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巫渠毛骨悚然,他在秦牧面前无比庞大,但在这张胖娃娃的面孔前则显得小的可怜。

    那胖娃娃的手掌抓来,将他抓住,任由他神通广大也无法挣扎,被那胖娃娃送往嘴里。

    “我和我哥哥是一个名字。”

    他在死前听到秦牧的声音:“因为我们共用一个魂魄,一个肉身。”

    那胖娃娃将他一口吞下,用力咀嚼,突然兴奋的向秦牧抓去:“坏弟弟,死!”

    而在此时,秦牧的肉身取出了柳叶,轻轻的贴在眉心。

    胖娃娃还未抓到秦牧,突然一股无形的力量卷来,将他卷起,拉入深渊之中。

    “坏弟弟——”

    胖娃娃坠落良久,突然墩的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四下看去,只见自己又落入了秦字大陆的封印中,白胡子老头和赤皇正在秦字山脉中躲避他。

    “坏弟弟,抓到就吃掉!”

    胖娃娃气得暴走,手脚并用,向秦字山峦中爬去,打算先抓住天公分身和赤皇思维来撒气:“先打老头,再打三个脑袋的!”

    两人慌忙躲避,天公分身道:“不用怕他,这里是土伯封印,会不断变化,他抓不到我们!”

    赤皇道:“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然后就被抓住了。”

    “这次一定不会!”

    秦牧回归本体,松了口气,前方,巫渠的尸体沉没,黑暗冥都也自消失不见。

    秦牧抬头向上看去,露出微笑:“天阴娘娘,我们终于见面了。不过你不用伤心,我的神通说不定能够聚集起你被吞噬的魂魄……”

    他刚刚说到这里,突然站在海中的天阴娘娘抬起脚步,向这边踩来。

    秦牧毛骨悚然,来不及施展神通转身沿着桥面狂奔而去,他很快来到那位开皇神人身边,不由分说拉着他便跑。

    后方传来宫殿被踩塌的巨响,天阴娘娘一脚踩空,转身向这边追来。

    她的身躯直插天外,走动之时一脚迈出便是千百里,虽然脚步抬起落下的速度并不快,然而行进的速度却是其他人无法企及!

    “是那些殍鬼在控制这位娘娘的躯壳!”

    秦牧迅速猜测出为何天阴娘娘的皮囊会对他们下手,不假思索,立刻取出生死簿,对着这尊伟岸的神女映照而去,心道:“天阴娘娘已经被这些殍鬼吃了,这个天阴娘娘其实是殍鬼占据娘娘的躯壳!也就是说,天阴娘娘现在就是一个殍鬼。”

    生死簿照耀,然而那神女只是轻轻顿了一下,眼耳口鼻中黑烟往外喷涌,随即又再次抬起脚步,向秦牧和开皇神人追去。

    “她体型太大,生死簿也难能照到她的全身!”

    秦牧以元气控制生死簿,让生死簿漂浮在脑后,撒腿狂飙,将瘸子传授给他的偷天神腿发挥到极致,速度一升再升!

    “前辈,快跑!”秦牧拖着那位开皇神人,只觉有些吃力,无法将速度完全发挥出来,连忙道。

    那位开皇神人突然撒腿就跑,速度比他快了许多,绝尘而去,将秦牧远远抛开。

    秦牧错愕,怒道:“好没义气!好歹我也为你掉过几滴眼泪!你能跑得这么快,也带带我才是。”

    突然,天阴娘娘探出手掌,向他抓来,手掌从天外探入天阴界的大气层时与大气剧烈摩擦,顿时手掌四周燃起熊熊烈火,然而却不能烧灼她分毫。

    她的手掌像是一块巨大的陆地从天而降,抓向秦牧。

    秦牧脑后,生死簿大放光芒,天阴娘娘的手掌尚未来到便见一根根指头不断软了下来,像是泄了气一般。

    然而即便如此,这一掌落下,也足以将秦牧盖在掌心下!

    眼看秦牧便要被这只大陆般的手掌盖住,突然他周身无数符文翻飞,传送神通在刹那间爆发,符文像是无数黄表纸围绕他疯狂旋转,待到符文化作灰烬消失,秦牧也跟着消失无踪。

    下一刻,秦牧出现在千里之外,随即周身再度浮现出无数符文,身形再度消失,再度出现时他又已经远遁千里。

    他的身形连连闪烁,拼着修为耗尽也要在天阴娘娘追上他之前冲出天阴界。

    后面,卧波长桥不断被天阴娘娘踩得坍塌,这道长桥根本无法承受这尊天生神圣的脚步踩踏。

    现在,秦牧距离海岸已经不远,就在此时,海中无数魔怪鬼魅般跃动,在秦牧即将要再度传送时一拥而上,无数魔怪趴在秦牧身上。

    “都滚开!”

    秦牧催动生死簿,嗡的一声,数不清的魔怪变成皮囊落下,而他的头顶,天阴娘娘的手掌狠狠盖下!

    轰隆!

    天阴界海洋剧烈震颤,岸边的大地也不断震动,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痕四面八方的延伸而去,轰隆轰隆的巨响从各地传来,裂缝中岩浆喷涌,然而即便是岩浆在这里也是灰蒙蒙的颜色。

    天阴娘娘抬手,她的手掌下,长桥断,大海被排空,露出无比干涸的海床,原本的海水被蒸发得一干二净!

