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那是两尊拥有着帝座实力的强者隔界斗法,法术神通运用,简约而宏大,他们的攻与伐秉承着大道至简至易的原则,神通变化并不多,便可以爆发出令无数神通者和神魔都难以企及的威力威能。

    这是道境的神通,简约,有效,没有多余的变化,秦牧的开劫剑便是他臻至剑法入道的门户的标志。

    不过秦牧只领悟出一招,施展出来之后便没有后续的剑法跟上,而天阴娘娘与阴天子则是信手拈来,虽然隔着世界壁垒而战,却也是异彩纷呈,很少有重复的招式。

    与天阴娘娘交锋的那尊帝皇的确如天阴娘娘所说,是个温文儒雅的男子,虽然有帝皇的气概,但是却丝毫也不盛气凌人。

    他长得很是英俊,眼睛很大,且眼帘狭长,像是凤眸,胡须像是位书法大家写出的“八”字,很有韵味。

    他就是阴天子,当年暗算了天阴娘娘,一举掌控天阴界的存在。

    “娘娘虽然死了这么多年,看起来却像是因祸得福了。”

    阴天子久战不下,始终无法攻入天阴界,突然笑道:“你现在对道的领悟,已经超越了从前,弟隔界而战,着实不能战胜你。所以只能取巧了。”

    天阴界突然风云陡变,无数黑沙蜂拥,从各个诸天中涌入天阴界,无数殍鬼所化的魔怪疯狂奔行,向天阴娘娘攻去,顷刻间,整片大海上便到处都是狂奔中的殍鬼!

    不仅如此,天阴界所有的灵魂黑沙一股脑的向天阴娘娘压下,天阴界这个巨大的殍鬼即将苏醒。

    天阴界,再也看不到一丁点的亮光,彻底陷入黑暗。

    天阴娘娘轻笑一声,突然将天斗抛起,轻轻一拨,天斗在空中疯狂旋转,整个天阴界竟然也在天旋地转!

    大海哗的一声翻到天空上,大地倒挂,天穹则变成了空荡荡的大地,无数殍鬼手舞足蹈被抛飞在空中,然而天地再度易转,他们又被狠狠摔下。

    旋转的天斗带动着整个天阴界,将殍鬼们抛起抛落,根本无暇攻击天阴娘娘,而灵魂黑沙也被震散,天阴界这个巨大的殍鬼根本无法攻击天阴娘娘。

    阴天子叹了口气,身形渐渐隐没到冥都的黑暗之中。

    “你果然跳出了天生神圣的桎梏,甚至从我的天斗中学会了我的道法神通,我对那位复活你的道友更加好奇了,他到底是谁,竟然能做出这般惊人创举……”

    他的面孔渐渐陷入黑暗,消失不见:“不过你还是无法降服殍鬼,降服天阴界。”

    他是一个知进退的人,在知道无法进入天阴界无法利用殍鬼压制天阴娘娘后,便当机立断,不再做无用功,而是保全实力。

    天阴娘娘松了口气,抬起一根手指,轻轻一点,旋转中的天斗缓缓止住,就在此时,天阴界再度向天阴娘娘压下!

    “我该如何才能斩杀天阴界这个巨大的殍鬼,让天阴界回归我的掌控?”

    天阴娘娘不禁愁上心头。

    她尽管能阻止阴天子入侵,但天阴界还是无法回到她的掌控之中,掌控着天阴界的还是阴天子。

    除非她能解决天阴界的困局,否则想要夺回天阴界难上加难。

    而天阴界的困局便是这里属于两不管地带,土伯、天公,都无法管辖到这里,让天阴界独立超然,而又隐患重重。

    时时刻刻都处在饥饿状态的殍鬼,会吃掉一切生灵。只要天阴界还处在天公的阴影之中,那么天阴界的困局便会依旧存在,还是会饿殍遍地,殍鬼吞噬一切。

    “解决殍鬼的关键,到底是什么?”

    天阴娘娘坐在海边,百无聊赖的托着下巴,宝塔矗立,镇压着天阴界的异动,思索道:“无法解决这个难题,我便始终还是孤家寡人,除了我,其他生灵在天阴界都无法生存。除非能让生灵在天阴界生存下来,才有可能解决困局……倘若是大法师在就好了,说不定他能拿出主意……”

    她苦苦思索,殍鬼难题是天阴界困局的根源,现在的她已经不再算是完美的天生神圣,可以学习其他神通,或许可以寻找到一个解决之道。

    不解决殍鬼难题,她只能困守在此,否则她若是离开,便会让阴天子趁虚而入,将天阴界夺走,让她无家可归。

    大墟涌江源头,秦牧倒没有天阴娘娘的苦恼,天阴娘娘与阴天子隔界而战,天阴界乾坤无数次颠倒并没有影响到大墟。

    天斗虽然拥有控制黑暗侵袭的威力,然而现在的大墟是白天,黑暗无法在白天时侵入大墟。

    “我们怎么才能知道天阴娘娘是胜了还是败了?”

