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太皇天,魔族领地,陆离向缚日罗请辞,道:“尊王,我离开幽都太久,须得返回幽都了,今日便率领大军离开。”

    缚日罗微微皱眉,道:“师姐尚未抓到幽都神子,为何急于离开?”

    “冥都来客,不会给我抓到幽都神子的机会,我虽然痴心得到幽都神子的力量,但也有自知之明,以我的力量根本无法与冥都抗衡,所以选择退走。”

    陆离迟疑一下,道:“尊王,你我同为魔族,临行前我给你三个建议。”

    缚日罗好奇道:“师姐请讲。”

    “第一个建议是忍,无论任何事都要忍。第二个建议是缩,乌龟之所以长寿,便是善于缩头。第三个建议是忠,忠诚则无过。告辞!”

    陆离高声尖叫,无数幽都魔怪突然间一个个化作黑烟消散,而陆离身形旋转,渐渐沉没到地下,不见踪影。

    灵能对迁桥。

    秦牧总算松了口气,初祖人皇前往异星,吩咐那里的悬空界神魔进入延康的速度慢一些,灵能对迁桥这才算是稳定下来,不会因为过强的能量对迁而崩溃。

    他这时才感觉到胸传来口剧痛,楼千重给他造成两个伤口,将他胸口刺穿,他毁掉了钢叉的中央的小枝,中央的小枝恰恰是刺向他的心脏,其他两个枝叉虽然将他刺穿却避开了他的要害。

    这也是他第三道剑光最主要的目的,毁掉致命威胁,保住自身性命。

    楼千重毕竟极为强悍,虽然秦牧避开了要害,但给他造成的损伤还是不小,仅凭龙涎还无法治愈,他的伤口中还残存着楼千重的神通,需要驱除。

    秦牧处理伤口,炼去楼千重的神通残留,催动无漏造化玄经,再配上龙涎,双管齐下,这才觉得舒服了一些。

    对迁桥旁边吵吵嚷嚷,秦牧上前,却是守护对迁桥的神通者挡住了齐九嶷和哲华黎。

    守卫见到秦牧走过来,连忙道:“教主,这两人是魔族那边的,吵闹着要通过灵能对迁桥进入延康。”

    秦牧笑道:“两位师兄,你们跑到人族领地来,还要去延康,难道便不怕我杀了你们?”

    哲华黎摇头道:“秦兄,你不是这样的人。论江湖规矩,单对单,除了你之外,我不惧人族任何人。而你与楼千重一战受伤,未必会是我的对手。”

    “谁说要讲江湖规矩?”

    秦牧纳闷:“我身上穿着的是延康国的官服,当然是按照朝廷的规矩来。延康朝廷的规矩是打架的时候从来不讲规矩。”

    齐九嶷紧张起来,时而打量四周时而抬头张望,秦牧见状不由狐疑,齐九嶷打量四周是观察他是否真的会下令一拥而上将他们围殴致死,而抬头张望则是在关注什么?

    他抬头看向天空,却没有看到什么异状。

    “两位师兄为何一定要进入延康?而今正值异星进入延康,对迁的能量太庞大,倘若你们通过对迁桥进入延康,对迁的能量更多。”

    秦牧诚挚万分道:“给我一个理由,说不定我会同意。”

    哲华黎也不知道齐九嶷为何一定要去延康,闻言向齐九嶷看去。

    齐九嶷脸色阴晴不定,猛地一咬钢牙,沉声道:“秦教主,我虽然师从冥都黑帝,但是对冥都的行事和手段却一向看不过去。我好歹是有所为有所不为,而他们则是无所不为!他们行事过于狠辣,过于歹毒。既然我们是借路保命,那么我也不得不将他们将要做的事情和盘托出了。”

    秦牧耐心倾听,其他人则在忙碌着继续加固灵能对迁桥,庞钰真神为首,率领众人以法力控制对迁桥的震动频率。庞钰真神也在这几年时间内学了许多术算法门,但是造诣不是太高,只能凭借深厚无比的法力来稳住对迁桥,修补符文之类的事情他就无能为力了。

    齐九嶷继续道:“你虽然也有一卷生死簿,但你却绝不知道生死簿的威力。冥都的生死簿,能够掌控生死,唤醒死者。这种宝物是冥都黑帝亲自所炼,无论亡者的魂魄室藏在冥都还是幽都,都会被这生死簿强行召来。”

    秦牧心头一跳:“生死簿竟有这种能力?这岂不是说,楼云曲他们可以调动太皇天的所有死者为他们而战?他们三人,便相当无穷无尽的神魔大军?”

