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七百零三章 石像复苏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纸船上,田蜀不断打量秦牧,只见这个少年看似开朗,但是眉心中却藏着些许忧愁与对亲人的眷恋。

    “他真的与土伯很有交情?”

    田蜀悄声询问阴差老者,低声道:“府君,咱们也是老交情了,土伯为何会卖给他这个面子放我出来?我不信土伯会因为他那一番话就放过我。”

    阴差老者瞥了秦牧一眼,悄声道:“土伯当然不会因为他那一番话便将你放了,否则谁都来砍土伯的角,就算是九曲之角也会被砍秃。你砍出一个酆都之后,又有几个世界毁灭,土伯才将九曲之角补回来,代价不小。土伯之所以卖他这个面子,主要还是因为不想他返回幽都。”

    田蜀瞪圆小眼睛:“不想他返回幽都?这是何故?”

    “他出生在幽都,是第一个出生在幽都的后天生灵,因此被称作幽都神子。”

    阴差老者叹了口气,道:“你没有见到他出生时的异象,整个幽都都被惊动了,不知多少巨头潜入幽都来看这幅盛况。三四个月的时间,九曲之角便被他打穿了……”

    田蜀面色古怪,吃吃道:“打穿了?”

    阴差老者点了点头,想起二十多年前的那一幕,便不由打个冷战:“土伯之角被打穿了,触动了幽都许多巨头的利益,于是大家起来征讨他,然后巨头被吃掉了一大批。你看,现在土伯身上还有许多地方战乱不断,亡灵们在征战不休,便知道他的余毒有多厉害了。”

    田蜀曾经也是幽都的巨头,势力很大,明白他的意思。

    幽都巨头在幽都拥有着很大势力,可以在土伯身上割据一方,占据很大的领地,统治亿万亡灵。

    幽都的巨头被秦牧吃掉了一大批,亡灵无主,其他巨头便会趁虚而入,争夺领地。

    可见,秦牧吃掉的幽都巨头太多,以至于战乱延续到现在还未平息。

    田蜀沉默片刻,道:“幽都深处,有些位存在生前是帝座强者,他们没有出手?”

    “他们出手了。”

    阴差老者道:“先是单挑,怎奈没有了肉身,实力不如生前,不是他的对手。后是围殴,也无可奈何,只得请土伯出面,这才将他封印流放。”

    田蜀连打几个冷战,叹道:“我被困在帝阙神刀中,竟然错过了这么有趣的事情……”

    阴差老者冷笑一声:“你就算在场也是无可奈何,没有封印的他就是一个纯粹的魔王,抓到什么吃什么。你也会被吃掉!你回去之后,万万不可动他眉心封印的主意,否则你会死得极惨!这些年他已经不止一次破开封印,土伯也是头疼万分。”

    田蜀干笑两声:“我又不是那么好奇的人,你也是知道我的,我胆小得很。”说罢,瞥了瞥正在出神的秦牧,目光落在他的眉心。

    阴差老者道:“你不喝酒胆小,但喝了酒之后你连土伯都敢砍,还有什么是你不敢的?你我是有些交情,所以我才会警告你,否则你放出来他,造成的祸比砍土伯之角还要大!阳间到了……”

    船上众人各自站起身来,看向前方,只见前方还是一片黑暗。

    突然,阴差老者伸手一推,田蜀从船上跌落下去。

    阴差老者又将秦牧和齐九嶷推下船,看了看龙麒麟,龙麒麟连忙纵身一跃,主动跳下船去。

    “这个大块头倒是有眼色。”

    阴差老者呵呵一笑,调转船头,开始返航。

    返航途中,只见一艘艘纸船熙熙攘攘,纷纷从延康驶出,向土伯的肉身驶去。

    每一艘船上都站满了延康的黎民百姓的魂魄。

    这么多船,只怕有几百万人在短短时间便突然暴毙而亡!

    阴差老者心中凛然:“冥都的弟子动手了……”

    一艘艘小船停下,船头都是一模一样的阴差老者,这些阴差老者互视一眼,异口同声道:“幽都神子返回阳间,肯定会有动作,现在将这些冤死的魂魄送到土伯那里,只怕他又会强行夺回去。不如等待他几日,看看情况。”

    “那么等待几日时间?”

    “给他七天时间。倘若他能度过这场灾劫,施展牵魂引将这些亡灵引渡回阳间,那就由他。倘若他做不到,这些亡灵的肉身也腐烂了,他夺回去也没用。”

    “倘若给他七天时间,岂不是被人诟病我们幽都怕了幽都神子?须得想个名目。”

    “那就叫做头七回阳日罢,阴魂头七天可以返回阳间,这样便不会落人口舌了。”

    “善!”

