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帝译月对着镜子来回照了几遍,不禁心花怒放,赞道:“果真是大法师,大圣手,看不出半点毛病!”

    “等一下!”

    秦牧连忙止住她,道:“不要动!姐姐笑的时候眼角有一丝丝的小皱纹,我帮你抹平了它。”

    帝译月连忙一动不动,秦牧凑上前去,指尖迸发出细小的符文,激活她眼角的肌肤,将皱纹展平,让她的凤眼儿的眼角肌肤很是细腻白嫩。

    帝译月眨眨眼睛,抬起镜子又照了几遍,对着镜子笑了笑,发现眼角的小皱纹果然没了,心中很是欢喜。

    秦牧赞道:“姐姐真漂亮。”

    帝译月喜不自胜,还有点儿娇羞。

    “卖假药的,不是药师这个行当要失业了。”

    聋子来到药师身边,动了动耳朵,道:“而是你要失业了,你今后只能卖假药,不能靠脸吃饭了。”

    药师叹了口气,苦笑道:“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傅,牧儿快要成为天下第一了。好在这小家伙懵懵懂懂,对情爱并不热衷,否则以他这张嘴不知道要惹出多少风流韵事。”

    聋子老神在在道:“是我们教得好。嘴巴要甜,但是女人都是狐狸精,这小子记着呢,所以虽然嘴巴很甜,但对每个女子都很提防。所以,他就不会重蹈你的覆辙。”

    药师稳了稳脸上的青铜面具,低声道:“牧儿也老大不小了,咱们这样教他,会不会耽误这小子的终身大事?万一他对所有女子都提防了,不敢与女孩更进一步,那该怎么办?”

    聋子不再说话。

    药师再问,聋子还不说话。

    药师气极而笑:“你耳朵已经长出来了,少来装聋作哑!我问你话呢,快点想个辙,否则把你毒聋了!”

    聋子无奈,道:“我也不知道。我当年教他的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们教他的是女人都是狐狸精。圣贤书里也没有说过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要不,你配点药,让他发情?”

    药师傲然道:“作为我的弟子,还要配药发情?未免太丢我玉面毒王的脸面了。再说他的医术不逊于我,我下什么药他都能解开。早知道便留一手了……”

    ……

    丽州的百姓醒来,各自有些茫然,浑然不知道这一夜发生了什么事,只得当做自己迷迷糊糊睡着了。倒是有些神通者隐隐猜到昨晚发生了大事,但具体是什么事,他们也无从猜测。

    不过,乡里邻间还是发生了许多诡异的事情,有人一觉醒来性情大变,说自己并非是女子,而是某地某处的男子,一觉醒来就变成了女子。

    乡邻间的神通者询问,其人将家住哪里,家中有什么人,统统说得一清二楚,前去调查,查到所言之地,果真有其人,只是嚷嚷着自己并非是男子,而是女子,入错了身云云。

    这种事情竟然有千百起之多,闹得沸沸扬扬。

    “多半是回魂的时候,进错了身体。”

    秦牧听到这些传言,猜测道:“老师的牵魂引神通还没有修炼到家,以至于送魂魄各归其身时,出现了些许偏差。这是由于对幽都语的理解不到位的缘故。”

    樵夫圣人黑着脸,道:“你能耐,你怎么不上?”

    秦牧老老实实道:“我以为老师是可以的,着实没想到老师还差了一丝丝。你若是掌握幽都语准确的含义和意境,其中的道法神通便会不言自明,那样就不会出错了。”

    樵夫气结,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

    药师与聋子得意洋洋,聋子赞道:“牧儿说话谦逊有礼,不愧是我们辛辛苦苦带出来的。太谦虚了,说圣人比他只差了一丝丝,其实差了这么大!”

    他双臂张开,比划一下。

    药师也洋洋得意,道:“这是我们教导有功啊。我们从小便教导他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告诉他要谦虚谨慎,即便遇到不如自己的也不要说实话,要说你只比我差了那么一点点儿。所以牧儿至今还未被人打死。”

    二老齐齐露出欣慰的笑容。

    “想要解决这件事,那就需要调换魂魄。”

    秦牧道:“只是千百起这样的事件,而且居住在丽州不同的地方,寻到他们便需要花费很多时间……”

    他着实怕麻烦。

    樵夫圣人道:“调转魂魄的事情,交给那些修炼了牵魂引的士子去办即可,无需我们亲自动手。你已经下令让这些士子前往玉治郡,让他们赶过来便是。”

    秦牧点头,元神出窍,与司芸香联络消息。

    司芸香脸上带着倦色,道:“教主,你让我们前往玉治郡将玉治郡的百姓魂魄拉回阳间,原本还好端端的,后来就出事了。这些士子牵魂时,突然一艘艘小船出现,有灯光从黑暗中照来,只要一照,士子便丢了魂变成了尸体。”

    秦牧心中一惊:“这是幽都府君出手!”

