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太阳船上,这里的纯阳之气更加浓郁,然而却并不炎热,反而有一种春天般温暖的感觉。

    太阳船很大,船上的陆地也很是广阔,但是对于牧日族人来说,这片栖息之地并不算大。因为他们是高达十多丈的巨人!

    灵毓秀和司芸香等人看到这个神族中到处都是小山般的巨人时,还是忍不住惊叹,即便是牧日者中的小孩子,也高达两三丈,一身筋肉,孔武有力,稍微动一下便挤出一身的肉疙瘩。

    “那位太阳守应该也是巨人。”

    灵毓秀松了口气,心道:“放牛的确实是来帮忙点燃太阳的,不是来拈花惹草四处留情的。这么大的巨人,不可能喜欢他这样的小不点儿。而且这位炎晶晶是神祇,即便是女神,肯定更加孔武有力,稍微笑一下也会挤出满脸横肉,强壮得可怕。放牛的审美虽然古怪了一些,但也不可能古怪到这种程度!”

    秦牧四下看去,这里生活着牧日者的部落,牧日者之所以被称作牧日者,字面意思便是他们是一群放牧太阳的人。

    这与牧月者相同。牧月者的意思也是放牧月亮的人。

    既然是放牧,那么肯定不止一颗太阳或者月亮,肯定是成群成群的太阳月亮。想来在历史的某个时期,牧日者们会驭使着一颗颗太阳在黑暗的大陆上走动,从东方走到西方,驱散黑暗。

    而到了夜晚,牧月者们会带着一轮轮月亮行走在大墟中,循环往复。

    太阳船比以前显得更加破败了,上次秦牧见到这艘大船时,甲板上还很是完整,虽然留下了很多战斗的痕迹,但牧日者们将这里打扫得很干净,很神圣。

    然而现在到处都是残垣断壁,牧日者部落中也多有受伤的人,那些伤者见到族长引领着秦牧等人,当即屏住呼吸,等到秦牧他们走远,这才发出低声的呻吟。但还是咬紧牙关,尽量放低声音。

    他们试图保留自己的尊严。

    “族长,你有这个世界上最英勇的战士!”秦牧心生崇敬,道。

    “牧日者中,没有懦夫!”老族长声如洪钟。

    秦牧看到有些牧日者的伤口中飘出了丝丝缕缕的黑烟,那是强大的天魔神通留下的灼伤,太阳井的纯阳之气在帮助他们炼化魔气。

    没多久,他们经过牧日者的一座破烂神殿前,一个断了一半的战戟插在大殿的中央,四周冒着滚滚的黑气,黑气中传来刺耳的叫声。

    “教主,是魔神兵!”司芸香低声道。

    秦牧点头,没有说话,作为天魔教主,延康国魔道第一大派的舵把子,他对魔道自然并不陌生。

    秦牧奉行格物致知,知行合一,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前面的话是学习,发现,作为,后面的话便是纯任自然,便谓之道。

    所以他对如何区分神魔并不在乎。

    大育天魔经,心存魔性便是魔道功法,心存神性便是神道功法,心存佛,那便是佛道功法。

    不过从这些牧日者战士身上的伤口和这口魔神兵来看,攻打太阳井的异域强者在魔道上的造诣极高,已经超过了他这个天魔教主的认知层次。

    “牧月者的月亮守在面对异域魔神的攻击时,选择了逃跑,抛弃族人跑到了酆都避难。而太阳守却愿意与族人相伴,死也要守护族人。”

    秦牧想起那个双腿被太阳船啃得瘦弱无比的女孩,心道:“太阳守的气节,比月亮守高的太多了。”

    他们经过一片废墟时看到了一口巨大的金钟,金钟扣下,有十多丈高,金钟内时不时传来当当的敲击声,钟下黑烟飘渺,里面应该还镇压着什么厉害存在,钟旁有几个牧日者正在催动太阳真火炼化钟内镇压的强者。

    除此之外,还有些牧日者正在将一些形容奇特的怪物尸体堆积在一起,催动真火焚化,出来一股股令人作呕的臭味。

    司芸香和灵毓秀都大皱眉头,不知道这是什么种族,为何要攻打太阳井。

    秦牧解释道:“牧日者是大墟的守护者,大墟中很多人都不知道,牧日者帮他们抵挡了多少次危险。上次国师入侵大墟,也是被牧日者逼退的。其他世界的神魔种族入侵大墟,也需要先过牧日者牧月者这一关。牧月者已经灭绝了,只剩下牧日者了。”

    灵毓秀脸色微红。

    延康国师攻打大墟,她也在其中,负责探路,也是在那时接触到秦牧。倘若当时延康国师真的攻入了大墟,那么迎接延康国师的只怕是一场无比惨痛的教训!

    他们来到太阳船的中心,终于见到了太阳守。

    炎晶晶只剩下头和手还在外面,她的身体已经没入太阳船中,四只手抓住四根粗大的柱子,身上弥漫着恐怖的神威。

    “晶晶,镶龙城的那个少年秦牧,过来看你了。”老族长来到她的身边,低声道。

    “是放牛的男娃来看我了吗?”

