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距离爆炸中心百余里地,秦牧狼狈不堪的从一个大坑中爬出来,衣衫褴褛,拍了拍身上还在燃烧的火苗儿,那些火苗儿嗞滋啦啦,烧得他弥漫着一股肉香味儿。

    刚才他以魔元点燃天火,爆炸就发生了,没有一丁点的征兆。

    幸亏他谨慎,只用了一丝魔元气去催动天火,因此导致的爆炸不是如何猛烈,只将他炸飞百里。

    即便如此,也将他炸得死去活来,好在他修炼了赤皇和明皇的造化功,总算保住性命。

    “幽都属于魔道,玄都属于神道,我用幽都魔气去点燃玄都天火,好像的确会出岔子。”

    少年将身上的魔火熄灭,扭头看了看,身后的衣裳也破了几个大洞,露出半个雪白屁股。

    这衣裳是羽曌青率领天羽族的高手一起炼制的,很是得体,衣裳可大可小,而且还可以根据心情变幻颜色,不至于太单调。

    他一直穿在身上,而现在是不能再穿了。

    “只能再找羽姐姐帮忙,重新炼制几套衣裳了。”

    他凌空飞起,只觉屁股后面凉飕飕的。

    秦牧返回爆炸中心,寻到剑丸,刚才爆炸之时,他将火力对准自己的剑丸,剑丸承受了魔火天火的碰撞,不知道是否被烧坏或者炸坏。

    “咦——”

    秦牧轻咦一声,只见剑丸又缩小了许多,现在只有拳头大小,不知道是被蒸发了一部分还是果真被锻炼的变得更小了。

    此刻的剑丸散发出静谧的幽光,像是一颗夜明珠,光芒并不浓烈,那光芒如同流水,从剑丸内部流出,含而不放,让剑丸看起来像是由光组成一般。

    他探手将剑丸握在手中,入手极为沉重,与从前相比并没有变轻,说明刚才的魔火天火大爆炸并未蒸发剑丸。

    秦牧微微一怔,神火魔火交替淬炼,的确可以快速的将剑丸炼到剑如流水的程度,不过刚才是魔火混合天火发生了强烈的爆炸,这种情况下还能将剑丸炼到如同流水的地步,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他用力握住剑丸,剑丸中,剑如流光,从他的指缝里溢出,随着他的心意弯曲,流动。

    这种剑光很是安静,神秘,在空气中划过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急速出剑也听不到破空声,安静的让人感觉到可怕。

    然而秦牧轻轻抚摸剑光,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剑身带来的冰冷的质感。

    这种特性说明,剑的柔韧度已经达到近乎流水的程度,而剑体的强度也是异乎寻常的高!

    剑丸的韧度和强度,达到了完美的水准!

    “我的锻造和冶炼技巧,还不曾达到这种程度,即便是哑巴爷爷,也未必能够做到这种程度。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他人炼宝,炼成功了便是成功了,不会去想其中的原因,而他却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更感兴趣。

    “不知道耐磨性如何?”

    秦牧在饕餮袋里翻找,找出天丧钟,这口天丧钟是冥都的宝物,天阴界中,冥都弟子曾经用这件宝物轰击他,给他造成不小的困扰。

    天丧钟是神魔炼制的宝物,用的也是天阴之金,与秦牧手中的剑丸相同,不过秦牧的剑丸还多了一些佛元赤铬。

    秦牧提着这口钟,用钟口摩擦剑丸,磨了许久,只见钟口处被磨损了一块,而剑丸却依旧毫发无损。

    “耐磨性也是极高!”

    秦牧怔然,从炼制手法上来看,自己的确很是高明,但还未高明到这种程度。

    “天火魔火的作用?有这方面的作用,但更有可能是刚才那次爆炸产生的异常强烈的高温和冲击。”

    秦牧微微皱眉:“爆炸也可以用来冶炼锻造?哑巴爷爷为何没有教过我……等一下!炼宝时的冶炼,用锤子不断敲击,督造厂中用巨型机械巨人来锻压,一瞬间爆发出几百万斤的压力。而哑巴爷爷这样的神祇挥锤,可以将压力提升到是机械巨人的几百倍几千倍!锤下一瞬间产生的温度提升到接近太阳表面的高温!不过,爆炸也可以产生同样的效果,甚至爆炸带来的压力更强!”

