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田蜀酒醒了一大半,嘀嘀咕咕:“把心放回肚子里?我现在肉身还不知道在哪里,如果肉身还活着,现在心都要从嘴里蹦出来了……”

    龙麒麟和齐九嶷对此一无所知,两个家伙依旧在喝酒,龙麒麟直接往嘴里倒酒水,一坛子酒很快喝干。

    而齐九嶷却将脑袋扎入坛子里,坛口比较大,他的脑袋插进去也绰绰有余。

    龙麒麟呵呵笑个不停:“三弟你这样喝,当心把自己闷死。三弟,三弟……”

    他脸色微变,只见齐九嶷脑袋插在坛子里身体一动不动,龙麒麟正要搭救,突然齐九嶷的脑袋从坛子里拔出来,嘿嘿笑道:“吓二哥一跳吧?你头太大,你就插不进去。脑袋插在坛子里喝酒,特别爽,我还可以九个脑袋插在九个坛子里,你等一会儿……”

    他摇摇晃晃打开一扇房门,搬出来九个酒坛,打开了,身躯一摇,现出九首,九颗凤首,噗噗噗几声,九颗脑袋插在九个坛子里喝酒。

    秦牧看在眼里,不禁摇头。

    齐九嶷是域外天庭的杰出年轻人,名字为九嶷,自然是无比聪慧之人,但是现在遭受的打击太大,已经堕落到与龙胖称兄道弟的程度了。

    今天这一幕,早晚会成为他人生中的一大污点。

    “帝释天王佛的功法有一丝漏洞,他打造的帝阙神刀便会有一丝薄弱之处,在那里,我便可以打开承天之门连接幽都。关键是这个漏洞在哪里……”

    秦牧目光闪动,以元气构建出帝释天王佛的肉身形态和元神形态,将他的帝释天王经化作元气运行图填充到其肉身和元神结构之中,细细推算。

    “这个破绽,在不断运动之中。”

    秦牧计算了几个月,目光盯着帝释天王佛体内的元气运行的某一个点,那个点便是其功法中的薄弱处。

    秦牧又以自身元气,构建出帝阙神刀的二元结构,幻想自己便是帝释天王佛,在打造这一口神刀,功法催动,自己功法中的破绽会随着自己打造的途中而不自觉的融入到帝阙神刀中。

    当当当,他的耳边幻想出了打造的敲击声,一声又一声。

    秦牧的大脑在疯狂运转,各种术数符号在脑海中不断跃动,过了不知多久,突然他猛地张开眼睛,长声笑道:“算到了!”

    他四下看去,只见龙麒麟已经醉的昏倒在地,而齐九嶷醉的现出原形,化作九首凤凰躺在长廊中,一条凤腿被龙麒麟压着,九颗脑袋探入九个房间中。

    田蜀倒还好,正坐在一个酒坛上,拎着另一个酒坛慢条斯理的饮酒。

    “醒醒,都醒醒!”

    秦牧踢了踢龙麒麟和齐九嶷,笑道:“现在我们可以出去了。”

    齐九嶷醒酒,迷茫的看了看四周,龙麒麟也打个哈欠醒过来。

    齐九嶷顿时想起自己与这头龙麒麟和开皇天庭的左少弼结拜为兄弟的事情,不由得脸色涨红,心中惴惴不安。

    田蜀拎着酒坛走来,羊蹄子踩在地面上哒哒响,很是清脆,笑道:“三弟,醒酒了?你放心,我们只是在喝醉的时候拜个把子,并没有做过分的事情。”

    齐九嶷脸上表情僵硬,讷讷道:“我是三弟?”

    龙麒麟爬起来,晃了晃头,道:“你比我小百十年,当然是三弟了。咱们对土伯立誓,要同年同月同日死……”

    “对土伯立誓?”