    炎晶晶放开握住柱子的手,想要挣脱太阳船,不过身体已经与太阳船融合,无法脱身,气喘吁吁道:“我出不来了,我看不到你,你到这边来。”

    秦牧走上前去,绕到她的面前,炎晶晶的脸上依旧带着孩时的稚气,看向秦牧的方向,露出笑容道:“你来了吗?还能再见到儿时的玩伴,真好。”

    秦牧站在她的面前,细细看向她的眼睛,轻声道:“我在这里。我长大了一些。”

    她的眼睛充满了熊熊火焰,如同两个小太阳,但是她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东西了,被太阳真火完全填充,眼睛的结构消失。

    她松开了握住柱子的手,身体飞速缩小,但太阳船的地面也在收缩,始终将她困住。

    太阳守如此,月亮守也是如此。

    只要担负起太阳守月亮守的责任,便会与太阳船月亮船渐渐融合,将自己的生命寄托在船上,任由太阳船月亮船汲取自己的生命力,直到彻底变成船的一部分。

    秦牧面色复杂,他在寻找村里人时曾经成为了月亮守,不过他只用了很短的时间便从月亮船上脱身,对自己的损耗不大。

    而炎晶晶却损耗了太多,与太阳船融合了太多,命不久矣。

    越是催动太阳船的力量,便与太阳船融合越多,性命损耗得便越多。她的血肉基本上已经完全与太阳船融合,即便重新点燃太阳,是否能将她救出来,秦牧也没有把握。

    这个女孩在没有握住柱子时很瘦小,瘦小的可怜,她的脖子瘦得似乎无法托起自己的头颅,随时可能折断的样子。

    她说自己是她儿时的玩伴,其实秦牧只与她见过一面而已。

    她并没有玩伴。

    她是太阳守,族人对她存了敬畏之心,族里的少年少女对她充满了尊敬,不会与她玩耍,她自小便负责担负起保护种族保护大墟的重担。

    镶龙城边,秦牧这个外族的少年来到船上,与她聊了会天,说了会话,她便将秦牧当成了玩伴,当成了知己。

    某种程度上秦牧与她是同类人。

    幼年时期的秦牧也没有玩伴,每天都是向村子里的老人们学习各种各样的知识,勤修苦练,没有同龄人可以陪他玩耍。

    不过秦牧有九个长辈,对他悉心照顾,而炎晶晶的长辈对她也同样心存敬畏。

    司芸香、狐灵儿和灵毓秀来到炎晶晶身边,心中恻然,这个女孩的年纪与她们差不多,但是背负的担子比她们沉重了无数倍。

    司芸香忍不住道:“太阳熄灭了,可是太阳井中还有好多。你们为何不换一颗新太阳?我看到你们这些链子拴住了黑色的太阳,不能用这些链子去捉新太阳吗?”

    “这些锁链是天工神族锻造的,天工神族已经灭绝了。”

    老族长道:“我们牧日者的真火炼出的锁链,无法抵挡住太阳的真火,钓不出新太阳。我们已经试过无数次了。”

    秦牧心中微动,想起豢龙君与哑巴的对话,道:“这世上还有天工,还可以炼出这样的锁链。”

    老族长看他一眼,摇头道:“剩下的天工在无忧乡,倘若你能回到无忧乡,说不定可以带来一位天工,解救我们牧日族。可惜,你至今没能回到无忧乡吧?”

    秦牧摇头道:“我的确没有回到无忧乡。我这次来,是帮你们点燃太阳的。即便无法点燃,我还有其他的本事。我跟随天工学过打铁,说不定可以帮你们炼出新的锁链用来钓出一颗新太阳。”

    他露出阳光笑容,向只露出一颗头的瘦小女孩笑道:“我来兑现自己的承诺了。我答应过你的,不会反悔。”

    他站起身来,抬头看向天空中的那一轮黑日,面色平静道:“你曾经对我说,点燃了这轮太阳,你便可以脱身,倘若我现在点燃了这个太阳,你还能从太阳船中脱身吗?”

    “我不知道。”炎晶晶眼瞳中的火焰突然旺盛了一些,似乎又生出一丝希望。

    牧日者的老族长脸色黯然,道:“秦小友,你虽然是无忧乡来客,但是你没有回到无忧乡,没有点燃太阳的能力。而且就算点燃了,太阳守也活不了几年了,她的性命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人死如灯灭,灯油即将耗尽……”

    他振奋精神,道:“不必白费心思了!我们牧日者正在选择下一任太阳守,作为无忧乡的客人,来见证下一任太阳守的诞生吧!今晚,异域魔怪还会前来攻打,必须要选出太阳守以备不测!”

    秦牧摇头,固执万分:“无论能否点燃太阳,我都要试一试!”

    那老族长摇了摇头,带着族人离开,去准备选拔太阳守。

    秦牧取出太阳玉眼,放在地上,仰望黑日,想了想,将玉眼高高举起,沿着锁链向黑日奔去:“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去将太阳点燃了便回来!”

    灵毓秀连忙高声道:“太阳燃烧时,会把你烧死的!”

    “不会!”

    笛声传来,一条条火蛟龙腾空飞出,紧随秦牧身后。秦牧远远道:“有这些蛟龙在,可以逃生!”

    “太阳守,你们这轮太阳是真的太阳还是假的太阳?”灵毓秀连忙问道。

    炎晶晶道:“是神造物。据说是天神姊青炼制的宝物。”

    “糟了!”

    灵毓秀头皮发麻,放牛的没有打听清楚便跑了过去,这件天神之宝燃烧起来时,天神之威弥漫,只怕会将放牛娃连同那些蛟龙一起烧成灰!

    “那岂不是说,我可以继位教主了?”司芸香眼睛顿时亮了。

    灵毓秀瞪她一眼,司芸香连忙笑道:“我是开玩笑,我才不想做小寡妇呢。我想,既然是牧日者,一定可以抵抗太阳神火,或许让那位老族长帮忙,护住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