    他眼睛一亮,走来走去,低声道:“天火魔火碰撞时爆炸,产生的高温和压力,是哑巴爷爷这样的神魔也无法媲美的,所以将我的剑丸一下子炼制到完美的状态!爆炸炼宝,大有可为!”

    秦牧五指叉开,剑丸突然铮铮作响,分裂为八千口剑,剑尖朝向圆心。

    他心念微动,剑丸消失,化作两口长刀,秦牧抄刀在手,施展夜战连城风雨,不过只施展了半招便累得气喘吁吁,险些跪在地上。

    “剑丸太重了,以元气来驾驭倒还罢了,拿在手里连一招都难以施展出来。”

    秦牧心中微动,两口长刀消失,合并化作拳头大小的剑丸,放在饕餮袋里也压自己的腰带,扯着裤子往下坠。

    京城守卫军察觉到这里的爆炸,骑着黑羽红冠的大鸟赶来,见到衣衫褴褛破败的秦牧,吃了一惊,连忙道:“秦大人,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秦牧摆手,笑道:“一点小事,你们不用担心。我先回涂江督造厂,你们把刚才爆炸炸出的坑平一下吧。”说罢,向督造厂走去。

    守卫军们面面相觑,只见这位名满京华的秦大人吃力的沿江走向督造厂,走动时露出半个雪白的屁股。

    “要不要给大人一件衣服遮羞?”一位将士低声道。

    头领迟疑一下,摇头道:“听闻秦大人也是裁缝,早年间还有京城名流寻他剪裁衣裳,很是风靡。这套衣裳,多半是秦大人今年别出心裁,剪裁出的乞丐装……”

    秦牧返回督造厂,看到龙麒麟趴在地上,下巴平摊,四条腿被压得笔直,不由摇了摇头。

    督造厂中的天工堂弟子慌忙取出衣裳,道:“教主,我们这里没有好看的,都是普通的粗布衣裳,教主将就一下。”

    秦牧披上衣裳,笑道:“我正打算要试验一些东西,衣裳的确不必太好,你们多备几件衣裳,说不定待会要多换几身。对了,天工堂主在吗?让他赶紧过来!”

    天工堂弟子连忙通知天工堂主赶来,惊讶道:“教主打算做什么?”

    “爆炸炼宝!”

    天工堂主原本在江陵,与国师和皇帝一起打造太阳船月亮船,现在已经解决难题,闻讯立刻乘着快船赶来,到了日落时分终于赶至。

    秦牧与天工堂主和诸多天工堂弟子钻入厂房中,之后的十多天,督造厂内不断传来爆炸声,让京城里房屋震动,民怨颇大。

    终于,皇后娘娘和太子灵玉书也坐不住,赶到督造厂,到了厂房,只见诸多神通者正在围绕着一个十多丈高的巨型丹炉飞行,将各种符文烙印在丹炉上。

    那丹炉与寻常的丹炉不同,没有通风口,外部布满了朱雀纹和其他各种玄妙的火焰纹理,结构极为复杂。

    “娘娘,殿下!”

    天工堂主被炸得满脸乌黑,见到皇后和太子,连忙迎上见礼,道:“竟然惊动了娘娘和殿下,罪臣罪该万死!”

    皇后娘娘笑道:“本宫见你们天天在这里轰轰轰的,吵闹百姓睡不着觉,所以前来看看。秦大人呢?他又带着你们搞什么玩意儿?”

    “秦教主去了南疆,说是请羽族长给炼几套衣裳。”

    天工堂主单由信笑道:“教主带着我们研究爆炸炼宝,这口丹炉便是用作爆炸炼宝之用。娘娘,殿下,这口丹炉,足以将神兵快速炼到堪用的地步。这上面的符文是朱雀符文和天火符文,点燃之后,强大的爆炸会推动炉内的锤栓,对神金锤击,一锤定型,速度极快!”

    灵玉书和皇后娘娘心中大震,失声道:“炼制神兵也可以这么快?”