    “不止如此!”

    齐九嶷道:“他们的目的不是太皇天,而是罗浮天!”

    秦牧失声道:“樵夫老师危险了!”

    齐九嶷不安的抖动脑后几根凤凰翎羽,摇头道:“秦兄,你将狠辣和歹毒理解得太善良了。冥都做事,不择手段,他们非但解除土伯之约,瓦解魔族人族之间的和平约定,而且还要将太皇天毁灭,将你们一网打尽!”

    秦牧脑中轰然:“你的意思是……楼云曲他们将会血祭罗浮天,让罗浮天撞击太皇天!不可能,这样岂不是连魔族也一起得罪,魔族也要死伤无数!缚日罗他……”

    他的声音传遍四周,正在加固祭坛的众人纷纷停下手中的活儿,齐齐转过头向他们看来。

    “所以我说你太善良了。”

    齐九嶷再度抬头看天,飞速道:“魔族的死活,缚日罗的态度,天庭在乎?天庭不在乎,冥都更不在乎。我话已至此,这个消息是否可以换来我与哲华黎活命的机会?”

    秦牧脑中一片混乱,挥了挥手,声音沙哑道:“放他们过去,让他们走……”

    “多谢!”

    齐九嶷躬身,随即拉着浑浑噩噩的哲华黎,一起飞速来到祭坛顶端,走入灵能对迁桥中,两人消失不见。

    秦牧心中紊乱如麻,突然高声道:“庞钰真神,庞钰真神!”

    庞钰真神就在一旁,也是早已听得呆了,闻言连忙道:“秦教主,齐九嶷所言是否属实?”

    秦牧沉声道:“不管属不属实,太皇天都不必再守了!真神立刻去调动离城、明夷等城的守军,让他们即刻赶来这里,迁徙到延康中去!”

    庞钰真神迟疑道:“万一齐九嶷说的是假消息,岂不是将太皇天拱手相让?”

    秦牧冷冷道:“倘若是真消息,不撤走无数太皇天将士就将死无葬身之地!”

    庞钰真神咬牙,飞身离去。

    秦牧心中还是有些混乱,抬头看了看天空,又望了望离城、明夷等神城,又看了看还在缓慢移动的赤明异星,突然高声道:“继续加固对迁桥!不要愣着,快点加固!”

    林轩道主等人醒悟过来,急忙加紧干活。

    秦牧走来走去,他停下脚步,取出生死簿,磨牙道:“这玩意儿是怎么用的?冥都的楼云曲可以发挥出生死簿的威力,我难道便不能也发挥出生死簿的威能?”

    他连连试验,生死簿在他手中只能映照出人名,而无法复活亡者。

    就在此时,天空突然又变得明亮了许多。秦牧抬头,一颗心渐渐沉下,只见天空流火,那是一片熊熊燃烧的大陆倒扣在太皇天的上空。

    罗浮天。

    整个罗浮天在燃烧和毁灭之中,地动山摇,火山喷发,岩浆已经遍布整座大陆,大海蒸发,变成了带着无数雷暴的雷云!

    祭坛四周,所有人神色呆滞,呆呆的看着天空。

    这一幕竟是如此壮丽,如此震撼,让他们忍不住观看,忘记了其他事情。

    “加固祭坛!”秦牧厉声喝道,唤醒众人。

    众人清醒过来,连忙继续加固祭坛,而在空中的那颗异星进入延康的速度也在提升,带给祭坛更大的压力,显然悬空界的神魔也注意到天外的异象,试图在罗浮天坠落之前离开此地。

    离城距离这里最近,庞钰真神直接动用大法力搬运离城的军队,其他太皇天神魔也纷纷出动,赶往其他神城,搬运军队送到灵能对迁桥。

    秦牧立刻让太皇天的神通者进入灵能对迁桥,对迁桥的压力陡增,四周地面不断龟裂,出现一道道天堑,深不见底,只剩下对迁桥依旧耸立。

    这样下去,灵能对迁桥坚持不了多久。

    “让神通者先走!神魔留下!”

    桑葉尊神高声喝道:“诸位师兄,去其他神城!”