    就在她掌心抬起的一瞬间,她掌心下数不清的符文翻飞,符文中心则是一个巨大的剑丸,如同金属球,此刻剑丸竟然被打得瘪了一半!

    哗啦——

    符文焚烧,金属球消失,下一刻出现在海边的那个城镇中。

    天阴娘娘疑惑,没有看到传送出去的秦牧,四下找了找,还是未能找到。

    城镇中,那开皇神人悄悄探出头来,只见剑丸在海边城镇中叮叮当当撞来撞去,秦牧藏在剑丸中飞速滚动,金属球落下弹起。

    而在剑丸内,秦牧立起无忧剑,以无忧剑为轴,支撑起剑丸,刚才天阴娘娘险些把他连同剑丸一起拍扁,他便是以无忧剑支撑剑丸这才没有被天阴娘娘拍死。

    不过剑丸也被打得变形。

    剑丸再度弹起时,金属球唰的一声分裂,分成八千口剑,秦牧从中跃出,舒展身躯,一只手抬起,只见八千口剑铮铮碰撞,化作一个小小的剑丸落在他的掌心。

    突然,他掌心中传来啪的一声,那个小小的剑丸竟然炸开了,化作无数粉尘从天而降,悉悉索索的落在地上。

    秦牧面色阴沉,看着自己掌心,掌心里除了无忧剑之外便是一堆金属粉尘。

    他抗住了天阴娘娘的那一掌,没有被拍死,但是用来抗住天阴娘娘那一掌的剑丸却被天阴娘娘拍得粉碎!

    先前有秦牧的元气支撑,不过秦牧收回剑丸后元气自然而然的放松下来,于是剑丸再也支撑不住,一股脑炸成齑粉。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秦牧还是肉疼不已,这是他成为神通者炼出的与自己最契合的灵兵,打算要用一辈子的灵兵,结果就这样被拍成齑粉。

    更为关键的是,炼制这些灵兵所需要的材料还是他砸锅卖铁从司芸香那里换来的。

    为了炼到剑如流水的程度,他借用离城的魔火和离火一起锻炼,这才将剑丸彻底炼成。这次除了无忧剑之外,其他飞剑全部破碎,让他岂能不心疼?

    “还好我从帝释天王佛那里贪墨了许多佛元赤铬,这种金属,是佛界独有的神金,我贪墨了足足能够再造一个剑丸的佛元赤铬!”

    秦牧吐出一口浊气,看向海边还在还在四处搜寻的天阴娘娘,这位娘娘伟岸无比,依旧在寻找他。

    那开皇神人又跑了出来,凑到秦牧跟前。

    秦牧黑着脸,还有些愤愤难平:“没义气!”

    开皇神人赧然,伸手拉着他,做出奔跑的动作,却死活拉不动他,然后无奈的耸了耸肩。

    “原来如此。”

    秦牧恍然大悟:“你没有法力,没有肉身,元神也没了,所以才无法带着我跑。好了,我不生气了。我需要你的帮忙,寻到一个高地,让生死簿能够照耀到天阴娘娘面孔的地方。”

    开皇神人立刻跑出城镇,见到秦牧没有跟过来,连忙停下招手。

    秦牧快步跟上前去,两人飞速远去,没过多久,他们来到海边的一座高塔。秦牧抬头望去,不由骇然,这座塔也未免太高了一些。天阴界的晦暗不明,看不太远,但秦牧运转九重天开眼法也能看到几十里外,而他抬头向上看,却看不到塔尖。

    灰蒙蒙的雾气在塔腰打转,真不知这座塔有多高。

    塔身像是用什么神金制造而成,泛着金属的暗黑色光泽。

    “这座塔是用来做什么的?只怕比赤溪神人手中的赤明镇天楼还要高出许多。”

    他想到这里,只见开皇神人纵跳如飞,踩着一层层塔檐向上攀登。秦牧催动偷天神腿,狂奔上塔,两人一个跳跃,一个奔走,各自冲向塔顶。

    等到秦牧冲上这座高塔的塔顶,开皇神人已经在那里等候,显然速度比他要快了许多。

    秦牧暗赞一声,取出生死簿放到开皇神人手中,道:“我站在塔尖上作法,你就站在这里,等我将天阴娘娘引来,你便打开生死簿,用生死簿照她。”

    开皇神人连连点头,秦牧正要从塔顶跳到塔尖上,突然身后传来啪嗒一声,急忙回头看去,只见开皇神人打开了生死簿对着金灿灿的簿子看了一眼,然后泄气一样干瘪下来。

    秦牧哭笑不得,将还在对着他照耀的生死簿捡起来。

    没有了生死簿的照耀,但见黑沙涌动,钻入开皇神人的人皮中,很快他便又鼓了起来。

    秦牧将生死簿再度交到他手上,道:“这是正面!这是背面!不要弄反了,弄反了我们都死定了!”

    开皇神人连连点头,拍了拍胸脯。

    秦牧长长吸一口气,高声呼喝:“天阴娘娘,我在这里——”

    他的声音遥遥传出,随即双手一搓,元气化作朱雀元气,搓出一个大火球,光芒熊熊如同烈日,照耀四周。

    四周一片安静,开皇神人紧张的握住生死簿,不敢有任何怠慢。

    正在此时,大地突然剧烈震动一下,沉重无比的脚步声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