    司芸香继续道:“玉天王说,这是因为我们招了太多的魂,触动了幽都的规则,阴差出手把犯事者的魂魄收走。然而就在不久前,这些士子的魂魄突然又回来了,有人说是幽都神子对阴差说情,求阴差把他们放回来。也不知是真是假。”

    秦牧茫然:“我没有说情啊,也没有求府君,这是怎么回事……不过,这些士子的魂魄回来是好事,省得我再跑一趟幽都。我总觉得幽都有些不太欢迎我,每次去那里,府君和土伯都不给我好脸色,巴不得把握撵走的样子。”

    他说明缘由,道:“香圣女,你带着百十个本事好的士子来丽州,将这些进错身体的魂魄送回他们的身体中,不要惹出更多的乱子。”

    司芸香答应下来,立刻召集士子赶赴丽州。

    秦牧则辞别药师和聋子,陪樵夫、初祖和帝译月前往京城,去见樵夫的另一个弟子延康国师。秦牧本来是不打算去的,不过帝译月一定要他陪着。

    “天王,咱们可以慢慢走,沿途看一看而今的延康风土人情。”

    樵夫提议道:“延康变法,不是口头上的,而是切实做出来的。路上所见,一定会改变你的看法。”

    帝译月淡淡道:“你是开皇变法的天师,主持了开皇变法,短短两万年便将开皇时代推到域外天庭不得不毁灭开皇时代才放心的程度。莫非你又要参与这延康变法?你想用多少年将延康推到域外天庭无法忍受的程度?”

    樵夫圣人听她提起开皇时代,脸色黯然,涩声道:“开皇变法的确是我主导,不过延康变法我并未插手。真正主导变法的是我的三个弟子。”

    他竖起一根手指,道:“我的大弟子传下了圣人之道在于百姓日用。”

    众人边走边谈,帝译月也在观察沿途的百姓日常生活,樵夫竖起第二根指头,道:“我的三弟子则将这句话用在了延康,延康所以才有今日的景象。我教大弟子百年,我教三弟子只用了两年。至于延康变法,所有的东西,我都不曾插手,只是帮三弟子跑腿。”

    帝译月瞥了秦牧一眼,笑道:“你刚才说主导变法的是你三个弟子,可是你只说了老大和老小,还有二弟子没说呢。”

    樵夫圣人看了看秦牧,顿时觉得自己头都快要炸了,摇头道:“二弟子,我一天也没有教过他。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稀里糊涂的就有了这么一个弟子。”

    帝译月好奇道:“他做了什么?”

    樵夫圣人想要振奋精神,却振奋不起来,有些无精打采道:“他是我三弟子背后的男人。”

    帝译月不解。

    樵夫圣人有气无力道:“延康国和三弟子在最为危险的时候,是他全力支持,才保住了延康国,保住了皇帝和老三。延康国又遇到危险的时候,又是他保住了延康国和老三。再遇到危险的时候……”

    “大天师别说了,后面我都明白了。”

    帝译月哭笑不得,道:“肯定又是他保住了延康国与老三,对不对?”

    “我看不懂我这个徒弟。”

    樵夫圣人面色古怪,悄悄打量秦牧,低声道:“他太让人看不懂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古怪的性子。他也有改革变法的魄力,还有近乎无法磨灭的雄心和信心,而且机灵古怪,对什么东西都好奇得很,像是一只傻狍子一样好奇。然而……”

    他想了想,继续道:“然而他又有着奇特的魅力,他专注的时候,会研究出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他竟然能孤身一人跑到天阴界,复活了天阴娘娘,开创出可以让破碎的灵魂重聚,再造灵魂,死者复生的法术!”

    “他还在六合境界创造出元神引,让六合境界便可以修炼元神,一下子就改变了流传了不知多少万年的修炼体系!”

    “他还稀里糊涂的创造出剑十八式,把剑法一下子推进了一大步。他对道法神通的理解似乎从来没有规则的限制,别人想不到的,他往往能想到,别人认为不可能办到的,他却偏偏能够办到。就像是连接两个世界的灵能对迁桥,就是这小子无意中弄出来的,解决了世界壁垒的问题。”

    “而且他还从不吝啬,自己学到的东西,悟到的东西,向来是推广全国,根本不藏私。帝座功法很难得吧?域外天庭为了搜集帝座功法煞费苦心,而他得到了三门帝座功法,竟然就这样传出去了。”

    “明明是敌人,都会被他折服,变成他的朋友,明明是朋友,都会被他气得牙根痒痒恨不得放在膝盖上狠狠打屁股!”

    樵夫圣人叹了口气,道:“我几乎以为他会是一个完人的时候,我却发现了他身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小毛病。一个就是不专注,总是好奇的研究这个研究那个,开创出元神引,然后就跑去干其他的事。开创出剑十八式,然后就丢了不去趁热打铁研究剑十九式,让人恨不得把剑架在他脖子上,逼着他去研究一件事情。”

    “第二个小毛病就是胆子大,胆子大就有点傻乎乎的,什么危险的事都敢做。这次丽州事件摆明了就是诱饵,还傻乎乎的跑过来。”

    “第三个就是自大,你看他谦虚,其实一点都不谦虚,心里面自豪着呢。天老大我老二,土伯老大我老二,皇帝老大我老二,天帝老大我老二……”

    樵夫愁眉不展,叹道:“我看不懂他,真真切切的看不懂他。”

    帝译月看了看秦牧,秦牧正在为龙麒麟炼丹,喂饱了龙麒麟之后,又跑去看风车,与乡野间的士子讨论风车是否还有改进的途径。

    “真是个有趣的人儿。”

    帝译月笑道:“他活得比任何人都要潇洒,快意!”

    “不!”

    樵夫圣人摇头道:“其实压在他肩头的担子太重,只是他非常乐观,让人觉得他活得潇洒快意,然而他心中的苦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只是选择了一种乐观进取的态度去面对生活,面对危险。”

    “他选择不了自己的出身,但他可以选择自己今后的道路,以及走在这条道路上的心态。他是我遇到过的,最有魅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