    禾依依有些担忧道:“进入天阴界探查,娘娘胜了还好说,娘娘败了我们便是自投罗网。”

    秦牧看着山崖,道:“等天黑。娘娘胜了,或许便不会再有黑暗入侵大墟的情形,娘娘败了,黑暗还将继续。”

    炎晶晶坐在他的旁边,与他一起看着山崖,秦牧继续道:“天阴娘娘的胜败,不仅仅是天阴界和大墟,我觉得同样关系到所有世界所有诸天的命运。天阴界被灵魂黑沙盘踞,倘若天阴界的灵魂黑沙无法彻底解决,那么将来天地间的灵魂黑沙越聚越多,只怕所有世界都会变成由殍鬼统治的世界。那时,阴天子便是所有世界的统治者。”

    炎晶晶和禾依依不禁打个冷战。

    她们已经听秦牧说过自己在天阴界的经历,也知道灵魂黑沙和殍鬼的来历。

    黑沙,是魂飞魄散的产物。

    殍鬼,是黑沙形成的一种不死不灭的恶鬼,处在无比饥饿的状态,只知道吞噬,杀戮。

    倘若各个世界破碎的灵魂越来越多,便会形成越来越多的灵魂黑沙,便会形成杀不死的殍鬼,无论神通者还是普通人,都难以对抗殍鬼的侵袭,倘若这些殍鬼被阴天子掌控操纵,即便是神和魔也不是对手。

    长此以往下去,所有世界和诸天都会沦陷,所有生灵都会陷入灭绝,一切世界归入死寂和黑暗之中!

    “娘娘能解决灵魂黑沙和殍鬼吗?”

    炎晶晶问道:“阴天子就是冥都的黑帝,他很厉害,天阴娘娘能否敌得过他?倘若娘娘不是黑帝的对手,那么一切都无从谈起。”

    “天阴娘娘死了许多万年,可能不是阴天子的对手,但是阴天子想要杀她的话,便必须亲自降临天阴界。”

    秦牧道:“只要他无法攻入天阴界,天阴娘娘便可以抵挡,应该不会出太大问题。”

    禾依依犯愁道:“天阴娘娘即便挡住了对手,只怕也无法对付那些殍鬼。她若是有办法对付殍鬼,便不会让天阴界出那么大的问题,也不会被殍鬼吃掉了。”

    秦牧道:“天阴界的问题只是小问题,她肯定能想出对策。”

    炎晶晶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好奇道:“倘若是你,你怎么解决?”

    “很简单,殍鬼怕太阳,大墟只要太阳出来,殍鬼连同黑暗便一起退去,躲入其他诸天或者天阴界。可见,殍鬼见不得阳光。”

    秦牧道:“只要在天阴界挂一轮太阳,保管将天阴界的殍鬼压制得服服帖帖。太阳夜以继日的不断照耀,便可以将殍鬼压制到天阴界一角,他们便无法作乱天阴界。”

    炎晶晶瞪大眼睛:“这么简单?看来娘娘一定能够想到这个解决办法。”

    秦牧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娘娘很聪明的,就算找不到太阳,她可以凿壁偷光。只要在天公的脚底板上捅一个洞,便可以借来天公的光芒。”

    炎晶晶忍俊不禁:“那多疼。天公不乐意的。”

    “我倒觉得天公会乐意,即便不乐意也无可奈何。”

    “为什么?”

    “他找不到天阴界。”

    秦牧道:“而且,他的脚底板破一个洞,但他的光芒照耀到天阴界,天阴界便会变成了玄都的一部分,也就没有了天之阴,反而少了一个破绽。不过那样的话,天阴界只怕便不存在了。”

    他继续看着山崖,面色平静道:“我说的这两种办法,并非是从根本上解决殍鬼之乱,而是治标不治本。真正要解决殍鬼之乱,须得是消灭殍鬼。而阴天子所炼制的生死簿也不成,生死簿并不能消灭殍鬼和黑沙。灵魂黑沙和殍鬼起源自天之阴,所以能够对付黑沙和殍鬼的人,只能是天阴娘娘。”

    二女轻轻点头。

    这一日似乎过得无比漫长,太阳似乎也挂在西方,始终不乐意下山,众人等的心焦,终于太阳慢吞吞的落在地平线下。

    秦牧紧张的看向断崖,但见黑暗从断崖中喷涌而出,很快将他们淹没,席卷整个大墟。

    秦牧心中一沉:“娘娘败了……”

    就在此时,他身边的人皮突然挣脱束缚,舒展开来,开皇神人充气般膨胀,好奇的东张西望。

    炎晶晶遍体神光,挡住黑暗侵袭,看了看秦牧的脸色,只见这个少年面色黯然,有些伤心和忧郁。

    开皇神人看了看自己的脖子,只见脖子上挂着一个奇怪的项链,而自己身边还放着一块木牌,木牌边还有炭笔。

    “发生了什么事?”开皇神人在木牌上写下一段话,举牌问道。

    秦牧不语,开皇神人又举起木牌:“战斗怎么样?谁胜了?”

    秦牧叹了口气,只身走入黑暗中,开皇神人茫然,举牌问道:“我错过了什么?”

    没有人回答他。

    他还待举牌,突然黑暗中的秦牧身躯微震,眼睛明亮起来,笑道:“黑暗中的殍鬼非常少!”

    炎晶晶、禾依依和开皇神人各自怔然,炎晶晶正要说话,开皇神人已经举起了木牌:“你的意思是?”

    “这人话真多!”炎晶晶与禾依依各自惊讶,这还是写在木牌上,倘若是直接开口说话,只怕其他人根本插不上嘴。

    ————嘿,读到这里的果然又是你们这些英俊潇洒的家伙。既然都读到这里了,你们不投个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