    齐九嶷眼神中充满了惶恐和木然,有些不知所措:“喝酒真的这么误事……”

    秦牧沿着长廊不断前进,打量一个个房间,道:“不是喝酒误事,而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这里的美酒,其实是一种精神上显化出来的东西,所以才会怎么喝也喝不完。域外天庭的左少弼闫少青应该是一个精神神通异常强大的存在,他以强大的精神神通化作了这些美酒,你们是元神形态,元神饮酒,便是饮用他的精神神通,他的神通让你们产生了醉酒的感觉。”

    龙麒麟、田蜀和齐九嶷跟上他,龙麒麟好奇道:“还有这种神通?这么说来,我们一直在喝空气?”

    “不完全是空气,而是闫少青的精神异象。”

    秦牧打开一扇房门,探头看了看,取出一坛美酒,元神中一股猛烈的精神冲击,只见他的精神竟然将这坛美酒变得越来越淡,最终,一坛美酒就在他们面前消失不见。

    “这就是我用自己的精神,磨灭了闫少青的精神。当然,他非常强大,幻化了无数坛美酒,我的精神还不足以将他制造的幻境完全消除。你喝一次酒,便相当于他对你的精神层面攻击一次。因此你会有醉酒的感觉。”

    秦牧计算房间,突然眼睛一亮,笑道:“就是此时,就是此地!”

    众人不解其意,秦牧将这扇门户猛地推开,门后顿时一片亮光迸发出来,让众人不由自主的抬手遮在眼前。

    秦牧迈步走入房间,龙麒麟也慌忙走了进去,田蜀和齐九嶷也连忙跨进房中,待到视线恢复,他们不由啧啧称奇。

    这并非是一个房间,而是一片由各种符文构成的奇异空间错落结构,不同的符文构建出不同的空间片段,这些空间片段像是一个个齿轮相互扣合。

    田蜀喃喃道:“这里所有的房间我都打开过,为何从前没有见过这个房间?”

    他这时才注意到,走在前面的秦牧竟然变成了一个纸片人!

    秦牧像是一张没有厚度的纸片人,正在他们前方行走!

    田蜀晃了晃头,突然发现自己看到了自己的屁股!

    他竟然也变成了纸片人!

    龙麒麟、齐九嶷也莫不是如此!

    他们都是各自的元神,元神好歹也是立体的,没想到来到这个房间,他们竟然被这个奇异的房间变得没有了厚度。

    “这个房间一直存在,不过它是帝释天王佛的破绽,而且房间一直在游走变化之中,你即便是同时打开所有的门户也未必能寻得到它。”

    秦牧的嘴巴出现在后脑勺上,让龙麒麟、田蜀和齐九嶷毛骨悚然。

    秦牧后脑勺上的嘴巴开合,说道:“须得计算出准确的时间,准确的房间,打开房门,才能寻到此地。进入帝阙神刀,神刀的外围结构是二元世界,而这里则是因为帝释天王佛在打造时发现自己有破绽,因此就打造了一个存放杂物的房间。这里是一元空间,因此谁进入这里都会变得很扁。”

    一个个齿轮般的空间片段从他们身边静谧的飘过,光怪陆离。

    这些空间片段内藏很多稀奇古怪的符文,应该是开皇的符文。

    开皇设计了这口帝阙神刀,让帝释天王佛来打造,开皇是设计者,应该没有出现什么错误,但是帝释天王佛的锻造技业却没能做到完美无缺,所以才会打造出这样一个杂物间。

    也正是有了这个杂物间,才给了秦牧等人逃生的机会。

    开皇并非不能锻造出帝阙神刀,然而术业有专攻,开皇的炼宝手段肯定是比不上帝释天王佛的,因此只能交给帝释天王佛来炼制。

    ——延康便有很多神通者专门从事天工这个行当,为其他人炼制灵兵来赚取钱财。

    秦牧打量这些空间片段中的符文,不由心神激荡,这些符文是开皇的智慧,倘若能够参悟出其中的奥妙,无疑是一笔莫大的财富。

    “我们不能在此地耽搁太久,肉身会死掉的。”他喃喃道,但是目光却很难从这些符文上移开。

    “秦兄,真的无法再等了!”

