颜悦色,仿佛与庞钰是多年老友,说的也不是灭绝太皇天摧毁延康这等血腥事,而是与庞钰拉家常,笑道:“另一件事呢,便是师尊他想见一见幽都神子。这件事便有些难办了,原本是交给齐师弟来办的,可惜齐师弟没能将幽都神子封印,反倒把擒拿幽都神子的那面镜子弄丢了。”

    齐九嶷脸色微红,没有说话。

    楼云曲显得有些头疼,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叹道:“师尊说,冥都需要幽都神子这样的人物,这次只好我们师兄弟四人下界,却不曾想陆离节度使也在这里,对幽都神子也有些想法。”

    陆离勉强笑道:“楼师兄说笑了,我怎么敢有想法?又怎么敢与北天最强大的冥帝作对?”

    “这倒也是。”

    楼云曲笑道:“师尊让我们下界,还有点私心,就是想看看下界的变法到了哪一步,让我们记录下来带回去给他老人家过目。我们就想,下界小乡村变法,虽然不成气候,但毕竟是改变了天地大道,整理记录下来肯定麻烦得很。听闻延康的延丰帝和国师,是变法首脑人物,所以为了简便起见,能够将这二人拿下,带到师尊面前,那么就省事多了。庞钰师兄,可否将这二人请过来,捆绑结实了送给我们?”

    庞钰真神哈哈大笑,然而脸上却没有任何笑容,笑得很干、很假、很硬,冷冷道:“想擒拿国师和延丰帝?你们为何不亲自下手?”

    楼云曲笑容满面,道:“好啊。不过在此之前,还是先灭掉太皇天再说。太皇天的神魔和神通者是主动自尽,还是我帮你们系好上吊绳打个死结?”

    ————明天爆发,特此通知!晚上十二点后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