    ……

    神断山脉的地底,秦牧突然张开眼睛,四下看去,只见龙麒麟和齐九嶷相继醒来,众人连忙离帝阙神刀远远的,免得元神再度被吸入刀内世界。

    “田老大并不在这里。”龙麒麟东张西望,没有看到田蜀。

    “他应该在冥谷。”

    秦牧飞身下来,来到刀下的宫阙中,道:“他的肉身就是在冥谷地底,好像一半身子埋在地下,被土伯的手攥着。这里多半是开皇给他建造的宫殿,他肯定会回来寻我们。我们先在此等候片刻。”

    齐九嶷迟疑一下,也降落在宫殿外,道:“秦兄,你们与冥都弟子开战,我左右为难,恐怕是不能留在下界了。我想现在便返回南天,不参与你们之间的争斗。”

    龙麒麟连忙道:“我们向土伯发过誓,要同年同月同日死的,三弟怎么可以离开?万一我若是死了,土伯便会来收你和田大哥的性命。”

    齐九嶷满头冷汗,暗暗后悔,为何自己要喝那么多的酒。现在,他想走只怕也走不掉了。

    “齐兄可以回去。”

    秦牧道:“龙胖除了逢年过节有些危险之外,其他时候没有危险。”

    “逢年过节?”龙麒麟和齐九嶷脸色惨白。

    齐九嶷迟疑一下,决定还是不走了,万一龙麒麟吃成大胖子过年的时候被秦牧送到菜桌上,自己岂不是也要送命?

    秦牧进入宫殿之中,四下打量,只见大殿内堆着一些酒坛子,还有一些壁画,画的是田蜀提刀斩土伯之角的场景。

    画中的田蜀豪气万丈,一手拎着酒坛,一手挥刀,当真是豪迈无双,而土伯则被画得有些猥琐,画中的土伯的确有着惊怒的小眼神,当真是惟妙惟肖,不知是出自何人手笔。

    “教主,那个石像好像要复活了!”

    突然外面传来龙麒麟的声音,秦牧急忙走出宫殿,只见脑袋卡在帝阙神刀上的那尊石像竟然在缓缓的蜕去石质,慢慢的浮现出血肉之色!

    “冥都的楼云曲、隗卿培和付岩奇,在屠杀延康生灵,试图让石像复苏!”

    秦牧心中凛然,只见大殿旁边的那尊从地底空间钻出的石像血肉之色越来越浓,气息也自渐渐的强大起来。

    从前秦牧猜测从其他世界降临的石像是真神或者真魔,然而现在这些石像尚未完全复苏,其气息气势,便已经超过了真神真魔!

    显然他低估了这些石像!

    这些石像不知是什么境界,但复活过来之后,只怕足以将延康摧毁!

    秦牧取出斩神玄刀,哒的一声将匣子打开,两道血光飞出,围绕那尊高大无比的魔神石像脖子上旋转一周,只见电光火花四溅,那魔神石像的脖子上只留下一道白色痕迹,并未被斩掉头颅!

    斩神玄刀一击不中,随即两道血光返回,竟然向秦牧斩来。

    秦牧心中一惊:“这口邪刀想要反噬我!”

    两道血光犀利无比,显然是数次不能饮血,以至于凶性大作,想要斩了秦牧饮血!

    就在此时,那尊石像轰然震动一下,额头滋滋向外喷着滚滚的魔血,那是石像复苏,但是脑袋卡在帝阙神刀中,现在血肉复苏了一部分,从石头转变为血肉,便被帝阙神刀所伤。

    两道血光似乎能够嗅到血腥气,其中一道立刻折向,斩向那尊石像的脖颈,而另一道则依旧向秦牧的脖颈斩来。

    那道血光尚未来到秦牧脖颈,他眼前便已经出现汪洋大海般的血色,将他的眼前一切视线悉数笼罩,变得血红!

    秦牧当机立断,立刻揭下眉心的柳叶,汪洋大海般的血色顿时鲸吞长虹般被吸入他的眉心之中!

    与此同时,另一道血光绕着那尊魔神像的脖颈嗤嗤旋转,魔血顿时从魔神石像的脖颈处喷涌而出,秦牧手中小匣子内,那颗玉质般的头颅兴奋得哗啦啦振动脑后骨膜。

    随即那颗帝座强者头颅兴奋的表情凝固,因为他发现他收不回来斩向秦牧的那道血光!

    这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他是赤明时代锻造出来的异宝,用帝座强者的头颅和元神头颅所炼,被炼得只知道杀戮,只要是活着的生命几乎难以逃脱他的斩杀,倘若斩不中,那就斩了主人,也一样好吃。

    从前都是刀出而无不利,而现在,他好像没能吃掉秦牧的气血,反而被秦牧吃掉了!

    秦牧的第三只眼风卷残云,一股脑将那道血光吞噬,眉心的第三只眼内传来饱嗝声,还有顽童欢呼雀跃的声音。

    轰隆——

    一声巨响传来,那尊魔神石像复苏,接着巨大的脑袋从脖子上脱落下来,那脑袋如山,径自坠入地底,发出沉闷的巨响,久久方息。

    那道血光吞噬了这尊魔神一身气血,飞速飞回,钻入小匣子中。

    秦牧正要盖上小匣子,却听啪嗒一声,小匣子自己盖上了。

    “这口斩神玄刀怎么了?”

    秦牧纳闷,随手贴上柳叶,将自己哥哥兴奋的欢呼声挡住。

    小匣子发出轻微的震动,像是那颗帝座强者的头颅在打哆嗦。秦牧也不明白小匣子为何会瑟瑟发抖,摇了摇头,将匣子塞回饕餮袋中,心道:“说不定可以利用斩神玄刀对付复生的神魔石像,只是一击不中的话,它便会来斩我,这倒是个麻烦事……”

    “连我都吃……”

    小匣子,帝座头颅惊恐万状,第一次遇到了天敌:“比我还凶,惹不起!”

    ————粉丝战队只剩下最后四小时啦,请求牧神记的书友们火力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