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九十三章 最聪明的人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樵夫圣人仔细辨认,心中微动,道:“认得。他叫宁锦,是我派出去探索黑暗源头的诸多神祇中的一个。我在他身上设下了造化天魔功封印,确保他不会被黑暗中的魔怪吞吃。他还活着吗?”

    秦牧道:“非生非死。老师,他已经完成自己的任务了。”

    樵夫圣人眼中藏着感动,却没有流露出来,缓缓的点了点头,道:“你有办法叫醒他吗?”

    秦牧摇头,道:“等到了夜晚,他会在黑暗中活过来,那时老师可以与他相见。”

    这时,一股黑暗涌上前来,阎王移动,身体拖动着黑暗,将他们笼罩,那张人皮顿时像是纸片人一样飘舞起来,只见人皮下血肉滋生,很快开皇神人便血肉饱满,活生生的站在他们面前。

    “他可以活在酆都。”黑暗披风下的阎王声音晦涩。

    开皇神人抬起自己的手反复打量,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喃喃道:“活着的感觉,这是活着的感觉……两万年了,我头一次感觉自己还活着……”

    秦牧忍不住道:“前辈,你其实已经死了,是阎王将死者生界带到你身边,才让你感觉自己还活着。”

    开皇神人激动得难以自持,没有听进去他的话,突然他看到了樵夫圣人,不禁眼圈红了,立刻单膝触地,双手抱拳高举过头,声音铿锵有力。

    “参见天师!天字部宁锦,历时两万零六百年,回来向天师复命!”

    “报:天字部五十八人,奉天师命探索黑暗源头,五十七人身死,魂飞魄散,仅存属下一人,属下幸不辱命,探得黑暗真相。请天师准许属下归位。”

    樵夫圣人沉默,眼中的光芒流动,但是始终没有溢出来,过了片刻,他进入黑暗中,搀起宁锦手臂道:“天字部的士兵,你的任务完成了。”

    “谢天师!”

    宁锦起身,身躯挺得笔直,像是等待将军检阅的士兵,大声道:“宁锦请求回归天字部!”

    樵夫圣人露出笑容,轻声道:“开皇时代已经覆灭了,我辜负了你们,天字部也解散了,宁锦,你自由了……”

    宁锦茫然,瞪大眼睛,依旧难以接受这个事实,艰难无比道:“天师,两万年了,我一直等待归位……天师,宁锦回来报到,请求归位!”

    樵夫圣人皱眉:“开皇天庭已经完了,没有天字部了。你自由了宁锦……”

    开皇神人声音颤抖,沙哑,嘶声道:“宁锦请求归位!”

    樵夫圣人沉默良久,声音也有些颤抖,他很难真情流露,然而这一刻却有些忍不住,竭尽所能压制自己的道心,一字一句道:“开皇的士兵,天字部宁锦,我准许你归位!”

    宁锦露出笑容,继而大哭。

    樵夫圣人拍了拍他的肩头,目光复杂,不再说话。

    秦牧看着他们,什么样的帝皇才能有这样的将士?开皇吗?

    可是开皇躲在无忧乡中,一躲便是两万年之久,只怕早已忘记了他还有这样一批至死不渝的追随者。

    “开皇的神人们,从来不欠秦家什么,不欠我什么,而是秦家欠这些忠臣义士良多。”他心中暗道。

    虚生花好奇道:“秦教主,你这次请我们前来,所为何事?”

    秦牧将自己在天阴界的经历大致说了一遍,道:“诸君都是聪明才智胜过我的存在,我难以解决天阴娘娘的难题,或许你们可以想出办法。”

    众人瞪大眼睛,有些难以置信,樵夫圣人是知道秦牧跟随垂钓翁去钓太阳钓月亮,却没有想到垂钓翁不见了踪影,而这小子竟然跑到了天阴界!

    “我当年派遣五十八位天字部的神人去探索天阴界,无一人活着归来,他竟然就这样闯了进去。”

    樵夫圣人暗暗摇头,心道:“这小子与我那个大弟子一样,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我大弟子是为了成圣,而他却又是为了什么?不会是为了仅仅满足他的好奇心吧?”

    他对秦牧着实无可奈何,天阴界的凶险可想而知,而秦牧竟然偏偏还能活着归来,并且将已经死亡不知多少万年的天阴娘娘复活。

    这种经历和际遇,以及解决问题的手段,即便是他也觉得不可思议。

    “秦教主刚才说聪明才智胜过你的存在?”

    虚生花难得露出笑容,含笑道:“这句话,教主可否再说一遍?”