    诸多神祇纷纷离开,加紧从其他各城运送来更多的神通者大军,灵能对迁桥附近已经是人山人海,都在等待进入对迁桥。

    而对迁桥喷出的灵能更加剧烈,光芒冲霄,比血祭中的罗浮天还要明亮,对迁桥的震动也愈发剧烈,四周大地发出阵阵轰鸣!

    马如来、村长等人纷纷赶至,以自身法力镇压灵能对迁桥,让虚生花林轩等人压力大减。虚生花林轩道主等人立刻全力修复破碎的符文。

    秦牧飞速取出测量演算的灵兵,观察罗浮天坠落速度,飞速算出罗浮天何时与太皇天相撞,相撞的地点。过了片刻,他颓然的放下灵兵。

    “只剩下两个时辰了……”

    而相撞的地点极为广袤,太皇天的中央,离城附近,方圆十多万里,大小几十座神城,无论人族领地还是魔族领地,都将被罗浮天直接压住!

    他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这等层次的撞击,根本不是他这等人物能够抵挡。

    正在此时,秦牧突然看到一个个身影从异星上飞起,冲向正在陨落的罗浮天,与此同时魔族中也有一道道光芒冲天而起,直奔罗浮天而去,那是悬空界的神魔和魔族的魔神!

    这些神魔在以自己强大的肉身和法力,强行抵住罗浮天,试图让罗浮天偏离原定的轨迹!

    罗浮天,一声声惊天动地的怒吼传来,千百尊神魔筋躯狰狞,奋尽一切力量,轰击罗浮天,他们即便是肉身皮肤崩裂筋肉撕裂,也难以改变罗浮天压下来的势头,但是他们却将罗浮天坠落的势头稍稍阻挡了一下。

    罗浮天渐渐倾斜,像是一张巨大无比的飞盘,继续向太皇天坠去。

    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进入灵能对迁桥的神通者越来越多,但其他神城还有神通者大军被源源不断送来,天空中的异星也没入延康大半。

    天空中突然下起了火雨,那是罗浮天的碎片,一块块大如山岳的石头被烧熔了从天而降,数以百万计的火石划破天空,拖着滚滚浓烟向太皇天的大陆轰击而去。

    魔族领地,缚日罗飞速奔走,从一个个魔城中搬运那些魔族的神通者,把这些神通者送到防御最强的噬嗑城。

    其他魔神也在做出相同的举动,不过缚日罗与他们搬运的神通者只是魔族中的高等种族,低贱的种族哭天抢地他们也没有理会。

    缚日罗目光中没有任何感情,机械的做着自己应当做的事情。

    他来到咸城,这里却出奇的安静,并没有他在其他城市中见到的兵荒马乱的景象。

    咸城中一片安宁,虽然这里的魔族百姓也走上了街头,但却没有人发出声音。

    他看到街头有一位母亲正在抱着孩子抬头看着天空,将孩子的脸埋在自己怀里,他还看到恋人相拥,紧紧的抱在一起,有许多魔族的百姓一家几口紧紧相偎,脸上一片平静,看着天空。

    天空中,一块巨大的碎片拖着滚滚的烈火向咸城落下,在他们眼中,碎片越来越大,火光越来越炽烈,他们的脸庞被映照的赤红。

    “走啊!”缚日罗向他们高声叫道。

    没有族人回应他,母亲低声哄着怀里的孩子,没有去看他们的这位尊王。

    轰——

    罗浮天碎片坠落下来,咸城灰飞烟灭,城中所有魔族在一瞬间被火焰和爆炸撕碎,蒸发,恐怖的爆炸将缚日罗掀起,将他冲击到几百里外。

    缚日罗砸在一片山川之中,仰面朝天,呆呆的看着破碎的天空。

    他站起身来,身上血迹斑斑,突然像是一头受伤的老狼向天发出悲怆的怒吼声。

    “啊,啊,啊——”

    他的三张面孔狰狞扭曲,撕心裂肺的吼叫声传来,先是短促的吼叫声,像是没有了力气一样,后面的叫声便越来越长,越发撕心裂肺。

    这一幕,与秦牧坐着纸船飘荡在幽都中见到都天魔王站在毁灭的世界废墟之上发出绝望的嘶吼几乎一样,叫声中充满了创伤和无奈。

    ————四千字大章,嗯,不知道说些什么了,为缚日罗求一下月票吧。Ps:还有很多书友不知道宅猪公众号是啥,差点哭晕在厕所.微信搜索公众号“宅猪”,添加关注即可,宅猪不时出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