    单由信笑道:“淬炼神金极为困难,涂江督造厂是少数几个能够淬炼神金的地方,即便如此,每日淬炼的神金数量也是不多。我延康诸神为了炼制神兵,都排到了后年、大后年!但有了这种丹炉,两个月便可以炼出诸神需要的神金!”

    灵玉书想起延丰帝的嘱咐,连忙道:“启动丹炉,花费的药石多么?秦教主一项财大气粗,他打造的射日神炮,父皇便说消耗的药石太多了。以前父皇开了一次炮,心疼了三个月都没睡好觉。”

    单由信迟疑一下:“耗费得不算太多,嗯,不算太多……”

    漓江学宫,秦牧寻到羽曌青,请她帮忙炼制衣裳,羽曌青连忙召集天羽族的高手,笑道:“殿下,我在学宫里养蚕,倒是寻到了一些好材料,殿下只管放心,一定会炼好。殿下要龙袍吗?”

    秦牧连忙摇头,道:“别闹。我又不是要造反。”

    羽曌青有些惋惜,道:“可以先做两套备着。”

    秦牧摇头,去寻霸山祭酒,师兄弟二人在殿内喝酒。狐灵儿也在南疆,跟随妖族五仙中的狐仙修行,闻讯连忙跑过来吵吵着要喝酒,却见龙麒麟在殿外殴打青牛,打得那头牛嗷嗷叫唤。

    “大姐,我是你把弟青牛,搭救则个!”青牛叫道。

    狐灵儿摇了摇头,不予理会,钻进殿里与秦牧和霸山一起喝酒。

    过了几日,羽曌青炼好了几套衣裳,秦牧试穿一下很是满意,又在衣裳上用金丝银丝绣上天火纹和幽都文做点缀。

    这两种符文可以保证他再度遇到那等威力的爆炸也不会被炸毁衣裳。

    “殿下,这些日子天羽族人思乡心切,总想返回天羽世界。”

    羽曌青小心翼翼的试探秦牧口风,笑道:“而今延康没有了天灾的威胁,是否应该为诸天世界考虑了?”

    秦牧心知肚明,笑道:“而今延康初稳,百废待兴,皇帝没有足够的兵力去平定天羽世界。天羽世界与大墟一样,白天还算正常,晚上则是黑暗入侵。而今黑暗尚未平定,姐姐不如再等些日子。等到天阴娘娘将天阴界的余患彻底平定,你们便可以回到天羽世界了。”

    羽曌青只得道:“妾身等待殿下消息。”

    秦牧画了一张地理图,道:“族长可以带着一些族中年轻男女,先去一趟天阴界。天阴娘娘那里正缺人手,你们到了那里会被天阴娘娘重用,好处很多。等到其他各族进入天阴界,便没有这么多的好处了。我还要去一趟酆都,恐怕无暇带你们前去。”

    羽曌青大喜,连忙去张罗此事。

    秦牧辞别霸山祭酒和狐灵儿,立刻动身前往大墟。

    他到了大墟进入酆都,让龙麒麟在酆都外等候,却没有见到帝译月和田蜀,酆都还是一如既往的那样,并未经过改造。

    “难道帝译月姐姐还在寻找田蜀天王?”

    秦牧不解,乘着绫璟道人的小船离开酆都,却见龙麒麟被打得鼻青脸肿,狼狈不堪。

    秦牧连忙询问,龙麒麟道:“我遇到了一头正在耕地的老牛,与青牛长得有些像,便想欺负欺负,结果被打了。”

    秦牧怔然,连忙道:“这老牛在何处?”

    龙麒麟带着他去寻仇,来到几亩稻田附近,秦牧远远便见一头老牛屁股着地,坐在树荫下,两条后腿像人一样撑着地坐在那里,前蹄子悠然自得的抓着一个水烟袋,正在吞云吐雾,眯着眼睛看着稻田。

    旁边还有一个小小的石桌,石桌上泡着茶水。

    秦牧上前,见礼道:“道兄。”

    ————热烈庆祝飞天熊猫结婚,恭喜,恭喜,早生贵子,百年好合,白头偕老!