    延康国师咳嗽一声,道:“我也想听二师兄再说一遍。”

    初祖人皇笑道:“还有我。牧儿将刚才那句话重复一遍即可。”

    阎王声音遥远,像是从酆都传来,道:“能够听到这么骄傲的人一句夸赞,自认为不如我们聪明,某家足慰此生。”

    他们都曾经被秦牧狠狠打击过,初祖自不必说,虚生花也曾经被秦牧折服,延康国师更是震惊于秦牧开创的元神引和三元神会,甚至还震惊于秦牧所开创的剑十八式。

    至于阎王,那就不必提了,秦王殿被暴打是他毕生的阴影。

    秦牧面黑如墨,冷笑道:“你们只有四人比我聪明的,自己想那个不如我聪明的是谁。”

    此言一出,众人都陷入沉思。

    初祖叹了口气,面带忧郁,心道:“他不愿意学我的天地印法,是觉得我的印法不如他的好……”

    阎王觉得自己似乎也不如这小子机灵,暗叹一声,身躯隐入黑暗,延康国师眼角抖了抖,不再说话。

    虚生花也仔细想了想,觉得自己虽然在某些方面胜过秦牧,然而现在还是没有把握战胜他,因此也有些失落。

    “古有一桃杀三士的传闻,今有秦牧一句话可以打压你们四位才智高绝的人。”

    樵夫圣人笑道:“你们不必纠结,他本来便没有我们聪明。他是霸体,天生本钱就好,但到现在还是天人境界,可见是脑子笨耽误了修行。走吧,咱们去天阴界拜会天阴娘娘。”

    秦牧低声道:“老师的修为境界是四大天师中的垫底的那个,可见也是因为笨。”

    樵夫圣人取出斧头和磨刀石,用磨刀石磨斧头,蹭得火花四溅。秦牧不再说话,连忙带着他们前往天阴界。

    龙麒麟不敢进入天阴界,秦牧只得让他跟随禾依依去修路。

    众人四下看去,只见黑暗流动,黑沙淹没一切,唯有一座高塔镇压着黑暗中的魔怪,将他们逼到天阴界的边缘。

    “这就是灵魂黑沙和殍鬼?”

    众人东张西望,炎晶晶也是头一次来到这里,很是好奇。

    虚生花的修为境界最低,与秦牧同样是天人境界,试图触摸黑暗,樵夫圣人摇头道:“当心殍鬼。这种东西速度极快。”

    虚生花笑道:“殍鬼被那座宝塔镇压,过不来的。我倒想抓来一只殍鬼,可以细细研究。”

    “你们稍后!”

    秦牧隐入黑暗中,过了片刻,他再度出现,提着一只殍鬼。

    虚生花正欲细细查看,樵夫圣人道:“我们先去拜会娘娘,不要失了礼数。”

    众人来到海边,远远便看到天阴娘娘坐在那里,众人仰望,心头大震。

    “这么强大的古神,冥都黑帝竟然能够杀死她,黑帝的实力该会是何等惊人?”

    秦牧带领众人来至跟前,天阴娘娘好奇的打量他们,道:“大法师,这几位便是你说的聪明才智都胜过你的人?”

    “娘娘,这位是我的老师樵夫,开皇时代变法的中流砥柱,这位是国师,当代的变法中流砥柱。而这位则是酆都阎王,从幽都分割领地,盘踞大墟,灵魂之术上有着极高造诣。这位初祖人皇,自创了天地心圣诀,功法层次直达凌霄,不过那是两万年前的事情,那时他只是一位求学的皇子。虽然这两万年蹉跎不振,但资质悟性没的说。这位是虚生花,是个伪霸体,也是做出将七星六合两大神藏合并这等创举的人。”

    秦牧一一介绍一番,道:“我时常惊叹于他们的聪明才智,对他们的才学钦佩万分。他们的才学智慧并不比阴天子逊色,或许可以帮助娘娘彻底解决天阴界的后患。”

    众人纷纷见礼,道:“参见娘娘。”

    天阴娘娘抬手,道:“诸君不必多礼。大法师帮我想出了两个主意,都是治标之策,并不能解决天阴界的根本。你们既然是才智过人之辈,是否能够猜出大法师所想的是哪两个主意?”

    她也不信这几人能够在智慧上胜过秦牧,因此动了考较之心。

    延康国师沉吟道:“莫非是在天阴界挂个太阳?”

    天阴娘娘眼睛一亮。

    虚生花抬头看天,思索道:“或许是在天公的脚上捅出一个窟窿,窃取天公的力量。”

    初祖人皇思索道:“我觉得应该是在天阴界与大墟相连的裂缝处,用神人石像堵住那里,让黑暗无法涌入大墟。”

    酆都阎王摇头道:“那样也不成,天阴界还是会生乱。秦人皇的主意肯定是放出他眉心中被镇压的另一个他,让那个鼻孔长在头顶的他吞掉这里的饿殍和黑暗。土伯应该无法来到这里,所以不能请土伯,只能请来那个恶棍。”

    天阴娘娘又惊又喜,这四人想出的主意竟然比秦牧还要多出两个,可见的确是才智过人!

    她急忙看向樵夫圣人,客客气气道:“这位道友为何不说你的对策?”

    樵夫圣人思索道:“我在想娘娘既然被冥都黑帝所暗算,被殍鬼们吃掉,那么娘娘死后应该也会变成一个殍鬼吧?娘娘既然能够死而复生,可见殍鬼这个忧患已经被解决了,何必再想其他办法?”

    天阴娘娘心头大震,失声道:“原来你才是世上最聪明的那个人!”

    “我不是。”

    樵夫圣人正色道:“将娘娘复活的那人,恐怕才智在我之上。敢问娘娘,此人是谁?”

    天阴娘娘看向秦牧,秦牧含笑不语,但难掩自得之色。

    樵夫瞥了他一眼,淡淡道:“自己明明已经有了解决的手段,然而自己却不知道,可见并不是聪明人。”

    秦牧面黑如铁。

    ————开皇神人举牌儿:求加入牧神记的粉丝战队:神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