    齐九嶷催促道:“外界已经过去三天了,万一我们的肉身被野兽糟蹋了怎么办?”

    田蜀叹道:“我的肉身可能早已经死了……”

    “前辈的肉身我应该见过。”

    秦牧催动霸体三丹功,一座纸片一样的承天之门出现在这个杂物间内,门户开启,幽都魔气一片一片的从门中涌出来,道:“我在冥谷中见到一位疑似霸体的神魔,身后有着蜂巢状的封印,与我的承天之门有些相似。”

    田蜀微微一怔,摇头道:“冥谷是什么地方?我将土伯之角砍下来时,土伯来追杀我,一只手向我抓过来,我就赶紧逃走,不过他的确厉害得很,我从斩神玄门逃出幽都,还是无法摆脱他,于是便化作石像。”

    他的小眼神中充满了恐惧:“土伯的手从幽都伸出来,抓住了我的肉身,我化作石像元神遁走,但还有小半元神被困在石像中……我逃入酆都,避开他之后才跑出来。不过我也无法回到肉身,回去便会被抓,石像中还有我一小半的元神分身,我一直可以感觉到土伯还在捏着我……”

    他连打几个哆嗦,连忙转换话题:“对了你刚才说承天之门,就是这座门?这座门与我的斩神玄门有些相似,但又不太一样,古怪。还有,霸体是什么?”

    秦牧道:“霸体这件事就一言难尽了,你是伪霸体,待会我跟你细说。你们先进去,我最后。”

    齐九嶷当先一步走入门户中,龙麒麟迟疑一下,也跳了进去,田蜀的羊角发抖,突然有些胆怯:“进入幽都,肯定会看到土伯,我觉得我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

    秦牧连忙安慰:“前辈大可以放心,我真的与土伯有交情!”

    田蜀哆哆嗦嗦走入承天之门,颤声道:“土伯无情,你怎么可能与他有交情……”

    他走了进去,秦牧四下看了一眼,叹了口气,走入承天之门:“开皇的符文极尽精妙,足见道法高深莫测,拥有如此高绝才智的人,怎么会是一个躲在无忧乡里不敢出来的糟老头子……”

    他按下心中的不解,穿过承天之门,来到幽都。

    他刚刚站稳,突然便见一道灯光照来,一艘小船船头挂着马灯,灯下坐着一位看不清面目的老者,向他们幽幽驶来。

    四周是无边的黑暗,只有这道灯光照耀在他们的脸上。

    灯下的老者站起身来,遥遥拱手:“天齐仁圣王,见过冥都天王,幽都神子!”

    “幽都神子?”

    田蜀瞥了瞥秦牧,微微一怔,突然哈哈大笑,一扫刚才的颓唐与不安,一股无匹气势爆发开来,身躯越来越伟岸,元神广大,让秦牧等人站在他的羊蹄边显得无比细小,朗声道:“开皇神朝左少弼,田蜀,见过天齐府君!”

    阴差老者笑道:“天王,土伯等你很久了。请上船吧。”

    田蜀的气势立刻萎靡不振,元神也急剧缩小,羊角抖了抖,嘿嘿笑道:“我也打算去向土伯赔罪,不曾想被困住这么多年,一直无暇前去。”

    他悄悄捅了捅秦牧,颤声道:“你真的与土伯有交情?”

    “放心。”

    秦牧重重拍了拍胸脯:“我和土伯是忘年之交忘形之交君子之交,他多少会卖我一个面子。”

    小船飘来,阴差老者的目光盯着他,冷笑道:“我感应到有人打开承天之门,便知道是你!你又来惹事!再犯事的话,土伯把你吞了!”

    田蜀面色如土,瘫软下来,心道:“这交情,好像不是我想象的那样……我死定了!”

    ————三千七百字,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